四大隊建軍七十週年隊慶
徐華江口述歷史

 

民國九十五年(2006)十月三日下午三點,徐華江伯伯在徐伯母的陪同下,來到了仁愛路“空軍官兵活動中心”的貴賓室,接受CAF TV電視攝影訪問(空軍航空技術學院媒體製作組 )。

今年的十月十六日空軍四大隊建軍七十週年隊慶,劉毅天中將為總部的政戰主任告訴我說:「我在四大隊所有的中隊都服務過,對四大隊有深厚的感情,現在大隊都沒有了,但大隊的精神依舊存在,抗戰時的筧橋精神也是屬於四大隊,今年七十年的隊慶特別值得紀念,所以想做一份四大隊口述歷史的記錄作為紀念。此次的攝影訪問來賓都是曾在四大隊服務過的老師,徐老師是目前在四大隊期別最高的一位,所以我們從徐老師先開始後面還將攝影訪問數人,此次的口述歷史將永存於四大隊隊史中,使後輩們不要忘記先輩們的筧橋精神,也是隊慶最好的禮物。

徐將軍攝影訪談大致如下:

四大隊于民國二十五(1936)年十月十六日,成立于杭州直屬於航空委員會為驅逐機大隊,使用霍克III型機,四大隊有三個中隊分別為212223中隊,十一月間移駐太原。二十六年二月又移駐南昌在空軍教授總隊接受訓練,同年的七月七日抗戰爆發,八月初進駐周家口,作戰於南京、上海、杭州各地。

八月十四日杭州空戰時擊落日本九六式轟炸機三架,獲得三比零之首創記錄,其後以八一四定為空軍節。

同年九月複移駐南京,受空軍敵前總指揮部之

指揮,二月移駐漢口,並派遣人員至蘭州,接受俄製E-15E-16機,轉至樊城訓練後飛往漢口繼續作戰。

八月由漢口遷往梁山,十一月又遷成都。此時日軍使用九六式轟炸機開始日夜疲勞轟炸重慶,重慶受到日機的亂炸居民死傷慘重。因此,二十八年三月航空委員會下令我們移防重慶廣陽縣擔任防空及空中攔截的任務。四月將24中隊撥歸四大隊指揮,並將24中隊正式改隸於大隊同時由廣陽縣遷往梁山外,其餘人員仍回廣陽縣,十二月中全大隊參加桂會戰(崑崙關之作戰)協助國軍地面部隊阻止日軍的猛烈攻勢,但天氣不好能見度差雖強行起飛,卻造成二十七架飛機迷航以至破降外場或困難抵達楊州後僅存有一半的兵力作戰,致為艱辛。

                            E-15型戰機                                                         E-16型戰機

二十九年九月十三日,是我空軍最慘痛的一天,四大隊出動二十八架戰機,空戰發生在蘭州的郊外上空我們必須於日機進城前攔截,不然空戰墜落的飛機會對地面的百姓造成傷害,那是我們第一次面對日本的新戰機“零式機”,日本人保密的功夫真得做得很好,直至半年後才知當時遇到的是什麼飛機。我們的俄製的E-15E-16的飛機和零式機一接觸,就知我機的性能及馬力及靈活度都比日機差太多了,雖知是如此我們依舊奮戰不肯脫離戰場,我可見到我方的戰機一架架墜落及有人跳傘,最終我的飛機也被擊中多處破降慶得生還。此役的傷亡的非常慘重有十員陣亡八員受傷,我們一個中隊也只有九架飛機,這一仗四大隊都快被打完了,我必須把當天作戰傷亡的烈士名字講出來,他們為國犧牲奉獻永遠值得紀念。

陣亡人員:楊夢青、曹飛、何覺民、黃棟權、余拔峰、雷廷枝、劉英役、康寶忠、張鴻藻、司徒堅十員。

受傷人員:鄭火愚、陳盛馨、王桂謙、王廣英、武振華、龔業悌、韓文虎及我八員。

因為飛機的性能太差,人員損失慘重。使得我四大隊無能力與日本空軍決戰,直至三十二年我接收了美國P-40戰機,始恢復戰力,參加了豫中會戰等,逐步奪回了制空權,贏得了抗戰的勝利。

空軍在作戰時對於大隊長的任命有一定的手續,但有時因大隊長作戰陣亡或受傷及其他因素,失去了領導人,又無法馬上由上級任命新隊長人選,因此有代理大隊長接任領導部隊作戰,我將空軍第四大隊主管更動表讀一下,以下的人員為大陸時期的大隊長名字;

(1)大隊長高志航  (2)代大隊長王天祥  (3)代大隊長王常立  (4)大隊長高志航  (5)代大隊長李桂丹  (6)代大隊長毛瀛初  (7)大隊長郭漢庭  (8)代大隊長董明德  (9)代大隊長劉志漢  (10)代大隊長鄭少愚 (11)代大隊長劉宗武  (12)大隊長賴遜岩  (13)大隊長鄭少愚  (14)大隊長李向陽  (15)大隊長司徒福  (16)大隊長孫伯憲  (17)大隊長蔡名永  (18)大隊長徐吉驤(華江),我是在大陸時期的最後一任大隊長,來台後的大隊長名字我就不講了。

來台後成立聯隊也分別換裝新的機種,擔負各項任務,接收了F-16戰機後提升戰力很多確保台海領空。但因組織型態改變,于九十三年十一月一日取銷大隊番號,而各中隊直屬聯隊,從此大隊番號走入歷史,令人不勝懷念與感慨。

回憶八年抗戰當中,四大隊對國家之貢獻極大,不少戰友洒熱血為國捐軀,意志愈戰愈強,在各種作戰中倍極辛苦,如陪都重慶保衛戰、夜間防空戰、攔截敵機戰、撲捉日偵察機之作戰等。重要的作戰如八一四筧橋空戰、八一五筧橋空戰、武漢空戰、重慶(壁山)空戰、梁山之役、常德會戰、中原會戰等等。

此次第四大隊建軍七十週年隊慶,是當年多少烈士的犧牲奉獻所贏得的勝利,在隊慶前夕,我們更不能忘了筧橋精神的延續,與空軍袍澤共同勉勵。

因為臨時通知要提前一天錄影,徐華江伯伯忙於整理資料,深怕準備不足。以九十多歲的年紀了,講起話來慢條思理對往事記憶依舊清楚,對於主持人劉毅天中將的問話,皆能不加以思索的回答,中途沒有口齒不清或抬頭回想等使得錄影不順,真是使人佩服,其中有些對軍方的建議事項我就不多介紹了,此次的攝影採訪約四十分鐘,順利完成。因為訪談內容的故事很多無法一一記錄,只能摘錄部份重點,希望其他人的採訪也能如此順利,並期待能盡快的看到訪談錄光碟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