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飛虎老人走入了歷史
 

一件使人難過的消息告訴各位,飛虎隊老人張亞崗伯伯己病逝,在此之前兩三天我曾打電話給他想去看他,他告訴我人不太舒服,我過了兩個多禮拜在打電話去他家(獨居)己無此電話號碼,心中就感到不安, 前往拜訪他十二期同學,飛虎隊老人汪夢全將軍問起此事才知,張亞崗伯伯己在民國九十五年九月二十八日病逝,並於十月十三日公祭。

張伯伯是個非常慈祥客氣的老人,每次去他家都以行動不便的身體,幫我倒茶水並到冰箱拿出一堆巧克力糖要給我吃,把我當他小孩般對待,他雖然有病在身但腦子卻非常清楚,有很多中美飛虎隊相片上面的人物都是他告訴我,是那一位叫什麼名字,突然聽他己病逝的消息真讓我難過。

現在五大隊又走了一個老人,從徐華江將軍夫人處,得知段有理伯伯以於去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病逝, 並於民國九十六年元月十三日公祭。真讓人感到非常的意外,段伯伯在去年曾至他府上見過多次面,為新書作訪談,段伯伯除了行動上有些不方便外,人和精神都很健康,同時腦子的記性也很好,訪談中有時會冒出一兩句軍事英文術語,和我交談過的老人提到五大隊的段有理就說他的作戰能力強,長官們最喜歡派他出任務,隨然期別低些但以出作戰任務在全空軍,除了偵察機外,他是排第一位。如今再一年內走了兩個熟識的老人,兩個飛虎老人走入了歷史,但盼他們的英雄史績盼永存下來。

2007年一月下旬,接到美國長途電話毛昭品的公子來的電話,他的父親也於一月十九日病逝於美國,將於二月十日舉行公祭,來電話請我轉告會長及副會長。

此消息使人深感難過,毛伯伯之前並未有過接觸,但從協會的各項活動都有他老人家的身影,並寫了多篇活動遊記,健康情形應該也是非常好才是,如今也走了,毛伯伯不論在戰時效忠國家,戰後都為維護友邦情憶而到處奔走,實為忠孝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