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參加飛虎協會成立五十年年會記

 

抗戰初期,我空軍部隊因限於飛機老舊,訓練不足,以及有關作戰設施不夠完備,致難以抵擋日軍的攻勢,但我空軍健兒有為國犧牲的勇氣和精神,英勇作戰,創下了不少輝煌的戰果,使敵人亦刮目相看。正當中華民國陷於孤軍奮戰、艱辛險阻之際,一群曾服務於美國陸軍、海軍航空隊的飛行員,在陳納德將軍的號召下,基於維護公理與伸張正義的信念,於民國三十(1941)年八月一日,在緬甸組成了美國志願大隊,協助中國作戰;三十年十二月中旬先移駐昆明,擔任雲南空防,三十一年六月全部內遷,駐防湖南衡陽及廣西桂林各地。此時,因日本偷襲珍珠港,美國已對日宣戰,三十一年七月,正式將志願隊併入美國陸軍第十航空隊,後又擴大編制為美國第十四航空隊。開始時,飛虎隊所用,P-40戰鬥機,係我國所購貿,共為一百架,原為英國所訂購要從美國運往英國,其後英國認為P-40戰鬥機不適合抗拒德國戰鬥機,遂由美國改售我國。

回想當時,因俄國售予我們的E-15E-16戰鬥機早已落伍,新改良的E-15三式,但又因日本「零式」戰機的出現,空優為日本所奪,無法發揮我空軍戰力,美國志願隊飛虎隊成立後,纔扭轉空中優勢,迄今已有五十六年歷史,而「飛虎協會」在美國成立是一九四七年的事,距今亦已五十寒暑。「飛虎協會」的成立,應淵源於在中國戰場的美國十四航空隊人員,其中不乏在中國戰場作戰之飛虎隊人負,因之遂由少數人的聚會,不斷擴充增加,現今已成為有三千六百人之眾的協會,會員遍及全美及海外。

「飛虎協會」會員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到過中國戰場工作、服務,地區包括中,印、緬戰戰區,所以一般人員對中國有濃厚的感情。因之每年協會年會,無國籍之分,我們是最受歡迎的會員。


「飛虎協會」的策畫
 

「飛虎協會」成立後,在美國每年易地舉行,以方便會員前往參加。開會場所多選在靠近大城布郊區,一方面交通便利,另一方面有適當的旅館可供住宿及開會場所。今(八十六)年選定在佛羅里達州之可可海岸(COCOA BEACH),距奧蘭多(ORLANDO)機場約六十哩,行車約一小時十五分;另在墨爾本(MELBOURNE)也有機場一處,可供客人選擇起降地點,此機場距可可海岸約五十哩,行車約一小時,堪稱便捷。筆者由紐約前往選定奧蘭多機場往返,但因購貿機票時間過遲,當十月十五日啟程時,無直飛奧蘭多機票,只好繞道至邁阿密(MIAMI)再行換機折返奧蘭多,可能正值佛州旅遊旺季,回程票更是座無虛席,一票難求,有些人開會後只好在旅館多住一天。

本次聚會約有六百人參加,除可可海岸希爾頓旅館外,另一處為「豪華強生旅館」(HOWARD JOHNSON PLAZA),距希爾頓有半哩,也算不錯的地方。今年所發行「飛虎協會」「警報」(JING BAO)雙月刊上,將可可海岸有關景物以及年會議程活動等都加以介紹,使會員在未參加之前已清楚的瞭解,以確定自己的行程和應參加的活動項日。
 

大會進行與參觀活動
 

一、赴大會報到:十月十五日為星期三,清晨一早赴拉瓜地機場,因訂票較晚,只好先到邁阿密換機再折回來,又浪費了不少時間,且下機再轉機,連吃午餐的特開都沒有。抵奧蘭多機場後,尋找開往可可海岸的班車,因係郊區路線,每小時一班,同時票要先預約:於三時三十分登上可乘十二人的廂型旅行車,車行一小時許,抵達可可海岸希爾頓飯店。下車後至旅館大廳報到,已來了許多人,彼此聊天寒暄,互相點頭打招呼,氣氛非常熱烈,真是一年不見又會面了。

二、十月十六日,闕始有關大會及聯誼活動。其聯誼活動旅遊地點,可選擇所喜歡地點報名購票參加,筆者選擇有關航空與太空展覽場所。上午九時許,舉行介紹會,接著就是聯誼活動。筆者參加航空博物館廖觀,中午十二時三十分出發,車行約五十分鐘抵達,館內陳列屬於太空艙及相關裝備,在室外廣場陣列有太空梭,繼之我們到一處私人小型飛機博物館,約三十分鐘抵達,受到該館的熱烈歡迎,並以豐富的茶點招待。我們參觀屬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小型飛機及戰後廢棄不用的軍機數架,有的飛機損毀,館方以現有人力或義工丟加以修復,工作相當艱鉅,精神可嘉。晚上是全體會員,都參加的室外自助式餐

(全體會員在希爾頓大飯店餐會、參觀表演。)

 會,並有舞蹈與歌唱。而耍火把的表演更是壓軸好戲,表演地點是在希爾頓大飯店游泳池旁廣場。

三、十月十七日上午參觀甘迺迪太空中心,在藍天白雲晴朗的天氣下,得以盡興的參觀各式各樣的太空火箭、太空艙及附屬裝備,並有華裔會員黎剛毅(EDWIN. K. LEN)及黃廷洛(PAYMOND WONG)兩先生面參觀照相合影,為新結交的朋友。此外,居住在美國的喬無遏將軍夫婦與筆者共同參與年會,老友相見,交談甚歡。值得一提的是,飛虎隊人員已老,有些美國會員偕子女參加,以教育下一代,這是非常好的做法,值得我們參考。晚間是中隊單位分別聚會,我們「中、美空軍混合團」的人員約三十位,齊集「中國王朝餐廳」,訂的晚餐為八時三十分,因為客人太多,直等到夜晚十時三十分纔

(本文作者(中)與喬無遏將軍伉儷合影)

空出了座位用餐,雖然如此,筆者仍我們中國高興,因為在世界各角落都有我們中國人,更有譽滿世界的佳肴,我們真是感覺到光榮。

四、十月十八日上午舉行會員大會,追認選舉各部門負責人,報告有關行政及財務事項;下午在甘迺迪太空中心舉行雞尾酒會及晚宴,席開七十餘桌,到有六百餘人。我們席位都設在「阿波羅」火箭之下,在科技突飛猛進的今日,世界各國無不致力發展太空事業,顯見我們落後很多,應該急起直追,迎頭趕上。
 

結 語
 

每年能有機會赴美國參加,「飛虎年會」回味抗戰時的艱苦,見見當年並肩作戰的老友,是一件快樂的事;然而,歲月不停輪轉,昔日戰友漸漸衰老,有的甚至已逝世,引起筆者無限感傷,但願這分友誼長存我們的心中,中、美兩國邦誼永固。

(摘自中國的空軍 作者:徐華江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