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七中隊分隊長孔憲惠
 

中美空軍混合團成立後,我空軍急抽調部隊赴印度接收飛機,並施以作戰訓練(即所謂OPERATIONAL TRAINING UNIT OTU P.T.U.訓練),因情況緊急,先將二十八中隊及三十二中隊全部飛行人員及部分地勤人員空運往喀拉蚩,惟空勤飛行人員缺額甚多,遂由當時擔任作戰任務員額較足的第七、八兩中隊,分隊長階層人員抽調遞補,然後由各單位補員補先七、八中隊分隊長之缺額。其中孔憲惠即為此時由其他單位調任第七中隊分隊長,隨後亦一同赴喀拉蚩接受作戰訓練,接收,p-40飛機回國執行作戰任務者之一。

 孔憲惠為遼寧省長白縣人,生於民國四年,空軍官校十期驅逐科畢業,

身材高大壯碩,濃眉大眼,髮呈黑色自然捲曲,性情溫和木訥,不善言辭,然作戰時卻勇猛異常,堪稱空中勇士。

民國三十三年,日軍侵華敗跡已現,卻仍作困獸之鬥,除在華南及南洋,帶發動功勢外,並在我華北中原地帶,沿隴淮鐵路及平漠路沿線向我軍猛撲,對峙戰區遼闊,自隴海線劃州以西迄潼關之南,另從平漢線鄭州以南至信陽以西地區,均為日軍西進作戰地區。我軍部署還擊,曾在郾城、漯河以西至方城,及嵩縣、洛寧、洛陽等地與日軍發生激烈戰鬥,空軍負責支援友軍,出動不少兵力,針對述目標區內日軍坦克、地面部隊(含騎兵部隊)、火車、汽車等運輸工具,及各橋梁、渡口,施以炸、掃射,壓制敵火力,阻絕其增援。

大約在民國三十三年六月十九日,筆者率隊前後兩批攻擊郾城敵軍,孔憲惠亦為僚機群之一。記得在第一批任務時,當孔憲惠降低高度投彈並對日軍騎兵往復掃射,不幸為敵地面還擊砲火擊中發動機系統,左手大拇指也中彈,骨節脫落僅表皮相連。此時孔員仍忍痛奮戰不已,直至發動機發生異狀,向我報告,筆者乃率領全隊飛機脫離戰場迅速爬升至六千呎向西準備回航至安康基地(在陝西省南部)。惟全隊人員飛抵南陽附近時,孔憲惠以無線電告知,其座機馬力逐漸消失,已無法維持平飛高度。筆者遂以無線電聯絡,要他儘量維持安全速度,向西返回基地,同時命令其他僚機,先行返回基地,由筆者單機隨伴孔員飛行。

當時孔員未告知其手指中彈,僅言發動機馬力消失,筆者乃領著他以二百五十度航向西飛再循漢水回安康。當進入山區後,飛行高度降至兩千多呎,後又降至山葥物蛌u漢永西飛,筆者看見其飛機尾部斷續地噴出黑煙,情況已相當緊急,逐要他找個地方安全迫降,就看著他飛機越降越低,還來不及再講話,飛機已迫降在漢水河H土。

飛機迫降著陸的剎那間,冒出一團火花,筆者在空中清晰茖ㄐA真有說不出的悲傷難過。不一會煙塵散過,仍p放心地多盤旋兩圈,看看有什麼動靜。筆者飛第三圈時,就茖ㄓ桴侅f由飛機內爬出,立即跑離飛機約二十公尺遠(因恐飛機著火,所以一下飛機便須遠離,以策安全),將白色圍巾掏出,向我招手,當時我心中如釋重擔。再飛繞兩圈準備回安康,飛機正北約半公里處有兩個人急跑而來,在空中茞M楚是有人來救援,內心更為安心,轉頭即返安康基地。事後才知道,那兩入是早在一週前奉命前去該地,準備拆卸遭日軍擊傷迫降的另一架飛機的機械士,真是無獨有偶,天下事就這麼巧,兩架飛機幾乎迫降在同一地點。

可惜這一段英t事蹟,未收錄於「中美空軍混合團英勇戰鬥紀要」內,該書為美國CARL MOLESWORTH H. STEPHENS MOSELEY所作,也許蒐集查料不全而遺漏。事實上,對日中原(豫中)會戰相當緊張、激烈,我們中美混合團的兵力,不僅用於中原會戰,更掩護我方轟炸機轟炸漢口、岳陽,以及鄭州黃河鐵橋等處,經常星夜奔馳華北、華中各地,然史料中多有遺漏,在此願我空軍袍澤曾參加中原會戰作戰者,能提供更多的資料,以充實史頁,亦可為後世子孫效法學習。
(摘自中國的空軍 作者:徐華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