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 八中隊副大隊長楊元丞

 

天空是國家的生命線,沒有領空就沒有國防,空軍的作戰是冒險犯難的,空軍健兒的生命就像流星一樣,它光芒四射,但卻是短促的。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我方飛機裝備仰賴外購,因國內無航空工業基,使我們在作戰補給上備感困難。性能較進步的飛機我們都買不到,只能買到落伍的飛機,於是把這些耍報廢的飛機當寶貝,甚至這些老爺飛機的價值還超過飛行員的性命。

作戰所駕的飛機多半是單座戰鬥機,換句話說,就是一人,一架飛機,單兵作戰,缺乏支援。在抗戰初期和中期,我們都是使用美製與俄製飛機,其間也有少數義大利及英國製的飛機,另外有法國製的飛機,因數量不多,並未發揮理想的功能

;同時飛機上沒有通信設備,飛機和地面無法聯絡,就是飛機和飛機之間也無法通信聯絡。

當飛機起飛之後,對天候變化的應付,飛機故障的處理,一切全靠自己,真是呼天天不應,呼地不靈在作戰時更是盲聾不知敵情,在海闊天空中去搜索敵人,弔在空中真像與世隔絕。而飛機的油量有限,敵機何時入侵,敵機從何方向入侵,敵機在何高度入侵,都是擔任防空守衛者所念念擔心的事。如果擔任出擊任務,對空中的顧慮也很多,因為我們的飛機質與量都不如敵人,作起戰來更是艱辛萬分。

抗戰後期因美國的參戰,我們得到美援くしP性能優越的戰機,在戰場上的空中優勢由敵人轉移我方,漸漸發揮我們的戰鬥意志與技能。

飛虎英雄楊元丞係湖南省瀘溪縣人,生於民國三年四月十日。民國二十七年十二月,在空軍官校第八期驅逐科畢業,曾任部隊隊員、飛行員、參謀、飛行教官,後升至些軍第三大隊第八中隊上尉三級副中隊長。

民國三十二年,空軍將轟炸第一大隊及第三、第五兩個大隊,共三個大隊編成中「美空軍混合團」亦即空軍飛虎隊之後身,延續這支享譽國際、戰功卓著空中勁旅的編制,飛虎隊飛行人員雖為美國人員,但隸屬中國空軍,其所駕駛之P-40戰鬥機也為中國空軍所有,其後飛虎隊撤銷,不久美國成立第十四航空隊,中、美空軍混台團隸屬之,空、地勤人員多半為中、美人員,沿襲飛虎隊傳統,飛機機頭仍塗繪「鯊魚頭」標誌,故外界多稱之為飛虎隊,是以中、美空軍混合團為飛虎隊之延續。

楊元丞性格剛直,具有湖南人百折不撓的勇氣,二十七年底,他正在甘肅省蘭州之西固城空軍基地受訓,某一夜晚突遭「無極教」匪徒之攻擊,因前毫不知情,弄得全驅逐總隊人員,倉皇應變,人員四散逃避,楊元丞同學不幸為匪所執。
摘自中國之翼一文(恐怖之夜)

民國二十七年(1938)年底,因為作戰部隊缺員嚴重,所以八期驅逐科的同學,提早離開了官校,坐車前往甘肅省的蘭州西古城基地,進入當「地的空軍驅逐總隊」接受部隊訓練。

十二月一日,在既簡單而又不隆重的儀式中,全體宣告畢業,在這艱苦的年代,絕大多數的親友們,根本不道自己心愛的子弟,已經成為正式的飛行員了。

大家雖然從學生變成了准尉軍官但在接獲分發派令前,所有戰鬥訓練一如往常,照樣進行著,翌年年初,部隊忽然接獲情報散佈西北地區的一支「無極教」所組成的股匪,正在鰝e沿岸竄擾!部隊立即派出飛機偵察,但毫無所獲,而一般空軍人員只期待著早日參戰抗日,對於其他事情根本不放在心上……

在三月三十日的晚上,驅逐總隊剛剛結束晚點名,隊員們回到寢室開始脫衣睡覺,突然,營區外傳來一片喧鬧!一名照相官在集合場上經過,發現大批手持刀戟武器的暴民正從大門日向大門衝人,來勢凶凶、殺聲震天!也立即掏出配槍向為首份子射擊,槍聲同時震驚了暴民與營區內人員!

所有隊員趕緊從床上跳下,披起外衣就衝出屋外,營區內已是一片混亂!有位副官突然發現暴徒闖進了房內,他立即用點32手槍自嚏A沒您到子彈威力不足,只在暴徒的厚棉襖激起一股白煙,而未能阻擋他們的攻擊,竟然當場被劈死,

由於八期的准尉見習官,則根本沒有配發自尷Z器,在手無寸鐵的情形下,大家只好紛紛翻牆而出,營外陰暗而寒冷,但每個人全跑得滿頭大汗,西古城內到處都是悽厲的喊殺聲,三五成蘆熄五在巷弄中東躲西藏,而那些像中了邪似的暴民們,則到處追殺穿茖謇A的人員,全充滿了恐怖的氣氛!

設在驅逐總隊附近的獨立第十五與二十五中隊,全體飛行員一鼓作氣奮力用大石塊與石獅予擋住了大門,並且用自壑熇j嚴陣以待,有幾名隊員闖進了百姓的家裡,好心的居民用繩索將他們吊人地窖之中,避開了暴徒們的搜索。

但並非每個人都如此幸運,洪奇偉等人在街道上走投無路,所以一夥同學又往城牆上攀登,居高臨下才好觀察暴亂動態,沒想到人同此心,牆上早已聚集了各路人員,其中還包括二十八中隊雷炎均隊長,他手上有一把白朗寧手槍,所以更吸引了落難的隊員。

因為月光暗淡,無論向城內或是城外都看p出所以然,只隱約感到城牆的另一頭,正有一支隊伍向這邊接近,大家心裡稍感欣慰,認為那一定是守城的民防部隊,有他們的保護就安全多了。

在期待之中,突然刀叉棍棒迎面搗來!天啊!竟然全是無極教暴民!劉尊首當其衝,當頭挨了一刀,幸好正砍斷飛行帽上的防風眼鏡,腦袋沒有當場開花!所有同學又驚得一哄而散,有人至跳到城牆之外去了。而翁心翰與周培培恭兩人因為平常喜歡打獵,所以他們手上還帶著一支單發裝填的土槍,在極短的距離內首先將一名暴民掠倒,但周培恭腿部被矛頭刺傷,翁心翰橫槍一擋,將接連砍來大刀抵住,並舉鈺N暴徒踢下了城牆。

但政治指導員王蔭民卻被亂刀砍死,屍體也被拋到城下,整個城樓之頓時陷人腥風血雨之中。

洪奇偉和幾位同學連跑帶跳地下城牆,發現牆鄏酗@個洞穴,幾個往裡一鑽,居然全塞了進去了,大夥兒正擠在洞穴裡喘氣之際,陳鎮和與臧鳴飛看到洞外不遠處躺著一個人,所以兩人又鼓起勇氣出去察看他的死活,不料立即就被暴徒發現,兩人只好分路逃散。

綽號「小黑炭」的陳鎮和曾是參加1936年芧B的足球名將,他拔腿狂奔,躲到總隊前一輛卡車底下,暴徒後緊追而來,卻不見人影,於是立即用大刀在卡車底橫掃一番!幸好陳鎮和有先見之明,早已抱緊車底的傳動軸承而抬高了身體,所以沒被砍到也沒有被發現,暴徒在氣之下將兩盞車頭燈砍碎,並且說「把車眼睛劈掉,它就不會走路了!」

漫漫長夜隨著喧囂的暴徒逐漸遠,由蘭州派出的陸軍部隊也已向西古城增援,天色大亮之後,躲藏在各處的空軍人員紛紛一到營區,大家恍如隔世不禁大談各人遭遇,才知道同學中運氣最壞的是楊元丞他昨夜在街上亂竄,不巧與教民撞個正著,立即被繩索綁了去,教民們拖著他一起向城外撤退,因為天黑無法渡河,於是在岸邊過夜休息,但卻威膏他:「過了鰝e就送你上西天!」

這些教徒似乎都喝過麻醉性的藥酒,所以很快就昏昏人睡,而楊元丞因為穿著寬厚的大衣,羊毛內裡非常溜滑,幾經努力,竟連衣帶繩地解脫出來,一拳將靠著槍的守壎朝翩A然後飛奔而逃,暴民一路追到黃河邊上,揚元丞顧不得刺骨的嚴寒,縱身跳人水中奮力游去,直到今天早晨,百姓發現已經凍僵的揚元丞,趕緊抬回家中,放在土炕上「烘烤」,才算救回了捅Q的性命。

各單位忙著整理復元之際,獨立十五與二十五中隊的飛行員才發現,此刻大家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卻無法移動擋門的石獅子,比起事發當時硬是少了一兜勁兒。

治安部隊將捕獲的無極教暴徒當眾槍決,以打破他們「刀槍不入」的惑眾妖言!

而驅逐總隊經過清點人數,發覺還有數名隊員始終不見影,同學到處搜尋也沒有結果,只好將也們列入失名單。

幾天後,飛行訓練又恢復實施,機騰空進行演練,西古城上空充滿機影,而當天晚上,竟然所有失人員全回來了,原來他們在暴亂中跑出城外,此後一直躲在山區裡沒敢出來,直到今天看兒天上的飛機,才知道狀況終於解除了

楊元丞經歷此事件以後,他就時常在蓉、渝、梁(梁山現名梁平)負起保衛祖國領土的任務,在歷次空戰中表現突出幹勁十足。之後在一次空戰中,因為油盡迫降,頭部受傷,眼部也失了明,在歌樂山醫院住了一個相當長的時間,天公是愛護我們這位天空勇士的,半年之後,他完全復原,很想立刻回隊,上級卻叫他到士校去做教官,又過了一個時期,才准許他回隊,就這樣飛虎隊便成了他家。

民國三十四年一月五日,他健康恢復後的一天,就又在他的光榮戰績上增加了更光榮的一頁。那次他隨著葉望飛,去漢口機場掃蕩敵寇機場。

到了目標上空以後,雲層是很低的,他的飛機除了帶著副油箱以外,還帶著八顆小傘炸彈,他們俯衝機場,低飛到二十幾尺跑道上,疏散道上已經被別人的飛機投了相當數量的傘彈,似乎已沒有他去投彈的空隙,於是他就找到了一所房屋,把傘彈也投下去,拉起機身後又發現土堡裡停著一架「零式」戰鬥機,他又馬上衝下去,把這架一零式一機打得冒了煙,跟著起了火,另外一架運輸機,被他衝射了四次,結果也冒了煙,當他第五次拉起左轉彎的時候,高度僅一千多尺,發現他的左下側有兩架「零式」戰鬥機向著他轉來,他沒有放過這個機會,立刻向著在前的一架衝過去,對著敵機頭上瞄準射擊,敵機雖然也用一砲兩槍還擊,結果他仍把敵機打得翻滾,楊同學一直看到這架「零式」機尾旋到地面跌得粉碎,他還不甘心準備再找第二架時,卻發現除了第二架之外還有另外兩架「零式」機又對著他衝過來,他四面看一下,沒有找到友機,好漢不吃眼前虧,來了一個低空俯衝回航,這次幹掉地面飛機兩架,天空擊落一架,他不虛此行。

回航途中,飛機震動得厲害,一直到降落在基地,才檢查出自已的座機,左翼被打穿二個洞。

另一次,又去掃蕩漢口,如入無人之境,一架敵機也沒有看到,高射機槍和砲火,都密集的對著他射擊,他還是要殺個痛快,一陣興起,連著掃射了四座營房,把敵人小鬼們殺得四散奔逃,後來他才想起來,大家都沒有下油箱,貪玩的時間太久了,頗有回不了基地的危險,於是他就發出一個通知,要大家整隊返防,他的飛機卻開他的玩笑,慢吞吞的不肯快走,因為昨天受了傷,他一個人最後回到基地!

根據「中國的空軍」所報導,我們可以知道,楊元丞同學作戰任務的經過,因為時問過久,資料很難搜集,這些當年空戰的片片段段,都是夏華女士在圖書館內挖掘出來的,相信費了很多的時間與精力,真是難能可貴。此外楊元丞同學的作戰功績甚多,限於篇幅一時無法全部提共出來,總之楊同學是一位猛將,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由楊同學照片上可以看出他英更的姿態。

民國三十四年的三月十六日,楊同學駕機執行由上級交下的艱鉅任務,不幸於十八日失事殉職,血染長空為國犧牲,由英雄變成烈士,使筆者等悲傷不,因筆者同楊烈士在空軍官校一度同學,雖然時問很短,但畢竟我們有同窗之誼,因之願他的英雄事蹟為國人敬仰,因此為文報導,雖然我們不願他成為烈士,然而事與願違,他仍然犧牲了,但他始終活在筆者的心目中,也是千千萬萬同胞心目永遠的大英雄。

自從楊烈士為國犧牲後,遣有妻及子女各一。筆者後來轉入參校(來臺後稱空軍參謀大學),離開飛行作戰的空軍隊伍,對楊烈士之事蹟未能全部瞭解。但從楊安里致筆者來往信件中,知楊安里是楊烈士元丞的女兒,而急切要知道他父親楊烈士元丞的生平事蹟,並一度給美國飛虎隊的人員寫信,這封信經輾轉到筆者手中,因是英文,不明寄信人姓名,因為中文翻英文有音不知字,只好以英文名字寄到江蘇省昆山市,得回信後始知寄信人為楊安里,是八期同學楊元丞之女,因感於她對父親的孝心,開始搜集些資料。

同時對楊安里的生活狀況漸漸瞭解,很同情楊安里的遭遇。據楊安里陳述,楊烈士為國犧牲時,當時她約三歲。三十二年秋,楊烈士離開成都雙流的家,在楊烈士的安排下,由楊烈士六弟元璋到四川,把楊烈士家屬妻女子三人接回湖南湘西瀘溪縣老家。九月二十三(陰曆)她的弟弟啟蓉出生,楊烈士犧牲五個月後,始獲知消息,她的母親隻身趕到重慶,民國三十五年安里被接出,三十六年楊安里被送往長沙東鄉外婆家,並在長沙就讀,直至五十一年離開。

安里離開長沙以後至西安工作,不久結婚,五十一年五月到西安工廠工作,至八十一年退休。在這段生活期間,我們可體察到她們母子三人生活的艱苦,更因安里個性好強,在校品學兼優,對運動是拿手,尤喜好游泳。

由於生活的條件,一切事情都得自己動手,三個兒女的穿著,全家的吃,無不樣樣自己來,尤對南北小吃更是拿手,在她心目中天下無難事,這都是由環境磨練出來的。

對尋訪其父楊烈士元丞的生平事蹟資料,更是爬山涉水處處尋訪,在大陸上對抗日人員(指在國民黨時期)是受不同的待遇,換句話說處處是受排斥虐待的。

到民國七十一年,她出差到湘西鳳凰縣,由其堂兄楊啟偉處得知平反抗日烈士的文件,可以公開訪其父的抗日作戰事蹟了。

開始往重慶,在黃山上看見空軍烈士公墓,也是她父親安息的地方,後又到東北吉林省,找到她弟弟楊啟蓉,並取得了在浩劫中,她弟弟珍藏的「星序獎章」,到了北京軍事傅物館除找尋資料外,並將「星序獎章」贈給該館,因為那代表中國人抗日的光榮,也代表了中國人在抗戰中的功績,安里不自私,獻出了那枚獎章,也給後人知道,在抗日作戰中空軍對國家的貢獻;也間接知道空軍在抗戰中慘烈的犧牲,這些勇士們付出了重大的代價,無非是在祖國的領空同敵人搏鬥,早就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

抗戰勝利不久,國家紛亂,為國犧牲的空軍烈士墳墓更是無人管理,真是「蓬蒿滿,荒草深」幸有空軍退役人士,因感為國捐驅的烈士墓園成庶荒草一堆,無人聞問,乃發動社會人士在南京空軍烈士墓園加以整修,並在墓園之後樹立烈士紀念碑一座,題曰「航空烈士紀念碑」。

此項義舉由八十年即開始策畫設計,同時向各方募款,幸上天有眼,該碑於八十四年九月三日舉行落成典禮。當時中外現役和退役空軍人員近千人參加,遠自美國、俄羅斯均有代表參加,極一時之盛,堪告慰於空軍烈士在天之靈。在美國之陳香梅女士,不避酷暑也前來參加。

因此楊安里夙志得償,在紀念碑兩倒樹有多塊立石,上書中國、美國及俄羅斯諸烈士姓名,並詳載籍貫及生歿日期,其中有關楊安里之父楊元丞烈士的碑石上書楊元丞民上尉,湖南濾溪人,生於一九一四年四月十日,亡於一九四五年三月十八日。

楊安里見其父碑文,大感安慰,真是上天不負苦心人,其孝心總算得到補償了。奇怪的是該碑照片出現五彩光環多圈,為不可思議的事,該墓園在紫金山之北,為民國二十二年所建,烈士高志航、劉粹剛、閻海文及周志開之墓均在此。

以往年久失修更無人維護,今加以整修擴充,樹紀念碑於墓園之後,當日在照相之中,有一位八期同學劉訓經之長公子劉穎所照,相片顯出五彩光環。相信這不是底片問題,因為現在底片多半買了就照,不會有過期或損傷現象,更因為其他相片都是好的,又不是沖洗問題,因為沖洗機器都是自動操作,不可能有失誤,至於為何出現彩色光環,就要請教高明了。

(摘自中國的空軍 作者:徐華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