筧橋憶舊
 

筧橋位於浙江杭州東北十里外,宋代咸淳年間開發,在鎮邊走馬塘築橋,屬於一個沒沒無聞的小鎮,有公路直通杭州市區,滬杭甬鐵路也在這裡設者一個小站,無論搭乘火車或汽車,距杭城不過二十餘分鐘距離。這裡是一個淳樸農村,有江南一般的秀麗景色,境內多桑麻農田,小橋流水,鎮上有一條崎嶇長街,有小學、鎮公所、警察局及商店市場,日常用品,應有盡有,約有二、三百戶人家,附近有一風景區,名為「牛山」,山上草木扶疏,風景奇佳,空軍烈士公墓,就建在遺兒,供人憑弔。每當暮春三月,江南草長,桃紅柳綠,令人賞心悅目而流連忘返。

民國十六年,國民政府奠都南京,成立航空處;民國十八年,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於南京附設航空班,是為中央空軍教育的開始;民國二十年,航空班遷至杭州筧橋,改組為軍政部航空學校,民國二十一年,修建飛機場,成立中央航空學校後,筧橋之名不脛而走,一時之間遠近馳名。提起航校,很自然的會聯想到杭州筧橋,因此筧橋以航校而開名,就好像廣州黃埔 與陸軍官校

不可分。筧橋除航校外,附近還有浙江大學農學院,及高級蠶桑學校,蠶桑學校後被政府徵收,在原址創立防空學校,而防空學校後又遷往南京。

筧橋航校光耀古今,這個「筧」字,原是劈開竹子見白的意思。在古代,農人為了將山中溪水引進稻田灌溉,除了挖掘溝圳導水之外,還有就是利用粗竹,劈成兩半,將其中竹節削掉,然後一根銜接一根,順著山勢,或依附路旁,或以支柱架空,橫越溪壑,從水源地導水,沿著竹管一節流向一節,迂迴曲折,直抵水田,別看導流的水勢不大,但潺潺細流,夜以繼日,仍可灌溉許多稻田,還引水入廚,盛入水缸,作洗滌飲用之「自來水」。

當年杭州城外流水人家,幾乎都用這種竹節引水的方法取得水源,供應耕作和生活所需,因之名為「筧橋」。

凡是去杭州西湖觀光的人,莫不設法到筧橋一遊,以能參觀航校為榮。到了筧橋,首先即聽到隆隆機聲,仰望則鐵鳥蔽空,那廣闊的飛機場,那雄偉的航校大門,一一呈現在你眼前。

                   (杭州筧橋中央航校大門)                          (學校的飛行生在精神標語前一同合影留念)

而校門內,一片青青草地,十字水泥大道,交叉貫穿其中,在正中央,建有旗座,上有銅鑄精神標語:「我們的身體、飛機和炸彈,當與敵人兵艦陣地同歸於盡!」成為全校師生的精神堡壘。草坪四周,廣植花木,為了紀念航空先進,特將面對大門建築的三層大樓,命名為「家枚堂」,底層為禮堂,中層為教室,上層為辦公室,左側建有圖書館,右側為實習工廠。學生寢室,則分設東西兩側,為中式平房,各三列三排,合計十八幢。家枚堂後方,為一高級露天游泳池,右後方建有一現代化運動場,包括田徑、足、籃、排、綱球場多處。校外正前方,為飛機修理工場、飛機棚廠及主機場。另在喬司及翁家埠兩地,建有輔助機場,專供練習起降及疏散之用。

      (筧橋航校校區遠處三層樓為「家枚堂」)                               (筧橋航校之圖書館)

喬司機場距筧橋約二十餘公里,靠近錢塘江岸,是一片開闊平坦荒地,二十一年「一二八」淞滬戰役,敵機空襲我筧橋基地,由石邦藩、趙普明等四人,自喬司機場,緊急起飛迎戰,予敵以重創,迫使日機倉皇投彈,彈落荒郊,得保我筧橋、喬司兩基地,人員器材,安然無恙。而石邦藩因受傷失去左臂,成為獨臂飛將軍,趙普明為了捍擊滫禳A打擊外寇,為國捐軀。政府為追念國殤,特明令褒揚,並將喬司機揚,改名為「普明」機楊,這一傷一死,除挽救了筧橋、喬司兩機場厄運,對「筧橋精神」之建立,已帶頭奠下基礎。

                (學校後方「醒村」教職員住宿)                                     (筧橋機場停機坪)

在學校左後方,建有新式小洋房住宅多幢,取名為「醒村」,分甲、乙、丙三種,設備十分現代化,專供學校教職員住宿。並創設子弟小學,便利校區子弟就學,設想周到,為一理想社區,在國內其他地方,絕無僅有。

(筧橋學校飛機修理工場、飛機棚廠及主機場。)

如登「家枚堂」頂樓平臺,縱目遠眺,晴空萬里,一望無垠,鐵鳥在些空中交織往來,起飛降落,甚為壯觀。有時專為參觀團體,安排飛行特技表演,則更為精彩。此外還可參觀軍中內務,瞭解軍人生活,或利用各種大小不同機種作背景,拍照留念,這些都是在當時國內任何地力,難以寶現的。待回到家裡,更可向那些從未去過的親友,大大地衒耀一番,增添不小談話情趣。

                   (霍克機與杭州筧橋鳥瞰)                                              (杭州西湖畔影色)

每年到了觀光季節,天天都有到筧橋航校參觀的人,絡繹不絕,有成隊的青年男女學生,有海外歸國僑胞,有國內工商團體,尤其一些名媛淑女,歌星影星,個個妝扮得花枝招展,儀態萬千,使筧橋添不少英雄美人的佳話。記得有位空軍先進傅清石將軍,曾撰寫了一首「西子姑娘」的歌詞,最能寫出當時的景況,後經名音樂家劉雪庵先生譜曲,名歌星周漩演唱曾傳誦一時。

西子姑娘
    柳線搖風曉氣清 頻頻吹送機聲
    春光綺旎不勝情 我如小燕君便似飛鷹
    輕渡關山千萬里 一朝際會風雲 

    至高無上是飛行  殷情期盼莫負好青春

    鐵鳥威鳴震大荒 為君親換征裳
    叮嚀無限記心房 柔情千縷搖曳白雲鄉
    天馬行空聲勢壯  逍遙山色湖光  

    鵬程萬里任飛揚  人間天上比翼羨鴛鴦
 

 春水粼粼春意濃  浣沙溪映花紅

 相思不斷筧橋東  幾番期待凝碧望天空

 一瞥飛鴻雲陣動  歸程爭乘長風 

 萬花叢裡接英雄  六橋三竺籠罩凱歌中

 

筧橋中央航校簡史

革命建國 航空救國
    民國初年中國空軍之創建,淵源于國父孫中山先生「航空救國」與「無空軍無國防」之理想,在內憂外患之艱苦環境中,歷數十年之經營發展而有今日一流空軍之規模。
    民國前二年五月十三日,國父曾向革命黨人 訓示:「飛船之習練,為吾党人中之不可無,其為用自有不能預計之處。」並號召華僑與國內青年學習航空。民國九年,國父深感編練空軍之迫切需要,乃于廣州大沙頭成立航空局,轄有飛機第一、二隊,為我空軍建軍正式編制、組織之始。

筧橋中央航空學校是192811月成立於南京的中央軍校航空隊,是中國空軍的搖籃之一。

1930年,蔣介石決定在原中央軍校航空班的基礎上,擇址杭州筧橋,擴建為中央航空學校。

1931年春,校舍和機場等建成,設立機構,採購飛機,招生辦學,並先後在洛陽、廣州設立分校。

1937年抗戰前,16期共培訓學員計663名。抗戰爆發後,航校先後遷往雲南昆明、巴基斯坦拉合爾,並改名為中央空軍軍官學校,而筧橋機場作為空軍的主基地使用。至抗戰勝利學校又遷回杭州原址。

  航校聘美國人為顧問,並向美國購買費力提、道格拉斯、可塞等型號飛機作教練用機。學校設飛行科、機械科(從第4期開始設立)。學習內容有飛行學、航行學、飛機構造學、發動機學、空軍戰術、無線電通訊及英語。

中央航空學校旨在培植空軍人才。學員為年齡在空中服役期限以內、技術體格適合深造的空軍軍官,補授必要的空軍技術與知識。學生班招收高級中學畢業以上程度,年齡在18-24歲,體格、志願適合飛行者。入學生班的先授6個月的入伍士兵教育,考試及格升入本科;本科教育分初、中、高3級,各4個月。初、中級學習基本飛行,高級專習驅逐、攻擊、偵察及轟炸飛行。

航校設立之初,由蔣介石兼任校長。副校長兼代校長為毛邦初,後由葛敬恩繼任。1934年起由周至柔任校長,其後繼任者有陳慶雲黃光銳胡偉克等人,總顧問裘育德()

筧橋中央航校舊址是中國近代規模最大、組織健全完善,管理最嚴格的航空專業人才培訓基地。學校設施齊全,設備先進,由國內優秀的軍事人才擔任教官,教學模式先進。筧橋航校為中央航空學校,影響遍及全國,吸收廣大有志於飛行事業的愛國青年入校學習,至抗戰前培養了600多名飛行員和航空機械等方面的空軍人才,被譽為中國空軍的搖籃 航校的許多畢業生在抗日戰爭中英勇奮戰,為保衛祖國、抵抗侵略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筧橋機場是抗日戰爭初期空戰的主戰場,1937814日,高志航大隊長率機擊落多架日本海軍航空大隊戰機,·一四空戰創造了中國空戰史上光輝的戰績,這一天也因此被國民政府定為空軍節。筧橋中央航校大大加速了中國空軍建設的步伐,對研究中國空軍發展史、航空技術發展史具有重要價值。

當時航校東部為機場等軍事設施區,有彈油庫、機修廠、飛機製造廠等建築和設施,西部為教學生活區域,有運動場、辦公樓、學生宿舍、別墅群等建築和設施。抗日戰爭中部分建築被破壞,後予以修復。目前航校舊址建築基本保存完好,其建築時代特色鮮明,類型獨特,對研究民國時期軍校建築等具有重要意義。

在整個八年抗戰中航校一共培訓了116期飛行科學生統計表:僅供參考

航校期別

畢業人數

陣亡人數

1

97

21

2

78

18

3

61

27

4

55

26

5

158

55

6

214

69

7

153

38

8

144

38

9

168

27

10

125

34

11

81

22

12

106

42

13

65

18

14

70

28

15

117

24

16

120

24

共計

1812

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