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 三十三年重要戰役

月二十三日1250分,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B-252架,及美空軍B-257架,各攜帶500磅炸彈6枚,由中美空軍混合團P-4016架及美軍P-4012架掩護,分由秧塘及二塘機場起飛,轟炸敵香港啟德機場,各該機於1440分飛抵目標上空,以1500呎高度進入目標作連續投彈,全數命中敵機場內,各處均起火燃燒,敵地面防空砲火猛烈巷我射擊,幸無損傷,返航至惠陽上空時遭遇敵零式驅逐機5架攔擊,當與我P-40機發生空戰,結果擊落敵機一架,我方除美空軍P-40機一架受傷迫降英德大灣,人機均安外,其餘各機均於1715分先後安降秧塘及二塘。

一月二+四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B-256架,自遂川機場起飛,掃蕩敵海上運輸船舶,寧灣內攻擊敵商船4艘,結果炸沉其中長約2705呎貨船2艘,及長約300呎客船一艘,旋又炸沉泊於東引山附近長約175呎帆船一艘,及炸傷長約300呎貨船一艘,並射燬停泊海面敵水上戰鬥機一架,是役敵傷亡於船上者約40餘人,飛機上者2人,我B-25機一架受輕傷,各機均於133分先後安返原防。

二月十一日1145分,中美空軍混合團駐二塘機場之第一大隊B-256(各攜帶500磅炸彈4),第三大隊P-4014架及駐秧塘機場之美B-25機及P-40機各6架聯合襲擊香港啟德機場,我編隊羣於1330分飛抵目標上空,在一萬六千呎高度以290度方向進入目標投彈,80%直接命中,我編隊羣於投彈之際遭遇敵零式驅逐機約10架,空戰結果我鄧力軍及田雲詳各擊落敵機一架,我方除第653機及楊應求兩機未返防外,其餘各機均於1550分安返原基地。

二月二十四日1412分,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B-259架,由美P-4016架掩護,自衡陽機場起飛襲擊九江敵軍事設備,所投炸彈直接命中車站及倉庫,並由P-40機低空掃射,敵損失奇重,旋遭遇敵驅逐機多架,發生空戰,結果我擊落敵機3架,(內零式機一架係我射擊士羅貴陞擊落),我機並遭長江敵艦高射砲火猛烈射擊,結果B-25131167號前部及中部均被破片命中,射擊士楊振春及飛機均受微傷,各該機任務完成後,於1750分先後安降衡陽基地。

二月二十九日98分,中美空軍混合團駐二塘機場之第一大隊B-252架,各攜帶500磅炸彈4枚,由二塘起飛,赴遂川加油後,112分復由遂川機場起飛襲擊蕪湖敵交通及軍事設備,戰果不明,各該機任務完成後一架因故障未返防,另一架安返原基地。

同日1024分,中美空軍混合團B-259架,各攜帶500磅炸彈4枚,由二塘起飛,及美B-253架自秧塘機場起飛,赴寶慶上空,與美B-2424架會合聯合襲敵岳陽火車站及倉庫,於1159分飛抵岳陽火車站及倉庫上空投彈,所投炸彈均命中目標,大部被摧毀,一時烈燄騰空,敵高射砲約30門向我編隊羣猛烈射擊,但我無損傷,我編隊羣於任務完成後,於1340分全數安返原防。

三月四日940分,駐桂林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16架,及美空軍第十四航空隊P-408架,B-256架聯合分批出擊海南島敵機場,第一批P-408架飛臨目標由低空進入,將停留機場之敵機約8.9.10.架予以更番掃射,各種飛機損失過半,在空中練習飛行之敵機亦悉數擊落,繼而我轟炸機抵達上空投彈,另第二批P-408架,亦隨轟炸之後到達,低空進入對地面敵機掃射後,多處起火,濃煙籠罩,是役我空軍戰果,計徐吉骧擊毀地面零式機2架,並掃射水塔,張樂民擊毀地面零式機一架,並掃射指揮塔,譚鲲擊毀地面轟炸機一架,及空中擊落零式機一架,葉望飛擊毀地面零式機2架及轟炸機一架,牛曾慎空中擊落零式機及轟炸機各一架,並擊沉木船一艘,龍震澤空中擊落零式機2架,地面擊毀零式機4架,張省三空間擊落零式機2架,地面擊毀零式機4架,總計是役,中美兩方共在空中擊落零式機10架,轟炸機一架,並在地面擊毀零式機18架,轟炸機2架。

五月三日空軍第三大隊第32中隊副中隊長洪奇偉率領P-4010架各攜帶子彈1,000粒,其中7架各攜帶200公斤統一式炸彈2枚,分三個編隊,於730分先後自南鄭起飛,赴西安加油,復於935分由西安起飛襲擊黃河及鄭州敵水陸運輸,飛臨目標後,以第三編隊3機掩護第23編隊7機進入攻擊,敵鄭州倉庫一座被炸,並擊毀鄭州工路敵運輸車15輛,其中數輛被焚,擊斃馬20餘匹,兵50餘名,繼轟炸黃河鐵橋,計投彈14枚,4枚直接命中。臨汝敵裝甲車及卡車約200餘輛,敵兵34千人,經轟炸及掃射後,毀卡車多輛,人員傷亡百餘人,我除仲邢飛機因油罄返航迫降渭南零口鎮機毀人微傷外,餘均安降西安基地。

 同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大隊長李學炎,率領B-257架,分3個分隊,第一分隊3架,由大隊長李學炎領隊,第二分隊2架,由隊員潘文炎領隊,第三分隊2架,由外員副隊長美卡生領隊,各攜帶瞬發信管百磅爆炸彈6枚,於105分自梁山機場起飛,分別出擊許昌以西陝縣、禹縣、密縣一帶之敵軍及中牟附近橋樑,第一分隊轟炸密縣及密縣鄭州公路上之敵行軍縱隊,第二分隊,襲擊陝縣、襄城公路上敵行軍縱隊及輸送部隊,第三分隊掃射及轟炸由扶溝至中牟沿河之敵及浮橋,飛臨老河口第二分隊即分向預定目的航進,及臨汝上空時第三分隊先後脫離隊纂C分向預定目標航進,第一分隊飛臨密縣後,向城內投彈十二枚,嗣又在密縣以東鄭州以南公路上,對敵密集裝甲車及坦克車十四輛俯衝掃射,擊毀坦克車三輛,擊傷裝甲車多輛,並掃射泌縣鰍機場後於十五時五分安降梁山機場。第二分隊飛臨目標後發現郟縣、襄城間公路上有滿載軍火之敞戰車輛及坦克車芸共一百餘輛向西行駛,經予連績矗炸及低空攻擊二次後,擊毀敵坦克車及卡車多輛,傷亡士兵甚眾,於十四時四十分安降梁山機場,第三分隊旋因飛至中途發現許昌南,沿鐵路線上有敵ぁ狳恕迨Q餘輛,步兵一.連,騎兵二連,臨時有利目標,乃放棄原定目標,單機低空進入攻擊及投彈,敵死傷甚眾,並擊毀坦克車二輛,擊傷卡車十餘輛,均傾覆路旁,繼發現敵零式機二架,因油量關係未與敵纏鬥,於十四時四十五分安降梁山機場,總計是役戰我機五架均被敵地面鉋火擊傷,飛抵基地,射擊士李東潤,機械士蔡元德,通訊士張國度等,均受微傷。

五月五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32中隊副中隊長洪奇偉率領。P-40N機八架,各載槍彈1300粒,於五時四十五分自西安機場起飛,出擊洛陽一臨汝一禹縣一郊縣公路之敵運兵車輛,於臨汝發現臨汝公路敵軍用車輛,坦克車及裝甲車約四百餘輛,經低空掃射七、八次,計毀敵卡車約五十輛,裝甲車數輛,繼掃射臨汝附近敵部隊,嗣又擊毁禹縣敵高射砲陣地三處,我除外員機一架因發動機發生故障,跳傘降落於郟縣附近,人無恙,隊員王忪金機中敵砲彈迫降靈寶縣,機毁人傷外,其餘各機均於七時十五分安返西安機場。

五月十一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N機五架,.及第三十二中隊,P-40機六架,除各帶槍彈1400粒外。並以其中四架各攜帶五十公斤炸彈二枚,由副中隊長陽永光率頷,於十時四十五自西安機場起飛出擊垣曲敵渡河口,十一時五十分飛臨垣曲上空盤旋嫂索,發現敵補給庫一座,予以轟炸,彈茤R中庫房全部起火焚燬,旋遭遇敵零一式二型,驅逐機三架,相率從右上方攻擊我右下方攜帶炸彈之分隊,我左翼分隊遂以有利高度向來攻之敵攻擊,此時右翼三架乘機向左進入太陽方向,旋又發現左下方有敵機八架,我機當即利用太陽進入後上方佔位,奇襲上層之敵機,敵我機陷入混戰狀態,此時我攜帶炸彈之分隊及左翼分隊已將該敵機三架擊落,亦相繼加入助戰,第一擊當即奏效,遂開跖全軍戰捷之途,即向上脫離掩護全藹@戰,直至敵完全敗北而後已,經纏鬥歷時,二十五分鐘我所獲戰果如下:

(1).第七中隊副中隊長陽永光及作戰參謀葉奠飛各擊落敵零一式二型驅逐機一架。 ( 2).第七中隊分隊長譚鯤擊落敵零一式二型驱逐機二架。 (3).第三十二中隊擊落敵零一式二型驅逐機二架。 總計以上共擊落敵機六架,此外美國隊長里德少校可能擊落一架,第七中隊第三十二中隊可能擊落敵各一架,各機均於十六時三十五分安降康場。

五月十二日我中美空軍泥合團第三大隊第八中隊副中隊長牛曾慎率領P-40N機四架,各攜帶槍彈2000粒,十一時十五分自安康機場起飛,掩護自梁山起飛之B-25機二架出擊洛陽附近敵陣會合後循預定航路向目標前進,抵洛陽後在三山村發現敵密集之坦克車為數甚多,經我猛烈轟炸後,毀坦克車约二+五輛,各機於十五時五十五分分別安降梁山及安康機場。

五月十三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劃第三大隊副隊長陽永光率領P-40機四架,各攜帶槍彈1410粒,於六時白安康機場起飛,掩護五時一分自梁山起飛之我第一大隊。B-25二架近之敵,襲擊洛陽西工附近之敵驅矗各機會合後,即飛至洛陽搜索,發現西工附近有敵坦克及卡車甚多,我機當即進入該目標.。投彈命中,西宮之西一小村落,炸毀敵車輛及兵員甚眾嗣又發現申鋪附近有敵卡車四五十輛,赤于以投彈,計炸毀十一輛,我機任務完成後由P-40N機掩護返航,五分鐘後該P-40N機即脫離掩護,折向伊川浴公路至臨汝伊陽沿途掃射北進之敵車輛及騎兵,幾番輪射數次,計擊毁敵車十一輛,擊傷十二輛,死傷騎兵甚眾,及軍馬20餘匹,各該機任務完成後,全部於九時三十分降落安康機場,B-25機二架赤安返梁山機場。

  五月十日中美空軍混合圍第一大隊第七中隊參謀葉望飛,率領P-40N機四架,各帶槍彈1405粒,十四時十分自安康機場起飛偵察洛陽附近敵情,飛抵洛陽城後,發硯城東西兩方均有大火燃燒,繼向籠門偵察,發現敵零式二型驅逐機一架,予以擊落墜地焚毀,繼發現敵九九式俯衝轟炸機(或保九七式驅逐機)一架,亦予以擊落焚毁,嗣又在西南方向發現敵東條式驱逐機三架在左下方企圖向我機攻擊,我以兩架與其格鬥,擊落其中敵機一架,旋分隊長譚鯤發現右前方敵零式驅逐機五架從左下方佔位向我攻繫,空戰後我譚分隊長擊落一架,我除譚鰓機被擊中油箱,油漏盡迫降商縣,機毁人平安外其餘均於十七時十五分降落安康機場。

五月二十一日,中美空軍混合副第三大隊P-40N機十架三個分隊由中隊長徐吉驤率領,以第一分隊掩護第23分隊攻擊,.十三時四十分自安康機場起飛搜索攻擊宜陽韓城洛寧一帶之敵,十六時二十分安返基地。其戰果如左:

1、宜陽以西公路上有敵裝甲車及卡車共二十輛騎兵約二百名,經掃射後焚敵車過半,斃騎兵甚多。2、以火箭砲彈攻擊韓城東之橋樑,命中炸毁.嗣又發現ぁ狳恕C八輛,經掃射後婪輛。3、洛寧東有亂騎兵二百餘名及炮車九門向東行進,經掃射後斃敵百餘名軍馬若干匹。4、長水鎮奎高門關公路上有敵車二十餘輛,經攻擊後焚十餘輛。5、高門關至范蠡鎮間有敵騎兵四五十名,卡車十餘輛,經攻擊後約婪五輛,斃騎兵多名。6、擊毀洛寧東敵炮兵陣地毁砲七鬥。7、又擊斃高門關西正徒敵步兵數十名。

五月二十二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N機五架,各攜帶槍彈1500粒,由中隊長鄭松亭率領,七峙二十五分自恩施機場起飛,赴宜昌當陽荊鬥江陵一帶偵察掃射,八時飛臨土門埡東公路上,發現敵卡車數輛東駛,徑掃射後毁其一輛,繼在當陽至荊門褂擊焚毁貨車五輛,傷兩輛,並擊毁荆門機場北端敵油庫一座,旋沿公路南下發現敵坦克車一輛南駛,經予攻擊三次,可能擊毁,继在公路交叉點遇滿載敵兵之卡車五輛,攻擊五次,敵兵負死傷甚眾,旋即飛江陵折向北飛,沿公路至當陽途均無發現,繼趨宜昌發現敵大船數艘停泊兩岸,故地面高射炮火猛烈射擊,幸無損傷,均於九時四十五安返基地。

五月二十七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N三架,各攜帶槍彈1500發,由中隊長鄭松亭率領,七時自恩施機場起飛,赴沙市南偵覓以我(二十六)日迫降之飛機,抵沙市後盤旋十餘分鐘並未發現該機,繼飛石首,以1500呎高度向敵碼頭俯衝攻擊,旋見右翼僚機衝至長機前下方,長機鄭松亭回首搜索發現敵零式機十餘架,在我機後上方距離约千餘呎,向我機俯衝攻擊,長機當即俯衝向左轉佔位攻擊,遂發現外員所駕之機已被擊落矣,空戰後趙以榮所駕之機亦因油罄迫降酆都,機損人安,鄭松亭則於九時三十分安降基地,並曾於返航經過土門埡機場時,攻擊跑道旁之房屋及車。

六月二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第八中隊P-40N機五架,由臧錫蘭率領,及第七中隊P-40N機六架由陽永光率領,各帶槍弹1400敉,100磅及50磅各二敉,五時十三分白安康機場出擊鄭州敵車站及其咐近有利目標,到達目標上空以七架俯衝轟炸及低空掃射,以四架掩護其戰果如下:

一、 炸焚車站東村莊內停放之敵卡車約八輛。二、炸毁火車三列,焚火車頭一輛及擊焚火車一列。三、擊焚停留機場轟炸機一架。四、旋遭遇敵零式機四架及東倏機六架,隨後敵又陸續增援,其高度約為7千呎,我機約4千呎,空戰二十分鐘結果臧錫蘭擊落零式機及東條式機各一架,王延周擊落零式機一架,外員擊落零式機二架,傷一架及賀哲生擊落東條式機一架。

六月九曰我空軍第三大隊P-40N機九架,六架各攜帶50公斤炸弹三敉,二架各帶火箭砲六支,由中長鄭松亭率領,以第四大隊P-40N機九架掩護,十二時五十分自恩施機場起飛,轟炸宜昌西岸萃福敵陣地,飛抵目標後即進入對敵工事作俯衝投彈二次,均命中目標並將另一陣地予以掃射,嗣遭遇敵零式機約十二架在酣戰中發現一架零式機被擊焚墜地,繼又擊落敵機二架擊傷二架,旋鄭松亭、鍾柱石,及外員Cellaway,各擊落一架,我除張永璋機被擊中跳傘落於敵陣地,及趙元琨機受傷迫降機毀人安外,餘機均於十四時五十分安返恩施,是役掩護機因向航過早,致第三大隊損失二架。

六月十三曰我空軍第五大隊P-40N美空軍P-40N機二十二架,P-51機二架,自衡陽機場起飛,空軍第一大隊B-25機二架,美空軍B-25四架,P-51十四架,自零陵機場起飛美空軍B-25機十二架,P-38機二架自桂林機場起飛,美空軍P-38機十一架自遂川機場起飛,各機六時五分會合於衡陽上空聯合襲擊武漢,除P-40機六架因故中途折返衡陽外,餘機一飛抵目標,分別轟炸武昌火車站停車場、倉庫及南湖機場,經轟炸後各該目標均被焚毁濃煙高冒達2呎,嗣遭遇敵驅逐攻擊,當即擊落敵零式機二架,我除B-25機一架及P-51機三架受傷迫降太和及汝城兩地,人一傷一亡外,餘機均安返基地。

六月十八日,我空軍第五大隊P-40N機十二架,由中隊長林耀率領,掩護B-25機四架,七時五分自芷江機場出擊長沙外圍敵砲兵陣地,飛抵長沙西北上空,遭遇敵零式機六架其中四架由左上方向我襲擊,我領隊即向左上昇佔位向最右一架敵機攻擊,遂予以擊落,其他各機亦猛烈對敵攻擊,計朱權可能落敵機一架,美員可能擊落敵機一架,我除戴榮鉅機失外,餘機均於九時二十分安返原場。

六月二十五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N機十六架,掩護B-25機六架,(B-25機各攜帶瞬發信管50公斤炸彈十六枚),轟炸鄭州黃河鐵橋及西南岸敵倉庫,十五時三十五分安返基地成果如下:

1、彈茈部中目標。2、在鄭州上空遭遇敵驅逐機十餘架。發生空戰,返航時又發現敵驅逐機三、四架亦發生戰鬥兩次空戰計李宗唐擊落敵機二架,牛曾慎、仲邦飛、及黃良能各擊落敵機一架,B-25射擊士王忻才擊落一架。3、我機一架中蟬兩處。

七月五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N機十二架,六架各帶瞬發信管300磅炸彈二枚,由副隊長項世端領隊,十五時四十五分自芷江基地起飛,轟炸新市敵運輸站,十七時抵目標上空,由5千呎高度向敵汽車場俯衝投彈及掃射,毀汽車多輛,旋低空攻擊湘鄉浮橋一座,繼在新市上空曹遇敵零式驅逐機十三架,可能擊落敵機三架,我梁同生機在返航途中停車四次,馮德鏞機發動機冒黑煙,但均於十八時二十分安返基地。

七月七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B-25機八架,三個分隊;各攜帶瞬發信管100磅炸彈24枚,由美員領隊,八時四分自梁山基地起飛,會合自恩施起飛之第三大隊P-40N機二+四架掩護聯合襲擊岳陽敵倉庫及堆棧,抵目標後,自岳陽城北九千呎高度進入,對倉庫連發投彈,全部命中,目標被焚。P-40機在上空遭適敵零式機六架,我擊落敵機四架,目標附近敵高射砲火益烈,我機三架被擊受傷,均於十時十三分安返。

七月十一曰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N機十九架,各攜帶子彈1500發,由副大隊長張唐天率領,十一時五十分自芷江基地起飛、分兩個編隊,重層配置,掩護美B-25機二十七架轟炸汨羅江新市敵補給中樞,我編隊將飛臨目標前十餘公里上空,遭適敵零式二型驅逐機八架,自一萬八千呎,高度由後方向我高會掩護機八架攻擊,當時我B-25機高度為一萬二千呎,我高層掩護機八架之位置B-25後上方呎,低層掩護機十一架,則位置於B-25兩側上方一千呎,當敵機由後上方佔置位開始攻擊時我高層掩護機即向敵佔位迎擊,冷培澍當場擊落敵機.一架,周天民、周勵松可能各擊落一架,B-25機乘機轟炸新市敵補給庫焚毁,其火燄在萬五千呎高度猶清晰可見,敵軍用品及油料遺失慘重,任務完畢後安返基地。

七月+四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N機二十架三個分隊,計第一分隊八架,各攜帶瞬發信管二十五磅.殺傷彈十二敉,第二分隊八架.各攜帶瞬發信管250磅炸彈二枚,及第三分隊機四架,由美員當寧率領,六時十分自芷江基地起飛,轟炸白螺磯敵機場,七時二十分飛抵岳陽,由一萬呎高度進入目標,俯衝投彈及掃射均命中,毀敵機約二十餘架可能擊毀十餘架,目標附近敵高射機槍猛烈發射,返經長沙,復掃射敵高射砲陣地,我除林深光機在岳陽黃花街上空,因故障先行返防外,餘均於九時二十五分安返。

七月十六日駐桂二塘基地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B-25機五架,分批單機夜襲湘鄉之敵,第一批由趙聖題駕駛,攜帶瞬發信管100磅炸彈十二枚,一時二十分起,抵湘鄉後,以二千呎高度向城內連續投彈命中,全城大火二時四十八分安返,第二批由胡文粲駕駛,攜帶瞬發信管100百磅炸彈十二枚,一時二十分起飛抵湘鄉後,以二千呎高度向城內東南部連績投彈,三時二十五分安返,第三批由外員駕駛攜帶瞬發信管100百磅炸彈二十四枚,一時四十五分起飛,抵目標後,以1500呎高度進入對城內雙發連續投彈命中:全城大火,三時三十五分安返,第四批由王瑞琪駕駛,攜帶瞬發信管一百磅炸彈十二枚,二時起飛,抵目標後,以二千呎高度由城北進入連績投彈,百分之九十均命中,三時三十一分安返,第五批由美負駕駛攜帶瞬發信管一百磅炸彈十二枚:、二時十分起飛抵湘鄉後,以1500呎高度從城北河灣進入對城內連續投彈。.均命中城中部,四時十分安返。

七月十九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N機十架,三個分隊,第一分隊四架各帶二百磅炸彈二敉,第二分隊機三架,各攜帶五百磅炸彈二枚,第三分隊機三架,各帶200磅炸彈二枚,由副中隊長何漢鴻領隊,七時自芷江基地起飛,矗炸新市敵機場及橋樑,八時十分以呎高度飛抵目標區上空,旋發現左前下方約5千呎有敵驅逐機十六架,正爬高企圖向我攻擊,我機當即投下炸彈及油箱作半滾俯衝向敵機攻擊,經攻擊後敵機四散。我復升高佔位作第二次攻擊,結果何漢鴻及喬無遏各擊落敵機一架,冷培澍擊落二架周天民可能擊落一架,另一敵機向新市北上空逃逸,被馮佩瑾自後上方擊落於洞庭湘濱,我方除美員一人受輕傷及冷培討人機受傷返經安化跳傘人安外,餘均於九時十分安返基地。

七月二十三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N機二十一架,掩護第一大隊B-25機六架,各帶瞬發信管500磅炸彈二枚,襲擊羊樓司車站及敵倉庫於六時二十分及六時四十五分先後自梁山機場起飛,八時十五分抵目標。即自七千呎高度進入連續投彈,敵車站及倉庫均被炸起火,返航經羊樓司外圍及岳陽南洞庭湖岸。先後與敵零式二三型機共約四十架遭遇,計擊落敵機十架,(兩架由B-25機射擊士李先福所擊落),可能擊落一架,八時三十,分至九時五十分均先後返降基地。

七月二十四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二十一架,(其中十三架各帶瞬發信管,二十四磅傘彈二十六枚),由美員yan少校率領七時自芷江基地起飛,矗炸岳陽敵機場,八時二十五分抵目標即低空進入投彈及掃射,炸毀敵機約三十餘架,擊毀油彈庫四間場內煙火直}雲霄,是役除馮佩瑾機迫降洞庭湖附近外餘均於十時安返。

七月二十五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二十架,由副大隊長張唐天領瞼十四時十分自芷江基地起飛,掩護美B-25機轟炸岳陽城之敵,十五時二十分抵目標,自一萬五千呎高度進入水平投彈,計城西沿湖一帶被炸起火,B-25機投彈後遭敵零式驅逐機十二架攻擊,當與我P-40機發生空戰,由高祥松、許陶壎、沈昌德、CommonRomsayMorkenje各擊落敵機一架,我無損失,十七時二十分安返。

七月二十八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十四架,十二架各帶瞬發信管五十磅炸彈六枚,副大隊長張唐天率領十一時四十五分自芷江基地出擊白螺磯敵機場,抵且標後、.發現場內停敵驅逐機約四、五十架,另一部份正在降落中,當以五百呎高度進入目標俯衝投彈及掃射,計擊毀敵機十餘架,焚燬約二十餘架,汽油堆八、九處被焚,傷亡人員約百餘,目標附近地面火力猛烈,我機數架中彈受傷除美員Newele跳傘降敵境外,餘均於十四時三十五分安返芷江

七月二十八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B-25機二架,各攔帶延期信管一千磅炸彈二枚,由美員領隊,七時自梁山基地起飛由第三大隊P-40機十六架掩護會合於安康轟炸黃河廣式鐵橋,九時十五分抵目標以五千呎高度自橋南端進入低空連續投彈,炸毀橋南端橋墩一座,橋樑三處中彈,我領隊機中彈受傷,美籍射擊士,一人面部受傷,我高層掩護機八架,當與敵零二式及零三式驅逐機九架遭遇空戰,當場擊落敵機二架,傷一架,我低層掩護機八架則隨伴轟炸機低空返航,任務完成後均安返基地。

八月一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六架,由分隊長郁功城領隊,六時二十分自芷江機場起飛,轟炸衡陽車站附近之敵,抵達目標上空,見衡陽車站有敵甚多,八時由六千呎高度對東站及附近敵陣地俯衝投彈,並低空掃射,五百磅炸彈八枚均炸中目標,有一處起火,敵工事亦有破壞,並斃敵約五百名,八時四十分返降零陵。

八月三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機六架。各帶槍彈一千五百發,由王光復領隊,八時分自恩施磯揚出繫宜昌、當陽、荊們、.沙市、沙洋.、石首,帶之敵,九時先後到達宜昌、當陽、荊門、鐘祥等地偵察各機場及交通公路。.均未發現有利目標,旋沿江南飛!發炭沙市石首江面敵帆船四、五隻,當予掃射,繼掃射沙市敵司令部及江面停泊五十呎長之敵汽艇一艘,十一時安降恩施。

同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機四架,各攜帶槍彈一干五百發,由臧錫蘭領隊,八時十五,自恩施機揚出擊鍾祥、隨縣、安陸、孝感、應城等處之敵,計射焚孝感河西岸之敵營房一所,及應城敵機場中之指揮洛一座,營房一處,並在應城擊毀敵卡車一輛,車上有敵兵二十餘名,任務達成後,於二時三十分安返恩施。

同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十架,各帶槍彈一千五百發,由副中隊長廖廣甲領隊,與美空軍P-40機十架及B-24機二十三架,十二時自芷江機場起飛,聯合出擊岳陽之敵,十三時二十五分到達岳陽上空,與敵機十餘架遭遇戰鬥,結果我擊落敵機一架,B-24機則在一萬六千呎高度進入,對目標投彈,岳陽城被炸起火,十四時五十分安返基地。

同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機八架、.各帶槍彈全量,由洪奇偉領隊,九時四十分自西安機場起飛,赴洛陽至永濟一帶威力偵察,十二時一十分安降西安其所得成果如下:

1、洛陽陝縣聞之鐵路路軌折除,全部不能使用。 2、黃河北岸至風陵渡有敵兵甚多。經掃射,擊毁列車六輛,死傷敵兵二十餘人。3、擊毀永濟敵對空夜航電台一座。

同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B-25機一架,携帶延期信管一千磅炸彈三枚,由楊訓偉駕駛,四時二十五分自梁山飛西安,二十時再由西安機場繼續轟炸廣武附近黃河鐵橋,到達目標上空,以五十呎高度由鐵橋北端進入,對目標單發投彈命中,二十三時五十分安返梁山。(此次夜襲先後出動B-25三架,另一架為六二四號機失)

八月四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二架,各帶瞬發信管一百磅炸彈,二枚,由美員領隊,四時四十五分自芷江機場起飛,矗炸湘潭敵水運,到達目標上空,發現長約二百呎之雙層敵連輸船二艘,停於湘潭西南河面,當於四千五百呎進入,予以俯衝投彈,汽船尾部命中爆炸被毁,投彈後,發現敵機六至八架,其中,二架向我攻擊,當場發生戰鬥,結果我周威霖當場擊落敵機一架,可能擊傷一架,周座機尾部中敵砲二枚,及槍彈數粒,昇降舵操縱線被擊斷,返航抵郝陽太白山處,因油告罄迫降,另一架安返基地。

同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六架,各帶瞬發信管三二磅傘彈六枚,由張雲祥領隊六時五十分自芷江搬場起飛,轟炸湘潭至湘鄉一帶敵運輸船,八時五分到達目標區上空,發現湘江內長約一百呎之大木船一艘,及中小型木船六、七十隻,乃自三千呎高度進入,予以俯衝投彈掃射,司能炸沉十餘隻,擊毁八隻,九時一十分安返基地。

同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機十一架,各帶槍彈一千五百發,由臧錫蘭領隊,五時十五分自恩施機場出擊漢川天門潛江嘉魚沿江一帶敵水運,抵漢川後,即沿長江低空掃射敵船,繼在金口附近江面上空遇小型敵機一架,向漢口方面航行,當被我機擊落,旋在金口至嘉魚一帶江面擊毀敵木船十七艘,小木船七艘,並擊傷一百呎汽輪二艘。及汽艇一艘,最後在嘉魚附近上空發現敵雙發動機軍輸機一架,當被臧錫蘭擊中焚燒,墜落於大邊湖畔,九時四十分各機均安返基地。

八月八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機十一架、.三個分隊,各帶槍彈一千五百發,由孟昭儀領隊,十三時五分自恩施出擊嘉魚附近敵船運,到達目標上空後,由第二分隊八架在上空掩護,第一分隊三架沿江端射,當第三次攻擊時,即發現敵機二架自上方向我二號機俯衝攻擊。幸經友機援助,該機隨即升高五千呎向太陽方向躲避嗣在東方江上又遭遇敵機三、四架,我機當予以追擊,擊落其中一架,第二分隊機八架在嘉魚新堤間上空掩護時,亦遭遇敵零式機約十五、六架襲擊,中層敵機約四千呎,高層約八千至一萬呎,低層約二千呎。當時我第二分隊機與中層敵機之高度相等,當即發生空戰,第一次攻擊後,我機即趁佔優勢,當由孟昭儀趙子清各擊落一架,繼遭高層敵攻擊,遂成混戰,雙方格鬥約八分鐘之久,見敵機損失慘重竄逃後,我始集合返航,經藍利及石首時復掃射敵船多艘,總計是役共擊落敵機九架,擊傷三架,並擊毁八十呎及百呎長敵船三艘及木船十餘隻,我力除谷博駕機因落地架被擊壞迫降恩施機場外,餘均於十七時二十分安降基地。

八月十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隊P-40機八架,各携帶槍彈全量。.由田雲祥領隊十二時自西安基地出擊太原敵機場,到違太原上空,由呂染山上方進入機場俯衝搜索,發現場內敵機均疏散停機場四週,僅二架起飛,其中一架被我擊落,餘各機均不及起飛,經我機第一次掃射後,五架被焚毁,繼即單機各自選擇目標攻擊,每機攻擊約近十次,場內起火十餘處,道路西北角棚廠側停有飛機五架,亦被焚毁,脱離攻擊後繼向太原南機場搜索,擊焚卡車二輛,是役共計在空中繫落零式機二架,地面擊燬連輸機一架,驅逐機七架,及其他飛機五架,擊傷驅逐機八架,其他飛機六架,擊焚卡車二輛,十四時五十五分安返基地。

第三大隊對於此役之檢討: 此次出動奏功之原因,由於出奇制勝,使敵機不及起飛,而各員均能按照基本射擊法,對地靶至近距離開始射擊,囚而命中率高,至於敵情報不靈,且地面無準備,鮮有抵抗,亦為我攻擊成功之原因。

八月十一日,空軍第三大隊P-40機四架,各攜帶槍彈全量,由鍾洪九領隊十三時二十三分自西安機場起飛,赴華陰附近巡邏制空,抵華陰上空後。發現敵東條式機已進入華陰機場開始掃射,我當分別以二架攻擊低空之敵另二架攻擊高空之敵,我二號機首先追一敵機,敵僚機紛紛援救,我一號機乘機予以攻擊,直至敵機被擊落為止,此時三號機已在低空擊落敵機一架,四號機雖曾被敵追,但經反擊後,所有高空之敵已竄逃無,空戰結束後集合,繼續巡邏,保衛華陰機場,總計是役錘洪九、王松金及一外員,各擊落敵機一架,十六時三十五分安返西安。

第三大隊對於此役之檢討此次空戰戰勝之原因,由於敵技術低劣、連絡不佳,毫無鬥志,而我機佔位良好,故能獲得從容之機會對敵射擊也。

八月十二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機十二架,各攜帶槍彈一千四百發,由陽永光頷隊五時五十分自恩施機場起飛,轟炸漢口南沿長江及鐵路敵運輪部隊:七時三十五分在嘉魚江邊發現敵汽輪及油船共九艘,經予掃射後,擊毀一百呎、八十呎及五十呎長之油船各一艘,並擊傷其餘六艘,旋與敵零式機二十餘架遭遇,空戰約十八分鐘,結果我趙元道、李宗唐、鄭松亭各擊落Oscar一架,又松亭擊傷一架,劉超擊傷二架,我無損失,九時三十分安返基地。

八月十二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機九架,兩個分隊,各帶槍彈全量,由牛曾慎領隊,十四時三十分自西安機場出擊洛陽運城等敵機場,到達洛陽上空鑿旋搜索,發現機場外約四哩處有敵疏散之零式機五架,當即予以攻擊,其中二架起火焚毀,繼飛洛陽機場掃射營房及棚廠,曾遭遇敵高射砲微弱之抵抗,及至永濟時發現敵東條式驅逐機四架,因距離過遠,未及追擊,敵即遠逸,我機十六時五十五分均安降西安。

八月十七曰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機八架,各帶槍彈全量。由陽永光領隊,十時十五分自恩施機場出擊金口至岳陽浴汪運輸船,計擊毀一百呎長汽輪–艘,及木船六隻,另擊傷五十呎長木船六隻及三○呎長木船一隻,十三時十五分安返基地。

同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機九架,各攜帶槍彈全量,由洪奇偉領隊:十時三十分自南鄭基地起飛,掃射太原機場,各機至西安加油後,十二時一十分再由西安起飛。十四時到達目標,即降低高度向敵機場一營房掃射,繼發現九七型敵拖靶機一架,當予以擊毁後繼擊毀地面敵機七架,傷三架,機場西大棚廠全部被擊焚毀,(內停飛機數架),擊傷營房倉庫數座,我除外員及關振民機因發生故障中途折回外,餘機均於十九時安返基地。

八月二十二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機八架,各攜帶槍彈,一干五百發,由毛昭品領隊,九時五十分自恩施機場出擊金口至新堤江面之敵船,十一時十分到達目標區上空在嘉魚江面發現百呎及八十呎輪船各一艘,正在行駛中,岸旁停有帆船四隻,當即分別低空掃射命中,江輪一艘冒煙一艘起火,並擊毀帆船四隻,是役遭遇敵零式一型機十二架攻擊,空戰約十五分鐘。結果我可能擊落敵機二架,傷二架,我除外員一人失外,餘均於十二時五十五分返降恩施。

八月二十四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B-25機三架,各攜帶四秒半引信一千磅炸彈二枚,由美員領隊,白梁山機場起飛,與空軍第三大隊P-40掩護機十架白西安起飛,九時五十分於西安上空會合後聯合轟炸開封西北黃河鐵橋,十一時五分飛抵目標上空以二百呎高,從北端向目標進入,對鐵橋連續投彈。命中卒約百分之八十,將該橋炸成四段,並炸毀橋南岸卡車二輛,我B-25機投彈後返航經鄭州時,我上方掩護機三架遭遇敵東條式驅逐機六架由左前方攻擊,結果我臧錫蘭被擊傷迫降華縣赤水之間,人受傷,另層我掩護機七架亦在鄭州附近上空遭遇敵機數架俯衝攻擊,我機因護衛轟炸機乃交叉轉彎作防禦戰鬥,旋即安返各基地。

八月二十五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機五架,各穩帶槍彈全量,由廖清潭領隊,九時五分自西安機湯起飛,赴鄭州洛陽一帶作威力偵察,到達鄭州附近上空遭遇敵驅逐機一架,計二千尺高度四架,一千六百呎高度四架,我長機發現敵機後即自,五千呎用全馬力爬高,敵機四架向右轉企圖向我後方攻擊。我戰鬥群同時亦向右轉並昇高至一萬九干呎,敵機四架遂在我機之下,我乃用急反轉戰術攻擊,空戰結果,董裴成擊傷敵機一架,可能被掔落,廖清潭擊中一架在空中茪鶠A外員擊傷一架,另一架逃逸,旋較高於我機之敞機四架又向我進攻,幸賴我聯絡良好,敵不得逞,反被我外員及廖清遭各擊落一架,均在空中茪齞Y地,另一架被擊中成螺旋下墜、餘一架慘敗逃逸無損,我無損,於十二時十五分安返原基地。

八月之十七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十三架,各攜帶瞬發信管一百四十磅傘彈六枚及槍1400發,由分隊長矯捷領隊,十一時三十五分自芷江機場出擊湘潭至長沙公路上之敵車輛,到達目標區後,發現公路上有敵車約百餘輛,其中油車為多,並雜有砲車,當自五千呎高度進入分別轟炸及掃射,悉數命中,約焚毀敵車三十餘輛,繼又掃射湘潭敵機場,結果冷培澎及彭傅樑各擊毀地面零式機一架。

八月二十八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機七架,各攜帶瞬發信管三十公斤燃燒彈二枚,及槍彈1500發,由郭汝霖領隊,五時二十五分自恩施機場出擊當陽之敵,六時五分抵目標後,即自五千呎高度進入敵倉庫營房予以俯衝投彈及掃射,彈荍▲陘予韞媦訄炾魽A計炸毀兵營一座、倉庫一所,煙火}起高至五千呎,繼對當陽城投彈掃射,命中起火,煙塵四起,是役當陽城內約有敵高射砲五、六門及機槍甚多,我除譚鯤機滑油管中彈被擊斷,及美員機一架方向舵操縱中彈被擊斷外,餘均於七時五分安降恩施機場。

同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十一架,兩個分隊,第一分隊機五架,第二分隊機六架,均各帶瞬發信管二十磅殺傷彈十二枚,由參謀韋現科領領。聯合美第十四航空隊驅逐機十三架,十一時四分自芷江機場襲擊岳陽白螺磯之敵,十三時飛臨石首附近上空,即與敵零式驅逐機約二十架遭遇,發生激烈空戰最先頭之敵機四架與我機高度相等,我第一、三兩號機當予以攻擊,另四架敵機則被我第三、四、五號機攻擊,當即擊落兩架,於混戰中又有敵機十餘架由上方加入戰鬥,而我第二分機及美空軍亦適時趕到參戰,空戰約五分鐘,發現敵機數架被掔起火墜地,其餘之敵不敢在戀戰,遂俯衝竄逃,總計是役外員Bonnearx擊落敵機二架,Hall擊落一架,Colman擊落一架,蘇英海擊落一架,張昌國擊落二架、張亞崗擊落一架,我方除徐滾機及美機三架失外,餘均於十四時三十分安返基地。(各機所帶炸彈因空戰均投於荒郊)

八月二十九日 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機十三架,兩個分隊,以第一分隊七架各攜帶瞬發信管五十公斤炸彈二枚,及槍彈1500發任攻擊,第三分隊六架各攜帶槍彈1500發,任掩護,由副中隊長盂昭儀領隊,十四時自恩施機場起飛轟炸沙洋歡倉庫停車廠,及掃射浴江敵輪,計炸毀敵汽油庫及停車廠各一座,繼擊毁正在行駛之敵輪一艘,迨至嘉魚上游時、.我上層掩護機遭遇敵機十五架攔截,當即發生空戰,嗣下層敵機六架向我第一分隊攻擊,我機乃投下副油箱與之格鬥,雙方混戰約二十鐘,計我趙元琨、衛煌、田景詳、譚鯤、闖振民、吳曉鈴各擊落一架,外員共擊落三架,我除盂昭儀失,趙元琨機中彈六十發受傷迫降機場,飛行負衛煌及田景詳均受傷外,餘機均於十七時三十分次返恩施機場。

八月二十九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十一架,各攜帶槍彈1500發,由美員Rouse上校領隊,联合美第十四航空隊P-51機十架及P-40機二四架共同掩護B-24機二十四架(高層掩護組為美P-51機,中層掩護租為第五大隊P-40機,低層掩護組為美P-40),九時三十分自芷江機場出擊岳陽之敵,B-24機及低層掩護機高度為,一萬二千呎,中層掩護機高度為一萬六千呎,高層掩護機為一萬八千呎當我B-24機投彈前幾分鐘即遭遇敵驅逐機五十餘架攻擊B-24機仍直向目標進入投擲,其餘各層掩護機立即參加作戰,空戰結果除美機部份不明外,我第五大隊計張唐天、冷培澍。及美員Caldunning上校各當場擊落敵機一架,我除冷培澍在空戰中頭部受重傷,迫降常德附近。周亮失踪及美B-24機,在投弹時被敵高射炮火擊傷,返芷江落地時失事外,餘機均於十二時四十五分安返芷江機場。

九月十二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八架,兩個分隊,均各攜帶瞬發信管傘彈二枚,及槍彈1400發,.由分隊長方緯領隊,十四時四十分自芷江機場出擊湘潭長沙間公路之敵,原定第一分隊掩護第二分隊,因沿途天氣惡劣,致彼此失畛p絡,第一分隊機四架抵湘潭穿雲下降時,遭遇敵驅逐機六架,自西向北飛行,我機當即相率予以攻擊共六次,空戰結果,我方楊少華及美員Calman各擊落敵機一架馮德鑑楊少華calman各擊傷一架,一第二分隊機四架、相繼飛抵湘潭時,獲悉遭遇敵機,乃將下油箱及炸彈投下準備援戰,旋發現敵機一架,乃予以追擊、至長沙時,敵始穿雲逸去,該地敵高射砲亦紛紛向我機射擊,我機返航經永豐時掃射河上敵船及公路兩側敵盤據之村落及樹林後,於十六時十分安返芷江機楊。  

九月十二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八架,兩個分隊,以第一分隊四架,各攜帶槍彈1400發任掩禮,第二分隊四架,各攜帶瞬發信管傘彈六枚及槍彈1400發任攻擊,由中隊長項世端領隊,十二時四十分自芷江機場出擊永豐、湘潭、衡山公路上之敵,迨抵衡山上空時遭遇敵驅逐機十二架,與我第一分隊發生空戰,結果朱黻華及美員Remeey各擊落敵機一架。林雨水及Remeey各可能擎落一架,至第二分隊則於十四時十分培永豐湘潭衡山公路掃射隱伏敵兵之房屋及樹林多處,並將傘彈投入衡山北敵茜房附近,我除美員Brink未返防又蘇英海驾機因受重創降落時損壞外,餘均於十六時十六分安降芷江機場。

九月十六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十六架,各攜帶瞬發信管五○○磅炸彈二枚,槍彈1600發,由副中隊長廖廣甲領隊,八時三十分自芷江機場起飛,轟炸長沙北許家洲敵機場,九時二十分飛抵目標上空,以七千呎高度進入一機場俯衝投彈命中,計炸焚機場南端建築物十餘楝,繼沿公路飛湘潭掃射,擊毀敵木船十餘隻,嗣在湘潭西約十公里處遭遇敵零式機約十二架攻擊,經激戰後,計王蔚梧、王琳、周勵松、郁功誠及美員Joyner叫各擊落敵機一架,王秉琳、王德玉各擊傷敵機一架,沈昌德、陳海泉各擊傷敵機一架,我除劉春榮機被敵擊落外,另王秉琳及王德玉機機翼各中砲彈兩重傷,郁功誠機左翼中砲彈一發,Joyner機機尾中砲彈一發,但均於十時四十分安返芷江機場。

九月十七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機十二架,各帶槍彈1500發,由參謀李維烈領隊,十時四十五分自恩施機場起飛,掃射湘陰一帶敵船,飛經益陽時,遭遇巡邏於洞庭湖上空之敵零二式機四架敵發現其機後即向我機俯衝攻擊,經空戰約五分鐘,計外員考萊慰擊落敵機一架,張濟民及田最詳各可能擊落一架,餘敵逃逸,十三時二十分安降原機場。

九月十九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十六架,各攜帶瞬發信管二十六磅炸彈六枚,及槍彈1400發,由中隊長項世端領隊,五時四十五分.自芷江機場襲擊歸羲至長沙公路之敵,六時五十分飛達目標上空,即沿公路對敵卡車砲車及路側林內隱伏之敵低空投彈及掃射,計擊毀敵卡車砲車十四輛,傷三十輛,斃敵兵六十餘,馬百餘匹,繼在新市附近遭遇敵零式機二架,其中一架被我盧譽標擊落,一機被垠呂國擊傷,八時三十分安返正江機場。

九月二十一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十五架,除其中一架攜帶瞬發信管一○○磅炸弹三枚外,其餘各攜帶瞬發信管二五十磅炸彈二枚,槍彈1400發,由分隊長梁同生領隊,六時二十分自芷江機場起飛,轟炸寧鄉及新市敵高砲陣地及倉庫,七時二十五分,飛抵目標區上空經偵察後。發現寧鄉朱良橋附近敵倉庫甚多,新市約有高射砲十餘門,當即進入各目標輪番俯衝投彈及掃射,彈荍〝R中,有數處起火,計毀敵倉庫四所及高砲約半數,繼在新市上空遭遇敵零式機十餘架攻擊,空戰結果,我梁同生、張亞崗共繫落一架,Colman擊落二架,楊少華、張雲祥、林雨水Coi RonleMajlan各擊落一架,又張雲祥可能擊落一架,我除曲士b機受創於返航經芷江十公里處失事,機毀人亡外,餘均於九時五十分安返芷江機場。

九月二十二日 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B-25機五架,各攜借延期信管一千磅炸彈三枚,由美員領隊以美空軍P-47機八架掩護,八時五十分自南鄭機場起飛,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機八架於九時十分自西安起飛,聯合轟炸廣武黃河鐵橋,沿途美空軍P-47機在轟炸機上空,第三大隊P-40在轟炸機兩惻隨伴掩護,十一時八分飛抵目標區後,先以第三大隊掩護機四架掃射橋北端敵高射砲陣地,繼由轟炸機以三百呎高度沿鰝e進入,對鐵橋超低空單發投弹、二彈直接命中,第三段橋被毀我矗炸機投彈後第一分隊正昇高至四千呎離目標三十哩處遭遇敵東條式機多架,其中二架突下向我攻擊,我機二架當即反擊,敵不支作上昇轉彎脫離,而我第三機則於第四機之後上力攻擊另一敵機,同時我第二分隊機三架亦加入戰鬥,以一架掩護受傷之美機脫離戰鬥、另一架反擊敵機,卒因任務所限制未敢戀戰僅作防禦戰,故仍回復原隊形,掩護B-25機返航安降各基地此次空戰結果、我擊落敵機一架、傷二架、可能擊落一架,此外並擊傷輪渡之汽船二艘,美員機一架被敵擊傷迫降洛陽以西山地。

九月二十三日 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P-40機四架,兩個分隊,每分隊二架,各攜帶延期信管一千磅炸彈三枚及槍砲彈全量,由美員領隊及空軍第三大隊P-40護機八架,九時四十分自梁山機場起飛,以第一分隊兩架轟炸平漢路長台關鐵橋,以第二分隊轟炸平漢路新店鐵橋。到達目標上空後從十一時三十五分至十時四十七分以五十呎至七五呎高度,由南向北低空進入對目標單發投彈,轟炸結果長台關鐵橋命中百分之七十,毀南端橋墩三座,新安店鐵橋命中百分之六十,毀北端橋墩一座,我射擊士谷豐年面部被敵地面砲火擊中受傷,飛行途中仍忍創負疼克盡厥幟,至掩護機八架,則各以四架掩護轟炸機,四架進入目標區掃射橋北端敵高砲陣地,繼又掃射車站上之貨車三列命中,任務達成後安返基地。

十月二十三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機八架,各攜帶槍弹全量,由美員领隊,十三時三分自老河口起飛,赴詳昌至遂平間掃射敵鐵路交通及軍用品,十四時三十分飛抵襄城,發現城西公路敵卡車二輛,經掃射後一毀一傷,繼飛許呂擊傷車廂六輛,旋在大石橋附近掃射車廂四輛,計擊傷火車頭一輛。繼又擊傷郾城車站火車頭二輛,及補射車站南端停放滿載汽油及彈械之列車三十餘輛,其中四輛被擊起火燃燒甚烈,十六時四十分,均安降落老河口機場。(是役未遭敵機抗,惟郾城區內敵地面火力甚強,我機數架中彈,計王光復機翼中三彈,座艙中二彈,腿部皮膚輕傷,唐崇b機身中二彈,下油箱被擊破,楊昌法身中三彈,}邗飛機中八彈,油壓系被擊傷!黃裴成與李維烈機各中一、二彈,上述六架人機均安然返防。)

十月二十六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B-25二架,各攜帶尾引信一千磅炸彈三枚,槍砲彈全量,由美員領隊,十一時五分自南鄭機場起飛,赴西安上空會合美空軍P-51掩護機十二架,轟炸鄭州新鄭間黃河鐵橋,十三時二十五分抵目標上空後,以B-25機自五百呎高度由鐵橋北端進入對目標單機投彈命中,炸斷橋南端水流最急處,是役遇敵東條式機六架攔擊,結果擊落敵機二架,我除P-51機一架受傷迫降蘆氏外,餘均安返基地。

十月二十七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中外洋人機十六架,自恩施機場出擊土地堂、嘉魚、及荊門等地之敵,結果如下:

在土地堂擊焚火車頭一輛,列車十六節。.在嘉魚擊沉五十呎木船一艘,汽船一艘。在荊門遭遇敵驅逐機及轟炸機十餘架,空戰結果,可能擊落敵驅逐機十架,轟炸機五架,另在機場上擊毀敵轟炸機四架,我外員機一架在兩陽東跳傘,另毛昭品駕機迫降鄖陽。田景詳擊落零式機一架,空中及地面各擊毀轟炸機各一架。

十月三十一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機十二架,各帶槍彈全量,由王光復領隊,十一時四十五分自老河口機場起飛,掩護第一大隊B-25機三架轟炸鳳陽鐵橋,十三時四十分飛抵目標B-25機進入投彈,十分之六、七命中鐵橋,繼由P-40機八架掩護P-40機四架掃射蚌準機場及軍事目標,計擊焚小型運輸機一架,回航經平漢路時,以P-40四架掃射車廂十一節命中,十五時三十分P-40機均安返老河口.B-25機回原基地。

同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七架,各攜帶瞬發信管二十四磅殺傷彈十二枚、及槍彈1400發,由副中隊長姚兆元領隊,十三時二十分自芷江機場襲擊衡陽至零陵江面敵船及沿岸建築物,四時四十分抵目標自九千呎高度對各目標輪番俯衝投彈及掃射,計擊毀江面敵船二十餘隻,炸毀機場附近建築物數座,此外並偵得江面敵運輸船隻甚多,衡陽機場完整,十五時五十分安降芷江機場。

十一月九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十二架。各攜帶瞬發信管二十五磅傘彈六枚,及槍彈1500發,由分隊長盧譽標領隊,十五時三十分白芷江機場襲擊衡陽西北敵停車場,十六時三十分抵日標區上空即低空進入投彈及掃射,計炸毀停車場及卡車四輛,嗣遭遇敵驅逐機四架攔擊,空戰結束.我美員Dahelem史美宗、呂雲華,各擊落敵機一架,盧譽標可能擊落一架,十七時四十分安返芷江機場。

十一月九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B-25機六架,各攜帶瞬發信管殺傷及燃燒彈計十四枚,由美員領隊,以美空軍P-51機十二架掩護,十時自西安機場起飛,轟炸開封敵油彈庫,到達開封上空搜索目標後,於十一時五十三分以八千呎高度由韓莊進入敵油彈庫投彈命中全毀,十四時五十分安返南鄭機場,是役遭遇敵零式機四架攔擊,空戰結果,可能被我擊落一架。

十一月九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十二架,各攜帶瞬發信管二十五磅殺傷彈六枚,及槍彈1450發,由中隊長朱蔽華領隊,七時三十分自芷江機場起飛,掩護第一大隊B-25機三架轟炸益陽東北之敵倉庫及兵站司令部,抵目標區後,先由B-25機投彈,彈荍〝R中目標,但戰果不詳,繼由P-40機即低空投下殺傷彈及掃射敵兵站司令部,全部被毀,其附近庫房有五處起火,並擊毀江面木船六隻,任務完成後均安返基地。  

十一月十一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十一架,各攜帶瞬發信管二十三磅傘彈六枚,由分隊長王蔚梧領隊,十時自芷江機場襲擊衡陽敵機場,抵目標後發現跑道兩旁及掩體內停驅逐機及雙發動機之飛機共約三十架,當於十一時輪番予以超低空投彈及掃射,計擊焚敵機十六架,毀八架,可能炸毀五架,我機三架受傷,分隊長王秉琳頭部受傷,但均於十二時二十分安返芷江機場。

十一月十二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P-40機十八架,各攜帶瞬發信管二十磅傘彈六枚,及槍彈1400發,由中隊長廖廣甲領隊,十時十五分自芷江機場襲擊零陵衡陽一帶之敵。首抵零陵敵機場搜索無情況,即沿公路向衡陽搜索,發現該處機場內有敵機十餘架,及公路上敵砲車多輛,當即先後予以低空投彈及掃射,計炸毀敵機七架,砲車八輛。斃敵軍二十餘名,擊毀江中木船二十餘隻,繼偵悉零陵機場已修妥,但無敵機,機場四週敵高射砲火甚密,十三時三十分安返芷江機場。

十一月十六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B-25機四架,各攜借瞬發信管五百磅炸彈及一百磅燃燒彈各六枚,由吳超塵領隊,以美空軍P-51機四架掩護,於十時十五分白梁山機場起飛,轟炸平漢路漯河車站及倉庫,十二時三十五分抵漯河上空,以八千呎高度沿鐵路進入漯河站及倉庫連續投彈,全部命中起火燃燒,烟焰昇達五千呎,十四時十五分安降梁山機場。(是役敵新零式機三架,曾在我機羣火射程以外攻擊一次,未及空戰即逃逸)

十二月十六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B-25機二架,各帶延期信管一千磅炸彈三枚,槍砲彈全量,由美員頷隊,九時十五分自南鄭磯場起飛,赴西安與美空軍P-51掩護機十三架會合,矗炸廣武鰝e鐵橋,十一時抵目標區,以一百呎高度由鐵橋北端車站單機進入連繼投彈,彈虒乳K橋邊及鐵槁南岸,計炸斷橋面一段,十四時十分均安返西安機踢,是役我機偵得敵情況如下:

橋兩岸及橋柱上密佈高射砲及高射機關槍。.鄭縣及新鄭均停有敵機,橋北岸有火車二列正由南岸渡河,車站附近似有貨物堆積,我機到達時仍升火待發,可見其運輸繁忙。敵最近加強防禦,使用20M.M口徑機關砲甚多。

同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B-25機三架,各攜帶延期信管一千磅炸彈三枚。槍砲彈全量,由美員領隊十一時三十分自南鄭機場起飛,赴安康與第三大隊P-40掩護機十五架會合,轟炸廣武黃河鐵橋,十三時五分到達目標附近黃沙陣起,能見度極劣,當以一千呎高度由橋北車站單機進入低空投彈彈茤R中橋北端,黃土及黑烟飛揚一千呎以上,炸斷橋面一節,我第六一四號機脫離目時,美照相士中敵機槍彈陣亡,是役沿途均未遭遇敵機,往返均分層掩護,任務達成後P-40機於十四時五十分返回安康B-25機予十四時三十分安返西安、.任務中所偵得之情況如下:

1、鐵橋北端車站另修新路向東沿河而下。2、鐵橋兩端高射砲特多,天空砲弹密佈。3、各橋柱上均無高射機關槍,而有高射砲。4、鐵橋上游另有橋可通汽車。

十二月十八日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P-40機十六架,四個分隊,各攜帶槍彈全量,由美大隊長瑞德率領,十一時二十五分自老河口機場起飛赴麻城截擊敵機,並襲擊廣水至信陽間敵交通線,十二時三十分到達麻城上空,盤旋三十五分鐘未遭遇敵機,亦未發現地面有利目標,乃航平漢路沿廣水向北抵雞公山時,發現正在行駛之火車頭一輛,當即予以擊焚,並掃射附近營房。第八中隊P-40機四架在孝感上空盤旋時,遇敵中型轟炸機一架,當被美員擊落,該地機場地面停放敵中型轟炸機三架,零式戰鬥機一架,我方傑臣擊燬矗炸機一架美員擊燬三架,脫離後復至鍾祥掃射敵倉庫及營房。.均命中被焚,旋赴荊門掃射帳蓬式之營房,經當陽時又掃射敵機場之設備,十四時三十五至十四時五十五分別安降老河口及安康機場。(是役張濟民與田景詳機發生故障中途折返,瑞德大隊長飛機尾部被地面砲火擊中,但仍飛返安康機場降落)
( 此文摘自國防部編譯 中美空軍混合團英勇戰鬥紀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