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校在昆明(蒙自中級班)
 

民國二十六年十月,結束見習官生涯,奉派昆明母校(航校)擔任教官。在長沙待命不久,即等到西南運輸公司載運航校器材,前往昆明的車隊,我與陶乃甘兄,結伴同行,搭乘便車,開始了首次雲貴之旅。

由長沙出發,經湘潭、湘鄉、邵腸、黔陽、芷江、晃縣;進入貴州省境後,再經青溪、三穗、鎮遠、施秉、鑪山、貴定、龍里,到達貴陽市。過貴陽之後,沿途有不少青年學生,沿公路徒步前進,狀極辛苦,打聽之下,得悉為就讀國立長沙臨時大學之學生,欲前往昆明西南聯大報到。我們偶見有不良於行的人,即請司機停車,

(昆明空軍官校校門口)

邀請其上車,免費順路帶他們一程,對這些已失去家園的流亡學生而言,略表關懷之意,他們莫不感激萬分。

我首次來到昆明,對那裡的氣候,特別喜愛,是我在國內所到過任何地力所不及,只有寶島臺灣,可以相比。夏止於溫,故不用扇子;冬止於╮A更不用火爐。四季無寒暑,一雨便成冬,春在昆明,名不虛傳。此地風俗習慣,飲食言語,與貴州、四川等鄰近省分,相差不多;惟獨下田插秧、割稻等勞力工作,均為婦女專責,很少見男人參與其事。他們常將四川人用米作的「巴巴」叫「餌塊」,青菜叫「苦菜」。

雲南土產很多,最著名的有大頭菜、宣威火腿、普洱茶等。礦產蘊藏豐富,會澤之銅、箇舊之鍚,產量均名列全國第一,此外如玉石、大理石出產赤頗豐。另有雲南白藥,專治跌打損傷,其效如神,凡去昆明的人,都不忘買幾瓶,以備急用,也是餽贈親友的最佳禮物。

昆明附近,名勝古蹟赤不少,城內有五華山,上有諸葛武侯祠及開武亭,登高四望,金馬山峙其左,滇池(昆明湖)臨其右,四郊域景,一覽無遺。圓通山則在城柬北隅,兩邊山壁呈紅色,一道中通,怪石參差,幻似人物;山上有圓通寺,為滇省名剎。滇池赤名昆明湖,在城西南,周圍三百里,金馬、碧雞二山,護峙左右,池上建有大觀樓,題有「蓬萊別境」;樓高數丈,正廳中有八十字長聯,為清朝詩人孫髯翁所題,上聯描述昆明風景,下聯蝑z雲南歷史,意境深遠。黑龍潭在城東三十里鸚鵡山下,一泓寒潭,深不可側,空軍醫院在其側。此外市區翠湖公園、西山龍門,都是觀光遊樂的好去處。

航校設在昆明市南郊約四公里之巫家埧機場,原雲南航空學校舊址,有汽車及馬車,可通市區,校舍多係泥磚修造,非常簡陋。市區街道,多用石板鋪設,天雨路滑,物資條件,自不能與在杭州筧橋時相比。

航校自遷昆明後不久,即改名為「空軍軍官學校」,僅負責中、高級訓練;初級飛行,先在廣西柳州成立「航校初級班」,繼遷雲南祥雲;最後為了安全與補給力便,再遷印度臘河。

當時留校受訓學生,有八、九兩期飛行科,及四期偵炸班,在校內巧遇廣安同鄉歐緒承兄;我倆係舊識,抗戰後經同鄉楊森將軍,保送他進入航校八期飛行班畢業,他是進入航校的第二位廣安人。

我調回母校後,派在教授科,擔任第九期學生發動機的實習課,教授科長為周一塵;責格較老的有葉永安、杜紹甫、戴坤遠、毛索驊及四期學長張俊亡、金體坤、邊欽良、葷渭、沈慎、陶乃廿、朱廷樞等諸位教官,而六期任教官的就我一人,張翼同學則在機務科。原航校修理工廠,赤隨校遷來昆明,在巫家俱附近的五里堆建廠,改名為第十修理工廠,有賀順定、侯家熙、張伯仁等同學留廠服務。

航校校長政由航委會主任周至柔將軍回任,除原有美籍顧問外,尚有小數俄籍人員,擔任軍械教官,美、俄作風,迥無不向。美籍顧問較富傻越感,其淘汰學生之比率較高,俄籍教官則較平和,一般怕被淘汰的學生,也對其較有好感。

       (本文作者(前右一)與航校教授科同仁合影)                     (蒙自中級班的飛行學生隊伍)

八期飛行碰畢業後,十期飛行班即將升入中級為分散敵人空襲之目標,乃在昆明附近的蒙自縣成立航校中級班,負責十期的中級飛行訓練。

空軍官校中級班,於二十八年三月一日,成立於蒙自,簡稱」蒙自中級班」,由雲南籍李懷民中校,出任班主任,所有教職員及設備,均由昆明官校抽調搬出,同來的學科教官有葉永安、杜紹甫、唐健如,朱延樞、萬寶康、陶乃甘、戴坤遠等,我與陶乃甘、戴坤遠三人同派軍械室,負責全部有關機械課程。

剛到蒙自不久,從未想到好友彭世武兄,赤調來蒙自中級班,擔任會計室主任,正式加入空軍行列,身穿空軍上尉制服,擔任一級主官,比乃甘兄我,都高上兩級。我倆自結伴出川,先後各自考取當時國內知名度很高的文武學校;他攻財經,我攻機械,所學各殊,各不相謀,而國土這樣大,居無還能在這西南邊陲地區,不期而遇,並在同一單位,共事達年餘之久,真是人坐何處不相逢!我與彭、陶兩兄同住法國小洋樓上,一為老友,一係新交,三人同進同出,形影不離,比同胞弟兄還親得多。還記得樓前設有一風車,係利用天然風力取井水,供區內使用,在當時國內實屬少見。

蒙自當越南北素要衝,滇鐵路經其側,為我國邊防重鎮。滇越鐵路自昆明起,中經宜良、開遠,至越南河內、海門,為法人所建,路權赤屬法人所有,一切規格及建材,與國內鐵路,不盡相同,取材連路軌、枕木,及電線桿均以鋼料代替木材,沿途橋梁甚多,赤皆以鋼架構成,是一條國內不常見,全是用鋼鐵築成,而名副其實的鐵路。

路基坡度及彎度特別大,火車行駛其間,翻山越嶺,有如汽車行駛山路,只有本省阿里山的森林鐵路,可典相比。自蒙自闢為商埠後,對法貿易,曾盛為一時。中級班遷至蒙自時,法人所經營之洋行商店,多己關門停業,人去樓空,甚為蕭條,惟尚有少數越南人,留此經營小吃店為業;到了夜間,城內一片漆黑,家家關門閉戶,往日盛景安在?蒙自海關旁,有一天然湖,取名「南湖」,湖中建有一湖心亭,四周有道路、樹木環繞,可供居民遊覽。

班辦公室及學生教室,均設在蒙自海關內,教官宿舍及部分眷舍,多借用法人遣留下的洋行和住宅,建築自較昆明好。蒙自環境幽靜,氣候宜人,校區花木扶疏,鳥語花香,四季如春,尤以「耶誕紅」,最具特色,與臺灣品種不同,樹高且幹粗葉密、花繁,當耶誕節來臨,滿樹紅花,煞是好看;再者,雨季較少,實在是一處很理想的飛行訓練基地。另有一飛機修理所,所長為二期蔡厚成學長,負責中級班飛機檢修與維護。

曾任空軍總司令及參謀總長的賴名湯將軍,當時赤在蒙自中級班,擔任飛行教官;現在臺北榮民總醫院院長鄒濟勳將軍,則是中級班醫務室的主冶醫官。

中級班自成立後,對飛行及學科訓練,均能按進度順利進行;奈何好景不常,中途曾一度遭敵機襲,此間無武裝飛機保護,地面亦缺少防空措施,機場附近,落彈多發,市區赤遭機槍掃射,所幸損失不大。滇越鐵路為國際交通要道,曾一度讓日機空襲中斷,蒙自缺少防空能力,難保敵機不再度來襲,上級乃決議等到十期中級飛行班結業後,不能續辦;因此,十一期中級飛行班之訓練,仍向昆明母校舉行。

                    (蒙自南湖湖心亭)                       (官校學生參觀箇舊錫礦於錫務公司大門口合影)

班中同仁,利用學生結業的假期,曾組圃前往聞名全國之箇舊鍚礦區參觀,我赤被邀參加。箇舊在蒙自西南,為全國最大產鍚地,運銷遠及歐、美。築有箇碧石輕便鐵路,自石屏縣起,經建水在雞街與筒舊支線相速接,再經蒙自至碧色寨與滇越鐵路相銜接,此路專為便利運輸錫礦及工人而設。

蒙自中級班,自開辦至結束,為時不及一年,僅訓練十期中級飛行,十一期仍將回到昆明受訓,中級班之編制人員,仍歸原來建制。好友世武兄,隨中級班之結束,脫離了空軍,改派昆明財政部的銀行監理處工作,又恢復了往日的平民身分。我與乃甘兄,仍留教授科待命,暫時尚無工作分配。

對日抗戰,至此赤已進入第三年了,此期間,戰況變化甚巨,在國內,民國二十七年七月,武漢、廣州兩地,相繼失守。同年十二月十九日,汪逆叛國,在南京自立偽政權,至於國際局勢方面,納粹德國赤在歐陸肆意侵略,終至掀起第二次世界大戰,侵略者的野心,使姑息者覺醒,我抗戰前途,赤愈見光明。
(摘自中國的空軍 作者:唐延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