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美國橫渡兩洋記
 

民國三十年代初期,第二灰世界大戰正激烈進行著,我中國空軍飛行人員,一批批由川滇大後方,飛越駝腄A經印度洋、大西洋,數千浬危險海域,乘船往美國接受訓練,學成回國參加保嶸狐磢滲姜t抗日戰爭,鐵翼忠勇,殺敵禦侮,為中國空軍寫下了無數可歌可泣光輝不朽的史實。

本文是當年空軍官校飛行學生,在印度臘河機場啟蒙飛行教育結訓,搭乘海輪赴美的片段記事,是祖國抗戰艱辛歲月堙A青年學子從軍報國的珍貴寫真。

                 (印度臘河初級班受訓學生)                                   (PT-17初級班教練機)

民國三十三年三月。初臘河初級班,PT-17機啟蒙飛行完訓,經過美國教官帶飛考試,原來的一百五十位同學只剩下八十二人。

這一群所謂的幸運兒,忙了好多天,謝師道別、量製新衣服、大皮靴、打針、照相、填表格,並點交飛行裝具和個人くヾF二十大日,中午吃完了豐盛的午餐,到中山室舉行辭別式。由於下一批飛行學生已自昆明飛越喜馬拉雅山到達中印邊境的汀江,很快的要開飛,飛行教官們忙堸蓿╞h旅行散心,所以只有隊長一人招呼我們。

中山室外,大雨滂沱,班主任居然冒雨蒞臨,與同學們一一握手勉勵。國歌、校歌,在今天聽來聲音特別嘹喨,響遏行雲。

八十二人分乘三輛大卡車,到車站等了三個多小時,學生隊長和大家一一握手,帶著隊長的祝福,車子終於開動了。

這是一列慢車,一共七節車廂,每節車彼此不能通行,據說是殖民地制度如此,以防止土人作亂。車子走了三十分鐘,又經過臘河機場邊,數十架P-17機遠遠的停在機場飛行線上,大家彼此歡呼著再多望一眼這雛鷹之巢。

火車停停走走的晃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八時餘駛抵新德里,在此換車去孟買,須等到中午才開車。新德里車站很大,纏頭或包頭穿長袍的印度行商,到處擠得滿滿的,大喊大叫兜售他的物品。領隊特准大家可以包租汽車到市區觀光一下,我嫌車子敲竹槓太貴了,沒有去。自個兒買了一杯熱熱的印度特有的奶茶,很濃很香。裝奶茶的盛具是一隻二尺多高擦得很亮的大銅壺,彎彎的壺嘴有一尺多長,細口的壺嘴;小販們背著大壺,提著銅杯予沿路的叫賣,滿好玩的。吃完早點,盥洗了一下,養了養神,很快就到中午了。

十二時三十分,車離新德里,走了一天,一路荒╮A渺無人煙,雖偶而停站,卻連奶茶和咖哩飯都沒得買。晚飯只有吃美軍日糧,大塊餅乾、橘子粉、巧克力。巧充力一塊有一兩重,又乾又硬,但慢慢細嚼,滿好吃的。

火車日夜行於印度德干高原之西北端,熱帶大森林似無盡頭,鐵軌兩旁時常看到猴子和孔雀。軍至AGRA正是鰫時分,樹木參天,夕陽未落,鳥雀歸林,一群一群的,仔細一瞧,居然都是綠色的鸚鵡,還有長尾猴在鐵路兩旁跑來跑去的嬉鬧覓食。

到了三十日,在晨光熹徵中醒來,這時車身行駛已平穩,鐵道兩旁都是電線,過了不久,即抵孟買。

好幾天坐著睡不好,大夥都感到疲憊,有些同學下車買早點吃,但大多數都橫在椅子上大睡。

九時半,三部大卡車接我們往過境營房(Colaba)那是在海邊一大片一大片的帆布帳棚,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無垠的大海洋。

沐裕更衣之後,每個人都沉沉的睡了一大覺。晚上吃西餐,要結領帶,因為是軍官學生,吃飯六人一桌,每桌由兩個印度士兵服務。大帳棚非常悶熱,大夥吃了一身大汗,飯後連忙到海邊沙灘散步。在夕陽下,印度洋映出霞光萬道,氣象萬千,令人心胸開朗精神舒爽。

三月三十一日,孟買市區發生大火,為了善後,災民和清理工人都住進了Colaba,我們只好暫搬至Kalyan營區。這距海很遠,天氣又悶熱,吃頓飯出帳棚就像洗個澡似的,一身的汗水。

到了五月二日早上,終於乘車回孟買等船,大家都很高興。如此約過了五、六天,五月八日終於上船了。連同美國官兵一共十部大卡軍開出了Colaba,再會吧!孟買!

停泊港口的是一萬三千多噸的運兵艦,屬法國海軍。我們比照士兵待遇,同學們人人都要輪值船上勤務。船上是大通艙,一排排的上下弔舖,我排在下舖,領了軍毯,整好內務,每人發了一件橡木質黑油布救生馬甲,立即上甲板先練習了一次棄船警報。

船上每天定時播放晉樂,放映電影。看到新闖片堿國軍人役期屆滿回國,受人們夾道歡呼的情形,使我觸景傷情幾乎留下淚來,算算離開故鄉已好幾年,突然湧上一股家國鄉思的惆悵。

船在港區內停泊了三天,十一日晚飯後,大夥在通艙內正玩著橋牌,忽傳聞船開了,大家急忙上甲板看一看孟買的夜景,從此將與居住五個多月的印度離別。從新聞上聽說,甘地已被釋放了,我們為這個國家祝福,希望明年扺印時,看到真正獨立的印度。

船一出港口,白浪滔天,許多同學都暈船倒在床上。我去年由西北工學院搭車赴昆明航校報到,曾一路暈車嘔吐,這次在船上居然沒事,仍到處走動照顧同學,人人稱奇。

船上新聞報導,洛陽被圍,如今不知情況可好?大夥都虔誠的替祖國禱告,上蒼祐我社稷,中華民國萬歲。

在海洋上,行駛了好幾天,除了波濤大浪永無休止的沖擊之外白雲蒼蒼,茫茫原本停在港口,看滿大的軍艦,在大海中卻令人得弧眇小

五月二十六日,下午正在閒聊,忽然聽到歡呼聲,原來西方天際,海天一線間,已可見濛濛山影,大夥不顧寒冷,連忙跑上甲板眺望,此時海岸慚近,遠處燈塔信號忽明忽減的,大家關切的詢問船上水兵,才知明晨即可扺好望角之開普敦。

翌日晨曦中醒來,由窗孔向外望,船已靠海岸附近。巍峨高山,峭壁懸崖,樹木房舍,均已歷歷可見。此時浪濤依然很大,其他船隻隨波濤上下,時隱時現。一蘆漁狗,被船隻驚駭,躍出水面,蔚為奇景。未幾,風平浪靜,船已進入開普敦馬蹄形的海港內。

中午十二時放假,大夥結伴下船,先上街找中國飯館「海員餐廳」吃了一頓,飯後,在街上逛了一番。開普敦市街依山而成,無軌電車在市內穿梭往來,巷道清潔安靜,比印度的孟買好多了。

順道到市中公園參觀,多日以來,在船上東搖西晃,今日公園中散步,樹木參天,綠草如茵,心神恰然。

在開普敦停泊期間,會到桌山(Table Hill)遊覽。桌山海拔三千五百呎,從山巔四望,只見海山蒼茫,山水環繞,開普敦市盡在腳底,形勢險峻,為一天然良港。

在開普敦待到六月九日才正式開船。船行一晝夜,算起乖已航行在大西洋的深處。晚上開始遊藝活勤,由我們先擔任表演,然後依美國人、法國人順序,輪流表演。我應邀吹奏口琴,麥克風前初顯手,贏得熱烈掌聲,心裡頗為興奮。

氣鄐@天比一天暖和,前些日子從熱帶到溫帶,現在又從鈺a走向熱帶。蔚藍的長空,大洋萬里平波如鏡,和煦的陽光下,船上正播放柔美的華爾滋音樂,船尾拖著無數水花漩渦,成了一條長及天邊的銀鍊,此情此景,真漂亮極了。

六月十八日下午,已近南美大陸巴西海岸,大夥吃完午飯就到甲板上伸長了脖子仔細尋找,西方天際白雲片片,蒼茫之中隱約可看到山脈的影子。不久,已可見山勢起伏,到了下午四時許,晚霞映得天邊通紅,巴西波港全市已經在望。

在波港僅作短暫的停留,於二十日下午,在細雨濛濛中啟碇離開波港。這幾天間,聽說美國B-29轟炸機由我國起飛,轟炸了日本本土,東京、名古屋一帶被炸,一片火海,真痛快,大夥莫不高興歡呼。

船經過赤道時,美國及法國水兵和眷屬們打扮成龍王、龍后、龍女、龍兵;龍王手持權杖,龍后又高又胖,紅髮碧眼,龍女們則打扮得很漂亮,只穿緊身短衣裙,婀娜多姿,龍兵們打赤膊,臉上及身上塗滿油彩,又紅又綠、有黑有白,在甲板到處抓人。抓到之後便拉進帆布搭的龍宮,猛}海水,這叫做「赤道洗禮」,然後請龍王登記,在身上塗藍顏色,大家笑鬧在一起。我起初躲在救生艇後面看熱鬧,一不小心被洋胖子捉了出去,也被}了滿身水。

終於看到了海鷗,距陸地已不遠了。這兩天隨船回國的美國官兵眷屬,都計畫著到紐約後要做這、做那,令人羨慕不已。晚上又吹奏了口琴,再度贏得滿堂采。

二十九日早上,剛起床即聽到飛機的聲音,跑上甲板一看,一架美海軍四引擎水上飛機,正掠過我們頭上。

衣服都洗乾掙了,洗澡用的淡水這時也不再限制,一個多月用海水}浴,每人限用兩漱口缸淡水}淨一下,大家都已習慣了。

第二天傍晚,船裡所有的人,都上甲板來眺望,海面平靜得像鏡子一般,天邊輕輕飄著幾片薄雲,一艘美國海軍淡灰色的大飛艇,在海上巡邏,對著我們低掠二次,這是我第一次見到飛艇。此時,夕陽斜照,染紅了低空的雲層和海面,陸地已隱約可見,自由女神像安祥的矗立在港口,大家奔走相告,歡笑雀躍。

晚九時許,抵長島港口,停泊港外,一個多月來,在戰雲瀰漫下,橫渡印度洋、大西洋,終於抵達目的地。同學們一面收拾衣物,不覺相視而笑,逐安然入睡,每個人都一覺到天亮。

(摘自中國的空軍 作者:安石)

文中並未提出是那一期學生,但依個人的了解應為第一批在印度接受初級訓練,第十六期二班的學生,也是留美第七批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