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褒揚
 

表揚前美國飛虎隊伯里亞的一段感人事蹟

抗戰期間,在中國戰區作戰不幸遭日本飛機擊落被俘、並曾獲中國政府頒贈雲麾勳章的美國十四航空隊少尉飛行官伯里亞(Max Parnell),三月十二日晚間在美國亞特蘭大接受中華民國空軍退役飛行將領、袍澤及眷屬們的表揚。伯里亞先生對這五十二年後遲來的榮譽表揚,深受感動。

由退役空軍喬無遏將軍發起的這項表揚餐會有一段感人的過程。

五十三年前,當時年僅二十二歲的伯里亞少尉志願投入陳納德將軍所率領的「飛虎隊」,到中國戰區與中國人民一起抗日。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聖誕節前夕,他從四川起飛駕駛P-51機,擔任出擊九龍、香港的飛行任務,不幸被地面砲火擊中,迫降到九龍的海域,一個半小時以後被日本砲艇帶回嚴厲拷問,後來被關在香港監獄及東京監獄,受到嚴酷的待遇。

戰爭結束後,伯里亞自日本戰俘營返回美國後,看到中國空軍寄給他的一只編號六零四的雲麾勳章,但沒有接到任何敘述獲得勳章的褒揚狀。

喬無遏將軍與(左)伯里亞、(右)陸誠先生合影

今天,伯里並先生仍珍藏著這份他視為最高榮譽的雲麾勳章,他並且保存了一張泛黃的英文剪報,上面寫到:「伯里亞是第一位駕駛P-51在太平洋被擊落的美國飛行員,他被關在監獄九個月。」

去年,僑居亞特蘭大的喬無遏將軍在赴喬治亞州南方羅賓斯空軍博物館,參加美國十四航空隊聚會時,在停車場巧遇伯里亞,伯里亞向喬將軍出示雲麾勳章,並提及未收到褒揚狀之事。為此喬無遏將軍特別返回臺灣找資料,結果在國防部軍史館找出這段歷史,後來也在美國空軍找到有關的史料。由於戰爭的關係,空軍遺失發給伯里亞勳章的紀錄,因此無法再發給伯里亞褒揚狀。

喬無遏將軍為了要彌補伯里亞的缺憾,因此安排了這項鉔伢P人的表揚餐會,他並且把空空總司令黃上將所送給他,印有空軍軍徽的手錶及中華民國空軍「經國號」模型鑰匙環、別針等轉贈伯里亞。喬將軍說,這項表彰雖然遲來了,但別具意義,他希望能彌補伯里的心願。

當天參加表揚餐會觀禮的有:駐亞特蘭大臺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高青雲女士、夫婿廖學政先生、僑務委員徐孝華先生、前空軍副總司令周石麟將軍,趟丹玖夫婦及陸誠、楊壽頤夫婦、王明賢,賴佩玖夫婦、李欣山、劉碧蘭夫婦、華人活動中心董事長于大濰先生、華商喬為智、黃繡琇卿夫婦、呂學儒先生、美國十四航空隊協會前任會長強森(Alton W. Johnson)先生,及「飛虎隊」第五大隊十七中隊隊長潘錫爾(John P. Pensyl)先生等人。

周石麟將軍代表將印有中華民國空軍軍徽的手錶、陸

伯里亞致喬無遏將軍親筆感謝函

誠先生代表將「經國號」戰機型鑰匙環及別針,分別贈送給伯里亞,與會人士並在十四航空晝冊上簽名贈送給伯里亞留念。伯里亞先生受獎後感動地說:「我一直想要得到一張褒揚狀,在五十三年後的今晚,我得到了。」

(本文原刊載美國一九九七年三月十四日,世界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