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悼空軍之師友高華德參儀員
 

高華德(Barry Gold Water)前美國亞利桑那州聯邦參議員(1953~ 196519691987),他1909年出生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祖父是波蘭籍猶太移民。1929年自亞利桑那大學輟學,繼承其家族經營之連鎖百貨店。不久他進入弗吉尼亞的stanton軍校,後來加入了陸軍航空隊,1967年以空軍預備役少將退休。。

1952年首次當選亞利桑那州聯邦參議員,被認為是當代美國政壇的「保守主義之父」。在尼克森(Richard M. Nixon)與福特(Gerald Ford)政府時代,高華德雖未公開批評他們尋求與中國大陸「關係正常化」的種種措施,但表示堅決反對為了與中共建交而犧牲美國與中華民國之友誼。

19781215日卡特(Jimmy Carter)總統宣布承認中共為「中國唯一之合法政府」,並中止與中華民國之外交關係。高華德立刻在1222日聯合其他

24位國會議員,向美國聯邦法院控訴卡特政府未經國會同意,廢除中美共同防禦條約。1979年美國參議院以壓倒性多數通過「臺灣關係法」的前身「臺灣綜合法案」之時,高華德卻投下反對票,因為他認為該法案對臺灣「還不夠好」。

中國抗日戰爭最艱難的年月裡,高華德任飛行教官曾親自教導及關懷來美受訓的中國推飛行員,完成最重要的戰鬥飛行訓練,因而深愛小華民國,尤其對中國空軍與美國空軍於抗日戰爭中同盟作戰,英勇精神及戰果至為關懷推崇,可視為中國空軍之師友。

越戰最激烈隅段,美國陷入政治爭論,高華德代表共和黨競選美國總統,但敗於民主黨的詹森。其後越南戰事逆轉,高華德之正義及真知灼見,終於從成「美國精神」之重建,導致其後高華德之摯友及支持者雷根總統之當選,也從而使柯林頓順應民情,修正民主黨觀點而進入白宮。

高華德曾任五屆美國參議員,任外交委員會主席職務,數十年來支持中華民國抵抗國際共產黨,國會中多次仗義執言。美國總統尼克森勾結中共,出賣自由民主的中華民國,高華德曾竭力遏阻,謂美國不應無視國家正義而背棄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曾並肩浴血作戰的盟友,嚴厲指責尼克森民為劣小人,在高華德堅持正義之下,美國政府其後終於制訂「臺灣關係法」,也保障了美國建國尊貴的理想。

一生痛恨共產黨的高華德,對尼克森總統承認在大陸數十年一直殘害人民以實驗「共產極樂世界」的中共政權極為不齒,責尼克森為無恥小人之餘,並於國會組成調查小組,揭發尼克森「水門案」中背棄憲法、背棄國人,又後親自主持彈劾案,迫使尼克森下臺。

中美斷交之後,高華德曾立即赴臺探視故人,會見持總統經國先生,表達及保證愛好由民主的美國人民仍全力支持中華民國之熱忱,其後又多次赴臺北,在歷次的公開和私人談話中,對我國政府及軍民於危難中努力奮發,社會安定繁榮,深致欣敬鼓勵。每次提及抗日作戰中艱辛往事以及中美斷交情況,情緒激昂,每次都潸然淚下,風雨故人,隆情厚誼,至今思之,仍令人感念萬分。

抗日戰爭中,我空軍派赴美國受訓的飛行生,與美國飛行生,一同在阿利桑那州鳳凰城高華德擔任教官的鹿克(Luke Field)機場接受戰鬥機飛行訓練。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及政府遷臺後,高華德曾多次訪華,對多位抗日飛行作戰,出生入死,戰功彪炳,並且很多已榮任將軍的當年「愛徒」,都是殷殷詢問慰勉;高華德並數次設法安排參觀美國空軍鹿克基地,為他的中國學生安排第一線噴射戰鬥機特技性能飛行表演。

曾是美國鹿克機場飛行生的前參謀總良陳燊齡一級上將,多年來與高華德保持深厚友誼,曾於空軍總司令任內及總長任內訪問美國期間受邀專程至鳳凰城會晤高華德暢褅翻芊A高華德並曾代為安排至陳一級上將曾接受戰鬥機訓練的美國空軍目前最重要的空軍基地鹿克機場,接受該基地熱烈歡迎,陳總長並曾致贈鹿克基地紀念牌一面,為中、美空軍共同浴血抗日作戰留下光榮見證。

民國七十七年十一月高華德以耄耋之年,應當時空軍陳總司令之邀專程來臺北訪問,受到多位曾在美國空軍鹿克基地受訓之空軍袍澤親切熱烈的歡迎和歡宴,接受陳總司所贈送中華民國空軍飛行夾克一件,當場穿著以示衷心喜悅,在座並有空軍大家長主叔銘一級上將,賓主盡歡,一時傳為佳話。

               陳燊齡上將於歡迎宴上致詞                              陳燊齡將軍為高華德穿上我空軍夾克

高華德在美國參議院服務三十年,高風亮節,經常疾言穩色,匡正乖謬,尤其反對姑息共產極權,加越戰中亳不諱言使用一切手段包括核子武器以停止越戰,保障越南人民之自由民主,防阻當年蘇共、中共赤化世界之野心。惜當時美國受俄共統戰宣傳毒舌,人民厭戰,1964年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曾與詹森(Lyndon B. Johnson)總統競爭白宮寶座。敗於民主黨的詹森,惟其愛護美國正義尊巖,保衛美國的情操,從此深入民心,成為今日美國政策的主流。

高華德於(1998)五月二十九日清晨,在阿利桑那鳳凰城市郊的樂園山(Paradise Hill)的自宅,安詳辭世,享壽八十九歲。

柯林頓總統聞訊後,立即電唁其家人,盛讚高華德為「真正美國本色」,並立即下令政府機關於六月三日下半旗致哀。

正式葬禮於六月三曰下午一時在鳳凰城的阿利桑那州立大學舉行,柯林頓總統特派內政部長白比特先生(Mr. Babbitt)代表祭弔,並致最後敬禮。容納四千人的州立大學大會館擠得滿滿的,大會館外草坪上,華氏九十多度高鄐坐U,也都站滿了人群。國會和行政部門的貴賓,滿滿的兩架飛機專程由華府飛到,眾議院議長金瑞契,前多數黨主席,代表共和黨競選總統的杜爾、前總統雷根夫人南茜都親自蒞臨。我國國民大會議長錢復先生和駐美代表陳錫藩先生等,也代表我國專程參加葬禮,向這位中華民國長久忠實的友人獻上最高的崇敬哀悼。

(摘自中國的空軍 作者張濟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