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隊行

第二十八及三十二中隊一到達桂林便參加了戰鬥。賦予文森特上校前方,梯隊的首次任務是在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一日,在九龍碼頭上空掩護B-25轟炸機,此任務根據情報,日本海運驅逐機四十架抵九龍尚未下船,如其卸船ぃ插A將構成華南戰場大威脅,而派遣者飛抵目標上空時,剛好雲遮地面,於稍作旋後。依判斷位置投彈,當時並無把握,嗣經地面情報得知,命中良好,並獲陳納德將軍之電賀成功。他們曾發現數架日本攔截機 ,但均未接近中美混合圉的戰鬥機。

其後,任務愈來愈艱鉅,到是年底,共飛行了十四次任務,損失了四個飛行員,兩個中隊都贏得了空戰的勝利。

第三戰鬥機大隊的首次作戰損失發生於十二月六日,在那天向洞庭湖地區常德出動的兩次任務中之第二次,第一次任務譚毓樞少尉被擊中跳傘後,被日軍所俘。

次年空襲漢日時,日方拉警報,譚員乘機逃脫返隊,第三十二中隊的 美員波義耳(Cliff Boyle)少尉被擊落陣亡,他在那天上午的任務中曾擊傷了一架Ki-44東條型機。另一架為戴哈文(John Dehaven)少尉的P-40擊傷。

美空軍混合團第一次證實的勝利是由第卅二中隊的透納上尉、林德爾(Keith Lindell) 少尉,陳本濂少尉於十二月二十三日飛往廣州的一次掩護任務中締造的。德爾(Jim Dale)上尉及洪奇偉上尉各有幾次可能命中,而黃勝餘少尉則被擊落。

第二十八中隊在第二天第一次赴廣州的任務中也有了斬獲。孟昭儀少尉、趙以樂少尉、及周石麟少尉名穫得了已證悛熙荍Q。周少尉並有一次可能擊落。趙少尉則損傷了另一架日本攔截機。史邁萊(Frank Smiley)少尉的戰績是可能擊落一架及證實損傷兩架,而斯克德摩爾(Art Skidmore)少尉則損傷了一架敵機。

各中隊一直到是年底都在英勇地作戰,但因天氣變壞,故沒有更多一斬獲。第三十二中隊確實設法建功,然而又損失了兩位中國飛行員。為了慶祝聖誕節及新年(碰巧透納又晉升少校)大家曾舉行了盛大的派對。

一九四四年頭四個月中,有許多因天候不良而停止作戰飛行。事實上,策二十八戰鬥機中隊在是年的頭四個月中祇飛了五次任務。

當第二十八與三十二中隊於二月十一日為對九籠啟德撥場的一次轟炸任務提供護航時,透納獲得了他第五次的勝利。結果使得透納成為中美空軍混合團的第一位空戰英雄,他已因一九四二年在西南太平洋擊落三架敵機而建功。

在同一任務日,第三十二中隊的桐爾(Don Kerr)少尉首開中美空軍混合團,飛行員從敵後逃回的驚人紀錄。他最後於三月十九日同到其所屬的中隊。

當第二十八及三十二中隊在獲得作戰經驗之際,第七及第八中隊則在馬里爾忙於訓練。這兩個新成立的中隊在元月中完成 了作戰準備,而於十四日出發前往中國。因天候關係在昆明滯留了一段時間後,終於二月十二曰到達桂林。

由於新中隊之到達,現在從二塘起飛作戰的有四十架戰鬥機及二十架轟炸機,使該基地變得非常擁 擠。二月二十一日,第二十八戰鬥機中隊移防到零陵機場,該處大約在桂林至最東邊之衡陽基地的中途。更多的調動在進行中,因第五戰鬥機大隊的各中隊現正進行訓練,其第一批兩個中隊可望於四月中旬到達中國。第七及第三十二中隊於三月十四日移駐二塘附近河谷對岸之李家村機場。後來第八中隊於三月十七日繼二十八中隊移駐零陵。

 同時,在二月一日建立了一個里程碑,因為這一天首次出動完全由中國人所執行的任務。苑金函少校率領所有四個中隊的戰鬥機和護航第一轟炸機大隊的B-25密契爾型機攻擊南昌。此一編隊未遭遇到抵抗,但轟炸機的命中精度令人失望。

新到達的第七及第八中隊急於一顯身手,而終於在三月四日得到機會,為六架攻擊海南島瓊山機場的B-25從事掩護任務。(此一次使用空中火箭及機槍執行)低空的攻擊是一次百分之百的奇襲,飛行員在空中摧擊了三架日本飛機,並摧毀了地面上的另外八架。

四月間,春雨傾盆,但對第三戰鬥機大隊而言,最大的變動珣N來臨。因為正在擬訂計 劃將該大隊向北調動以對抗河南省的日本新攻勢。此項調動稱為(任務甲),對第三戰鬥機大隊在以後抗日戰爭中之作戰將有深遠之影響。
( 此文摘自國防部編譯 中美空軍混合團英勇戰鬥紀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