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來華自願隊
 

日本襲擊上海不久,中國就正式向列L求援,但當時只有蘇聯有所反應;然而蘇聯此舉,决非輕舉妄動,自有他們底一番打算。因為自一九二七年之後,蔣委員長便大事清清黨,將蘇聯所支持的中國共產黨員,清除了數千名之多,而且二十年來,他一道未鬆懈於剿共,所以蘇聯實無所愛於蔣委負長。蘇聯這時援助他,完全由於他自己本國的利益,對抗最L大的抗日力量,而置急需外援的中國共產黨於不顧。這二十來,日本在西伯利亞邊境,無數次劍拔弩張,日俄戰爭,大有一觸即發之勢。而就在這時候,中國豎起抗日的大旗,蔣委員長就是唯一的抗日領袖,蘇聯對於能{作戰並削殇日本實力的任何人,都是願予援助的,同時以减少對中國共產黨的壓力,最好兩敗俱傷,他才好發展對華共產黨實力。

這時候,蘇聯貸款與中國,二千萬美元,除了空軍人員與高射砲之外,更派來四百架作戰飛機。他們為中國開辨了空軍學校,此外為了便利運輸供應,更從俄國的土耳其斯坦經新疆至中國西北,開了一條公路。雖然這條公路的開闢在歷史上並不有名,但實際上從這條公路運抵中國的作戰物資,却遠超過赫赫有名的滇緬公路所输入的數量。日本人進軍內蒙時,威脅蘇聯對中國的供應,而蘇聯也即派裝甲部隊一師轟炸機一中隊到新彊來,保護這條公路,使日本一直無法封鎖此段路的運輸。

蘇聯志願隊四任總領隊(左起)第一任日加烈夫、第二任特霍爾、第三任阿尼西莫夫、第四任雷恰戈夫

援華時,他們派來四隊戰鬥機,兩個轟炸隊,くくㄚ雱馴,準備抵抗日本。那時蘇聯在中國的空軍係由他們自己的軍官指揮,並充分配備地勤人員及物資。他指揮到中國來的遠征部隊,這位將軍名為阿沙諾夫,他們來時是一九三七年的秋天正當南京行將失陷時。直到一九三九年秋天,歐戰爆發前數月方才離去。所以他們逗留在中國的時期是整整一年半。蘇聯自願隊和美國自願隊不同之處,美國是以平民身份來華作戰沒有官階,蘇聯自願隊則是正式的空軍部隊。他們經常穿着便服,而把紅軍官階徽章缀於其上,當他們返國時,即有升遷機會,他們的大部份新俸,是存在蘇聯,等回國時花用。

所以,從一九三七年夏天,中國抗日開始,直至,一九四二年底,中國的外援大部來自蘇聯,當蘇聯援助中國之間,美國正在把大量的廢鐵和和飛機所用的汽油售與日本,無形中協助日本對中國作不斷轟炸。美國方面一直不想介入遠東地區這場戰爭,但最後還是被日本人拖進來了。

一般來講蘇聯的飛行員在中國飛行員中並無好評,他們不願予中國飛行員一起往宿吃飯談天,自認高人一等,但飛行技術上却很差且死板。至於他們的戰爭行動,是不可思議的;有幾天他們不願出戰,一切都非常鬆懈;但等他們決定出動時,則全軍出動,其勢大有即足以覆沒敵人之概。另一點他們有一點與日本人相似,就是過分呆板注重紀律,這樣常使他們失策,每遇日機來襲,他們就襤_迎戰。決不單機式或雙機出戰,若當領隊飛機被擊L迫降落,則其餘的亦隨之降落,於是、這時日本轟炸機就來了,便對剛降落的機艦[以一個大掃蕩。假若日本人知道俄國空軍準備得很好時,他們便避免出動。

俄國空軍在中國一年多的時間,最精彩的一戰是在南京和漢口上空的中日俄之戰,蘇聯空軍對日本空軍最猛烈的打擊。南京失陷之後,漢口便成為他們的主要目標了。一九三八年的春天,我們很有把握地預料,他們為了慶祝日皇裕仁的生辰,一定要乘機來對這臨時的國都來一次火轟炸。於是我們開了一個準備會議,中俄美的領導人全部参加。這一次,我們為了要誘他們在四月二十九日日皇生日這天來襲,就特別安排了一個空城計。四月二十八這天,漢口所的俄國飛機和中國飛機,統統繞城低飛,使城中每一個人都注意到他們的起飛,而且後來向南昌飛出了。那時候,漢口約日本間諜,多得像小客棧里的臭蟲一樣,於是馬上把這個消息去報階h了。 一小時之後,這些偽ぉ萱鼠n昌的飛機,珩@無消息地偷偷飛返溪口。

果然,第二天早餐時分,便有警報。據情報說有敵機十五架來自南京,二十七架來自蕪湖。當時日本把蕪湖作為進襲漢口的加油站,而每天他們由漢口折返蕪湖時,總是狼狽不堪,的飛去加油。我們看準了這一點,於是便佈置了一個將使牠更狼狽的局面。我們先安排了二十個中國空軍人員駕駛蘇聯飛機,翱翔漢口上空與他們周旋,目的在儘量消耗他們的汽油,然後把主力放在漢口以東三十哩之地,就在由漢口往蕪湖方向,四十名蘇聯空軍人員在那兒等待,等他們從漢口汽油用完了向回飛迎住廝殺。

日機果然來了,他們先在武昌上空,然後我們的中國空軍上前迎敵與之週旋,但這些鬼子並分戀戰,才幾分鐘,就看見他們重整隊伍想回去了。中國空軍奮力打下十幾架,但其餘的都很有秩序地平安折返了,這時他們並沒有想到,不遠處還有這四十架的蘇聯戰鬥機在等着他們上門。

這一戰,蘇聯空軍的成績非常完美,第一步,地的先把目標戰鬥機和轟炸機分開,一隊攻擊轟炸機,另一隊攻擊戰鬥機。這時日本戰鬥機因汽油快完,無法長時間纏鬥迎戰,只想逃離戰場。結果,雖然有三架轟炸機逃回去了,但戰鬥機珛L一架回得了蕪湖。於是這天的出擊記錄是,將三十九架日機擊落三十六架,這隊中蘇合組的機羣,中國機隊損失了九架飛機,死了四個飛行員,蘇聯機隊則損了兩架飛機,人員平安無恙。但是那天晚上,日本無線電珣o意地宣佈,曾在漢口上空擊落中國飛機五十二架,作為對日皇的生日慶祝禮!

當時日本海軍航空隊曾多次從松山機場起飛,對中國大陸進行轟炸。一九三八年二月二十三日前蘇聯建軍日當天,決定對日本空軍基地來一次大反擊,蘇聯自願航空隊與中國空軍遂策劃反擊。蘇聯自願航空隊波雷寧大尉率領兩個轟炸機隊, 一隊為駐南昌的十二架CB-2轟炸機,由中、蘇混合飛行員編隊,一為駐防武漢二十八架CB-2轟炸機,全由蘇聯飛行員駕駛,由波雷寧大尉領隊,四十架俄製轟炸機分別從漢口與南昌起飛。對當時台灣島上的日本海軍松山機場發動突襲。這項奇襲戰略高超,完全出乎日軍意料之外,機場因毫無戒備損失慘重。造成松山機場上 四十架日機被炸得七零八落,營房十棟,機庫 三座陷入一片火海,機場上儲存可使用三年的航空油庫、設備轉眼毀於一旦,指揮官雷恰戈夫因此役榮獲蘇聯英雄獎章。

此戰役當時在國際社會造成很大轟動,日本當局在事件發生後將駐台行

領隊波雷寧大尉

政長官罷免,並將松山機場指揮官撤職送法辦。這段歷史在俄羅斯出版的暢銷歷史傳記「日俄戰爭1904-1945」書中有詳細記載。

自從松山機場戰役勝利,同年二月二十五南昌空戰,三次武漢空戰,是蘇聯支援中國空軍獲得一連串勝利,當時國民政府與蘇聯關係密切,直到一九四一年,國際形勢逆轉,雙方因中共逐漸壯大而疏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