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空權先驅米徹爾將軍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在中國戰場上,中、美空軍混合聯除使用B-25「米徹爾」式中型轟炸機,對日軍展開轟炸,戰果輝煌。飛機命名「米徹爾」,乃是美國空軍紀念為空權理論奮鬥的米徹爾將軍。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米徹爾計畫並指揮對德軍進行豸j之空中攻擊,突破德軍堅固防線,打破大戰持久膠著局面,為歐洲盟軍勝利關鍵。米徹爾於歐戰後因積極鼓吹空權,爭取立空軍建立獨立軍種,竟遭軍法審判;惟米徹爾之理念則於其後一一實現。

一九○三年十二月十七日,美國萊特兄弟(Wright Bothers)人類第一次駕駛有動力飛機飛行(留空十二秒鐘);其後十年之間,歐美各國競相發展製造各式各樣的飛機。一九一四年八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盟軍與德軍開始使用飛機空中偵察對方地面部隊行動,起初雙方飛行員空中見面都會伸手打招呼,後來有人用手槍射擊,因而發生了空戰。

當時雙方地面部隊以馬其諾防線與興登堡防線對峙,戰事持久膠著沈悶,惟有空中戰鬥勝敗消息,激勵鼓舞著後方民心士氣。英國的霍克(Lanoe Hawker)、包爾(Albert Ball)、法國的馮克(Paul Fonck)和德國的殷麥曼(Max Lmmelmann)發明空中(觔斗頂端半滾戰法)、「紅武士」雷陶方(Red Baron Richthofen),都因空中擊落多架對方飛機而獲頒最高勳章,成為國家英雄,受到全國民眾熱烈崇拜,尤其雷陶方率領著由他精選的九個飛行員,駕駛漆成震撼敵人的鮮紅色「福克」(Fokker)三機翼戰鬥機,號稱「飛行馬戲團」(Flying Circus),空戰所向無敵,控制了天空,協助德軍偵悉盟軍行動,多次瓦解盟軍攻劃。

一九一四年至一九一七年期間,德國飛機無論馬力、速度、飛行性能,均勝過盟軍各型飛機。一九一七年四月,「紅武士」機隊十架「福克」式機,在一個月之內,共擊盟軍飛機八十三架,三百十六名飛行員陣亡(含槍手),史稱「血腥四月」(Bloody April)。雷陶方因先後於空戰中擊落英國國家英雄霍克及包爾,獲頒德國星局戰功「藍十字」勳章,也因而獲得「紅武士」稱號。當年德國家家戶戶都懸掛他英俊的放大照片。一九一八年四月二十一日,雷陶方單機在,盟軍陣地上空,遭多架加拿大飛機圍攻,中彈陣亡,飛機墜

德國飛行馬戲團空戰所向無敵

毀盟軍陣地,盟軍眾多軍官扶靈,以隆重軍禮厚葬。

由於作戰雙方飛行員,以忠義熱血、愛國熱忱,駕駛著結構脆弱原始的飛機,慘烈的空中肉搏作戰;空戰勝敗不但激勵著全國民心士氣,更影響地面部隊的攻防行動。空中力量開始受到重視,空權觀念於焉逐漸形成。

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美國飛行員不甘心只是眼看歐洲戰友們轟轟烈烈,也都想到歐洲協助盟軍作戰,起初只是零星前往,而在一九一六年四月成立了「美國志願隊」(The Corps of American Fliers),有兩個飛機隊,由米徹爾任指揮官,配合法國飛行隊空中作戰,頗有戰果。米徹爾則實際駕機參加飛行任務,親歷空中戰鬥,觀察地山川地形及地面部隊部署運動情形,以空戰經驗,開始思考策畫空中武力之運用原則及實踐。

一九一七年四月六日,美國參加歐戰,由於遠赴重洋,兵員物資運送緩慢,尤其航空器材,道至一九一八年大戰結束前幾個月纔陸續運到。這期間雙方開始使用飛機轟炸對方城市和陣地,競相製造大型大航程飛機,因而迫使對方必須製造性能更好的戰鬥機,各國空中武力於是蓬勃發展,英國因而率先成立獨立的「皇家空軍」(Royal Air Force);惟交戰雙方將領都視各型飛機主要任務為輔助陸軍作戰。

當牛美國與法國關係友好,盟軍統帥法國的潘興元帥(Pershing)對美國來的米徹爾非常器軍,拔擢米徹爾擔任空軍參謀長,並予晉升准將。

一九一八年中,美國兵員、武器、糧秣,源源運到,盟國軍力大振,潘興元帥乃積極策畫由南北兩翼同時對德軍發動總攻擊,德軍將立遭支裂,惟南方戰線屏障法國重要戰略要地凡爾登(Verdun)側翼之聖彌玄(St. Mihiel),為德軍前進據點,鉗形攻勢,兵力分散,聖彌亥如萬一有失,凡爾登必將不保,盟軍防線也將完主崩裂,德軍十分瞭解,因而在聖彌亥部署重兵。潘興元帥苦思,無法解決,米徹爾於是說服潘興,配合盟軍攻勢,同時德軍實施強大之空中攻擊,僅需少數地面部隊即可攻占聖彌亥,潘興立即同意並下達命令,於一九一八年九月十二日至十五白,展開第一次世界大戰勝利關鍵之聖彌亥空中攻擊戰役。

米徹爾根據其後促成他名垂青史的詳密作戰計畫,從盟軍所有空軍隊伍裡聚集一千五百架飛機,仔細編組、劃分空域、分配任務,指定每一架的攻擊目標及起飛、降落時間,同時嚴格要求飛行員遵從紀律,嚴整有序的執行每一任務,而無論任何情形,也不可在空中流連尋找德國飛機打空戰。於是聖彌支補給線完全截斷,後方橋梁全部炸毀,彈藥一一爆炸,砲兵陣地、堅固堡壘、戰壕均遭轟炸掃射夷為平地,庫房、營房燒毀,德軍士兵們對空中飛機束手無策,驚懼至極。

米徹爾每出動五架派一架飛饑,專門觀察戰果,指導對德軍之反應採取行動。一連四天的空中攻勢,共飛行三千三百餘架次,投下十五萬餘磅炸彈,所獲戰果遠超過米徹爾及潘興的想像之外,聖彌亥德軍甚至於盟軍地面部隊尚未展開攻勢之前,即已退卻。幾天之後,北方的英軍在聖昆廷(St. Quentin)擊漬德軍防線,德軍全面潰敗,第一次世界大戰隨於六個星期之後正式結束。

兩位男士曾親限見米徹爾的空中戰役,一位是他的同僚摯友喬冶巴頓中校,巴頓率軍登陸歐洲第三天,乘坐他的戰車領先其部隊攻入聖彌亥,也驚異的發現德軍已先行撤離;另一位是「紅武士」陣亡後,繼任飛行馬戲團領隊的飛行員,有空中擊落二十二架紀錄,獲「籃十字」勳章,於一九三五年成為納粹德國空軍總司令的戈林將軍。

歐戰勝利,美國陸、海軍將領對空中兵力的看法一如戰前,認為飛機僅僅是支援陸、海軍行動的附屬武器,雖然聖彌亥空中攻擊決定性突破德軍防線,但將領們的觀念並無改變。米徹爾回國之後,擔任陸軍航空勤務隊(Army Air Service)副主任,其後七年裡,他以軍人良知,面對眾多將領,展開空權理念和爭取建立空軍為獨立兵種的論戰,備嘗艱辛,最後竟遭軍法審判。

先是,歐戰中德軍會以空中飛船偵察盟軍行動及轟炸巴黎、倫敦,由於體積大、速度慢,成為盟軍聚行員最佳目標,德國隨即停止使用。停戰之後,德國大力發展飛船,率先以齊柏林飛船飛航橫越大西洋,由柏林至紐約及里約熱內盧客貨運航線,一時之間,造成轟動。美國一般將領因而熱中飛船發展,海軍則全力擴建主力戰艦(Battle Ship)米徹爾遂以實際行動開始貫徹其空權理念。

他以一連串創紀錄的飛行和造成轟動的事件,引起公眾對加強空中武力的興趣。一九二三年派機完成橫越北美大陸的聚的飛行,並且達成一次空中加油;惟適時海軍正以齊柏林藍圖大量發展飛船,米徹爾於是公開批評飛船未來亳無前途,建議將預算改為生產飛機。他特別派遣一架飛機不著陸以五小時飛越美國東西兩岸,說明以飛機為主體之空中兵力,一旦戰爭需要,只要半天時問,即可橫越兩岸支援,是飛船於可見的未來絕對辦不到的。將領們只是說他酸葡萄,想當飛船指揮官,對他的建議則置之不理。

米徹爾於反對飛船的同時,也大力批評海軍建造主力戰艦,他指出海軍認為戰艦無懼於任何海上及空中攻擊,永遠不會沈沒。是完全無知,建造一艘戰艦的經費足夠購買一千架飛機,而只要幾飛機即可把戰艦炸沈。一九二0年海軍自行實驗,找了一艘舊式戰艦,派飛機投彈轟炸,很快的就被炸沈;海軍嚴密封鎖實況,聲稱轟炸無效,米徹爾予以揭發,並要求由航空勤務隊以公開方式轟炸船隻。

一九二一年,海軍同意米徹爾的要求,訂下日期,只限一次飛行任務,不得因天氣惡劣延期。於是選了一艘俘自德國,裝甲特厚,曾多引遭砲彈、水雷、魚雷命中都無損傷的戰艦,遠遠的停在佛吉尼亞外海七十五浬海上,米徹爾詳密計畫,並激勵部屬,而飛行員僅賴最原始的儀表針球儀和速度表(當時尚無在雲中指示飛行姿態的地平儀),以優秀飛行技術,在陰雲密布的茫茫大海中找到戰艦,將之炸沈,確定了戰艦對空中攻擊的脆弱性。

此後幾年,米徹爾多次在國會作證,強調空中武力之重要,建議空軍應與陸、海軍為同等之獨立兵種。其慷慨激昂、精闢有力的證詞,經常成為全國報紙的頭條,引起社會大眾共鳴。一九二五年,米徹爾空中勤務隊副主任的任期屆滿,盛傳將不會連任,及因米徹爾發表意見,警告美國在夏威夷無法對抗日本空中攻擊,被降級為上校,不再連任,沒有任何單位敢留用,最後調往德克薩斯州一處偏僻機場擔任場長。

然而,美國軍力仍繼續擴充的飛船部隊,但常因天氣影響而失事。主要是體積龐大的飛船每遇暴風雨時,即無法操縱甚至空中解體,而風雨中降落,也根本無法繫於地面桅桿,每遇飛船失事,軍方多歸咎於飛行員技術錯誤,對外界封鎖消息。一九二五年九月,連續兩架號稱偉大傑作的飛船失事撞毀,包括堅決擴建飛船的海軍上將麻飛在內的數十名乘員全部喪生,米徹爾對此展開最激烈的攻擊。

他說:「這些失事,完全是海軍部和陸軍部無能的、罪惡的疏忽過失,甚至是叛國的罪行直接造的所有的航空政策、計畫、作業系統都是比不上飛機、假報成果的陸、海軍官員閉門造車,他們對飛行根本就亳無所知。」陸軍部別無選擇,逕將米徹爾押送軍法。

一九二五年十月十二月,空前冗長的軍法審判,米徹爾的精闢申辯,幾乎成為每天全國的頭條新聞。他深入淺出的陳述美國空軍的情況,在情在理,深獲大眾認同,米徹爾的聲望高漲出乎所有人的意外。審判團最後以他一切作為都是想擔任空軍首長(那些法官私下都認為是最佳人選),判定有罪,引起全國輿論和國會的憤怒,處分是停職停薪五年。惟一支持他的將軍麥克阿瑟(第二次世界大戰盟軍統帥)曾擬予申訴平反,米徹爾則接受判決,退休返鄉,偶而發表有關空軍的演說。一九三六年二月十九日,米徹爾因心臟衰竭病逝紐約醫院,享五十大歲。

美國海軍由於米徹爾的理念,迄第二次必界大戰,未再擴建飛船,迅速建造了幾艘航空母艦,陸軍航空服務隊(Air Service)也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升編為陸軍航空隊(Army Air Corps)各級主管均由飛行人員擔任,有了獨立預算。一九三六年初,米徹爾葬禮的同時,一架嶄新的B-17空中堡壘轟炸機起飛升空,對米徹爾將軍的壯志呈獻光榮承諾和莊重敬禮。

一九四七年,美國空軍成為與陸、海軍同等的獨立軍種。
(
摘自中國的空軍722期 作者:張濟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