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格巴契 第二次世界大戰轟炸機英雄中的英雄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歐洲戰場戰事慘烈,空中作戰雙方都是傷亡慘重,英、美空軍因而訂立輪調制度,空勤人員執行空中作戰二十五次(英國為三十五次)即可輪調任第二線訓補任務。由於損失慘重,有很多飛行員根本熬不到二十五次即陣亡殉國。

至於德國納粹空軍,在東線、西線、南線三個戰場對抗盟軍,任務更為艱難,空勤人員則並無輪調,而是打死為止。

德國空軍轟炸機飛行員漢格巴契(Hangeorg Be Tcher),歐戰結束時年三十一歲,於大開始至德軍投降,一共執行了六百五十八次轟炸任務,成為全

(巴契(右一)於HE-111H容克機內與機員合影)

球各國空軍轟炸機英雄中的英雄。

巴契的飛行生涯由最古早雙引擎無座罩露天式轟炸機,一直飛到戰爭未期世界第一架雙引擎噴射轟炸機Arado Ar-234機。

巴契生於一九一四年元月,父親是一位工程師。巴契十七歲時即已獲得當時各種滑翔機飛行執照,十九歲時擔任滑翔機教官。一九三五年進入德國空軍服役,卻很失望的被派往轟炸機學校接受觀測訓練。由於個人飛行信心以及軍中記錄優良,於服役中獲機會駕駛多引擎轟炸機飛行訓練,於一九三八年終於很難得的獲頒觀測及飛行雙料胸章。一九三九年九月派任KG.27任轟炸機正駕駛。

金髮碧眼,「元首」心目中標準之人日耳曼的英雄形象的巴契,在第一次出擊法國的住務中,即已表現出「最優秀作戰飛行員」大無畏精神。

一九四○年六月五日,巴契駕駛He-111H型轟炸機任最後最右側僚機,隨大隊飛機出擊作戰,遭六架法國空軍M-S-206戰鬥機連續攻擊,座機左右型散熱器立即先後被擊中、裂開,空勤機械和通訊員都身受重傷。這架容克(Heinkel)飛機左側引擎因過熱,很快就爆裂起了火,右側也不倖地劇烈震動冒出濃濃黑煙。

巴契仍終加設法飛抵目標,法國里昂前線步集結陣地,駕駛著隨時可能爆裂的飛機投下炸彈,並冒險迫降在一片草地上,與另兩位機員一齊被法軍俘虜。

這位年輕的飛行勇士,隨後於法軍敗戰之後的翌日,一九四○年七月三日,重回自已原來的轟炸機中隊,其後參加了轟炸英倫、莫斯科、黑海地品等作戰任務;成百上千架德軍飛機在猛烈高射砲火中和戰鬥機攔戳之下,被一一擊落,巴契則多少次憑個人高超技術和堅強的意志力,把中彈多處、傷亡纍纍的座機飛回基地。  

一九四四年三月,巴契少校因戰功由希特勒本人親自頒授了最高榮譽的「橡葉武士十字勳章」隨即派任德國空軍著名的第三轟炸大隊,負責試飛並換裝最新式全世界第一架作戰的噴射轟炸機Ar-234閃電式機。

Ar-234閃電式轟炸機,裝用兩具Arado噴射引擎,裝掛三枚五百磅炸彈時,樹捎高度超低空飛行時速高達每小時五百七十哩,然而當時德軍在各戰場失利,敗亡已屬必然,Ar-234閃電式性能驚人,已無濟於事;就像德軍米塞修密Me-262噴射戰鬥機一樣,雲花一現似的代表了德國空軍在戰敗前的太少也太短的令全世界震驚的「光榮戰史」。

進入一九四五年,由於盟軍徹底轟炸,尤其由於缺乏燃油,零散僅存的德軍飛機一架架停在地面上,不能起飛;巴契第三大隊則只是單機執行任務,由於飛機飛的「太快了」,盟軍飛機根本跟不上,槍手們也都瞄不到,所以巴契每次出擊都平安順利。二月裡,巴契飛了他最後三次轟炸任務。二月十四日,巴契於下午四時五十九分起飛,投下三枚五百磅炸彈之後於下午六時安全降落,完成了第六百五十八次轟炸作戰任務。

一九四五年五月,巴契奉派至第一轟炸大隊,負責換裝Me-262A-2aMe-262之戰鬥轟炸機型。五月底柏林陷落,希特勒自殺,戰爭結束,巳契振作起來英勇作戰的精神,在戰爭瓦礫堆的戰後德國,重新站了起來。

起初巴契眼睹成千上萬的苦難同胞,在貧苦中掙扎,接受救濟,自力更生。至一九七○年,巴契先生已是柏林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長。目前八十餘歲巴契在家鄉養愛蘭種長毛獵犬自娛,年紀大了,近年已不再參加「週末飛行(Sunday Flier)」了。

(摘自中國的空軍685期 作者:張濟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