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面作戰的美軍黑人飛行員
 

在美國雖然有慶祝所謂的「黑人歷史月」(Black History Month)的活動,無論在公眾或私人的場合,均已行之多年。可是,卻少見將黑人在航空方面歷史,作過多的介紹,當然偶或對某單一黑人航空員支評介是有的,但對重要的一大群黑人航空事蹟之報導,卻付闕如。本文所要介紹的即是整一個空軍大隊,非常值得吾人重視的美國黑人。不論其膚色,單就其人格的內涵,就該值得世人重視,何況他們面對的,事實上卻有兩個敵人,不僅是軸心國兇猛的敵機,還要戰勝和扭轉世人

對其不堪勝任飛行的誤謬!終於他們刻苦奮志,飛上了青天,也獲得了有時被社會拒給予的自由。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美國的三軍官兵當然都具有無比的勇氣,不過有些人卻需要比別人的勇氣更大!那正是美國陸軍航空隊第三三二驅逐大隊約五十年前的情況。何以三三二大隊需要更大的勇氣呢?因為正如上述提到的,他們得打兩面戰爭;一場是先要在美國國內,戰勝種族歧視之後,才可獲進入飛行大隊,原因是該大隊成員完全由美國黑人航空人員所組成。

332驅逐大隊所轄各中隊官兵,他們有一個通稱的綽號叫「塔司克幾航空員」(TusKegge Airman),亦即有史以來,美國擔任軍事飛行的第一批黑人飛行員,要獲得此種地位確實不易,他們為了到海外去爭自由而戰,還必得先在國內為自己之自由戰勝了再說。他們要戰勝人們所提出來的種種理由,其實無異於種族主義的偏見。在軍中亦有許多人不願讓黑人飛行,即令是為了防禦自由而飛行。

在史密桑尼研究所(Smithsonian Institute)出版之「天空種族隔離」(Segregated Skies)文中稱,有人說:「黑人居民之智力水準和專業技能較諸白人者,相差相當多」,所以在軍中實驗此種社會問題,終有危及效率、紀律、和士氣之風險。同時,在天上黑人就顯然缺乏機械性的才能。但所有聽過多遍的老套,同樣毫無佐證,但過去這些年來,卻不知掠奪了多少人的權利。但本文所述以及打開近代史仔細閱讀,吾人不難發現,此種說法是多麼不真實和不可靠。

擅指黑人不適合飛行之人,必定不熟悉黑人歷史或航空史,因為美國黑人早已有過很大的貢獻,遠在一九二二年時,貝絲柯爾曼小姐(Bessie Coleman)便成為美洲第一位獲得飛行執照的黑人,當然她必須要跑到法國去學飛行,因為美國沒有一家飛行學校要收錄她,就因為貝絲短暫的特技飛行表演生涯,刺激了其他的黑人,起而進入航空界中,不幸她在一九二六年悲劇性的空難中身殉後不久,由威廉鮑威爾(William J. Powell)組成並領導之貝絲柯爾曼航空俱樂部(Bessie Coleman Aero Clubs)在黑人社會中大力提倡航空事業,分會佈滿全國,其中有數處分會,在航空各部門中訓練出不少黑人青少年來。該組織並舉辦飛行表演,專門彰顯黑人飛行員,亦要在社會各界每個人心目中引起對航空的興趣。

著名的「航空實跡(Air Facts and Feats)」書,曾記載美國連接東西兩岸之首次飛航,系發生在一九二一年,而對一九三二年黑人飛行員詹姆士本寧(James Banning),帶著一名黑人機械士,以四十一小時又二十七分時間,成為橫越美洲大陸之第一次黑人飛行,卻隻字未提。

一九三三年兩位黑人飛行員安德遜( C. Alfred Anderson)與佛塞斯博士(Cr. Albert E. Forsythe)從東部的紐澤西的大西洋城飛到加州洛杉磯,不落地再回頭,完成黑人飛行員第一次橫越北美洲來回飛行的壯舉。次年,一九三四年二人再度合作,出發作一次泛美洲之親善飛航,駕著他們的「華盛頓精神號」(Spirit of Booker T. Washington)飛機,第一站由邁阿密至拿梭,開拓了有使以來第一次使用陸上飛機完成之航線,然後繼續航程飛至古巴、牙買加、海地、多明尼加、波多黎各、維京島、格瑞那達、千里達、以及蓋亞那等國。不幸就在蓋亞那出事「華盛頓精神號」受損,致令旅程中止。雖未完成計畫中的全部行程,但二人確已達成了激勵黑人青年邁向航空事業目標。

黑人在航空方面這些了不起的成就,配合著有效的遊說,幫助說服美國政府,相信黑人也能飛飛機。到了一九三八年,美國政府才容許更多的黑人學習飛行,此時即己留下讓黑人異日也可加入軍中飛行的伏筆。接著羅斯福總統宣佈,以十萬美元的預算,分配給一個民間的「民航飛行訓練團」,專作訓練兩萬五千名大專學生學習飛行的經費,以備世局更惡化。大戰難免時,把這些完訓的學生換上軍裝即成為美國第一批後備飛行員,結果前後一共訓練了四十萬名飛行員,其中有兩千七百名為黑人青年。

大部份黑人學生是在下列幾所大專院校中完成

(羅斯福夫人支持此方案與黑人飛行員同機飛行)

CPTP訓練的:
1.
西維吉尼亞大學、2.設於阿拉巴馬州的塔可克幾學院、3.德拉瓦州立學院、4.設立于維吉尼亞州的漢普頓學院、5.設于華府的霍華德大學、6.北卡羅林納州立農技學院等。

以上各校開始時,均經當時民航局(CAA聯邦航空署FAA之前身)核定授權,按初級飛行標準訓練,由於各校學生只有初級飛行水準的成績,但例外的是塔司克幾,乃是惟一核准可按中級飛行訓練的黑人學院。

迨至訓練成績和學生的表現拿出來之後,軍方所持之論點,己不復取得公信。不過還是在極度反對聲中,經無數掙扎和爭取,才獲得最高軍事將領們點頭,終於黑人嬴得了按照:「黑人人口比例,在軍中各部隊享有適當之分配數額。」由於「塔司克幾」在航空訓練中有傑出而光輝之歷史,因之遂被選為訓練黑人軍事飛行員之主要基地焉。

到一九四一年三月二十一日,一個完全由黑人組成之種族隔離黑人中隊第九十九驅逐中隊,正式在三三二大隊成立,第九十九中隊的學員們在遷入新辟之塔司克幾陸軍航空基地之前,仍暫時用塔司克幾學院現有設施,暫由一位白人軍官巴黎席上校(Col. Noel Parrish)繼續訓練。直到正式移交給其首任黑人隊長,美國三軍中惟一的黑人將軍之哲嗣,傳奇人物的小載維斯上校(Col. Benjamin Davis, Jr.)為止。

(九十九驅逐中隊攝于塔司克幾,中座者是隊長小載維斯上校)

美國終於在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參加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但三三二大隊在經過長時期嚴格的訓練之後,直到一九四三年四月二十三日,才開拔至海外,他們在阿拉巴馬州塔司克幾車站,萬頭攢動的歡送者和圍觀人潮中,登上火車開始遠赴戰場的長途征程,到達第一站是紐約的仙克斯營(Shanks Camp),他們下車後住了十天辦理各種手續,到四月十五日才與白人士兵們一起登船,直奔非洲,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到,他們是航向其祖先的家園去戰鬥的目的,是為了就在美國國內,自身也難獲得自由平等,這是件多麼諷刺的事啊!無論如何,八天之後,他們到達了摩洛哥的卡薩布蘭加(Casablanca, Morocco)作戰任務於焉開始。

話說九十九隊首開紀錄擊落敵機那天,是一九四三年的七月二日。正當擔任掩護十六架B-25密契爾(Mitchell)轟炸機,赴西西里海岸(Sicilian coast)炸射後回航途中,遭遇德國戰機群的猛烈攻擊!雙方戰鬥機展開纏鬥,轟炸機群且戰且走,殺得難分難解。但來自印第安那州巴西城的黑人飛行員查理斯霍爾中尉,技術精良,身手了得,遭兩架敵機追逐之際,突然慢飛右轉,剛好讓德機擦身超過,立即從右後方,加足馬力追上,一排子彈掃射,便把其中之一擊墜塵埃,首開紀錄!此一收穫,贏得當時北非戰場美軍指揮官艾森豪將軍親自駕臨營房造訪,以示其個人之祝賀。隨艾氏同來的尚有美空軍指揮官史拔茲中將及著名的「吉米」杜立德少將等人。

「塔司克幾」航空員們自認乃克盡本分但卻多次接受讚揚之事只有一件;那就是把敵機給揍下來!他們的榮譽系從多次驚人的戰績而來。有一天,當黑人中隊隊員們正作一次低空射擊任務,道經地中海上空時,突然發現水面有一艘德國軍艦,而飛機上惟一的火力就僅有機關槍,可是覺得機會p可放過,他們便大膽推頭俯衝下去,開火攻擊!令每個人都驚駭的是,就憑著幾挺機關槍,竟然把那艘德國軍艦擊沉了!回場降落後,根本沒有人相信,到飛機上照相槍的底片沖洗出來後,才真相大白。

第三三二大隊中勇士凡多,更有幸出了個綽號人稱「來運」(Luck)而不名的李斯特中尉。他確實運道不差,曾在同一天之內,一連擊落三架敵機!以下便是著名航空刊物「黑翼」(Black Wing)上,李斯特生動而豐富的描述:

那是一九四四年七月堣@個晴朗的好天,三三二大隊的野馬式P-51戰機從我們在蘭米特(Ramitelli)的機場起飛,任務是到義大利北方博穀(Po Valley)

(李斯特中尉(右一)、透納上尉(右二)與同僚攝於P-51前)

,上空兩萬五千呎,與一批飛行堡壘B-17會合,然後前往轟炸德國南方境內之德軍機場。起飛前接奉的指示是,護航轟炸機贏F目標區,然後再安全返航

這趟任務我們樂透了,因為上面准許咱們可按戰鬥機平素性能作俯衝和超低空,意即一般性之掩護,而非死盯著堡壘大爺們的陣式護航。我在第一百中隊,之所以大夥兒管我叫「來運」,是由挑無論多麼緊張的場面,我都逃得出來,而且一點兒傷也沒有,甚至飛機上一個子彈孔也沒有。

空中會合在兩萬五千呎依時完成這時三三二大隊其他中隊,便開始其兩萬七千呎的近距離靠緊大編隊護航了,我們則爬升到約兩萬九千呎時,便被更上面的「鬼兒子」(Bogeys敵磯)發現!

我們飛個很松的戰鬥編隊,各機相距約兩百呎,並作左右曲折飛行這時,我發現正前方黑壓壓一大躅s隊的Bf-109(梅氏機)迎面飛來,但高度略低一點兒。我屏住氣,等距離近到約兩百呎時,立刻開槍,一架Bf-109馬上應聲冒出黑煙來,眼看飛機跟著便轟然爆炸!說時遲那時快,我一沖過去,以為有些爆炸後的碎片已打著我了然而很幸運,竟然沒有。

當我剛躲過敵機的殘片時,但見右側又來一架孤零零的Bf-109,與我成九十度的航向對正飛來,高度也相同,我一拉杆轉到它身後,咬住尾巴接近到兩百呎時,開火便射,眼見敵機又冒煙。自己我回頭下望,目視敵機飛行員從燃燒中的飛機上露出頭來,當他在約八千呎高度跳傘出來一剎那,記得看到他金黃色的頭髮在陽光中閃亮

這時我似乎已落單了,正四處尋找飛行同伴時,又發現第三架Bf-109在下方,飛得好低好低,僅離地約一千呎不到。我一頭便俯衝下去,沖到他右後方,沒甚麼客氣,對準便開槍。這時,他顯然誤以自己尚有足夠高度,來一個大動作「破S」,試圖逃過我的攻擊「破S(Split S)是先作半個慢滾至倒飛為止,然後俯衝用筋斗的後半部動作改正出來,不可在三千五百呎以下高度作。這時我們都僅有一千呎左右,當我俯衝轉彎中,眼見那架Bf-109正筆直地沖向地面而去

在那麼短短的四到大分鐘時間內,竟然發生這麼多的事,讓我在回航途中好半天才意識過來,除了槍子兒是真的之外,每一項動的進行得都像在訓練一樣。是真槍實彈!直到這會兒我還未曾想過這趟任務的危險性呢!

每一位「塔司克幾」航空員都有自己驚險的故事好講,就團體而言,三三二大隊可以說是接受勳獎最多的單位。他們傑出和英勇的表現,當年為黑人同胞在美國國內帶來多少福利,影響所及,甚至數十年後亦然。一位「塔司克幾」的倖存者,亦是美國聯邦航空署所任用的第一位黑人飛行員斯潘華說:「在美國,從未有過其他任何事物,改變了白人對黑人的印象,要此「塔司克幾」航空隊員們的成就及表現更大。

在此之前,在美國有一種L烈而牢不可破的觀念,那就是黑人在處理繁雜困難的大事情上,不能像白人一樣的好。這等種族偏見的說法,已被「塔司克幾」航空員們完全地推翻,他們曾是一議瘥礎蚨伈d的戰士,正如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其他成千上萬的戰士一樣。但「塔司克幾」航空員們的勇氣,不僅幫助盟軍在大戰中擊敗了軸心國,同時也幫助美國黑人在美國打了一場漂亮的種族平等的大勝仗。

(摘自中國的空軍648期 沈運曾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