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十一總站與美軍B-29空中堡壘之關係
 

今天我們所談的是「陳年新事」雖說時隔幾十年,但始終無人談及此事,當年參與其事的人,去世的去世,就是活著的人亦垂垂老矣不復記憶,而現在寫我空軍史實者大概在空軍不到六十年的年輕同仁們,就是經常寫航空往事的李永炤先生亦不過五十年,而且大都是他本身所經歷者,但空軍駐防各地有許多不為人知可歌可泣之事蹟,應將那些親身經歷寫出來的資料加以求證蒐集起來,作為我空軍的史料。

筆者現在所要談的是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日本偷襲珍珠港,美國對日宣戰以後的事。

(四川成都附近的新津為美軍B-29基地)

中華民國單獨抗日四年五個月之後!恰日本襲了美國珍珠港,纔有了並肩作戰的盟友。日本已打到大陸的湖南長沙一帶,為了遏阻日本西侵,美軍選擇四川成都附近的新津為美軍B-29基地,作為攻擊日本長崎及臺灣的根據地,於是結集了十萬民工,夜以繼日地建築了一條可供B-24B-29重轟炸機起降的跑道。

為了配合這一重要任務,我空軍成十一總站,總站長由易國瑞上尉擔任,由於一下子來了這麼多美軍重型轟炸機和飛行人員,但地勤人員非常缺,於是易國瑞總站長積極招兵買馬成立第六機械隊,筆者就是那時應徵的機械小兵。

當飛行跑道完成後,我們這批地勤人員,加油的加油,裝炸彈的裝炸彈,裝子彈的裝子彈,忙得不亦樂乎,期使這批B-29型轟炸機,能順利在日本本土長崎及臺灣的基隆、新竹、嘉義、臺南及岡山施行轟炸,以打擊日軍的士氣與斷絕其後勤支援。飛機有時晚上出擊,有時白天攻擊,飛機要一降落,我們這些地勤小兵一擁直奔自已負責的飛機,夜晚亦如同白晝,其忙碌之情形可見一般。每一架飛機光是後勤就需要忙多久?我們先來看君此機的特性。

B-29重型轟炸機的特徵:

()B-29又名超級堡型,動力裝置,四具萊特R-3350-23發勤機。

()每具發動機輸出動力為兩千兩百馬力。

()機務乘員:機師、副機師、飛行工程師、轟炸手、領航員、無線電員、側炮手左右二人、上方炮手、尾炮手,共計十名。

()武器裝備:十至十二挺0.五吋機槍和一門二十公厘防禦機砲;另可攜載四枚四千磅、八枚兩千磅、十二枚一千磅、四十枚五百傍、五十枚三百吋磅或八十枚一百磅的炸彈。

()最大速度:每小時三百六十五哩(高度兩萬五千呎);長程巡航速度:每小時兩百二十哩。

()最高升限:高三萬八百五十呎;最大航程:五千八百三十哩;淨重:六萬九千六百一十磅;正常飛行重量:十萬零五千磅。

()翼展:一百四十一呎二.七五吋;機長:九十九呎。

由以上武器裝備的數量就夠我們地勤人員忙的。還有最大航程五千八百三十哩,這麼遠的飛行要加多少油,因此侍候一架B-29空中堡壘起碼需要地勤人員十人之多,十架飛機則要地勤人員一百人,一個飛機場當然不止十架飛機而已,再加上維修人員,機員每架十人,這個機場可熱鬧了,人多了消費亦就增加,原為窮鄉僻靜的小鄉鎮突然間繁榮起來,各種應時的面店如雨後春筍似的林立,因為人數地多消費增加,物價亦隨之增高,每月所得標準,我當時的薪資為五斗米,隨著物價波動,解決了民生問題,可是每到月底纔能打牙祭。所譜打牙祭就是牙齒祭典一下,亦即是那天有肉吃,平時都是素菜。

但是美軍卻吃的是高空伙食,他們僅吃肉,其他雜七雜八湯湯水水都不吃,由廚房私下轉賣給當地商人,商人再加點作料重煮再賣給當地百姓,既好吃又便宜,所以那裡的老百姓最喜歡老外駐紮在那裡,既可以做他們的生意,又可受僱大量的民工,那時十一總站總站長易國瑞僅是個空軍上尉,但可神氣得不得了。

一九四四年美國B-29機剛剛成軍狀況頻傅,但卻對外聲明說,美國擁有的新型B-29轟炸機是「一種極其複雜和最具致命打擊力的飛機」,能夠實施迄今為沈重的空中打擊;聲明中沒有提到的是,在中國的航空油料儲備量極小,需幾星期後纔能再次發動攻擊。對日本及臺灣的持續猛烈轟炸因此延宕了數月之久,易國瑞總站長再能幹亦沒有辦法。

華盛頓希望透過這些大規模轟炸,不僅能大大削弱東京的戰爭能力,也能紓解日本對中國的壓力,並轉移其對美國定於一九四四年六月中旬入侵塞班島的注意力。但第二十轟炸機司部在後勤維修方面遇到了極大的困難,而中國的油料供應不足,在短時間發動攻擊甚有困難。雖然如此,我們中國地勤卻仍然忙得昏天暗地,一直到一九四五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日本投降,這批飛機法攜回,又怕機密洩漏,於是用砲將其擊毀。

B-29重轟炸機草創成軍,服役極其短暫,不到數年,但攜帶原予彈轟炸長崎、廣島而出名,有幸適逢其會,從執行任務狀況頻一直到「壽終正寢」,都參與其旁的地勤工作者,對此龐然大物,現在思之依然猶新。

(摘自中國的空軍717期 作者:陳永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