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皇家空軍海空救護快艇幕後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成百上千的盟軍航空人員,因作戰失事墜海,在烈的砲火下與惡劣的氣候中,被飛快的英國皇家空軍高速海空救護艇隊(Air sea rescue launches, RAF)從驚濤駭浪裡搶救出來,纔保得性命。他們都該要感謝兩位救命恩人:一位是天才飛機工程師史考潘恩(Hubert Scott Paine),另一位便是舉世聞名的傳奇人物「阿拉伯的勞倫斯」(Lawrence of Arabia)

話說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剛開始時,一向對速度著迷的英國人史考潘恩加入一家叫「超級水上飛機公司」工作,在十年之內非但取得公司所有權,也使得該公司揚名世界。原因是他所設製的引擎和快速水上飛機,為大不列顛贏得了一九二

(勞倫斯士官(左)與史考潘恩合影)

二年的史耐德世界赴行錦標賽。不過,次年他把公司賣掉,一心又轉向追求海上航行的速度了。

他構思出一種革命性的「脊形飛行船殼」,寧可賣掉飛機公司,一心一意設製這種可讓船艇愈駛愈快,終至比水面升起來,但又能保持觸水不墜的快艇,隨著他的發明,纔有後來出現之一種新的水上運動--快艇比賽。他心中明白,他開發的此種船殼,真正受益者並非英國,無寧應是美國的製船業,因此他先設計一種英國人負擔得起的「彪馬一型快艇」,於一九二七年試航,同時在南安普頓買下一座船塢,取名「不列顛動力船舶公司」,發展一系列「不列顛小姐」之賽速快艇,第一艘便贏得一九三一年「底特律新聞錦標賽」,獲勝之後不久,災難來臨,一把火把船塢燒得一乾二淨,其正在加工的「不列顛小姐二號」亦遭焚毀。

不屈不撓的史考潘恩,再重建工廠船場,於一九三三其「不列顛小姐二號」,參加哈姆俄斯大賽,成為當年美洲英雄蓋爾伍德所駕之全球最怏賽艇」亞美利加小姐十號」之強力對手。史氏這艘快艇是有史以來,把飛機引擎「奈匹獅型」引擎,直接裝在船艇上的第一艘,也更是用輕金屬航空材料製造的第一艘快艇,直到今天,造船業還在使用這種引擎製作賽艇,不過如加了一個字,叫「奈匹海獅型」而已。

此一快艇僅長二十四呎六吋,與「亞美利加小姐十號」四十呎相較,短了一半,重量也只三千三百六十磅,馬力亦只有重達七噸美國艇的四分之一。難然比賽結果,「不列顛小姐三號」僅以些微之差距失敗,但稍後,史氏卻以之締造了世界怏艇速度紀錄,並保持超過五十年之久,他是全世界以單引擎,在鹹水上超過時速一百哩之第一人。

這時期,史氏便與英國皇家空軍,採用高速海空救護艇貢獻最大的另一位軍要人員湯姆.愛德華.勞倫斯(Thomas Edward Lawrence)世人熟知的「阿拉伯的勞倫斯」結識,並成為志同道合的好朋友。

說起勞倫斯,實在是一位傳奇而神祕的人物,他出生於一八八八年英國威爾斯的垂馬達克,牛津大學考古及東方語文系畢業,一九一0至一九一四年中,他替英國政府在中東地區探險及作考古工作,精通了阿拉伯語言及風俗習慣。當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他因身材矮小,被拒入伍,他便改幹情報工作,遂經訓練後派往埃及,為英國在當地情報負責人,數年間,由中尉進升至上校官階。他的本領帶領阿拉伯人,在沙漠中完成種種奇襲及許多不可能的艱難任務,且以少勝多,打得土耳其大軍七葷八素,在魒F大漠中潰不成軍!他後來變得對阿拉伯人有一種狂熱的奉獻精神,獲得所阿拉伯人的愛戴,他會以其自研究的游擊戰術,及軍事、外交才能,大敗土耳其後,阿拉伯人都由他領軍纔進入蝘Q亞首都大馬士革。終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由於一九一九年的「凡爾賽和約」會議中,他一再呼籲阿拉伯獨立未

(阿拉伯的勞倫斯油畫像)

獲成功,自感愧對阿拉伯人,猶知背叛了朋友一般,故拒絕接受英國政府頒發給他的「維多利亞十子獎章」,及冊封爵士之榮耀;來阿拉伯人更對之奉若神明,視為精神領袖,尊呼之為:「阿拉伯的無冕王」。

到一九二一年,勞倫斯受任為英國殖民大臣的阿拉伯事務顧問。可是,政府對阿拉伯人的態度,他大感失望,作了一年,便掛冠而去。

這位不喜出風頭的傅奇人物,為避免世人對其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沙漠中冒險故事的議論和宣揚,於一九二二年居然隱姓埋名,改稱名叫羅斯(J. H. Ross),悄悄跑去投效英國皇家空軍,從當一名大頭兵幹起!誰知大名鼎鼎的英雄,不久便被人識破,於是他再回用反名,但改姓蕭(T. E. Shaw)到裝甲兵部隊去,但終究由於他對空軍與速度特別有興趣,於一九二五年重返空軍,並正式於一九二七年申請改姓為蕭。

但他雖為皇家空軍之一名士兵,卻與最高層人均有所接觸和影響力,致令空軍將領們感到難堪,遂將他調離基地,遠到海邊的皇家空軍附屬海船組去,這一來勞倫斯只好與汽船快艇為伍,每天裝卸和維護引擎,遂逐漸訓練並升級成一名合格之機士官,專內負責控管快艇。到一九三一年二月,一場飛機失事的悲劇,把他與天才工程師史考潘恩合在一起。

那天,一架從愛爾蘭來的大型水上飛機摔在卜萊茅斯灣的海上,皇家空軍的傳統海空救護船艇立刻派出去搜救,結果限於動作太慢,勞倫斯亦為救護成員一,當其趕到現場,失事飛機之十二名乘員,已在冰凍的海水死去了一半。

這一下,史氏和勞倫斯均同感,解決問題的結論是:惟有研發高速救難快艇,才能在四面環海的英倫,甚至西歐戰場,達成海空救護的任務,也纔能配合,在史耐德錦標賽奪魁的英國皇家空軍水上飛機的速度。

其實早在一九二九年時,史氏便曾找過海空救護隊暨空軍附屬海船組負責人葛林伍上尉談過,想用自己的設計,造一艘二十五呎長的快艇,事經層轉航空部,上面指示:要增為四十呎長,幾經協調,方勉為同意可降至三十七呎六吋,但始終未奉到開工命令。到這節骨眼上時,勞倫斯便挺身而出,向頂頭上司葛林伍上尉報告,可否淮其以個人之影響力,直接向航空部去遊說?葛氏心想,這名機械士官竟有如此大的口氣,好,遂准假一周,促其速去倫敦辦理,如七日之內無望,就立刻回到海邊兒來乖乖地修理引擎。

勞倫斯一去倫敦,拜訪的都是內閣大臣,單刀直入地說:「若要海空救難,必須採用史氏革命性之設計,利用航空材料與技術,製造硬脊光底快艇不可。」因傳統之皇家空軍海船組,全為圓型船底快艇,航行時必須穿波海浪,若照史氏設計改進後,快艇只掠過水面,既快捷又靈活操縱,確為最理想、且在分秒必爭時海空救難之最佳工具。他的熱性理由說服了許多要人,幾通電話之後,非相獲得同意,並允由史氏之「不列顛動力船舶公司」,立刻生產一艘,由其設計之所謂真正的皇家型軍救護快艇原型艇,預算則由航空部之預備金內勻支撥付。勞倫斯一共在倫敦纔待了三天,策四天就回到英國皇家空軍附屬海船組的凱德瓦海邊了。

這一次漂亮的出擊,確令相關人士,對這位機械士影響力大吃驚!一面史考潘恩便把他設計中,最得意之作,稱為「兩百級水上飛機附屬供應艇」的藍圖選出趕製艘原型艇,簡稱為:「英國皇家空軍200(RAF200)」完成之後,立刻送到凱德瓦,交由勞倫斯試航,並負責此一計畫。

勞倫斯嚴格測試此「RAF200」號,直到一九三一年六月,初步試航完成。他在航行記錄簿上寫道:「此艇經本站按海上艦艇應服行的所有一切勤務一一測試完成,截至目前為止,應宣稱「RAF200」號,較任何船舶更為完美無瑕。」

但史氏當時為求達到二十五浬之時速,還需換裝更佳動力,他遂向空軍情商,乾脆將勞倫斯借調至「不列顛動力船舶公司」,共同發展「密多士」引擎作快艇之用。

這時航空部驗收過RAF200號之後,購買七艘兩百級快艇之訂單已下來。但不幸前面講過的一把大火,這時正毀掉船塢,感謝船塢修復極快,開工後經現代生產技術之有效配合,編號徒RAF201RAF207的七艘快艇均如期完成交船。照例由勞倫斯對每艇均測試,精密之調製後,方宣布合格。其中一艘至今尚得保存的「RAF206」號,被派至布萊林頓新成立之海空救護基地,擔任救護與

(一九三一年首批海空救護快艇七艘準備交接)

 供應任務。

到一九三四年,勞倫斯再一次與「RAF206」發生關係,該艇因完成三年第一線任務,例輪大修,包括全部修護、拆換鋼板與漆船等,勞倫斯又奉命負責執行。

這時,史考潘恩深感戰爭就在眼前,他決心要為皇家空軍生產一艘更高級,稱為一百級的高速快艇:艇長需六十四呎,大樑十三呎九吋,排水量十五噸,配置軍官兩員,水手四員,三具十二缸的「奈批海獅」汽油引擎,轉速兩千五百轉時,每具引擎有五百匹馬力,最高時速可達四十浬以上,九百加侖油量,可耐航十小時。

而勞倫斯一直用「蕭」姓在英國皇家空軍服役,寧當一名士官,不計曾官拜上校,為阿拉伯人統帥之過去,嘗自命係一名士兵作家,因他自一九一九年便寫過一部有關阿拉伯叛亂的小說,可惜原稿散失後來在空軍服役期,他在公餘之暇,重新自記憶中再寫出該書題名為「智慧七柱」(The Seven Pillars of Wisdom),於一九二六年自印少數分贈親友,於一九二七年時,再將該故事,摘要改寫一部「叛血黃沙」(Revolt in the Desert)出版,一九三二年將「奧德賽史詩」譯為散文。這位文武全材的機械士官,在空軍服役共逾十二年之久,對英國皇家空軍海空救護隊貢獻卓越,萬想不到一代傳奇神祕人物,竟在一九三五年,因駕駛快速摩托車失事身亡,結束了他四十七年多采多姿不尋常的一生!至於他那第一部著作「智慧七柱」在其死後纔正式出版,成為當年暢銷巨著,並曾數度拍成電影,全球公映。

勞倫斯去世後,史考潘恩痛失良友,一百級快艇雖獲訂建二十二艘,但已無最佳之試航手,其第一艘於一九三六年六月五日開始交船,史氏尚等不及測試,便從北部的谷林斯比港啟程,駛回他南官頓的船塢,全程三百七十三哩之平均航速,達每小時三十六.二哩。五十七年之後,到一九九三年,環英國航速紀錄保持者「壯碧伊號」之時速纔三十六哩咧!

一九三九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史氏料定德機必定轟炸英國,其船塢亦會被摧毀,若能在美國另行建廠,既可安全造艇,亦不虞原料之匱乏。正好這時,他於三月份推出一艘七十呎長快艇,新裝三具勞斯萊司「梅林」引擎可快到五十浬時速,是為史氏個人冒險投資所生產,想不到海事測試當局予以拒絕,原因是該艇超過了規格云云,氣得史氏大為光火,且此時已無勞倫斯可再去遊說,遂駕著這艘命為PV-70的快艇,帶了一小組技術人員,便跑到美國去了。他這設計正好抓佳美國海軍的想像力,於是獲准授權在執照下建造該艇,這便是後來在第二次世大戰中,舉世聞名的魚雷快艇「PT-Boat」之誕生;可惜這位堅毅無畏的水上航空與快艇先驅,由於健康關係,從此以後未再返英倫,其所經營的「不列巔動力船舶公司」,亦於戰後一九四六年時關門結束。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史氏一九三六年設製之一百級中尚有一艘HSL-102保存下來,戰後在達茅斯河上,作一艘船屋使用多年,為戰時盟國被救軍民航空人員,經常重臨拜訪憶舊的目標。一九九四年該船屋被拖回南安普頓,重新徹底整修後,繼

(HSL-102號海空救護快艇一九四 0年海上服勤時所攝)

續作快艇使用,其卸下之螺絲釘便多達二十萬枚。最令今日重修人員吃驚的是,發現了當年史氏與勞倫斯合作設製該艇時,為求減輕重量,完全採用製造航空得之材料與結構方法,甚至連船殼內沿船艙邊緣所釘扣板條之背面,都是挖空槽的。這艘HSL-102曾於一九四0年參加過著名的盟軍鄧冠克大撤退,次年英王喬冶六世與伊麗莎白皇后檢閱港口,指定要御覽這艘海空救護快艇。該艇僅在一九四一年一個夏季中,便拯救過三十八位航空員的性命,包括四架「懷特萊」、兩架「威靈頓」、兩架「漢普亭」與兩架「布南亨」和兩架德國轟炸機的機員們。

至於一九三四年勞倫斯非常辛苦檢測出來,在大戰中一直服役,至今仍獲存留的英國皇家空軍RAF-206號,一九四三年時曾改裝為第一艘水止飛機之消防船,但到一九九0年時,被發現像癈鐵般擱堆在柯里席船場中,當把漆袉M除後,在船首才露出標誌和編號,才使人追憶起其動人心魄的過去。該艇亦經重修,於一九九三年再次下水,裝一對一百五十匹馬力柴油引擎,仍然恢復其編號皇家空軍RAF-206,最高時速三十二浬。它今天的性能,仍如六十六年前勞倫斯於一九三一年最初試航兩百級海空救護艇時,在航行紀錄簿上所描述的性能一模一樣。

(摘自中國的空軍 沈運曾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