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軍的【一號作戰】計畫

雖然受限於 裝備和補給的不足,第十四航空軍卻使日本受到極大的傷害。在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之前,飛虎隊每個月都摧毀超過五萬噸的日本船運,每月總船運量的三分之一,並且逐漸地擴及日軍在中國及印度支那的基地。現在的第十四航空軍已經不再是小小的妨礙,而是日軍欲去之而後快的眼中釘、肉中刺了。

了從地面摧毀陳納德的作戰基地,日軍還希望能找到一條,從印支那到華北的可靠陸路運輸線,並摧毀可能用來攻擊日本本土的B-29機場,此外還要藉著削弱中國陸軍來推翻國民政府或是迫使它向日本求和。日本人打算趁著蔣員長最精良的部隊在緬甸作戰之際,快速地向華東推進來達成此一目標。

日本打算於一九四四年四月開始進攻。在華北的日軍將負責奪取第十四航空軍在華東的前進基地,並攫取平漢鐵路和粵漢鐵路的控制權。   

烟俊六上將(右者)將派兵來中國執行【一號作戰】

接著他們將在廣州集結南面從印度支那過來的日軍。兩軍會合後,日軍將發動第二部分的攻勢,頭一項將指向由國民黨牢牢控制的四川和雲南兩省。他們預計以五個月的時間來完成這項作戰。

為了準備【一號作戰】,烟俊六上將的侵華遠征軍將從滿川調來幾個師的部隊作為增援,並且配上新式裝備,特別是來自日本的火砲以及增援的彈藥、航空汽油和潤滑油。大量物資的增援將從一月一直持續到四月正式發起進攻為止。在這段時間內,日軍將專注於空襲第十四航空軍的基地。

一九四四年二月和三月,第十四航空軍的情報單位相繼在黃河河套和廣東香港地區,偵察到日軍大量物資集結的活動。很顯然地,日軍準備發動一次大規模的作戰,或許是開戰以來最大的。

雖然過去在美國空軍和中國陸軍的合作之下,日軍的作戰頻頻失利,但是陳納德覺得這次日軍的活動和調動精良的滿洲師實在不是個好兆頭,再加上目前蔣委員長最精良的二十萬部隊,已經投入史迪威指揮的緬甸戰役了,此外還有油料和彈藥的短缺問題。陳納德擔心即使投入目前在中國所有的資源,也無法阻止日軍在華東發動的重大攻勢。

陳納德認為他無法同時抵抗日軍的攻勢,又為中國陸軍提供空中護掩,除非他的前進基地和昆明之間的連線得到改善,並且派給他的駝萿饕B量達到每月八千到一萬噸。如果他的要求無法得到滿足,他就無法保證中國的安全。在此情況下,史迪威的緬甸作戰也不可能成功。

陳納德的警告並沒有完全讓重慶知曉,因為史迪威的幕僚害怕陳納德的預測,會讓蔣委員長撤出在緬甸作戰的中國部隊,史迪威好不容易才說服蔣委員長優先支持緬甸作戰,當然史迪威的幕僚對陳納德的干擾會感到憤慨,並且將陳納德對日軍的預測大打折扣。

在未獲得足以抵檔日軍的くぅM補給的情形下,陳納德構思了另一個計晝[先發制人]。在 日軍攻美軍基地之前,先對日軍進行攻擊。根據中國方面提供給第十四航空軍的情報指出,日軍要到五月才會發動他們的攻勢,因此陳納德打算將他的人員和飛機,移到華北的中國空軍基地,以便能接近在沿岸集結的日軍,並準備在四月底發動奇擊。

但是中國情報單位給陳納德的情報出了差錯,日軍在四月就發動了攻勢。他們在四月十七日早晨從開封渡過黃河,並且沿著向南到漢口和長江流域的鐵路前進。由於第十四航空軍的奇襲作戰準備不及,再加上日軍的攻勢比預期早了兩個星期,制敵於先的機會已經喪失。日軍早期的攻勢幾乎沒遇到來自空中的攻擊。

由於第十四航空軍大部分的物資,都被留在雲南支援緬甸作戰,而中國空軍的基地也還沒作好接收陳納德部隊的準備,他只能對中國陸軍提供少許的援助。中國想要以漢口北方來擋住日軍攻勢的願望,大部分得靠陳納德的第十四航空軍來阻止日軍前進。但是日軍出乎意料地提早進攻。
   
在四月時,第十四航空軍只出動了兩次來支援中國軍隊,而這對阻止“煙俊六”的二十五萬大軍,一點效用也沒有。

日軍在華北的進展快速,中國陸軍由於缺乏くヾA加上領導不當,在沒有空中支援的狀況下,根本無法有效抵抗日軍的攻勢。

四月十七日,在史迪威的命令下,陳納德必須將部分軍隊分派到成都以保護B-29,所以根本沒法在一開始就提供空中支援。結果日本軍隊迅速奪取了河南省。

五月,日軍的 攻勢持續進行,蔣委員長要求史迪威把B-29的庫存 補給分給第十四航空軍使用,當史迪拒絕了這項要求時,蔣委員長在陳納德的建議下,只有直接向羅斯福要求。

此時,美國陸軍部的官員不顧蔣委員長的求救,羅斯福也拒絕把B-29重轟炸機的庫存交給第十四航空軍使用,並且不準備讓蔣委員長成為中國戰區的最高統帥,好讓他無法調動成都的B-29部隊。為了確定對蔣委員長要求的拒絕,史迪威還收到了來自陸軍部的決策說明:「以我們的看法,早一點對日本本土的轟炸對中國戰區較有益,這絕對比將庫存補給轉讓給陳納德而造成的延遲來得好,更何況第二十轟炸大隊B-29絕對p可以局限太平洋艦隊,所挑特定區域一樣,請必記得。」

當中國的狀況更加危急時,蔣委員長告訴史迪威,中國陸軍已無力保護陳納德的前進基地,第十四航空軍就是阻止日軍前進並獲取勝利的最後希望。暫不論史迪威和陳納德之間的私人恩怨,史迪威大概也看得出陳納德所預言的中國災難,有成為事實的可能,所以答應將原用在B-29計畫的物資,每個月撥出一千五百噸給陳納德使用,却不准使用B-29轟炸國內的日軍。史迪威的蒞臨重慶,和他答應至少增加一千五百噸的補給給陳納德,對阻止日軍向華東的前進發揮p了什麼作用。日軍在一九四四年六月,繼續全力向華東進逼。

一九四四年六月十八日,日軍攻佔長沙,這裡是一個重要的鐵路交通中心,並且是通往華東第十四航空軍前進基地的門戶。取得長沙後,日軍繼續向南進逼衡陽,此處是第十四航空軍的前進基地所在,也是另一個重要的鐵路交會點,更是漢口至河內鐵路沿線少數還握在中國軍隊手中的據點。衡陽的防戴儱靋x的利益而言極其重要。幾個禮拜以來,第十四航空軍及其中國盟友已經盡全力在支援。

日軍在中國一九四四年夏天的攻勢,被堵在衡陽達四十九天。衡陽戰役持續了這麼久,以及國軍隊在此地佈下的層層防禦,正說明了此地的重要性。要阻斷日車的攻勢,控制這個城市是絕對必的。衡陽的位置剛好是漢口至河內交通線的中點,而這條交通線是連絡印度支那和日軍在中國佔領區的重要斡道。

由於第十四航空軍對日本船運發揮了有效的攻勢,使得日本人益發想要控制漢口至河內間的鐵路交通。如果他們想繼續維持在中國的陸軍軍事行動,控制住衡陽便是最重要的目標,衡陽一戰於是成了中日戰爭中最主要的會戰之一。

衡陽的守軍是由薛岳將軍指揮,他是廣東人,也是蔣委員長手下最能 幹的將領之一。他率領了大概四十個師,不但裝備極差而且極度缺乏武器和彈藥,p過其士氣高昂,誓死保衛中國。駐紮在衡陽及附近機場的幾個第十四航空軍的中隊,則協助薛將軍防守衡陽。這些中國人和美國人在衡陽抵擋日軍達七週之久。

日軍在一九四四年六月二十八 日,發動對衡陽的攻擊,正好是奪取長沙後的第十天。在衡陽會戰的頭兩個禮拜,日本人進展極微,大部分是因為第十四航空軍的空中攻勢奏效的緣固。雖然第十四航空軍並沒有辦法完全阻止日軍的前進,但卻讓他們前進的速度緩慢下來。他們竭 力對通往衡陽的鐵公路進行攻擊,使得日軍補給陷於困境。由於日軍白天的補給線遭到攻擊,只得在深夜用卡車運送,因此其前進的速度有如牛步。

在達續兩個禮拜對日軍補給線進行白晝攻勢之後,第十四航空軍由於油料缺乏,p得p停止對日軍的攻擊。從七月十二日到七月二十四日之間,所有對日軍的攻擊全部暫停。就在這段期間,日本人得以載運補給和補充兵員,縮緊對衡陽的包圍圈。

薛岳將軍麾下負責防守衡陽的第十軍軍長方先覺中將領軍勉力鎮守,但是最後還是不得p棄守衡陽。第十四航空軍在六月二十八日到八月一日之間,出動了將近四百五十四次的任務,協助衡陽守軍抵抗日軍的侵略,但是衡陽還是在一九四四年八月八日落入日軍手中。

衡陽的陷落,其實是因為第十四航空軍無法提供空中支援給在桂林和零陵的美國和中國空軍基地所致,這兩個城市是漢口通往河內鐵路線的另兩個重要據點,也是第十四航空軍用以攻擊日軍極重要的兩座基地。在經過三年的戰事後,日軍即將對它們展開攻勢。

雖然史迪威答應陳納德可在七月獲得了額外的補給,但是這些補給直到九月初送達前進基地。這時日軍已經在九月四日攻佔零陵,同時也向桂林進逼。由於阻止日軍繼續前進的機會p大,第十四航空軍已經在作撤出前進基地的打算,避開日軍前進的路線。

九月中旬,陳納德面臨了自一九四二年日軍入侵緬甸以來最關鍵的時刻。當日軍正向桂林行軍時,陳納德和蔣委員長發出緊急通知,要求更多的汽油和其它的補給,並希望能在日軍進入桂林之前,把他們擋下來,直到中國增援的軍隊到達這座城市為止。他們的請求是透過史迪威辦公室送出去的。

史迪威收到這分緊急要求時的神情十分篤定。就他的認知,目前華東的處境根本是沒有希望的,如果送出更多的物資,只不過讓這場災難更加複雜。他相信真正該做的,是讓蔣委員長同意重組中國陸軍,並且將之置於自已的指揮之下。為此,史迪威駁回了陳納德的請求。此事使得史迪威下臺回國,由魏德邁將軍接管。

當魏德邁到中國的時候,已經來不及阻止日軍奪取桂林。在十一月頭九天的持續抵抗後,桂林空軍基地的人員早已經撤去,至於跑道和其它可能有利於日軍的くぇh全部加以摧毀。桂林在十一月十日落入日軍之手。

奪下桂林之後,日軍繼續朝第十四航空軍其餘的基地進攻,十一月十一日柳州陷落,十一月二十四日南寧也落入敵手。十一月底以前,幾乎所有第十四航空軍的主要前進基地都已遭到日軍佔領,日軍保全了印度支那和漢口之間的交通線。終於在完成【一號作戰】的主要目標後,日軍打算後續朝往重慶、昆明和成都邁進。

 此時的十四航空隊是最低潮的時刻,魏德邁將軍他支持陳納德的作戰方式,兩人合作愉快,但實際上分配到的作戰物資上還不是很多,十四航空隊也善用了這些得之不易的軍援,給予日軍嚴重的打擊。 
(摘自於飛虎隊陳纳德在中國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