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長沙空戰 追念金大隊長殉國經過

 

民國三十年,正當日本軍閥傾其全力作第三次攻擊,企圖打通粵漢鐵路並攻佔長沙的時候,我們的大隊長蕭起鵬因奉令奉調,最高統帥下令“金雯”接任空軍第二大隊大隊長,當時他是梁山總站總站長。奉令之後,他先將家眷由梁山遣送回淅江老家的永嘉,以無後顧之憂的必死決心,接掌了中國空軍有名的轟炸部隊,在副大隊長姜獻祥協助之下,他以公正誠樸去處埋隊上一切事務,使部隊的紀律愈加嚴明,戰力更為增L,他難然再作馮婦,但他仍是目以繼夜的飛行,駕駛S.B型飛機充實自己的技術,準備以身作則領拔殺敵。

民國三十年十二月初,日本軍閥開始第三次進攻長抄,由於我最高當局巧妙的部署,設下袋形陣地,以左右夾擊的姿勢準備將敵軍一舉殲滅,不到半月敵軍於十

二大隊隊長金雯

 二月底開始小支後撤,當時坐鎮長沙的司令官薛岳將軍,為了阻滯敵軍後撤而聚殲之,向最高當局要求空軍支援,金大隊長奉令後曾以卅一年一月一日,成都基地以九機無空中掩護執行出擊任務,由於當時重慶到陪陵天氣異常惡劣,S.B無盲目飛行良好設備,不得已領隊返航,一月七日改變轟炸航路,由梁山加油後再飛炸敵陣,但當我們全隊飛臨梁山上空時,敵偵察機已臨空監視,為免落地後加油遭遇突襲損失,我們全隊又飛回成都基地。

民國三十一年一月八日,敵軍已從長沙外圍後撤到長樂街以南陣地,戰地司令官為阻止敵軍迅速後撒,十萬火急要求空中支援,大隊長奉命以九機編隊轟炸湘北退狺尬藺顗虃硉韝@帶,我們全隊於早餐後就在機場待命,直至十一時方接獲起飛命令,大隊長領著第一分隊二號機劉憲章、三號機方鎮基,第二分隊長楊榮志,右翼五號機歐陽壽,六號機為朱興羲,第三分隊長張之岡,八號機為吳倫,我是左翼九號機,全隊起飛後以九機編隊先飛重慶,後飛常德,然後直對長樂街一帶之敵目標飛去,我們當時飛行高度為五千公尺,在離目標隨尚有兩分鐘航程時,我發現右上六千五百公尺有十二個小黑點向我們隊形俯衝而下,不久敵機即分別向我機攻擊,當時大隊長仍然沉茠獄禓荍畯怚H戰鬥而密集隊形沉蚢儱ル媦衪艇h,我們的射手也開始還擊,同時我們隨蚖漍冗鬙普}投彈艙門,分別對準目標以連續投下方式將炸彈投到敵人的陣地倉庫與浮橋。空中戰況的激烈,可以說是抗日戰爭中轟炸機對敵戰鬥機(驅逐)最猛

(本文作者立於座機前)

烈的一次,在戰鬥中我看見五號機中彈起火最後而跳傘,同時八號機吳倫同學也在當時被擊落而不見飛機。

我的飛機左翼猾油箱中彈冒火,發出如彈鋼琴的聲音,為了維持飛行p得不關閉左發動機而用單發動機飛行,同時我只有搖搖機翼表示受創,漸漸離開大隊,張分隊長飛機也因受創而離開隊形,但大隊長仍然沉若穩定領著其餘的五架飛機向桂林飛去,這時我的飛機繼續遭到攻擊,機尾前倉右翼均中彈,我仍然利用右發動機朝衡陽飛行,經衡山時敵機因不能一時將我擊落且衝到我左翼上方照面一次再飛回白螺磯,到了離衡陽不到九十華里的渣江鎮的河灘迫降,因為地形不平,航炸員鄭炳興和射手應嘉斗均受傷,當時由地方民眾救護送鎮公所作簡單之急救,第二日由衡陽總站派員護送軌往桂林醫院就醫,第三日方知此役我擊落敵機一架,擊傷二架,我方被擊落兩架擊傷兩架,通信長空戰中軍傷褲亡,同學吳倫也不幸殉國,連我在內受傷者六人。

大隊長的飛機在突戰中受傷,但他以沉著與高超的技術,仍然領著其餘飛機安全降落桂林,當降落後,得知通信長林木鎮及吳倫殉國,飛機兩架被擊落和兩架受傷外地,還有隊員輕重傷六員,不覺為袍澤之犧牲而下淚,他的飛機亦彈痕果果,經過兩天的檢修。

修複後試飛前,分隊長楊榮志和隊員方鎮基均願代勞,均被他婉拒,這種負責任的精神使全隊及總站人員十分敬佩,他以我國飛機器材得來不易,為了急於試機完成後乘回成都基地,恢復戰力而不顧自身安危,這又是筧橋精神的表現,飛機經過地面試車後即升空,至三千呎時發現左發動機起火燃燒,本應全機人員立刻跳傘逃生,但他命令領航長和機工長分別跳傘後,欲將飛機飛往桂林機場,在離機楊不到千呎距離已失去高度及馬力,造成機毀人亡的慘況,噩耗傅來全隊悲痛不已,我在桂林醫院療傷未能參加祭奠,實乃畢生一大憾事。

回憶金大隊長自到差至殉國不到壹年,他的公正無私、犧牲奮鬥的精神,實足以作我們空軍後輩的楷模,也是我空軍光榮的史蹟,據說他殉國之日赤即其家眷到達家鄉之時,公爾忘私的精神能不令人敬佩!願大隊長的精神永留人間。

(摘自中國的空軍 作者: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