擊落友機獲勳記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本人曾在太平洋地區任美國陸軍航空隊的第五航空軍的中隊通信官有數年之久。由於大多住在跑道或停機坪附近,因此有機會看到很多很多種種不同型式的美軍飛機。當時我對於飛機上那些五花八門的圖案與標誌甚為感到興趣。在第五航空軍此類裝飾的圖案與標誌則尤為多彩多姿。飛機的鼻部所畫的圖案包括有巨大的蝙蝠臉、翅膀、老虎、骷髏頭、鯊魚嘴等不勝枚舉。在B-25B-24轟炸機上的美女圖案則更為吸引人。此外,大部分的飛機都有各種不同的名字,並且用油漆寫在機鼻旁邊。

不管飛機上是否有圖案或是否有名字,但是有一樣東西卻是少不了的。那戰鬥機飛行員均將他們各自的勝利記錄以模板漆印到他們的飛機上。

在所有我看過的很多戰鬥機中,所標示的擊落敵機架數,有從一架到一打者,但是其中給我印象最深刻的則是路易斯.E.柯Y士的記錄。檢視他座機上的勝利標誌,你當會發現他的紀錄確是與眾不同,而且令人驚異不置。

柯Y士是來自印地安納州的韋恩堡。一九四三年他在地中海戰區擔任P-38戰鬥機飛行員,在那裡他先後擊落了八架敵機,不過也曾一次在空戰中被擊落過。

一九四五年元月,柯迪土調到太平洋戰區任第三空中突擊大隊的P-51野馬戰鬥機中尉飛行員,第三空中突擊大隊當時的基地是在呂宋島「仁牙因」以東的「孟格爾丹」。

一九四五年三月,我在「仁牙因」的第四十九戰鬥機大隊的軍官俱樂部,首次與柯Y士碰頭,當時他與數位同伴也在那裡消遣,有趣的是,在他從第三空中突擊大隊調到第四十九戰鬥機大隊才三天,已升為上尉的柯Y士又于一九四五年五月二十七日被調到第八戰鬥機大隊,他再次又飛行P-38戰鬥機。

無論如何,在看到附圖的照片時,所有其他這些事似乎都無關緊要了。不解問題是,「最後這兩個勝利標誌到底是怎麼回事?

事情經過是這樣的,一九四五年二月中旬,隨一個P-51四機編隊出去巡邏,在台灣上空遭遇兩架日本飛機,柯迪士不費吹灰之

(柯Y士的“BAD ANGEL”戰機上出現的美國國旗)

力迅即擊落其中之一。在他的空中英雄戰績中又加多了一架飛機,這是他擊落的第一架日本飛機。

在回航途中,他們決定對在呂宋島以北約一百五十哩。而當時仍在日本人手中的巴丹島作一次小的攻擊。他們決定目標是該島上一個叫做 Bascd Strip的日軍空軍基地。在攻擊中,一架P-51為日軍地面炮火擊中,數分鐘後該機的美國飛行員棄機跳傘降落在海面上待救。於是一架P-51迅速爬升到很高的高度,然後發出求救與定位訊號,而另一架P-51則飛往基地求助。最後剩下柯Y士在低空飛行以保護落海的同僚。那時候才是下午三點鐘,很有希望在日暮之前獲美軍的「卡特里納式」兩棲飛機救起。

在繞圈子作低空盤旋時,柯Y士發現一架飛機,在飛向巴丹島,於是對其進行阻擾。當他接近該機時,認出那是一架有美國標誌的C-47運輸機,那是否是一架為日本擄獲而仍留有美國標誌的飛機在方圓兩百里範圍內並沒有美軍基地。因此,他毅然地發射他的五O機搶以攻擊那架C-47,它的一邊引擎隨即被擊壞而停止不動。C-47於是飛離巴丹島以求躲過攻擊,但柯Y士又對它作第二次攻擊,將它的另一邊引擎也擊壞掉了,最後C-47迫降在水面上,柯Y士認為他做得眼對,因為如果地不攻擊的話,那架C-47的所有人員及飛機一定會落入日本人的手中。

他在那架被擊落的C-47上空盤旋,發現有十多個美國人落在水中,某中包括有數個護士,而現在都上了橡皮筏。柯迪士在暸解水面上的情形之後,也就隨蚑梒鉧鷩Y返航;他已做所有他能做的,不管是好或是壞。

在破曉之前,柯Y士與一架僚機飛離基地去掩護救回那十三個美國人的行動。兩架P-51他們上空盤旋,不久一架「卡特里納式機」兩棲飛機即飛臨而將水面上的人全部安全救起。後來,柯Y士才知道當天那架C-47的駕駛已迷航而欲降落在巴丹島上。

最後路易斯.E.柯Y士,美國陸軍航空隊第三空中突擊大隊的P-51戰鬥機飛行員,獲頒優異飛行十字勳章,因為他為了救人而擊落了一架美國C-47運輸機。
(
摘自中國的空軍 賴欽露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