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大隊二十七中隊 張松仰
 

在祖國的感召下,金山的僑胞共赴國難,全力投入抗日救亡運動。抗日的烽火在舊金山越燒越旺。航空救國的熱潮也在美國迅速興起和蔓延,美洲中華航空學校因此應運而生。 

1939年春天,身為家中獨子的張松仰,被抗日的浪潮所感染,在父母的大力支援下,走上了抗日救亡的道路,報名參加了美洲中華航空學校    

 我們入讀航空學校是不用繳學費的,學校的經費來自美洲各埠華僑的抗日捐款。我們那時是在東灣的「阿拉美達空軍基地」進行航空訓練,我們用以訓練的飛機也是華僑捐資購買,由於經費有限,買來的都是二手破舊飛機,每次上天訓練,都有點提心吊膽,然而,因為我們立下要痛擊日寇的決心,經過艱苦頑強的訓練,我們終於以全優的成績在航校畢業,奔赴雲南昆明的空軍訓練基地。    

同為美洲中華航空學校(空軍官校第十一期學員)張松仰和朱安琪於1939年底奔赴中國雲南空軍訓練基地接受更嚴格的飛行訓練。

記得當年進行空中射靶訓練時,一共是50個靶,我竟然命中了48個,當時還通報嘉獎了我的優異成績呢,張松仰自豪地說起了訓練時的一件令他感到非常驕傲的往事。    當年和張松仰從舊金山奔赴雲南昆明空軍訓練基地時年齡不足20歲的朱安琪,當時被校友們稱為最年輕的抗日飛行員

說實在,飛虎隊參加中美聯戰、打敗日本侵略者,簡直就是一個奇跡,那時候,敵強我弱。1942年時,陳納德的飛虎隊只有40架戰鬥機和7架轟炸機、而他面對的敵人卻都非常強大,從漢口到香港、印度、緬甸,綿延2000英里,而日本人在這條弧形的戰線上卻擁有400多架飛機!記起當年打日寇時敵我軍力裝備懸殊的狀況,這位飛虎老兵相當感慨。    

張松仰說:始於1942年的駝峰航線,是我們開闢的跨越世界屋脊的一條主要空中通道,在這條險峻的航線上,我們曾經多次擔任了光榮的接送軍用物資的任務。從1 943年到1945年,我們在這條航線上接回了許多架全新的P-40MP-51BP-51D戰鬥機。

飛這條航線,雖然相當艱巨和危險,然而我們都期盼著“天降大任于斯人”,因為每次接回來的新飛機,上級都分配給我們用,駕著新的戰鬥機向日方掃射和轟炸,那是我們人生一大快事!就是駕著這些從駝峰航線接回來的戰鬥機,我們把日本侵略者打得落花流水!”    

1945年春天,日暮途窮的日軍對芷江基地和機場不斷發動襲擊,我們奉命駕著P-40戰機迎頭痛擊敵機,我們還投下了一輪又一輪的炸彈,把日寇的地面部隊炸開了花!    

在我們打擊日本侵略者的戰鬥中,有捷報頻傳的回憶,也有刻骨銘心的記憶,我曾經親眼目睹我的同僚所駕的飛機被敵機擊中、俯衝而下,機毀人亡,說到動情之處,張松仰語帶哽咽。我雖然身經百戰,所幸的是身體從來沒有受過傷,不過,我所駕的飛機,則是彈痕纍纍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