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法作戰計畫

一九四四年十一月,魏德邁在重慶召集了他手下的軍官,共同研擬對抗日本的反攻計畫,經過幾天的詳細討論和爭議,一份大家都可以接妥的複雜計晝宣告出爐,這是就是著名的【阿爾法作戰】。這是個多階段的作戰計畫,目的在保住昆明的防擠u,然後再試圖將日軍 逼退,讓他們撤出新佔領的華東地區,接下來,中美雙方都要盡力收回日軍原佔領的區域。

如果蔣委員長同意的話,【阿爾法作戰】的第一階段將在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展開。在此階段,中國地面部 隊將在華南和東南地區和日軍作戰,使日軍向昆明前進的速度减緩,而中美的空軍將轟炸日軍據點以及干擾日軍補給的運輸。加果一切按照進度,中國人將有足夠的時間準備防禦昆明,並且發動反攻。

第二階段作戰將在一九四五年一月展開,主要在於防禦日軍攻陷昆明。為了使中國的守軍有足夠的武力阻止日軍奪取昆明,魏德邁建議將印度和緬甸的國軍召回,這樣至少可以增加八萬七千五百名的生 力軍,在數量上就比日本人佔優勢。同樣地,陳納德必須以他的部隊阻止日軍前進,並且破壞其補給線。

只要前兩階段的作戰順利完,在一九四五年春季即可以展開策三階段的作戰。在此階段,陳納德的第十四航空軍將扮演一個重要角色,要將戰爭擴大到日軍在中國的佔領區,並摧毀日軍陸上的 聯絡站以及切斷所有的補給線。隨著日本人船運和連絡站的破壞,日軍必然得撤退,中國軍隊便接著向前推進,以光復失去的領土。

【阿爾法作戰】的成功依靠著兩個因素:第一,蔣委員長的合作意願為何,以及他是否願意撥出兵執行此一作戰計畫。第二,陳納德和他的上司及同僚,是否能共同合作執行這個計畫。

身為阿爾法作戰的構思者之一,陳納德當然會全力支持此計畫。自從他在一九四二年提出空戰計畫以來,許多事情都成過眼雲煙,陳納德已經了解他不可能單獨以他的部隊,擊敗日本這個頑L的敵人,一些痛苦經驗使他有所領悟。再者,他和魏德邁之間並沒有個人的衝突,所以他可以完全接受魏德邁的指揮。其實,陳納德之所以非常樂意和魏德邁密切合作,是為他覺得魏德邁p像史迪威,魏德邁 對於空中武力的潛力十分贊同。而阿爾法作戰正好提供了他一次機會,可以從日本人手中奪回制空榷,因此他很難拒絕此一良機。

這是中國戰區在歷史上,首次美軍的指揮系統一致支持某一個計晝。以多異議聞名的戰區指揮部來說,這次達成的成就可以說是絕對空前的。這次,所有美國人將一起。蔣委員長推銷此一計畫。

蔣委員長此計晝的態度,大致上是支持的,但對某些特別的地則有所異議,特別是魏德邁提案動員和部署的軍隊,包括了一些北方的共產黨軍隊的合作。不過蔣委員長並沒有堅持反對這項部署,最後還是批准執行了此作戰計畫。但是實際的執行依然拖延了好幾個星期,主要是因為中國軍 隊指揮官間的爭執,以及戰區部隊和重慶間的惡劣通訊所致。儘管一些延誤,作戰行動還是順利地在十二月底開始執行。

當盟軍極力準備防衛昆明並作反擊準備時,所有的資源都被動員支持此一行動。雖然在一九四四年秋季流入中國的物資,已經達到戰時的高水準,但還是p能讓這些飛越駝艉d里迢迢而來的物資有一絲一亳的浪費。因此首先受到指責便是成都的B-29計畫。陳納德這些B-29機享有高比例的駝葚伂飽A卻少有回收之事,早已頗有微詞。但沒有人理會他,因為B-29計畫是阿諾德將軍和羅斯福總統的最愛。B-29可以享有駝葙B輸百分之十四的物資,即使日軍的攻勢已經嚴重威脅到第十四航空軍和國民政府的生存。 還是p能動用緊急權力將庫存物資轉給第十四航空軍使用。不過現在狀況已經p同了。

魏德邁和史迪威不同,他對空中武力的潛力有信心,並和陳納德良好的工作關係。和陳納德一樣,魏德邁也了解這些B-29不過是在浪費資源,對中國的防禦態勢少有幫助。在魏德邁擔任新職之前,他早就建議參謀首長聯席會議應該取消此一作戰計畫。到了中國後,他的這個想法更加L烈, 認為B-29必須遷走,在中國局勢如此已急之刻,不能再繼續使其連作。魏德邁只要一有機會,就向他的上司表達此看法。而他們也終於同意他的判斷,在一九四五年一月,同意將B-29的庫存資源轉給第十四航空軍,並且關閉成都的基地。從此時開始,原本分配給B-29計畫的補給物資正式交由第十四航空軍使用。

由於從B-29計畫中撥過來補給物資,於是陳納德對付日軍的反擊準備得以完成。這是第十四航空軍有史以來,第一次在人力、物力以及油料補給上有了充足的貯備雖然數量上p見得佔優勢,但是和日軍比起來,也算是旗鼓相當。在日軍侵略華東之初,第十四航空軍可以使用的飛機不到三百架,但是到了一九四五年新年前夕,第十四航空軍可動員的飛機幾乎近七百架。以前往往很難得到支援這些飛機作戰的補給,這時,第十四航空軍收到的空運物資,幾乎是一九四四年時的兩 倍。由於補給和くう獐W加,飛虎隊的武力已是蓄勢待發了。

阿爾法作戰於一九四四年十二月正式發動。對第十四航空軍的成員而言,第一個月的成果是十分豐碩的,陳納德甚至說它的"成就非凡"。儘管他們失去了p少前進基地,但是第十四航空軍的空中健兒們,仍對日軍在漢口、香港以及南京的日軍基地發動了好幾次成功的空襲。這些行動都是由中國新建造的空軍基地以及舊有而未被佔領的機場發動的。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十二月十八日對漢口進行的大規模襲,在此役中,陳納德獲准使用成都B-29。隨後這些B-29都撤離了中國。

對漢口的空襲,可以說是戰時美軍所發動的最大規模空中作戰,二百七十九架飛機參與了這次行動。空襲結束後,武漢地區持續地悶燒了好幾天。 日軍數以萬噸的補給物資遭到摧毀,平漢鐵路和漢口河內鐵路線悉數中斷,數十家工廠毀於大火。這次空襲幾乎把漢口這個日軍主要基地給夷為平地,隨後的幾次空襲,也把那些在十二月十八日空襲中倖存的 裝備全部摧毀。

一九四五年一月,飛虎隊繼續對敵人的連絡線進行破壞,尤其集在漢口和華東間的鐵路連絡網。這些空 襲的目標就是在切斷日軍【一號作戰】的補給線,攪亂日軍對佔領地區的監視能力,並且阻止日軍建立印度支那港口和佔領區的陸上連絡線。藉著攻擊火車站、橋樑和碼頭,陳納德想阻止日軍繼續他們的攻勢,並且讓他們的陸軍從華東撤出。雖然陳納德的部下並未能達成此一目標,但是確實已對日軍的補給造成了極大的傷害。日軍前線的補給量已減少了百分之五十,除此外,第十四航空軍摧毀了日軍一百四十二部火車頭,以及數百節車廂。日本想要在未來進行補給將會困難得多。

當第十四航空軍的人員繼續在二月對日軍補給線加以破壞時,持續性的空襲所累積出的效果開始呈現。雖然華東的日軍在食糧、衣服和彈藥上並不虞匱乏,但是油料和潤滑油卻出現短缺的現象。根據戰後找到的日軍報告中所描述的油料缺乏情形,據估計可能在一九四五年五月至六月間就會將庫存用完。所以某些日軍高階將領曾作出結論,如果狀況沒有改善,只好將部隊從長江以南地區撤出。陳納德這時並不知道他的攻擊所造成的破壞遠超出他所能想像的。

由於陳納德的破壞性空襲非常成功,日本人就想試著佔領第十四 航空軍在華東的剩餘基地,來抑止他們的作戰行動。由於日本人的飛機在數量上遠少於十四航空軍,想從空中和飛虎隊進行對抗,簡直是p可能的事。為了早日結束這場噩夢,從陸上發動攻勢便是唯一合理的途徑。一九四五年一月底, 日軍開始進行此一攻勢。

日軍攻擊的目標是遂川機場。這兒是華東美國駐華空軍(ECATF)的總部,還有華東其它空軍基地。這些基地距離策十四航空軍的總部昆明有好幾百哩遠。它 們位在日軍陣線的後方,而且只有薛岳將軍的殘餘部隊在防守。在衡陽會戰後,薛岳手下大概只剩十五萬人,他們裝備極差,糧食不足,缺乏彈藥。如果不能從地面增援或是以空中補給物資,這些部隊根本無法部署防禦,抵擋日軍的攻勢。由於薛岳和蔣委員長之間有心結,蔣委員長不會派出軍隊或新 裝備和彈藥去協助薛岳的部隊。在沒有足夠補給的情況下,日軍攻下遂川機場只是時間的問題,而這座第十四航空軍在華東的最後基地一被佔領,華東美國駐華空軍的作戰也將隨之終止。

為了拯救華東美國駐華空軍,陳納德希望魏德邁能想辦法為薛岳的部隊找到武器。不過,魏德邁並沒能說服蔣委員長把武器和彈藥送到遂州,陳納德只好自已去找蔣委員長的手下談。後 來他才知道,薛將軍如果不對蔣委員長宣誓效忠,就不可能有任何補給,即使薛將軍這麼做,也不能保證蔣委員長就會派軍隊去救援,因為如果薛岳打了勝仗,那麼他對蔣委員長就會構成威脅。所謂功高震主,一想到薛岳將軍有野心以及重慶的政治氣氛,蔣委員長寧可讓薛岳自生自滅,以確保將來在政治上的優勢。

陳納德的另一個方法,就是說服薛岳向蔣委員長輸誠;但是考慮到薛將軍的牌氣,這大概是一件十分困難的工作。陳納德最終能夠說服薛岳將軍向蔣委員長表示忠誠,也算是一個小小的外交奇蹟,只可借,這奇蹟來得晚了些,因此沒多效用。在 遂川機場失去後,中國府才宣布要送裝備和補給薛將軍的部隊去。在此之前,華東的駐華空軍只好先撤到較安全的基地,去加入第十四航空軍的其它單位。就像他的前任長官一樣,陳納德看到了他的作戰計晝因為政冶利益而遭到犧牲,這也是唯一一次,陳納德在蔣委員長的政冶策略下受害。

失去了華東的基地,陳納德必須重新更改計畫。日本人佔領遂川並無法阻止美軍的反攻計畫,所以這次日本人的勝利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至多是讓陳納德的時間表向後延,對於其它方面,根本沒什麼幫助。美軍對日本人聯絡線和補給線的破壞行動還是繼續進行著,只是由不同的基地發動,而日本人的補給問題則更形嚴重,如果不找出解決之道,日軍將面臨撤出長江以南的窘境。

三月,第十四航空軍的反擊作戰將戰火延燒到華北,他們沿著黃河攻擊日軍的軍事基地和補運中心。新的攻擊行動得以進行的部分原因,是中國人已經建成新機場以代替被佔領的基地,另一方面也是根據中國情報處的消息指出,華北原本遭破壞的碼頭和鐵路 裝備正在進行修復,所以陳納德便將攻擊目標指向靠近石家莊、安陽、濟南和峽縣的鐵路修理設施,三月底,這些設施都被迫關閉,要不就是工作量大減。美軍對鐵路くう滲}壞可以說十分徹底。

雖然對連絡站和補給線的破壞列為第一優先,但只要情況和資源許可,對日軍在中國、印度支那以及香港船運的攻勢也會繼續進行。這使得日本人的補給問題更加複雜,他們現在面臨的狀況是,根本p可能 在中國用鐵路、卡車或是船運來輪送人員和補給。如果不趕緊想別的辦法來阻止第十四航空軍的行動,所有日軍在中國的作戰都將停擺。

為了打破補給的僵局,日本人於一九四五年四月十日對第十四航空軍發動了第二波 的攻擊。這次他們把目標指向中美航空基地的所在地芷江。日本人希望藉此緩和第十四航空軍在華中的攻勢,並且攫販巫山峽的控制權。這兒是前往重慶和昆明的門戶,如果能由此逼進中國戰時首都,必然可以中止盟軍的阿爾法作戰,以及破壞飛虎隊的行動。為了達成此一目標,日軍集結了六萬名兵力和小部分非正規部隊的戰鬥機中隊。

軍為進軍巫山峽所作的準備,當然逃不過盟軍偵察機和情報單位的法眼。 所以當日軍進入作戰位置,兵分三路對芷江的空軍基地展開攻擊時,國軍和美軍早就佈好陣勢嚴陣以待。

中國陸軍部署在芷江地區的兵有十萬人之多,這使盟軍在數量有著近二比一的優勢。在過去,由於日軍的優良 裝備、良好訓練和高昂士氣,使得這種數量上的優勢對中國軍隊一點幫助也沒有。不過這次不一樣了,在巫山峽的國軍,不但裝備齊全、補給充足,而且有部分部隊是由美軍顧問協助訓練的。更重要的是,阿守巫山峽的指揮官王耀武將軍是蔣委員長的心腹,所以不會有政冶上的考量來干擾此地一防守,更不會對其作戰勝利所需的資源有所保留。總而言之,這次中國軍 隊是有備而來的。

只要能和第十四航空軍密切合作,中國軍隊就能在中回第一次以空對地支援作戰中,擊退日本軍隊的進犯。在這兩個月期間,中國人和美國人以空對地的合作 方式,牽制日本軍隊。當國軍在陸地上擊退日軍時,飛虎隊就利用俯衝轟炸機,對日軍投下燃僥彈,燒毀了大多數的彈藥。日軍對這些殺傷巨大的武器根本束手無策,導致了十分慘重的傷亡。

雖然早在一九四五年五月十五日就已經確定日軍在芷江的攻勢必敗,不過日軍在, 一九四五年六月才宣告停止攻擊。中美勝利的成果十分明顯,日軍被迫撤出華東和長江區。隨著日軍的撤離,重慶政權的危機也宣告解除。經過了七年的苦戰,勝利已遙遙在望。對中國人而言,這場勝仗開啟了新的紀元,但對陳納德和他的飛虎隊來說,這場勝利卻是最後的歡呼。
( 此文摘自國防部編譯 中美空軍混合團英勇戰鬥紀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