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空軍建軍經過

 

湖南省政府於民國二十年初,懍於航空救國,及為配合中央剿匪,有建立空軍之需要,乃在呈准當時之國民政府核可下,由湘省府直轄,間接受中央指揮,創辦人為湖南省政府主席何鍵,並委由留法航空回國之黃乘先生主持籌備。是年,以所購英、美製各式飛機,及修護、製造等裝備器材運到,與所聘保定、南苑航校畢業,及留德、法、義專攻航空工程向國之俊彥等,航空畢業諸先進,陸續到齊,始於初秋成立航空(飛行)訓練班,及飛機修製廠,並附設機械訓練班,規模於焉概具。航空訓練班,一般俗稱「湖南航校」班址設於省垣長沙北郊新河機場附近。僅開辦一期,招收年在二十一歲以下之大學及高中畢業生,受訓期限二年,採初、中、高三級飛行課程,高級驅、轟、偵三科不分科,三科並授。使用飛機為英、美製「摩斯」、「飛而超」、「萊因」等三級。飛機馬力未超過四百二十匹馬力,巡航時速未超過一百二十五哩;飛機總數約二十餘架。錄取入學學行生二十六人,經飛行後淘汰二人。

自民國二十年一月開訓,飛行生受訓期間,以准尉待遇,月支三十二銀元,另津貼服裝用品伙食等。至二十二年一月十日畢業,計畢業二十四人。機械訓練班辦理兩期,招收年齡、學歷程度,與飛行生同,受訓期為一年,受訓期間待遇,亦與飛行生同,前後兩期畢業六十人。飛行生畢業後起敘上尉飛航員,月支薪津(含飛行加給)一百三十五元。機械班畢業生畢業後,起敘同上尉機械員,月支給九十元。並於二十二年二月正式成立航空一、二兩隊,奉派分駐贛西、湘東南等機場,參與中央合力圍剿中共之作戰(在此以前,飛行教官已有兼服出勤剿匪任務,惟係臨時性質)。整年出動,戰果輝煌,倍受中央及湘省府獎敘,並升擢升飛航員為少校官階,月支薪津(合飛行加給)一百八十元。

因士氣高昂,經驗增多,參戰之人、機,很少損失,僅飛航員一人受傷,鋸去右腿一截,餘皆正常無缺。在剿匪期間,空軍出動山區作戰,均具犧牲與克難精神,鮮為一般人士所知。蓋當時國際航空尚屬萌芽時期,飛機儀表簡陋,導向羅盤為原始型,非若以後有靜電屏蔽式環型天線,自動無線電羅猴盤改進。野戰機場更無導航臺及跑道照明等設施,在山區偵炸,易受雲雨及惡劣氣流等影響,導致操縱失靈,儀表失效,迨飛機似復正常,環境瞬易,雖有儀表為輔,仍易導致迷航,若不同時藉重目力偵側經驗(如主要山巒、公路河川、地而防軍碉堡,及特殊地物等之顯示),不足以脫離困境。如午後出動,返航稍遲,只能憑藉以稻草燃火照明著陸,艱困之情,由此可見!投身空軍,固已早懷抱為國成仁之決心,設施不{,所以勉勵節操也!飛機修製廠於機械生畢業後,擴充設備,在二十二年初,已能自製「摩斯」教練機,試飛良好,並逐步仿製「飛而超」機,但不久因改編事而告中斷。

民國二十三年初,國民政府為謀全國空軍之統一,湘省府主席何芸公首先響應,湖南航空處奉令歸併中央。處本部及兩航空隊人機、修製廠人員設備等,整體歸併當時進駐南昌之中央航空委員會,由航委會統壽分配安置,於是湖南航空名稱,途成歷史矣。所有歸併中央之飛機及修製裝備器材等,當時均發揮效用,空地勤人員雖為數不多,悉皆忠誠謀國,力盡所能。其中航訓班畢業之飛行人員,在抗戰期間有於南昌上空對日機作戰,於擊落日機後,本身中彈仍保全所駕飛機(霍克III)著陸,始英勇殉國之周光彝君;有於中央航校洛陽分校飛行教官任內,帶畢業見習生習飛「大達」機,過分放膽見習生操縱著陸而失事殉職之蘇玉文君;有於西北擔任空運返航時,飛越長途山區,乘機滑由系統突然故障(事後失事地點檢查所得),因而殉職之李圖仙君,共他忠勇事蹟,及地勤人員忠勤戳力之勳猷,未能備述。

政府遷台後,湘航服務空軍之故舊,概轉入地勤,雖多有受深造教育者,備經要職,然在臺轉瞬三十餘載,歲月催人老,已全部先後自軍中退休,以迄除役。

編者按:湖南空軍撰述者桂志翔先生,為中央空軍官校第九期畢業,曾在湖南空軍受訓,故對於湖南空軍之訓練、組織、裝備、待遇及飛行機種等,知之甚詳。其待人忠誠,遇事幹練,負責盡職,個性溫厚,功績卓著,以在野之身,仍關心國事,與陳燦臣先生朝夕相處,話及空軍往事,長空萬里,雄風一如往日矣!
(
摘自中國的空軍 傅瑞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