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東北空軍原因及思想

 

一九一九年初,世界各國突起航空熱潮,由於第一次歐戰末期,空軍已成為一重要兵種,一九一七至一九一八兩年中,航空兵己經常於一次會戰中百數十架飛機同時編隊出動,我國戰場觀察員以及各國空戰資料等報導,遂使各國感到航空重要性,尤以無防空國家者為最。

當民國九年,法國空軍“絲代諾”航空教官團,日本敦聘為航空教育訓練,隨而設立航校,編組航空軍。是時我國北京政府已設立航校於南苑,並編成航空隊。在一九一八年歐洲停戰之後,各交戰國剩餘軍械成品頗多,無法處理,例如法國尚存第一線飛機千百架,英國亦然,而德國、義大利以及其他交戰國,均亦存有該項物資,各國駐華使館軍事武官,竭立推銷剩餘軍火,如英國武官“羅克”、法國武官“伯力紹”等,與各國陸空兵工製造廠派有專員,經常向我國各省作現場表演。

法人“鮑克書”家族常往中國,在土耳其經營軍火,其父原為我北洋收府顧問,與張作霖交誼深厚,而鮑克書本人又同張學良建立友誼,頗具政治長才,對張學良、馮庸、張廷樞等介紹西方軍事常識,透過馮武越(廣東人原在法習航空)介紹航空學術思想,並推介各國際航空顧問及飛行教官等,如法國“布賴”少校、“馬斯”上尉、英人“馬耕野”等,尚有義大利及德籍飛行員等,均應聘於東北航空任職。

民國八年初,帝俄遠東軍謝“米諾夫”將軍為「白俄軍總司令」殘軍,為東北軍解除武裝後,所遺下之航空隊飛行員,如顧德連、雷克,機務古拉木森等均頗優秀,其中多數為受過英、法飛行教育者,投效東北軍,經過收容選用。

(大帥 張作霖)

民國九年三月奉軍入關進入北京時,獲得南苑航空隊飛機(英國“愛吾婁”機十五架,“大維梅”機三架,“小維梅”機二架,德國高“德際隆”C-3教練機多架,及航空器材),與購置各國飛機,及各國表演後留下之各式機,可是當時並無航空組織及名義,所有航空人員均在「鎮威軍」(張作霖任鎮威軍總司令)公署任職,外籍者稱顧問,華籍蚨椪t遣(趙延緒、章斌、川德鴻等為南苑航校畢業)
新軍工業之併立  

張作霖,字雨亭。1875年生,遼寧海城人。1902年被清政府收編,曾任新民府馬隊管帶、東北巡防隊前路統領。袁世凱任臨時大總統後任師長。1916年任奉天督軍兼省長。1918年任東三省巡閱使,成為奉系軍閥首領。1920年聯合直系軍閥,推翻段祺瑞的皖系政府。次年兼任蒙疆經略使,節制熱、察、綏三特區都統。

為了提高奉軍立體作戰的能力,張作霖把目光指向了空軍。他深知,在現代戰爭中,陸軍沒有空軍的支持,是很難取勝的。尤其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空軍在戰鬥中低空對地掃射和投彈轟炸,所起到的殲滅敵人和擾亂軍心的巨大作用,給張作霖留下了深刻印象。第一次直奉戰爭,由於直軍有幾架飛機壓迫西線張景惠部,低飛拋彈,狂轟濫炸,使奉軍西線頃刻土崩瓦解。這給奉軍造成了極大的心理傷害。這個慘痛教訓,使張作霖下定決心,要建立一支獨立的空軍和海軍。

張作霖雄才大略,勇於求知,接受建議,對軍政專家學術研討重要事務,常謙稱為:「我乃粗人,願聽高見。」令對方銎珣言,發表高論,經其決定後即飭大員負責先將詳細計畫呈核,馬上闢地建廠,並限期將成果具報,所需瓦額公帑撥付,從不猶豫,例如我國最大兵工廠奉天北大營,當為手屈一指,張氏令楊宇霆為督辦,主持其事,有人向張氏讒毀楊氏貪污不法,張氏說:「我要的是槍砲,楊氏能辦到就好了,就算楊氏從中漁利,好此一隻獵狗,先餵飽它,才能追逐狡兔,你講楊氏的壞話,是不是你想幹。」言者慚顏而退。張氏對於擴建航空,豪邁作風,亦復如此,玆舉其犖犖大者如下:
甲、民國十一三年完成建設藩賜兵工廠(為東亞最大者)
乙、興建迫擊砲廠,製造各式步兵砲及唐克戰車。
丙、擴築東北鐵路,發展東北大學自製機車。
丁、興辦東北大學航空系(為國內最早者)
戊、創辦東北陸軍講武堂及海軍葫蘆島航警海校與東三省航空學校等。

東北航空史蹟於「九一八」戰爭爆發後,均已喪失殆盡,本資料係東北航空前輩所記憶者述之。
航空立案與機構之產生  

外在刺激及醞釀階段:歐戰停戰以後,日本航空成軍,我國各地區常有各國軍火商及航空廠家,經常派專人來華推銷剩餘軍品,例如法國運到越南西貢及河內大型廠棚建設,常存放百架飛機,專向東亞之暹邏、日本、中國等傾售,也常派優秀飛行員表演,如認為有可能買時,即先行贈送貨樣,故瀋陽航空隊廠棚內有很多舊式飛機擱置。高志航第一次摔傷者,即為德國“靈爾武夫”,為“麥賽斯密特”機老元祖。同時各國(英、法、德、義)均派出身於高等軍校航空專家,且在歐戰中曾任空戰人員,以及航空製造工程師同來表演示範與宣傳。

空軍組織形成與建立:民國九年奉軍入關參加「直皖戰役」,部分飛行人員和南苑航校三期畢業者,轉而投效東北航空,當時尚有大批帝俄投效之飛行員,由顧德連負責,經選後錄用二十人,且多受過軍事養成教育,又曾途入英、法飛校復訓,對處理空、地勤務均能勝任,而且多數參與作戰者,對東北建立空軍觀念,不無影響。

奉軍在東北購買法國飛機一批,到了民國十年,東北飛行人員及航空器材具備,馮庸自購飛機,並創辦「馮庸大學」校旁建有機場。

當時飛機在北岸空場起落,對大型飛機降落困難,經顧問“馬耕野”建議,將北邊毗連之桑園擴建機場,同時向法國所訂各批飛機均已開始運到,並與建兩大廠棚及正式辦公地點。東北航空人事、器材、空、地勤條件均已具備,且經常收容投效人員。民國十二年三月成立「東三省航空處」,處長為喬賡雲,趙延緒為飛行主任。

民國十二(1923)年九月,張作霖任命張學良為「東三省航空處」總辦,以加快東北航空軍的建設步伐。值得一提的是,張學良在同年間學習了航空駕駛,很快就掌握了這個技術。他很喜愛飛行,航空員都很欽佩他。

航空處成立後,喬賡雲為文人委派擔任斯職,只略通英文,而實際乃張學良負責,馮庸副之。對於地勤等技術部門,則分別由英、法、俄等顧問負責。其組織概況如下:
第一隊「飛籠隊」,純為外籍飛行員,以俄人為多,由張學良自兼隊長,而隊附為章斌,負責指揮。
第二隊「飛虎隊」隊長為趙延緒。
第三隊「飛鷹隊」隊長伊里布。

在張學良主持後,依教育計畫逐期練習飛行課目,按部就班,已成為正式

(少帥 張學良)

軍事航空。民國十三年,奉、直二次戰役中,東北空軍活耀於戰場上空者,均為華籍飛行人員。俄、英等外籍顧問雖素質優良,作戰經驗豐富,並一再請纓,參予我國內戰,卻為張氏父予拒絕。
東北建立航空階段

一、初期組織:自民國七至九年期間,東北輸入航空思想後,當局不斷收容及聘用中外籍飛行員,已有相當人敷,而由北京政府接收來不少飛機及器材,同時外商推銷歐戰剩餘飛機,各國廠商來東北表演,事後留贈或廉售亦多。

二、據傳說:「東北最早一批飛機為大豆換來」,上文均曾述及,僅就航空方面之措施提供如下:
(
)隨同各軍事改進方式,途行軍隊化組成。
(
)除現有飛校外,另專派學員生赴外國學習飛行,以整批為原則,另外還獎勵私人留學航空,但以軍航為限。
(
)購置飛行器材及飛機。
(
)成立地勤專科訓練單位,加通信、照相、氣象及航空機械外,另指示東北大學增設航空系。
(
)東北航空及海航獨立。
(
)依計畫成立航空部隊,逐步充實,民國十一年張學良主持東北航空後,對經費及航空器材準備充實,惟飛行員羅致較難,除原設航校外,另於該軍招收徐世英等十二人,赴法留學飛行,航機人員亦隨同赴法習「唐克戰車」及「航空機械」。

民國十三年各軍校考選戰車科八十人,預定在國內專習法文一年出國,後因經費關係,減取為二十人,另加飛行八人,航勤八人,共三十六人,於民國十四年送法,東三省航校之王壎薄B朱玉堂等,已於民國十三年以前畢業,此時東北航空各隊,仍是機多人少。

在第二次直奉戰爭中,奉軍取得了勝利,東北空軍在戰鬥中發揮了作用。張作霖感到東北空軍要加以整編,擴充實力。為此,張學良進行了機構改革。於民國十四(1925)年將東三省航空處改組為東北航空處,設立總務、機械兩處,分掌事務和機務。以高紀毅為總務處長,周培炳為機械處長。同年三月,附設航空學校,由張學良兼任校長。教官有北京南苑航空學校畢業的趙延緒、王立序等,還有法國退役飛行員博賴等十餘人。至此,東北的航空軍包括多架飛機、正規機場、維修工廠、機械設備、航空人員、地勤人員、機械人員,以及訓練機構等,才粗具規模。

  三、中期東北航空之實況:民國十六年後,留法歸國之高志航、葛世昌等二十八位飛行員,以及機勤與製造術者十餘人,進入飛行部隊(飛鷹隊)以及東北航校二期之趙德玉、邢鏟非等三、四十人畢業入隊。

同年,歸國之留日學習航空專科的孫焱、姚東煥等為陸軍成員(軍官),且曾受軍官養成教育,派學目的乃為學習空戰指揮,預選為爾後擴充兵團之指擇或幕僚人員,亦於同年回國。

在中期全般均為東北在中原各方作戰需要。關於空地勤人員,常因傷亡而飛機損耗亦大,故東北航空多年以來建設儲備計畫,已於十六年達到高腄A計有陸上航空隊五,海上航空隊一。

飛機方面:東北航空向法國購買“包代玆”十一型機七十架,該機為最新型之第一線機,裝有螺距機關槍裝設,為世界上較新者。當時各國以螺距射擊尚為祕密,其出售原因,乃係張學良與法武官羅克私人友誼而成為事實。該型機的確在中國及土耳其大出風頭。總理奉安時,法國部指派專人駕“包代玆”機到華,內爭已停,螺距間隙槍未能用過,因而減少許多空戰。

此期中東北航空各隊人員及機敷均充實,當時稱標準軍機之“高德隆”五九型,則為飛行隊之練習機。東北航校之教練機為“茅斯”型,隨後又購進八十架“艾芙婁”高級教練機(即為勃萊蓋十四型),此型機東北航空前後購置數批,乃歐戰末期曾出盡風頭之優秀機,停戰後廉價傾銷於東北航空者最多,直至「九一八」時尚有未開封者。

由於所稱之飛龍、飛虎等隊號不雅,遂於民國十七年改革編組,按國際標準,分兵科、特性、裝備改組為一個大隊,以徐世英為大隊長,下轄偵察、轟炸及驅逐三個中隊,此外還有兩個獨立中隊,一為外籍者(俄志願軍),以顧德連為隊長。另一海軍航空隊,初以霍英柯為海上隊長,後以黃社旺副隊長升任之。這時東北航校已改東北空軍大隊。航空材料廠改為地勤大隊與航空汽車隊,地勤大隊長為周德鴻。

據估計,在東北空軍全盛時期,飛機累計約有兩百五十架至三百架。這在當時的中國是首屈一指的。由於部隊作戰需要,漸次擴充,通信隊及空中照相隊相繼成立。通信隊聘請本航空少佐牧野為隊長,姚東煥及李海青為副隊長。照相隊聘小野門為隊長,張在善為副隊長。此外尚設有一油料班,編制不詳。

民國十七年六月,張作霖為日本關東軍陰謀炸於皇姑屯,旋即去世,張學良繼掌東北大權,於是年冬,通電易幟歸服中央,全國統一,國民政府在政治、軍事上已粗具規模。東北亦於是時成立陸、海、空三個專修班,考選兵科(兵種)之受有軍官養成教育成員,同時各班亦均交換兵種互訓如下:
(
)東北航校附設高級航空班:本班毅育目的原為深造,且與陸、海軍兵種聯合幕僚教育而使用航空隊者,選收資格須為飛行成員,且曾修業空軍飛校,以及陸軍講校與海校(海軍班)出身者,階級均為校級。其中受訓之偵察學員,必須為陸講校畢業者,如葛世昌、朱玉堂等。訓期兩年,學員十人(計航員八人、陸軍軍官二人)
(
)東北航空偵察班:本班依據東北航空教育計畫,原擬於民國十六、七年成立,但當時缺乏教授人才及專用飛行基地,延至民國十九年力正式成立。

以上所述東北航空飛行部隊之整備,充實各航空兵科之必需專有附屬單位(如通信、照相等),均於本期整補訓練完成,已躋列國際標準,但各隊飛機隊“包代玆”外,餘均老舊。

民國十七年初,對俄已有戒心,遂於該年全部更換“包代玆”型機。同年九月,中俄在國境滿洲里一帶空戰,方感對外作戰並p簡單,尤其飛勤人員素質及國際空用第一線各型機等,均應整備達到現代化,以與東北兵工業看齊。此時張學良辭航空督辦職,經選專人按整理處,航空項下遂行預備完成設施。
東北航空末期計畫與成就

民國十八年時,東北航空鑑於防俄陸、空作戰之失敗,遂將軍事全盤改組,就其主要者為戰車與航空。同年成立航空司令部,由張煥相負責。在擔任中東鐵路長官時,曾行組訓鐵路員警及防俄人入侵,因此十八軍作戰時,準備尚週,始未全盤大敗

張煥相上任後,經六個月的考察詳情,及徵詢外籍顧問意見,最後研究遂行整理虛原案之東航計畫,在相當時間後,遂著手甄別及淘汰飛行人員如下..
一、凡體弱及不良者。
二、無軍事空校養成教育之空勤人員。
三、現齡、學歷、飛技不適於飛行勤務及深造者。

關於前述各項飛行員,均行編至安插於陸、海軍機關或部隊,其特有專長學識者,改調於行政部門。經過去蕪存菁之各級飛行人員,飛行技術良好,年輕體壯,尤以各航校畢業者,南苑三期以前均納入航校職務,其保留現役飛行員,皆係東航一、二期,以及山東航校十餘人,另有少數南苑四期者,在保留期間又補授陸空學術教育一段時間,此純為再教育準備。

為使達成國際空軍標準,及按“陸整處”案,張煥相司令於到任時,部已預定籌畫東航全般教育,因曾向各外籍顧問諮詢及研討,並參照“焦代諾”之訓練日航成軍實績,樹立東北重整建教計畫如下:

一、民國十九年四月,聘請日本藤田()教官團來華任東北航校教官,當時所使用之飛機為“焦代諾田”型,牛堡爾(驅逐)八八式(法國高德隆八十型)輕轟炸機五十餘架,以及東航原有七十架之“包代玆”等機,供第一期學生訓練(六個月),隨後又績辦第二期(六個月),本期在未屆完訓時,即奉命參加討伐石友三之戰。

二、東北航校高級班已於民國十九年畢業及加入再訓,現在臺尚有王壎螫N軍及葛世昌等。同年又成立空中偵察班,招收學員八十人(講武堂畢業軍官),航空通信及航空照相班均在該年畢業。

三、依照計畫預定完成四個航空旅,每旅轄兩個航空大隊,並設飛機製造廠,地址為北陵、渾河兩廠。

四、東北與“德寒克”合作建設,民國二十年開工。其他材料班(機械士兵班)皆已成立,人數很多;因無資料,不詳!

五、成立防空部隊並裁汰部分冗員。

東北航校經過長期整訓,及曾對俄作戰之失敗經驗,例如二十年五月對石友三石家莊之戰,都以集團炸射攻擊,九機編隊生動,同時普遍使用螺距準確精度對空和對地。根據“陸整處”之航空計畫預定案均已如期完成如下:

一、民國二十年九月十八日,日本關東軍夜襲瀋陽,佔領北大營各軍事基地。短期間,因我國整體政策,致東北三省先後倫陷,東北航空相繼遷入關內各基地,張煥相駐節北平,尚未完成學業之東北航空第三期,亦奉命加入筧橋中央航校第三期,接受飛行訓練,畢業後分別負責教育訓練,於對日抗戰期間著有功勳,戰續輝煌,現在臺者如陳御風將軍,即為該期學生。

二、張作霖時代另派優秀青年赴國外學習航空者如下:

關於東北航空派送外國留學者,前後計有三次,均為張作霖主政時期,在民國九年革新東北陸海空三軍的作法。當時張氏接納陸軍“整理處”,以及法籍顧問包可書的建議,而先行遴選首次赴法學習軍事飛行,其原案乃係參照日本聘請法國空軍“焦代諾”軍事航空教導團的辦法,包氏的建議:「一個軍航機隊含有飛行及機械人員。」繼因經費及人員,問題複雜,難以組成,決定先派飛行員生,根據法國空軍一個中隊為十九人,飛機十二架(內建制機九架、預備機三架),係基於戰鬥作戰方式而定。

在召集選派員生時,乃根據「南苑航校」為藍本均自陸海軍上尉階級青年軍官中嚴格考選,而又注重儀容及品德情況下,選拔頗為不易。

關於該部員生,在東北航空史上稱為留法第一梯次。現就記憶所及其人名為徐世英、陳鴻陸、潘大同、王紹棠等。在國內預備期教育時除法文外,事前已由包氏向法軍當局洽妥收訓。惟法空軍教育制度,須受過陸海軍校的軍官及軍士養成教育,且役齡應在二十三歲以內,故徐世英等均不合格。後雖一再託請法國駐華武官羅克(Cap, Rogue)代為交涉,徐等雖暫進「杜魯斯」飛校,畢業後卻仍礙於法國軍方規定,無法完成軍事航空學校學業,途於三年後返國。但對法國語文頗有造詣,張學良任東北航空督辦,對徐氏頗為信賴,而後東北空軍之創建,徐氏不無勞績。
第二次選派留學的航空員就非常嚴格了。同年,張學良在東北軍官訓練班的一千餘名學員中,選中約八十人,送法學飛。入學首先學習法文,始能入法空官校,根依法軍規定,凡入官校者,p問中外學生,必須受有軍事養成教育,且有文憑,多數初習法文,且不斷淘汰,因此不合格自退改習日文,到民國十四年,僅餘二十八人而已。這次送往法國留學的共三十四名。除二十八名學飛行的航空員外,還有學習其他飛機製造學科的六名。

  因第二次直奉戰爭關係延至民國十四年四月送法國,二十八名航空員到法國後,分作兩部分;一部分進入法國西南克魯德亞的「高德隆」航空學校,共十名。另一部分進入了對身體條件要求更加嚴格的巴黎的「 莫拉納」航空學校,共十八名。

「高德隆」飛行學校

袁國維

葛世昌

陳慶榮

欒敬孚

唐英麟

白振麟

張英明

張文煥

張丙庚

張維漢(華威)

(以上十名)

莫拉納」飛行學校

張念勺

姜廣仁

楊相林

蕭玉璽

宋長凱

楊逢春

王溥澤

齊驥良

王常立

王星垣

孫忠華

孫繼先

白景豐

尚景新

王中人

王玉山

葛世民(白冰)

高子垣(志航)

(以上十八名)

「昂黎約」飛機製造學校

于天民

杜采林

張少傑

潘玉明

宋連珍

石欽廷(入學後因學歷,校方飭退回國)

而入「義斯特」高級軍航校只有二十七人,聯隊見習時分為兩部隊不詳述。

留法莫拉納航校十八位同學(高志航烈士前排右二)合影

當時飛行養成教育為初級班、士校、飛校各為一年,高級(官校)飛校六個月,射擊空校三個月,以及見習六個月。

「莫拉納」航空學校的教授方法是最優秀的,使用的教練機也是最新式的。教練機是「莫蘭」工廠自己製造的。學習的科目有:機械、駕駛、實習、法文等。高龍特航空學校的學習科目有:機械、戰鬥、轟炸、無線電聯繫等。學習時間都是八個月。畢業後,兩部分學員都獲得了國際航行駕駛證,具有初級駕駛人員資格。於民國十五(1926)年秋,兩部分學員都轉入法國南部的「依斯特」陸軍航空學校訓練,學習駕駛和戰鬥。

結業後又轉道里昂的法國正規航空軍三十五團,參加實際戰鬥見習。實習的項目有:轟炸、投彈、瞄準、掃射、空中戰鬥、無線電聯繫等。法國飛校仍按歐戰慣例,滿足定數標準時間即可結業,較具有彈性,但不能縮短時間大於五分之一,據聞此制英、義亦同。該批學生較上批為優秀,所以於民國十六年初,結束全部訓練專案,啟程回國。

  這批留學生受到張學良的高度重視。在學習期間,就把他們的軍銜由准尉提升為中尉。回國後,很快提為少校或中校。對他們在階級、工資、生活各個方面,都給予滿足。他們在奉軍的航空事業上也確實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第三梯次派送留日航空軍校,本批之原送目的乃為供作幕僚,其役齡較大,如姚東煥為保定軍校八期,葛世昌為「講武堂」早期生,在日受訓初為“立川”飛校,後入“下志津”航空偵察學校,隨後又入戰術判讀以及空軍通信等短訓(六個月),計有孫炎、姚東煥、李笑天、張在善、葛世昌等。回國後分發部隊見習,於「九一八」後均去新疆。

東北航空空勤偵察班於民國十九年成立,招生八十人(資料欠缺),均為講武堂修業者。

航空照相班與航空通信班,起初各予獨立,在民國二十年時擬合併成立專校,因局勢大變,當時照相判讀對戰術貢獻價值甚大,惜陸、空軍未多加用,效果未能擴大發揮。

東北航空學校於民國十一年建校,由於事經多年,人事及戰爭關係,各項資料多數消失,僅憑記憶及個人日記等,略計如下:

第一期為民國十二至十四年,約計畢業員生四、五十人,今記憶所及如下:王壎薄B王維祥、王唯一、王聚有、王榮光、金恩心、吳集賢、沈永祥、姜興成、佟明倫、閃國訓、明世功、張煥鈞、聶琤氶B穆文閣、朱玉堂、田雨恩、趙文儀。

第二期(約四十人,民國十五至十七年):邢鏟非、寇占江、英光烈、楊君敬、趙德玉、田雨春、吳光斗、張樹炎。

第三期(約四十人,民國十九年入學至二十二年編入中央航校第三期):陳御風(步雲)、李向陽、閔學武、曹志瑚、安錫九、文魁連、祝鴻信、江樹威。

東北航空高級班自民國十七年至十九年,計十人(陸二空八),分兩年期,第一學年為空軍偵察,第二學年為幕僚(指揮參謀),計有王壎薄B葛世昌、袁國維、張念勺、王玉山、田雨思、朱玉堂、張樹炎等,尚有陸軍軍官四人,每期各二人。

東北航空之建立:張作霖兼併吉林、黑龍江等省。孫烈臣、孟恩遠後,處於日俄兩L,環瞵窺伺,國際情勢險惡,又幾次入關參與國內戰爭,而張氏雄心萬丈,故而虛心納實,對軍政之革新,更是開誠選才,故對航空兵種之重視,大力擴充,選賢與能,使東北空軍在中國空軍史中佔有一頁,誠非偶然哉。

編者按:東北空軍撰稿葛世昌先生,於民國十四年經北洋政府考法送國軍航,民國十六年歸國任空軍少校飛行員。民國十七年入東北航空高級班受訓兩年,復於民國十九年入日本「藤田航空教導團」受訓六個月。

民國二十二年編入「中央航空」,改敘為空軍中尉,任航空戰術班戰術教官,旋晉升上尉。二十三年調洛陽航空分校任飛行教官。民國二十六年調任第六大隊參謀,後升任大隊附;同年九月調升空軍北支隊參謀長。二十七年調空軍官校編譯科任少校科長兼戰術教官。三十一年升任航委會參事。

抗戰勝利後,於三十四年調駐越南地區司令部中校參謀長。三十五年調瀋陽防空司令部上校處長(編階為陸軍少將),三十七年調臺灣民防部副司令。四十二年調回空軍總司令部任綸審委員,至民國五十年限齡退休。

(撰稿葛世昌先生)

葛先生適曉英、日、法語文。曾將「盧日隆」轟炸戰術、法國地上勤、偵察等三種法文本譯為中文「獨立空軍戰略戰術教程」。另譯「林克」機訓練教材及民航目錄各一種,並編譯空軍禮儀須知等譯述工作,並於空軍雜誌分別發表。其中以空戰儲備要旨之「三梯次造兵基數主義」一書,對禦侮敉亂,評估有重要意義。

(摘自中國的空軍 傅瑞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