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航空學校

 

民國二十三(1934)年,廣西當局有鑒於建設空軍之需要,蒙林偉成、慶濟躅悒進苦心擘畫,始克有成。(廖君與筆者(曾達池)於民國十四年在塞外“張垣軍校”同隊受訓,參加北伐大業。)

同年春同被選赴英留學,在英國飛行俱樂部曾習飛行,旋以國內局勢動亂不已,廖君即回原籍,投效廣西空軍設立與訓練。當即在南寧陸軍學校選拔該校職員生十五名,計有李大緯、韋鼎烈、曾達池、溫啟鈞、易空、楊任之、何信、蘇武超、唐健加、李家球等,當時計畫送英國學習飛行。

其時,因已聘有美國教官為白朗、馬遜士的芬等多員,乃再從省內各大專學校招考十五名,計有呂天龍、李膺勳、張伯壽、歐陽森、莫休、韋一青、黃旨芸、雷象磊、朱嘉勳、韋善謀、呂明、黃繼能、劉典舉等,連前軍校之十五人,共為三十名。即將軍校附近之教練場擴為飛行場,由英國教官使用英國製造之“亞維安”飛機訓練飛行。

民國二十三年春,花柳州帽盒山擴建機場及校舍,成立「廣西航空學校」,最先由第七軍軍長廖磊為校長,旋由馮璜繼任,及後聘諸空軍先進林偉成擔任,郭鳳崗、鐘紀任副校長。

並聘廣東三期畢業生司徒靄為飛行科主任教官,李淩雲、陳有琇、鄭梓湘為飛行教官。編組訓練基本飛行放單飛之後,復編配為驅逐組、轟炸組。其驅逐組使用英製之“安士吐朗”驅逐機;轟炸組則使用英製之“渦技地亞夫路637”等機種。不久,復聘日籍教官,使用日製之“九一”及“九二”式,與法國製“甲式”等飛機作為訓練。

航校於民國二十三年四月成立後,首次招收航空學生,分為飛行、機械兩班,每班30名,附設於中央軍事政治學校第一分校內,由航空局聘請中外航空專家,專負飛行、機械教授之責。

同年, 六月招收第2期飛行、機械學生兩班,飛行學生留校訓練,機械學生送香港學習。

民國二十四年四月,招收炮射士1個班。九月,招收青年航空兵一個班,偵察學員一個班。

民國二十四年七月,第一期飛行、機械兩班學生修業期滿畢業,將畢業生調至機械隊和教務處服務。

旋又選派已畢業之學生分批赴日本「明野」驅逐飛行學校接受訓練,計第一批為呂天龍、朱嘉勳等人;第二批為張伯壽、李膺勳、曾達池、楊任之、何倍、唐健如、陸光球、黃昌林、廖濟警央C學成歸國即擔任第二期及第三期航空兵訓練工作。

民國二十五年六月,第二期飛行、機械學生兩班和偵察學員班畢業,編入各單位服務。

第二期學生計有馮丕雄、何覺民、周善、周純、周庭雄、吳祖、江秀輝、黃名翔、李康之、柏崇達、韋鼎峙、莫大彥、梁志航、黃鶯、覃威等員。

民國二十四年十一月,招收特種學兵一個班,分無線電、槍彈、保險傘三個班學習。

民國二十六年三月,保險傘班結業,分發機隊和技術科實習。同年四月,又招收機械學員一班。

民國二十六(1937)年秋,確定廣西航校與中央航校合併。航空兵及後編入「中央航校」第八期受訓者,計有何漠鴻、劉仰高、陽永光、巫有淦、黃樹邦等。九月,中央航校校長陳慶雲到柳州接收。廣西航校歷時三年零五個月,至此結束。

廣西航空學校隸屬於廣西第四集團軍總司令部,抗戰軍興,航校未成立前,先設有民用航空處,即航校的前身。初設於南寧,後遷移柳州。廣西空軍編成四個中隊,北上之第一、二兩個中隊,改編為第三大隊。第七、八兩個中隊編成人員計:

第七隊隊長呂天龍,副隊長失嘉勳,分隊長李膺勳、歐陽森,隊員李大經、周庭雄、周善、周純、吳抄、韋鼎峙、賴崇達等。

第八隊隊長陸光球,副隊長何倍,分隊長寞休、曾達池,隊員黃鶯、黃名翔、江秀輝、李康之、陳業幹等。

另有三十二、三十四兩個中隊則留在廣西。七、八兩中隊曾參加臺兒莊之戰役,在歸德一役中,敵我雙方傷亡甚眾,日本加籐大佐會任廣西航校教官,亦於此役空戰被我擊落。駐留廣西之三十二、三十四中隊,曾參加南寧及崑崙關之作戰,其戰績輝煌。廣西空軍對國家之犧牲奮鬥、驍勇善戰之史蹟,永垂典範。
(
摘自中國的空軍 傅瑞瑗)

周善,原籍貴縣達開鄉(今貴港市奇石鄉六泥村。

生於1913年。周善從梧州省立四中畢業後,考入南寧軍校第六期炮射科。

1934年轉廣西航空學校第二期飛行班。

1936年畢業,1937年後服役於空軍第三大隊第七中隊。

抗戰時期,他輾轉樊城、武漢、孝感、台兒莊、碭山、虞城、歸德等空中戰場,浴血奮戰,先後擊落敵機兩架,功勳卓著。後在河南空戰中因機油耗盡,他迫降虞城附近,腦部遭受重傷,轉後方治療。

航委會鑒於周善的巨大功績,先後向他頒贈空軍“一星星序”、“彤弓”、“勝利”、“忠勤”、“忠貞”、“懋績”、“楷模”、“傷榮”等各項獎章十多座。周善傷癒後,調任“航委會”教官,改任地勤工作,支援美軍抗擊日寇,貢獻巨大。他退休後移居美國,近年病故。

西抗戰英雄周善

賴崇達,桂平縣人、生於191214家貧,父早死,由母撫育,孤苦伶仃。小學未能卒業,即別母赴南寧,拜國術家鐘某為師,專習武藝,身材非屬中等,但體健如鋼,能刻苦耐勞,意志堅強。在邕時,得師友資助,入省立中學畢業,考入中央政治學校南寧第一分校,讀中學時,曾在南寧商會遊藝場擂臺挫敗俄國大力士。

19346月考入廣西航空學校第二期飛行班,他應考航校時,因是獨子而受阻,但他為壯志驅使,淚乞白崇禧,最終被錄取。在廣西航校期間,體育成績甚優,無論田徑、球藝、游泳、騎術、汽車駕駛等,均冠絕儕輩,常代表學校參加全省各項體育運動,又在習飛時,不但體能與勇敢過人,即各種飛行技術是超越常人。廣西航校學生跳傘自由賴崇達與梁志航所倡導,19366月畢業。

抗戰期間,歷任廣西航校飛機教導團第一隊、第五軍飛機大隊第一中隊飛行員,中央空軍第三大隊第七中隊少尉飛行員。賴崇達服役於空軍第三大隊期間,駕機參加大小空戰數十次,縱橫馳騁,威震敵膽。

賴崇達烈士

19381月,至蘭州接收新飛機,2月返湖北樊城訓練。22838日,襄樊上空兩次空戰,烈士均以勇敢自稱。314日,敵機6架襲漢口。我駐漢口第四大隊與孝感的第三隊共有驅逐機24架起迎擊;敵機轉向南飛,時已昏暗,我機陸續落地,敵突然從咸寧折回武漢投彈,烈士起飛後,因飛機故障迫降在漢陽走馬嶺,機損人傷。

 1938429日。賴崇達在以少勝多的漢口空中阻擊戰中獲得戰果。1938517日,他奉命出擊珠江口外伶仃洋面日軍航空母艦,將敵艦打退,使之逃遁。

1938818日、賴崇達駐紮衡陽機場,遇日寇轟炸機投彈,因防空情報失誤,未及升空即不幸中彈犧牲。烈士犧牲後,遺骸歸葬南寧郊外天獅嶺。

19381月,至蘭州接收新飛機,2月返湖北樊城訓練。22838日,襄樊上空兩次空戰,烈士均以勇敢自稱。314日,敵機6架襲漢口。我駐漢口第四大隊與孝感的第三隊共有驅逐機24架起迎擊;敵機轉向南飛,時已昏暗,我機陸續落地,敵突然從咸寧折回武漢投彈,烈士起飛後,因飛機故障迫降在漢陽走馬嶺,機損人傷。

 1938429日。賴崇達在以少勝多的漢口空中阻擊戰中獲得戰果。1938517日,他奉命出擊珠江口外伶仃洋面日軍航空母艦,將敵艦打退,使之逃遁。

1938818日、賴崇達駐紮衡陽機場,遇日寇轟炸機投彈,因防空情報失誤,未及升空即不幸中彈犧牲。烈士犧牲後,遺骸歸葬南寧郊外天獅嶺。

雷廷枝,原籍貴縣東廂震平街(今貴港市港北區貴城街道辦震塘社區),生於1917年,1935年貴縣中學畢業,考入廣西航空學校第一期飛行學兵班(後升格為第三期飛行班)就讀,1937年畢業後轉入空軍軍官學校第八期驅逐組,研習戰鬥飛行,畢業後歷任空軍第十八中隊、空軍第五大隊第十七中隊、空軍第三大隊第二十八中隊少尉三級飛行員。在抗日戰爭最艱苦的時期,雷廷枝多次參加了阻擊敵寇西犯的大小空戰

1940519晚,他駕機抗擊偷襲四川溫江、太平寺、雙流、梁山、宜賓等空軍基地的日寇機群。在成都鳳凰山附近,依靠微弱探照燈覓敵開火多次,且在空域巡邏警戒多時,為保衛機場奮不顧身。

同年913日。雷廷枝奉命起擊轟炸重慶的日寇機隊。因敵方首次起用新制零式戰鬥機,且數量上敵我對比懸殊,他在壁山縣上空激戰時不幸中彈犧牲。雷烈士生前有強烈的愛國心,曾隱瞞家人報考航空學校,服役期間回鄉探親,臨行囑咐族人準備香爐祭奠,為國赴難,視死如歸。烈士犧牲後,遺骸葬重慶空軍烈士公墓,《貴縣日報》出特刊追

雷廷枝烈士

悼。近年南京新建抗日航空烈士陵園,為雷烈士安置了個人臥碑。

蒙術,貴縣人,生於19121216日。他自幼家境貧寒,好學不綴,志向遠大,隻身赴南京求學。先習通訊,後考入“中央航空學校”第三期飛行班。肄業期間,蒙術因故蒙冤系獄、昭雪後轉第五期學習,品學雙優,以第一名獲取畢業。

他曾歷任“中央航校”洛陽分校教官、“中央航校”學生隊區隊長、空軍第二大隊第九隊及空軍第八大隊第三十隊隊員,“中央航校”廣州分校少尉本級飛行教官等職,為空軍抗戰隊伍培養了不少人才。 

1937729日,值盧溝橋事變爆發之際、教學任務緊急繁重,蒙術仍不計陰雲蔽日的惡劣天氣,在廣州冒險駕機教練飛行,不幸與教官徐先定所駕教練機碰撞而壯烈殉職。

蒙術烈士

曾慶權烈士,廣西省貴縣人,生於191111日,廣西航空學校第二期畢業,歷任廣西航空學校飛機第二隊飛行員,廣西航校飛行教官,空軍第九總站第一股少尉本級股員。1940410日,烈士是在湖南芷江七里橋駐地,遭匪徒搶劫,奮勇抵抗,被擊傷殉職,遺有老父及妻蔣氏與二子。

 

曾慶權烈士

廣西航空學校校歌

領空,中華領空, 長天浩蕩無窮! 航空,防空, 我們空中之雄。 看: 華夏江山被寇, 要與列強奮鬥, 為國殺敵去, 勇氣貫長虹! 來, 齊努力,準備著, 復興民族任前鋒!

這是廣西航空學校的校歌。七十多年過去了,激昂的歌詞、雄壯的旋律,仿佛把人帶回到當年烽煙滾滾的抗戰歲月。年青的空軍健兒們,懷著對祖國的無比熱愛之情,在國難當頭之際,與全國軍民、海外同胞、國際友人團結一致,在武器裝備比敵人嚴重落後的情況下、以大無畏的精神,與不可一世的日本強盜進行了英勇頑強的搏鬥。一個個捨生忘死的英雄,一個個悲壯慘烈的故事,值得今日每一個有血性的華夏後裔刻骨銘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