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莫斯科的一張友誼相片


前俄志願大隊長紀念羅英德將軍

外國一句話,譯過來的意思大概是「一張照片能表達千言」。前些日子,一位抗戰時曾華作戰的俄國退役將領,知道他的老戰友羅英德將軍去世的消息後,就寄了一張照片給筆者。雖然大家言語不通,書信都要請人翻譯,但這張保留了五十二年的老照片,充分表現出這位俄國將領與羅將軍的友情。

這位俄將就是民國二十六年底至二十七年七月率頷俄國志願驅逐大隊來華助戰的亞歷塞.波羅蓋威遜斯基(空軍抗日戰史譯為布拉吉非沈斯基)(Alexei S. Blagoveshchensky)照片是波氏與羅英德將軍於二十七年初在南昌的合照。當時波羅蓋威遜斯基是一個俄國志願驅逐機大隊大隊長,他在二十六年底率他的E-16驅逐機隊進駐南昌。而羅英德將軍奉航委會派往該部隊協助俄國飛行員作備戰訓練。

談到抗戰時的俄國志願隊飛行員,很多空軍先進對他們沒有好感。這些美其名「志願」、「來華助戰」的飛行員,大部份都是蘇俄空軍派來吸

(早年羅將軍與波羅蓋威遜斯基合影)

 取作戰經驗的,因此這些部隊常出現「作戰不力」、「逃警報避免傷亡」的表現。俄方的紀錄亦顯示,大部分被派來華助戰的飛行員的基本訓練不足,所以作戰表現未如理想。

不過,他們常中亦有少數老經驗的飛行員,是真正志願來華作戰,波羅蓋威遜斯基就是其中之一,中俄雙方的紀錄對這位大隊長均具有好評。劉毅之先生在「空軍史話」中記述波氏不像俄志願隊中的其他軍官那樣「擺架子」和「採取不合作態度」,反而非常認悀u作,與我方人員很合作。劉氏亦記述波氏因為不是共產黨員,所以請人稱呼他為「先生」,而不是「同志」(Tovarish)

俄國的一些書中曾記載波羅蓋威遜斯基對備戰訓練及作戰計畫非常重視。羅英德將軍在「戰場以外之記憶」(中國的空軍五七二期)一文中,也提到渡氏曾請他到任後第一個星期每晚在座談會上,講述他的作戰經驗(讓部隊上的人員也可以學到這些寶貴的教訓)。另外,波氏亦請羅英德將軍每天多次帶他的飛行員在南昌及武漢四周作熟識地形飛行,當時因為導航設備簡陋,飛行員要確認地形、地物來導航。根據所有資料都顯示,除了我方部隊以外,波氏率領的志願大隊最熟識武漢四周地形。所以在二十七年的:「四、二九武漢空戰」中,波氏部隊就曾遠遠地猛追敗退的日軍機群,而不致迷航。

羅英德將軍在俄國志願大隊時亦參與作戰。民國二十七年一月七日南昌空戰中,羅將軍擔任波氏的一號僚機,當天日本陸軍第十二航空隊分隊長()潮田良平大尉,率領九六式艦上戰機掩護九六式陸上攻擊機侵襲南昌,波氏接到警報後率俄國志願大隊起飛迎戰。接戰不久,潮田良平就向波氏率領的小隊攻擊。由於九六式艦戰機靈活性能比E-16強,沒幾回合纏門潮田良平就咬住波氏的尾巴不放。情況危急之時,幸好羅英德一路緊跟住長機,實戰給他最大的教訓就是空戰時要互相掩護。潮田集中注意力攻擊波氏,沒有發覺羅英德反咬住他的尾巴,所謂「螳螂捕蟬,鶶隋b後」,英德佔好位後一開火,潮田良平即中彈墜落南昌以北的拓林鎮附近。

羅英德將軍射擊日機時,發現它的機身塗有金色的間條,這些間條是用作標認日軍部隊中長官之座機。在二十六年十二月十日溧水空戰中,羅將東就曾經與一架有同樣間條的日機交過手。我方飛行員敖高賢在這次戰役中陣亡,所以羅將軍對這個機徽的印象極為深刻。這次擊落這個難纏的對手,他不但為隊友報了仇,而且亦救了波羅蓋威遜斯基大隊長一命。俄國志願大隊人員在返場之後,曾將羅將軍抬上肩頭歡呼,並且開了幾瓶香檳慶祝,波羅蓋威遜斯基尤其感激羅將軍救命之恩,五十多年來雖然雙方沒有聯絡,但他仍記得這位中國老戰友。

後來羅英德將軍調離俄國志願大隊去指揮四大二十一中隊,渡氏則繼續在志願大隊中任大隊長。二十七年「二、二五南昌空戰」中,波氏率俄國志願大隊E-16十一架、E-15機十九架迎戰日本海軍十二、十三航空隊的十八架九六式艦戰機,及三十五架九六式陸上攻擊機。結果日方領隊十三航空隊分隊長田熊繁雄大尉及另一名飛行員陣亡,俄員則只損失飛行員一名、戰機一架,另外四架戰機受傷迫降。

田熊大尉是中日戰爭以來日本海軍損史第五名艦戰機隊分隊長,其中十三航空隊之山下七郎大尉(二十六年九月二十六日,南京)和十二航空隊之潮田良平大尉(二十七年一月七日,南昌),分別為羅英德將軍獨力擊落。另外十三航空隊之大林法人大尉(二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南昌)與十三航空隊田熊繁雄大尉(二十七年二月二十五日,南昌)均被俄國志願大隊所擊落。而十二航空隊之金子隆司大尉(二十七年二月十八日,武漢)則是我四大隊之手下敗將。日方當時對這些損失極為震驚,只可惜俄國飛行員非人人賣力,要不然日方之損失會更大。

波羅蓋威遜斯基在二十七年七月被調回俄。直得一提的是波氏回俄時是與另一位俄國大隊長,分別駕兩架被我力虜獲的九六式艦戰機,可惜兩機都因日諜破壞而在途中迫降損壞,波氏本人亦身受重傷。傷癒後波氏因在華作戰有功,所以被授「蘇維埃英雄金星勳章」,不過當時史達林正在整肅紅軍,好幾名高級空軍將領包括來華助戰之歷查洛夫(Pavel Rychagov)少將都被處芋C為了保住老命,波羅蓋威遜斯基不得已在一九三九年加入俄國共黨。

隨後,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波氏被指派指揮中俄邊的一個航空兵團,試飛員一段時間,於一九七零年以中將官階退伍。退伍後波氏曾幾次想找羅英德將軍的下落,可借蘇俄的民主改革得太晚,這兩位老將軍沒有機會相會,重溫當年在城火之中生死與共的珍貴友情。

註:當時日本海軍第十二和第十三航空隊分別設有一個相等於我方一個大隊的「艦上戰鬥機分隊」每個一分隊有三個中隊、二十七架戰機,其「分隊長」即相當於我方的「大隊長」。我空軍當時稱三機一組為一個「分隊」,日軍則稱之為「小隊」。

( 摘自中國的空軍 六一 0期 作者:張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