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甲
(中原會戰)

當第五戰鬥機大隊正在準備初嘗作戰滋味之際,第三戰鬥機大隊則於一九四四年四月北移,以對抗日軍在河南省的計劃。

日軍的目標是要在鄭縣附近渡過黃河後南移以完全打通平漢鐵路。任務甲是派配三戰鬥機大隊各中隊至某些基地,而從這些基地上起飛後,則能{打擊日軍攻勢;二則可以防衛國軍所控制的各城市及機場,進而使之免遭日軍的空襲。

當移防的最後準備正在湛行之際,四月二十日,悲劇降臨到第八中隊頭上。在桂林接受「任務甲」詳細指示歸來的考爾茲少校,於降落在零陵機場時,座機墜 毀,考爾茲殉職。後由戴維斯(Harvey Davis)上尉接替他的職務。

次日,調往山的中隊接獲命令。其他各中隊的部署加下:第七中隊,亦在梁山,第二十八中隊,恩施,第三十二中隊,漢中。大隊部亦設在梁山,而各分遣隊則位於西安、安康、及老河口。

又是受到天候的妨礙,延滯了各中隊的運動,而延後的時間足以使得日軍鼓勇推過且無空中攻擊之顧慮。中美混合團的各單位於是月底才到達其簡陋的新機場,並立部開始戰鬥。

任務甲期間,該大隊的P-40曾飛了各種任務,包括攔截、掩護、對地面部隊密接空中支援及對鐵路與機場等地面目標之攻擊。其中有一次是三十二及二十八中隊的二十一架P-40機掩護第一大隊B-25機六架,轟炸羊樓司車站、倉庫、於投彈後返航時,在岳陽附近先後遭遇敵機兩批約四十架(均為零式),發生空戰,除投彈命中良好,車站及倉庫均起大火外,並擊落敵機十架,中方三十二中隊田雲祥中尉及二十八中隊李志剛中尉各擊落敵機一架。

第二十八中隊在五月間特別忙碌,於其在恩施基地距離宜昌附近的日本戰線祇有一百五十哩。該中隊飛行了三十六次任務,損失了九架飛機及數位重要人員。五月七日,斯崔克蘭少校的戰鬥機被地面火力擊中機艙蓋,他本人受傷,需要在成都的醫院中治療。四天後,作戰官代中隊長史邁萊 上尉在對李家口一艘補給船實施火箭攻擊時被擊落而陣亡。於是布希接任作戰官,他亦於二十七日對一些河船進行掃射攻擊時被敵人戰鬥機突擊而機毀陣亡。由於這些損失,斯克德摩爾上尉由資淺的分隊長升到助理作戰官,再升到作戰官,最後升到代理中隊長上,這一連串的晉升都是發生在斯崔克蘭返同其中 隊之前的三週内。

第七戰鬥機中隊於五月一日飛抵梁山,它是最後到達該地者。次日派了八架戰鬥機北 上安康,在那堙A該中隊在任務甲的大部分時間內將從事對抗日軍沿黃河向西安之前進。

瑞德少校在任務甲期間最風光的日子是五月十六日,當天他在兩次任務中累積證實擊落三架敵機成為中美混合團第二在空戰英雄。這位被第七中隊向仁所稱的「老板」為當天的作戰而獲得一枚優異飛行十字獎章。

在第三十二戰鬥機中隊已在西安建立集結整備設施,此等設施在日軍溯黃河而上的推進期間非常重要。在五月四日一次悲劇事件中,中國籍的執行官(副大隊長)王特謙上尉(時為第1大隊副大隊長,於拂曉時在機場試車完畢,與一機械士背向棚廠外走談話,被棚廠中滑出之,P-40機撞上,王員當即死亡,機械士因閃避得宜,僅手臂受傷)王上尉是在倒退時不慎撞上一架旋轉中之P-40螺旋槳而當場殞命。

一項對第三十二中隊在五月間,因補给困難,三天中作戰行動之記述,可提供對任務甲之作戰及其挫折的一個簡明印象:

在五月二十二日前的一週內,該中隊因天候不良而閑置在漢中。在此期間,戰鬥機上ごm了火箭管,後來於二十二日該中隊經由安康對洛陽的裝甲車、戰車、及騎兵實施火箭攻擊。任務完成後該中隊降落於西安,但次日,中國籍的機場指揮官拒絕為P-40機加油,因為他未獲准為該中隊選定那天的攻擊目標。於是任務不得不延期暫行停飛。翌日,第三十二中隊的飛機才對運城的目標實施俯衝轟炸及火箭攻擊。

第八戰鬥機中隊在五月份大部分之時間內專門執行梁山地區的防空任務,不過最後從成都派來了第三十二中隊的七架P-40接替其任務,第八中隊則北上加入安康的第七中隊。

這兩個中隊對於黃河推進之日軍開始實施四天的猛烈攻擊。在洛寧的一次掃射任蕩中殲滅了一整團的騎兵。到二十二日,兩個中隊總共祇有九架可以起飛的飛機。

在整個五月間,日軍以夜間轟炸反擊第三戰鬥機大隊,主要是對付梁山基地。五月三十日在梁山,一顆炸彈爆炸而犧牲了士官長「老伯」卡斯楚(Clyde “pop” Castro),他是該大隊最受人尊敬的機工長。

六月初,因天候惡劣停飛,使日軍從第三大隊之空中攻擊中獲得喘息機會。但天晴後,敵人採取了夜間運動的新戰術。

六月七日,第七戰鬥機中隊瑞德少校的P-40在對鄭縣火車站實施連續掃射時被擊中油箱線,他被迫在該城東南十莊哩處跳傘。不過,他能從敵後脫逃,於數天後到達中國地面部隊陣地。在他到達老河口時,中國將領們贈給他一把鹵獲的日本武士刀,並在六月二十四日給他坐一架B-25前往梁山。

宜昌之戰開始於六月九日,第八及二十八中隊扮演了重頭戲。同時,中國空軍第四戰鬥機大隊的P-40也飛往恩施,為中美混合團的地面攻擊戰鬥機提供高空掩護。

然而,在第一天的多次任務中,並未發現第四戰鬥機大隊的掩護機。其中一次任務在執行時遭到日軍芫等d機對中美混合團的編隊機贏磟I突擊,不過P-40的飛行員避開了日機的突襲,並獲得證實擊落了日機一架,可能擊落兩架,及損傷敵機兩架。(是役我飛行員張永彰陣亡)

在以後幾天中,中國空軍的掩護有所改進,但第二十八中隊的老幹部說:並未達到我們所預期的標準。

六月間,日軍(早已)佔領宜昌,且能鞏固其對平漢鐵路之掌握。第四戰鬥機大隊已回到重慶的安全地帶。六月底,日軍除了未佔領西安外,已在河南省完成了他們企圖要做的一切工作。任務甲已結束,但第三戰鬥機大隊將 不返向南方。在對日戰爭的剩餘歲月堙A其任務將是打擊日軍從華北各基地所延伸的交通與補給線。

儘管有了這些挫折,且第三大隊並未能阻止日軍實現其目標,但在任務甲期間,名中隊已予敵人以重創。因此,各參戰的中美混合團單位因其一九四四年五月一日至六月三十日之英勇作戰而榮獲一張團體獎狀。(在此役時為中原會戰,三十二中隊有董裴成少尉被地面炮火擊中殉職,副中隊長田雲祥及飛行員虞為少尉被擊中迫降)

該獎狀舉述了下列任務甲之總戰果:
     在兩個月的戰鬥中,該團使二千三百一七名敵軍傷亡,一千三百二一匹騎兵的乘馬及馱馬被擊斃,八六五輛敵軍車輛被毀或受損,四十八架敵機被毀或受創,百十艘河船,其中兩艘超過百呎長受損或被毀。此外,鐵路調車場、碼頭區、汽油堆積站、火砲陣地及其他設施也造成了廣泛的破壞及損害。
  
( 此文摘自國防部編譯 中美空軍混合團英勇戰鬥紀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