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空軍掌故

 

民國五年(一九一六)洋軍閥張敬堯入川,奉命進攻護國軍,挾 飛機數架以俱來,在瀘州上空偵察陣地,是四川最早出現飛機。民國十七年,川軍首領劉湘在越南購買舊飛機數架,初由法國人駕駛,以壯門面,纔聘請東北籍飛行員張沛然,等前來,仍毫無發展,再邀請川籍空軍前輩蔣雲逵回川,擔任二十一軍航空司令兼江防艦隊隊長,大加整頓,添購英製「摩斯」教練機配合原有美製「斐爾卻得」、法製「包臺斯」等飛機六、七架,首先閉設訓練班,聘請張畫一、郝中和、高在田等航空先進為教官,開始招收新生,進行訓練,復設航空司令部於重慶南郊「廣陽埧」機場,下轄一、二兩隊,以張斐然為第二隊隊長,駐防順慶,高在田為第一隊隊長,派駐瀘州,為劉湘所部,擴展防區不少。

四川航校一開辦了兩期,共十一人。

第一期於民國十八年至民國二十年畢業

第二期於民國二十一年至民國二十三年畢業

 

 

 

 

 

 

李起湛

四川蓮溪

民前一年

劉  慎

四川安岳

民前五年

薛有倫

四川隆昌

民前一年

詹本善

四川資陽

民國二年

陳甫松

四川富順

民前二年

陳正心

四川富順

民國一年

曹則彬

四川威遠

民前一年

徐鏡瑩

四川滬縣

民前三年

梁爾霖

浙江會稽

民國五年

吳惜分

 

民前四年

楊智候

貴州貴陽

民國一年

 

 

 

民國二十四年,共軍自江西西竄,黔東淪陷,賀國光將軍奉命入川,組織軍事委員會參謀團,推動剿共工作,中央特派空軍第三隊少校副隊長李天民,於民國二十四月五日親率「可塞」機三架,自湖南長沙起飛,在湖北宜昌補充油料,然後直飛重慶,是為中央空軍進入四川之始。會合二十一軍航空司令部原有飛機,統歸賀國光將軍直接指揮。繼增派中央空軍第二、四兩隊及新編「諸斯羅普」戰鬥轟炸機大隊,集中廣陽埧機場,對共軍輪番出擊,實施轟炸,共軍窺川不逞,復回竄黔境,中央空軍亦隨即進駐貴陽青鎮機場,續飛昆明。中央空軍,首次入川,主要任務為協助川軍剿共,停留峙間較短,人員裝備均屬有限任務完成後,隨即離去。

民國二十六年「七七」事變後,全國上下決心對日作長期抗戰,國民政府遷都重慶,各機關學校、工廠紛紛追隨政府向後方西南各省轉移。空軍亦選定以四川為基地,全 部後移,是為中央空軍第二次入川。首在四川境內廣建機場、興辦學校、設立工廠,一面抗戰,一而建軍,遷最高指揮部「航空委員會」於成都東門外沙河 舖,設一、二兩路司部於重慶、成都。

「空軍機械學校」由南昌遷成都南門外武侯祠。

民國二十六年春,政府因感空軍通信人員缺乏,於杭州筧橋中央航空學校附設通信人員訓練班,民國三十年二月遷至四川成都並更名為「空軍通信人員訓練班」;民國三十 三年一月一日正式成立「空軍通信學校,設「空軍通信學校」於成都 市內鹽道街。

二十七年十月一日,復在成都南門外太平寺機場旁,創立「空軍軍士學校」及「飛機修理工廠」。

二十八年十二月一日,創設空軍最高學府「空軍參謀學校」於成都復興門外。

二十九年八月二十一日,在灌縣蒲陽場設立「空軍幼年學校」建「第八修理工廠」於南門外簇橋,「第十一修理工廠」於北門外鳳凰山機場旁之昭覺寺內,在城內岐璣石公園內,設有「零件製造廠」。

此外,尚有電器廠、保險傘廠、儀器修造所、器材庫、油料庫、彈藥庫,醫療所、轉運所、航空站、無線電臺、氣象臺等單位,分設於成都附近各基地,各飛行部隊,則分駐於成都附近各主要機場,以保衛我領空安全,成都成為我空軍戰時長期集結大 本營。

民國三十二年開羅會議後,國民政府決定配合美軍攻勢,中國戰區亦將全面反攻,美軍調派空軍B-29轟炸機,進駐中國,以對我國東北、日本本島及臺灣、中南半島等日軍陣地,進行毀滅性轟炸。我最高當局乃選定在成都附近,新津、彭山、邛崍、廣漢四地,興建大型機場,專供B-29轟炸機作戰起降之用。四地同時興工,限期完成,工程之艱鉅,限期之急迫,無與倫比。幸賴四川同胞奉獻犧牲,流血流汗,日夜趕工,均能如期完成。當時負責興建廣漢機場的林則彬回憶說:廣漢機場距離成都約四十公里,地處廣漢、金堂、新都、什邡、德陽、羅江等六縣之間,佔地六千畝,涵蓋十一個村落。機場工程決定興建後,世代定居當地村民,不計地價,不爭補償,毀家 紓難,使這位來自福建的「外省人」林則彬,也感動得流淚。工程開始時前述六縣,徵來民工七萬兩千人,分區同時興工,各方支援的機具,計有汽車三百輛,人力板車千餘輛,獨輪﹞膘恕T千餘輛,加上民工自行編製竹箕、自備田鋤,以及工程處所提供的圓鍬、十宇鎬、鐵鏟、大小鐵錘等。

廣漢機場係由美方設計,專供B-29超級空中堡壘使用,主跑道長,一千六百公尺,寬六十一公尺,厚五十公分;副跑道長一千四百公尺,寬四十五公尺,厚四十公分;滑行道及引道共長十公里二一百公尺;機場辦公室及美軍招待所等各種房屋,共一百八十六座,合一萬九千平方公尺。並建造供加油用之大油槽四座,及 其他附屬工程,如電臺、導航設備等,均由工程處承辦,美軍工程單位負責監工。施工期間,各方督促甚嚴,交通部長曾養甫、四川省主席張群及陳納德將軍等,均不時至工地巡視慰勉。

民國三十三年元月二十九日開工時,距農曆新年不到十天,天寒地凍,環境十分惡劣。廣漢附近十五公里內,各河床“卵石幾已取用殆盡,仍不敷所需。經與美方工程人員研究結果,不得不使用河床 沖積沙石取代,方解決了困難,其他機場比照辦理。此外,滾壓跑道及滑行道基礎,遠從雲南各機場調用巳使用過的十噸鐵滾數十副,鐵滾每副用卡車五輛分別裝運,翻山越嶺,趕運成都,並由成都四川機械公司就地鑄造六套滾壓機,另租用蒸氣壓路機及柴油壓路機各一部,同時工作,始將全部跑道基礎工程順利完成,全部機場工程,終於五月一日完工,距完工限期一百天尚提前一週。廣漢機場能在九十三天之內,由無中生有,為軍事工程史上少有之先例,亦為中國人之莫大光榮。而四川 同胞獻地出力,參與實際工作,貢獻最大,居功至偉。

三十四年九月,現任總統府張群資政,在成都發表「勝利感言」曾提及,四川民眾為支援抗戰時空軍所需,前後興建大小機場五十三處,徵調民工逾九十萬,由此可見四川同胞對空軍責獻之一斑。

廣漢機場完成後,即有中美空軍混合聯隊及美軍重轟炸機群順利進駐,並大舉出擊,遏止日軍對老河口攻勢。且曾由廣漢機場起飛,轟炸日本本土八幡、門司、小倉等地,戰果豐碩。

四川同胞嚮往空軍已久,因地處內陸,投效無門,戰前空軍招考新生,多在半公開下進行,既不刊登報紙宣傳,連一分招生簡章亦不易獲得。西南各省更從無考區之設置,後方同胞欲投效空軍,須遠赴平、京、滬、漢等大都市報名應考,歷經千辛萬苦,仍難劾願以償。

抗戰期間,空軍各級學校除空軍官校遷往昆明外,餘均集中成都附近,有專收大專畢業生的機校高級班,及收高中畢業生的官校、機校、通校正科班、器材班、油彈班,初中畢業生則可報考士校及機校士官班。另有空軍幼年學校,適合青年人與同等學力報考的各工廠學徒技工班。戰時川省同胞獨得天時地利之便,可依個人年齡、學力、體能、志願,就空勤、地勤、軍職、 文職作自由選擇。每屆空軍校班招生期間,川籍學子無不踴躍報名參加,人人均以考取空軍為榮,因有大批四川健兒加入空軍行列,促使我空軍迅速成長壯大。

抗戰時,川籍飛將軍先後殉職成仁者,計有重慶張嘉惠、成都樂以琴、渠縣鄭少愚、張嘉惠之弟張大義。張大義原習通信,於張嘉惠殉職後,即主動請纓加入空軍行列,為國效勞。樂以琴之兄樂以純聞弟成仁,棄學從軍,投考空軍官校八期學習飛行。弟承兄志,兄繼弟職,不顧危險,不惜犧牲,前仆後繼,視死如歸,無悔無懼之偉大愛國情操表現,即為我抗戰必勝之最佳保證。

空軍自戰時遷入四川,歷時八載,與當地向胞相處日久,水乳交融,早已視四川為其第二故鄉,與當地名媛閨秀締結良緣,建立小家庭者,頗不乏人。空軍人員任務特殊,作息 不定,危險性高,流動性大,出生入死,兼戰時法幣貶值,軍人待遇菲薄,生活十分艱苦,川中淑女均能識大體,不顧安危,不計甘苦,莫不以與空軍健兒結合為榮。即以筆者故鄉廣安而論,因地處川北,交遍不便,風氣未開,當時考入空軍之男士,不過二、三人,然與空軍健兒結合之淑女,則達七、八人。

美人惜英雄,英雄愛美人,自古已然,於今尤甚。對鼓舞軍中士氣,消除軍民隔閡,淡化省籍觀念,促進全民團結合作,大有裨益。

抗戰勝利後,原來集結四川境內各空軍單位幾已全部遷移出川,川中健兒又隨空軍基地遍布全國。民國三十八年國民政府遷臺,川籍軍眷亦本同甘苦、共患難的精神, 拋棄家園,別離親人,隨軍來臺,共度克難清苦生活,以相夫教子。而今寶島各空軍眷區內,四川鄉音處處可聞,川味小吃如紅油抄手、麻婆豆腐、回鍋肉、豆瓣魚、樟茶鴨等,更盛行於寶島。

空軍發軔於杭州筧橋,戰時茁壯於四川成都,故四川與空軍之關係,頗為密切,值得川省同胞回憶、驕傲。
(
摘自中國的空軍  作者:唐延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