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八年雷鳥飛行員年會

 

美國空軍曾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一九四O至一九四五年間,在亞利桑那州凰鳳城的雷烏機場,代訓了我國空軍飛行員七百餘人。在對日抗戰最艱苦的日子堬捰角互空軍混合大隊,駕駛P-40P-38P-51B-25等各型機,對日本軍閥英勇作戰,寫下了中美同盟作戰無數光榮的史詩。

民國六十八咋美國與中共勾搭,中美中止了官方的關係,但是兩國飛行人員的友誼,經由我空軍退役軍人協會「大鵬聯誼會」與美國空軍「飛虎」、「雷鳥」、「軍刀機」等協會交疏,卻更加強了彼此深厚的友誼。

今年一九八八年雷鳥飛行員聚會於五月十八日至二十日,在美國雷鳥機場所在地梅沙鎮舉行,特別邀請總司令陳上將及我國當年雷鳥受訓飛行學生每期一位代表,計有汪夢泉、劉德敏、張維烈、張少達、劉紹堯、牛迅等將軍和筆者,及在美國的毛昭品、段有理、楊家良、黃其恕、秦貽泰等袍澤。總司令公務未克與會,仍請現任洛杉磯我空軍大鵬聯誼會總幹事盧錫良先生代表參加,並宣讀致大會的賀辭。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的劉達人處長特別撥冗參加,美國雷鳥基地當年的飛行教官和眷屬,我空軍退役及旅美資深軍官和眷屬,以及英國皇家空軍當年受訓的飛行生,共二百餘人。三天聚會中,美國前參議員高華德先生(Hon Barry Goldwater),親自主持了盛大的雷鳥晚會並致詞。全體與會人員亦訪問了美國空軍最重要的戰鬥機基地鹿克機場,參觀雷鳥機場和附近的戰鬥機博物館。

                本文作者與高華德先生(中)合影            作者代表總司令致贈雷鳥協會賈克遜會長紀念品

由於今年雷鳥聚會完全為非官方的活勤,各期代表都是以私人身分自行赴美。筆者十八日到亞利桑那州的鳳凰城機場,立刻看到了手持歡迎牌子的雷鳥接待員,很快的安排我上雷鳥協會小巴士,到達梅莎鎮的拉瑪達大飯店(Ramada)連鎖大飯店(全世界共四百八十餘拉瑪達飯店)領識別證、分派房間,盥洗後與任正元伉儷,同步入酒會大廳,驚喜的發現我們當年的教官瓊斯先生(Mr. Jones)居然張貼了當年我們送給他的照片在找人。他這次是由納布羅斯加州遠道赴會,帶來了保存四十餘年,照片四張,找到了我們(含段有理老師)三個學生。當晚酒宴,中、英、美三國友人都是彼此多年多見,相互舉杯慶祝,歡暢敘舊,直至深夜才盡興入寢。

五月十九日清晨,豔陽高照,美國空軍大巴士早已到達,三輛車子搭載了第二次世界大戰飛行員和眷屬約二百人,沿著一望無際的沙漠公路,馳向鹿克空軍基地。

十時正到達,營區內道路寬闊,營舍環境整潔F-16戰機聯隊長薛拉克准將,和F-15戰機聯隊長萊維斯上校,共同主持簡報之後,分為三組參觀F-15模擬機室,及F-16戰機各分隊作戰室、個人裝備室、飛行員機戰備訓練計畫作業與電視錄影任務執行和炸射成績評鑑等作業情形。全體人員隨即乘車到飛機跑道邊的參觀臺,由一架F-16機性能示範飛行,計包括起飛離地垂直觔斗、四點滾、小轉彎、雙殷麥曼、垂直鑽升滾等,向這些老兵展示了超音速戰鬥機的優越飛行性能。小轉彎直徑僅一千四百呎超低空拉起,鑽升連續八個垂直慢滾,改平高度一萬四千呎。

飛行表演完畢,一行人上車開赴軍官餐廳午餐,冰茶、咖啡、海鮮大拼盤,在這沙漠營區堙A可真是熱情招待。

餐會中我空軍江夢泉將軍特別代表中國飛行學生致贈鹿克基地紀念銀盾一座,全體老飛行員們則鼓掌致謝。

飯後離開這自由世界戰鬥機飛行之家的鹿克機場,下午二時到達一排排優雅有致,窗明几淨,綠草成茵的雷鳥初級飛行學校;PT-17初級教練機的大棚廠和學生部隊,似仍如數十年前的舊觀,當年經常播音:「AttentionAttentionall aviation cadets on this base…」等的廣播聲音似仍暸喨縈繞耳際,對我們追些中國、英國、美國老飛行員,都好像多年的夢幻成真,人人唏噓感歎歲月之不居。

十九日晚上正式酒會及雷鳥飛行員協會晚宴,參議員高華德先生在全體起立熱烈掌聲致敬中蒞會,我空軍總司令陳上將是雷鳥初級飛行第十批畢業,這次由於公務繁忙未克赴會,特別以書面致詞,由盧錫良先生代表宣讀,辭意懇切,充滿對中美兩國空軍友誼和信心,獲得全體熱烈掌聲,其並以精緻禮品致贈高華德先生及雷鳥協會,以感謝其對中華民國長久深厚的友誼。

高華德先生隨即以親切而洪亮的語調,神采奕奕的向大台致詞,其對這些「老學生」的關切,令人倍感溫馨。

五月二十日上午十時抵逢雷鳥基地,大夥依序在參觀臺上坐定,參加該基地創始人石像紀念碑的揭幕式,並很可貴的安排了PT-17PT-19AT-6飛機編隊空中分列式向中、英、美國朋友致敬。

幕典禮完畢,即分批參觀基地內的戰鬥機物博館和在大操場上隙列的全新漆的一架PT-17和一架T-6教練機。戰鬥機博物館陳列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各國空軍戰鬥機,從二十世紀初,機關砲從螺旋漿葉旋轉間隙發射砲彈,最原始飛行翼似的螺旋槳機,一直到韓戰為止各式各樣戰鬥機,完全是真實的飛機一架一架陳列,著名的P-38P-40P-43P-51F-4F(螺槳WILD CAT)F-4U,德國的FW-109,日本的零式機,及一架摩洛哥皇家空軍的米格十七機,老飛行員們有如見到故人般,有人向妻子們熱烈的敘述那永遠說不完的英雄事蹟。

下午搭專車至鳳凰城市區參觀及購物,沙漠中綠洲似的中西部大城,數十年富庶進步,市區擴大了非常多。晴空驕陽,空氣乾燥清新,令人感到非常舒適。

                 本文作者晚宴中與美國友人合影                               雷鳥飛行員協會年會盛況

當晚惜別酒宴,每張桌子上一架PT-17模型小飛機,鑲有中、英、美三國漂亮國旗的雷鳥飛行徽章,非常美觀別致,大會很難得的邀請了演奏一九四O年代音樂的十四人樂隊,全體老少飛行員及眷屬共四百餘人都笑逐顏開,盡情歡舞,不覺已至午夜,乃一一惜別。而中、英、美空軍當年共同浴血禦侮的友誼,因為這一次的歡聚必將永續久遠。
(
摘自中國的空軍  作者張濟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