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CHIT 血幅

美軍參加作戰無後顧之憂,日空軍飛行員就無此運氣,降落我方陣地,不等國軍趕到,就常給當地百姓殺害,所以日軍的飛行員常常連降落傘都不用帶,不幸被擊落後掉落入中國防守區或大後方,生存的機會不多,可想而知對他們的士氣打擊很大。

一九四四年二月十一日,十四航空隊第七十四中隊的六架P-40,在高空掩護B-25轟炸機,再次前往香港轟炸。這次瓴D遇到日本軍機的第一次頑抗。大約有二十架日太海軍的「黑龍」(Black Dragon)隊的漢普(Hamp),及芫等d馬克二型戰門機,已在香港的啟德機場東南二哩的上空兩萬一千呎處,巖陣以待。奇怪的事這批日機,同一般的日機完全不一樣,渾身漆成黑色,既沒有那個紅色的球徽,也沒有那個白環,沒時間討論,它們以六點鐘的方向,向美機俯衝進攻。

美機隨即列陣迎戰,他們將P-40所帶的附加油箱丟掉.以減輕重量,迎擊日機。日方的零式機,此時已自西北方向的兩萬一千呎高空,向美機突擊。當其中的一架零式機正在爬升,以爭取優勢的開火高度時,黎中尉和吉柏特中尉的座機,已在二百碼處,向它開火射擊,並且衝到距它只有五十碼處。日機隨即中彈起火,墜入海中。

日機並沒有對美方的B-25機進行攻擊。激烈的空戰,繼讀在日方的「黑龍」,與美方的P-40之間進行。當雙方飛機已脫離日軍佔領區,進入中國國軍區域後,空戰仍在繼讀中。

黎中尉及貝悌斯中尉都在混戰中,因飛機中彈而跳機,並於一週之後,才回到基地,並對凱伊提供了許多更為詳盡的空戰情報,二人都是在日本佔傾區以外數哩處跳機。所幸降落地點都是友軍區域,所以在降落後,即為英國空軍地面救援隊(British Air Aid Ground)所拯救。

黎中尉在日機第一波攻擊時,便被射中了腿部。他在極端痛苦及大量流血中,仍不顧一勿地衝向敵機,並在近距離開火,目睹兩架日機都起火爆炸,並墜入海中。但他本身的傷口狾b大量出血,當他感到他的靴中已充滿了熱血時,他開始準備跳機。

不久之後,他已感到一陣眩暈,而且機油也已開始流進機艙,他只好跳出機外。但他仍感到日機在追擊他,為了迅速下降,他延遲張開他的降落傘。他的飛機隨之也茪劗z炸了。他在著地之後,即被一個中國苦力發現,飛行員展示血幅,並以簡單的中文告之是來華参戰的美空軍,苦力立即將他送到一位中國陸軍的郝將軍那堨h了。

貝悌斯中尉的飛機被擊中後,他也被迫跳傘。當他的降落傘下降時,日機仍不肯放過他,曾兩度俯衝向他射擊。但他狶犍岫a操縱他的降落傘繩索,A避日機的追擊,所以並末被擊中。他在茬鬥寣A也立即被一個中國農夫所救,並將他送到英國空軍救援隊那裹去。

這次的空戰,是發生於號稱日本最精銳的海軍黑龍戰鬥機隊,與美國空軍中,被稱為「學習中隊」(正在了解中國戰場新到的飛行員),的七十四戰鬥機中隊之間,所以也格外令人注目。更令人驚異的是,那天為B-25轟炸機護航的P-40戰鬥機只有六架,但在香港上空列陣的日本戰機纂A為數竟有二十架之多,真所謂眾寡懸殊,難以匹敵,但一場塵戰結束,P-40擊落日機三架,而日方也擊落P-40兩架,但兩位飛行員跳傘獲救,幸末喪生。雙力損失接近,唯由於日方是以眾多的空軍精銳,來和少數的美國「學習中隊」的飛行員交鋒,戰果如此,雙方飛行員素質之優劣,於此可見。而此一光榮戰役,遂也成為七十四中險戰史中,最值得紀念之頁。 

  (另一則故事) 後方不時傳來反攻勝利的消息,即使没有後方的消息,我們由飛機從頭上飛越的次數,也可以推側到勝利巳經在望了。

夏暑茁壯了秋禾,秋風迎來蟬聲,三十三年的入月尾,小鎮全民沸騰,喊聲震天:「快出來看呀l飛機在天上打仗了」。十二架肚子上、翅膀下有紅膏藥的飛機,圍茈|架鯊魚頭的飛機,在衝殺渡騰,嗹噠噠的槍聲不斷,有紅膏藥的飛機,機上冒荈繚洁A向東逋逃者已有四架。人羣的掌聲不斷,歡呼的吆喝不斷。

看那是什麼,老遠一架飛機冒着黑煙迫降下來,我們把日本鬼子的飛機打掉了,活捉鬼子去!人流奔向城外。 城外的大豆田中,幾十位執鋤頭,舉柴刀的憤怒鄉親,包圍著一高鼻子,黄頭髮的外國人,外國人手上拿茪熇j,蠻話說得又急又高,狳S有人能懂,「打死這個洋鬼子!」

.鄉親們自生至死,離開家鄉五十里以外的人,十中無一,他們祇知道日本人是洋人,狺ㄙ器D洋人中,尚有東洋人和西洋人之分。一人喊打,眾人齊湧,一位上過中學的街坊,喘荇蟢譯i包圍圈,高舉雙手,聲嘶力竭的喊;「不要打!他不是日本人!」鄉親們停止進攻。美國人對他們,是沒有多大意義的,但是,他們明事理。

洋人脫下上衣(飛行夾克),背面對茪j家,上面寫茖潀璊j字:來華助戰洋人(美國)軍民一體救護,航空委員會。洋人好像仍怕老百姓弄不清楚,特別舉起大姆指,說:「蔣中正!蔣中正!」洋人說中國話,從不出家門的鄉親們,仍然聽不懂,仍然是怒容滿面,仍然握出打人的架勢。街坊的中學生,是見過市面的人,他看了洋人飛行夾克上的字,和洋人所說出來的名宇,他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了。他再次向鄉親們宣告說:「這個洋人是美國人,是我們蔣委員長請來,幫助我們打日本鬼子的!」聽說洋入是蔣委員長請來的,鄉親們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武器.,臉上明顯表面出對委員長的崇敬。蔣委員長四個字,不管前方或敵後,童嫂婦孺寰有不知道的。鄉親們在中學生的指揮下,先把洋人隱藏到小鎮中,夜間用牛車送往老河口,那埵磽釦畯怐漯躑x和陸軍。 
( 此文摘自飛虎隊之書 )

 中國戰場中美國飛行員使用

緬甸、印度之中美國飛行員使用

中國、緬甸、印度之美國飛行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