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大獵殺

 

進入194312月後,中國空軍、中美聯合空軍(CACW)、美國陸軍第十四援華航空隊三支隊伍密切配合,戰力日盛,除主力部隊繼續對武漢、香港、廣東等日軍原有據點進行空襲外,還不時派出小編隊對臺灣海峽至中國南海的日軍艦隊施以沉重打擊。
  121日,十四航空隊和中美聯合空軍由第一大隊大隊長李學炎率17B-25轟炸機在數架P-40P-51戰鬥機的掩護下從桂林出發,猛烈轟炸香港的日軍九龍埠碼頭。每架B-25轟炸機可裝載6250公斤重的炸彈,17架飛機的總攜彈量已相當可觀。除李學炎外隊伍中另有5名中國飛行員,他們分別為梁寅和、蕭振昆、吳超塵、羅紹陰和楊訓偉,其餘戰機均由美國人駕駛。在轟炸完畢後,編隊在中山縣上空與日軍遭遇,日軍的反擊異常頑強,一架寶貴的P-51戰鬥機不幸被擊落。
  1216日,該大隊再次前往廣東省境內的天河、白雲兩機場伺機殲敵,不料日軍及時出動數架“隼”式戰鬥機前來攔截,轟炸機編隊被迫升入高空避敵。混亂中兩架B-25轟炸機向南逃逸至中國南海海域,卻意外在東徑110°23′、北緯21°08′的洋面上發現了兩艘日軍艦。兩機於810分左右對日艦展開攻擊,並在擊沉其中一艘後安全返航。
  兩天後,中美聯合空軍第三大隊又組織戰鬥機、轟炸機聯合編隊出擊日軍南雄基地,編隊共有P-40戰鬥機10架、B-25轟炸機5架,大隊長苑金函、中隊長鄭松亭等5名中國飛行員各駕駛1P-40。就在編隊對南雄基地轟炸的同時,吳超塵與另一位飛行員乘隙飛往東京灣上空尋敵,抓住機會重創日軍木製運輸船一艘。
  1223日凌晨,十四航空隊和中美聯合空軍第一大隊飛行員林濟洋、丁毅嚴各駕駛1B-25轟炸機從遂川機場起飛,經福州一路向東,於524分在中國東海海面擊沉日軍運輸船一艘,當日正午,聯合空軍對天河基地發起總攻,意圖一舉摧毀這一日本陸航在廣東的大本營,編隊中共有P-51戰鬥機5架、P-40系列戰鬥機24架、B-24重型轟炸機28架,以洪偉奇為首的5名中國飛行員參加了此次戰鬥,仍然駕駛他們最拿手的P-40戰機。下午320分,編隊由北方接近天河機場,高度約6000米,洪偉奇第一個在前方發現了十幾架日機,高度大致比已方機群高150米左右,他馬上想到情報部門此前曾經通報說日本陸航第25戰隊一周前剛剛從漢口調至廣東,有道是不是冤家不聚頭,看樣子今天又得跟這個老對手來一番惡戰。
  日軍25中隊的“隼”式戰鬥機也發現了下方的大批飛機,他們當即分為兩組,一組纏住中美空軍的護航戰鬥機以拖延時間,另一組則沖入B-24轟炸機編隊大施屠戮,戰隊長阪田少校和中隊長尾崎等人連續命中美軍戰機,二十多架B-24來不及投彈,只得四散逃逸。混亂中一架B-24被敵機命中後爆炸。洪偉奇等人打起精神奮力迎戰,他抓住機會緊緊咬住一架“隼”式戰鬥機不放,最後用六挺機槍的一個齊射將其擊落;隨後陳本濂也盯上了一架敵機,這架日機在發覺處境不妙後反復進行螺旋俯衝以逃脫追殺,陳本濂在300米的距離上連連開火卻無一命中,另一名中國飛行員董斐成見狀也趕來相助,但前方的這架日機當真是猶如神助,竟在躲閃之中猛地來了個上拉迴旋,一下子從上方繞到了兩架P-40的身後,陳董二人這才相信那些有關日軍飛行員擅長格鬥的說法確非虛言,二人只得一路俯衝才擺脫了敵人的反撲。
  25戰隊的及時出現使天河基地逃過了一場浩劫,戰後25戰隊呈報說擊落B-24轟炸機一架,擊傷敵機10架,實際上中美聯合空軍的損失尚不止此,另有飛行員黃勝余在戰鬥中被擊落後壯烈犧牲及飛行員黃繼志失蹤。所幸B-24轟炸機體型龐大,只要不被當場擊落,返航後經檢修一般都能重新投入戰鬥。一貫喜歡誇大戰果的日軍陸航此次竟然出現了漏報,這實在是不多見的事情。另一方面,中美聯合空軍戰後宣稱擊落了3架“隼”式戰鬥機,事實上日軍在這次戰鬥中無甚損失。
  1225日,又一個耶誕節來臨了,相比4142年時的慘澹時光,今年聖誕中美空軍務基地堛漁薵^自然是好了許多。當天上午中國空軍的兩架B-25又在大亞灣海面擊沉了一艘日軍運油船,算是給節日增添了一個歡慶的理由。

26日,飛行員黃松三和蔡德中在南海上空巡邏時還擊沉了一艘長約120米的日軍大型補給船。當然,在把目光投向東海和南海的同時,中美空軍也沒有放鬆對武漢、廣東等地日軍的壓力,每天都有幾十架次的戰機前往這些地區作戰,將日軍戰機牢牢“堵”在基地當中,這樣在海上覓敵的同伴便沒有了後顧之憂了。
(摘自現代兵器中國的天空編譯:周斌、田雙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