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了!我親愛的父親

 

民國九十七年(2008)舊歷年前後,父親因不明原因拉肚子住院,查不出病因,一直無法康復返家。而今年台北的天氣異常的濕冷,並持續很久。因此,引發了其他病發症,轉往加護病房,完全靠呼吸器無法自行呼吸。最後終於二月十七日下午,在兒、孫、媳圍繞在病房邊平靜的離開他心愛的家人。

我愛您,想念您,我親愛的父親,相信你已經脫離了病痛,正前往天國的路上,您將在另一個國度,過得無憂無慮不再有病軀之苦。

家父於民國九十七年三月二十日公祭後火化,安放於南港軍人公墓。相信這也是他老人家所願。

我親愛的父親田景詳先生民國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於家鄉湖南省鳳凰縣出生 是家中獨子田家在老家鳳凰縣是軍人世家聲望崇高曾祖父曾任貴州提督巡府在平定太平天國及西征新疆上有過顯赫的功名祖父為孫中山委任的中將湘西鎮守使因其為清庭官費留學日本也曾任職講武堂軍校故其學生有國軍上將多名

父親自幼有藝術方面的天分無論繪畫及音樂等均能無師自通如果不是抗日軍興父親投筆從戎離開了國立藝專否則必能在藝術方面有很大的成就我也相信大哥儒乾現在能成為有名的畫家也是遺傳了父親此方面的天分父親先入了黃埔軍校十六期步科畢業後再考入空軍官校十四期飛行科並奉命前往美國受飛行及戰鬥訓練在返國中於印度加入了美國陸軍十四航空隊下的中美空軍混合聯隊也就是聞名世界的飛虎隊」,父親英勇作戰曾於空戰中負傷兩次並有擊落日本零式機四架的紀錄曾獲勳章無數。

父親飛F-86軍刀機時曾因飛機故障迫降失事全身火劫身受重傷我當時因年幼無所感受雖見臉部手臂及腿部有燙傷疤痕也就日見習慣但當父親身體不好不能自行淋浴時由我幫他洗澡才發覺父親的胸前以及後背有如此多的燙傷疤痕真是驚心觸目父親為國效力抵禦外敵時所吃的苦真是偉大

除了為國效忠之外父親的求知慾也使我佩服他熱愛研究姓名學植物學高爾夫球及電腦應用等十分廣泛在鑄造原理及實用上他是出名的高手在近九十歲時還常用MSN網路上與孫子女們談天,所以孫子女們之同學都戲稱父親為 “ e-爺爺”。
我曾經問過父親您還想飛嗎?

父親回答:很想,這種感受我無法用言語表達出來,只有真正的飛行員才能體會。

為了想完成父親的心願,我有一架1/18的P-40模型機,加以塗裝成二十八中隊飛行員,父親公祭後一起火化,他老人家可再次駕駛機傲遊天際。

           父親和他的P-40戰機又可以飛翔於天空了                           哈哈上飛機了!

      座艙中的(大鼻子很像)胸前是28中隊隊徽                          準備起飛啦!

  父親公祭入口處,左為十四航空隊隊員簽名畫                     右為父親曾獲頒之勳獎章      

                       莊嚴的公祭會場                                        P-40戰機停放在棺木上一起火化

 父親並沒有離開我們,而是父親將駕戰機自由自在飛翔於藍天白雲之上,出國旅行享受美食去了,現在一定高興的很。爸爸請帶著我們的祝福,祝您一路順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