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戰鬥機大隊前往芷江

當第三戰鬥機大隊的飛行員企圖頓挫日軍在河南之攻勢時,第五大隊已在芷江駐紮,並在執行對抗草莓攻勢的任務。不像第三大隊那樣多少有些獨立性的作戰,第五大隊則受到文森特的第六十八混合團的管制。

十七戰鬥機中隊的飛行員已於五月下旬到達中國,繼之,第二十七中隊亦於六月二十二曰抵達。但由於地面支援人員尚未從印度趕到,第十七及二十七兩中隊的飛行員及飛機將配屬給第二十六及第二十九中隊直至八月下旬為至。

六月間,第五戰鬥機大隊從芷江飛行了二十二次任務。在十七日及十八日赴長沙之掩護任務中擊落了五架敵機,其中三架是該大隊的助理作戰官布蘭克(Tom Brink)擊落的。到了月底,所有四個中隊的飛行員都成了作戰老手,為未來的困難歲月奠定了充分的準備。

對第五大隊而言,六月過得很快,作戰任務的緊迫性,不久使得連P-40的例行檢查也有困難。原已因無法修理而被一筆勾銷的戰鬥機,現在又重新予以考慮,多架經匆匆修理後再度出動對日軍作戰。第五大隊的人員也吃到苦頭,長時間的工作及營養不良使許多人體重減輕而病倒。與六月間的二十二次任務相較,第五大隊在七月間飛了幾十次任務,八月間飛了七十九次任務。

第五戰鬥機大隊所飛之一切任務中,以一九四四年七月十四曰、二十四日、及二十八日的三次,戰果最為輝煌。當這三次對洞庭湖地區之白螺磯(Paliuchi)機場攻擊時,該大隊摧毀了 五十五架敵機,聲稱三十一架可能被擊落,二十四架被損傷。

十四日的任務是在十三日協同夜襲後由柔斯土校率領。在起飛的二十一架P-40中,兩架因機械故障而被迫返航。七時卅五分P-40由東南予接近該機場,發覺大多數日本飛機仍在其機堡內。當煙霧退散後,二十三架日本飛機已被摧毀,第二十六中隊的約翰生少尉擊落了四架而居首功。

二十四日的任務與十四日類似,二十一架P-40以低空向該基地投彈轟炸,然後予以掃射。此次P-40一直飛到現場的目標上空。事實上,他們飛得非常低,以致馮佩瑾少尉在接近目標時撞毀於洞庭湖。由桂林發起的一項牽制攻擊協助促成了這次奇襲,而且做得非常完美,沒有一架日機能離開地面。 這次閃電攻擊把日本機員全部誘出,在露天準備上其飛機,全擊毀於地面,而且沒有遭遇到高射砲之射擊。戰果是三十架日本飛機被毀,有三位中國飛行員各摧毀三架。

白螺磯戰役的最後一仗是在二十八日打的,這次是由丹寧中校率領。又是牽制戰術奏效,其戰果是摧毀敵機十一架,可能摧毀十二架,損傷六架。

八月間繼續對草莓攻勢實施反擊:舢板、卡車、建築物、及部隊都感受到P-40的威脅與危害。在七十九次任務中計飛了五六六架次,擊落了日機十架。同時,摧毀了三七七隻舢板、七十二艘汽艇,及二四六輛卡車,這些對於支援日軍攻擊之補給工作均甚重要。

如果七、八兩月是第五大隊的繁忙時期,則九月份更屬如此,因為日軍經過衡陽無情地沿湘江河谷而推進。在第十四航空隊企圖阻止日軍瘋狂推進期間,第五大像在九月間,飛行了不下一百零九次之任務。儘管有這些努力,日軍仍在繼 續推進,已逼近寶慶(即邵陽)。九月十四日,被認為在芷江與作戰無問關重要的九十二名美國人員及六十三名中國人員的北撤到恩施。他們將留在那堥潃茈b月的時間,直到芷江的威脅減輕為止。

九月間有一項任務值得特別一提,二十四日夜,第十七戰鬥機中隊的邦烏克斯(Bill Bonneaux)少尉從芷江緊急起飛企圖攔截正在攻擊該機場的日軍轟炸機。由於用無線電與地面高射砲手之密切合作,故能潛近一架Ki-48百合花型機,並以兩次猛烈的連發射擊將其擊落。

日軍於攻佔捊y後,十月間將其注意力轉向南邊的桂林,遂解除了芷江第五戰鬥機大隊的壓力。第五大隊在這段期間最藝高膽大的飛行 員是第二十六戰鬥機中隊的考爾曼(Phil Colman)少尉,他在九月二十一日造成了擊落第四架及第五架敵機的紀錄,而成為該大隊唯一的空戰英雉。
( 此文摘自國防部編譯 中美空軍混合團英勇戰鬥紀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