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紀念的一枚印章

 

父親有一枚印章看上去就是一顆很普通的壓克力章,但是所有的文件和銀行用章都是使用它,從未沒有覺得有何不一樣。

直到有一天,副會長虞為要我加印一些"中美聯隊"(早年所寫)的書和記念杯,做好後送到他家中,並要我去他公司向祕書拿錢,於家中辦公桌內拿出他的名片蓋上個人印章寫上錢數目,虞老用印時說:「這印章你父親也有一個,是我們同學打下了日本零式飛機,從座艙擋風板上拆下的壓克力板做成的印章,三十二及二十八中隊很多同學都有拿到。果然虞老拿著同父親有著一樣形狀的壓克力章。

回家後詢問父親是否有此事,家父才同我說:「沒有錯,這是日本零式機的前擋風玻璃,當年是用壓克力板做的。」

如今家父己在今年2008年二月病逝,整理其物品時找出五、六枚個人印章,有金屬、木頭、象牙製,但他老人家最愛的還是這枚壓克力章。我輕輕的清潔此印章,我很能了解此章父親對它有一份獨特的情感,並將永遠保存,心中充滿對他的懷念與思念。

父親所喜愛的壓克力圖章。尺寸:1.8公分×1.8公分四方,長 6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