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機密 59

 

航空委員會頒發蘭州空軍與地面聯絡信號須知摘要及本部臨時規定符號一覽表

                 

 

 

 

 

       

通信基板

表示通信的位置及方向

(標示符號現為橫放實際應為直立式放)

數目符號

表示敵機及我部隊符號敵轟炸機於四十架以上時亦用此數字表示

  

 

 

解除警報

 

 

 

 

 

 

 

 

 

表示轟炸機及架數

 

每直角表示十架轟炸機在四十架以上用目字表示並在長條白布之東側鋪白布一塊表示

表示驅逐機及架數

 

每橫條表示十架以內

表示偵察機及架數

 

每箭頭表示一架

敵機方向

 

示      例

 

表示敵轟炸機五十架驅逐機二十架其高度五千公尺在正東方向餘此類推論

表示敵機批數符號

表示尚有第二批敵機如鋪三條橫布即表示尚有第三批敵機

               

 

 

 

 

表示注意警

本欄符號在指揮台及老站部懸掛。

表示空襲

表示緊急

夜間三紅燈即為緊急報

表示解除

 

 

 

第一隊起飛旗

放白色信號彈二枚

1、日間不可兼用信號彈。

2、本欄旗號在焦家灣懸掛。

第二隊起飛旗

放紅色信號彈二枚

第三隊起飛旗

放綠色信號彈二枚

            

回蘭州攻擊

 

1、本欄符號僅在永登、樂都兩地鋪示之。

2、鋪示本欄符號時不鋪基板。

待命繼續飛行

 

回蘭州降落

 

                 

飛西寧站加油

 

本欄符號在蘭州機場指揮同附近永登、樂都兩通信所鋪示之。

飛武威站加油

 

飛西古城站加油

飛臨能站加油

飛中川村站加油

飛東古城站加油

第二隊降西古城站

 

 

一、所有陸空聯絡符號除按照本一覽表使用外餘均依照航委會規定符號施行之。

二、對空符號在馬家山及四墩山鋪七出。

三、陸空聯絡密語另行規定之。

四、本表自民國二十七年二月二日起施行必要時通知變更之。

注意:離蘭州時請將此表繳回註銷。

抗戰早期國軍缺少無線電通訊系統,為了能方便陸空方面的聯絡而發展出了這一套以白布在地上鋪成符號,以便空中之確認。這件古老的機密文件中,可以透露出當年抗戰期間,中國空軍及國軍部隊之落後,及各項軍事物資的短缺,而研究出各種符號,來對抗擁有現代化軍事裝備“日本軍閥”的侵略行動,所做的努力。

抗日戰爭時期,蘭州是中國西北地區主要空軍基地,又是國際聯絡咽喉要道。中國購買的重要戰爭物資,以這堿高饕B樞紐,轉運內地。幾個輜重兵汽車團,從新疆運送軍火彈藥到重慶等地,蘭州是轉運站。為了切斷中國西北對外陸、空聯繫,日本空軍遂以山西運城為基地,對蘭州實施連續轟炸,欲使這個戰略交通樞紐癱瘓下來。

“蘭州空戰”的戰鬥過程請點選 徐華江 內之檔案,不在加以書寫,下文是以老百姓觀戰後之回憶。

一九三九年二月十二日,二十九架日機空襲蘭州,國軍空軍起飛迎擊,初戰不利,被日機擊落七架。

二月二十日,洋洋得意的日軍轟炸機編隊由山西運城起飛,首批於下午一時二十七分侵入蘭州地區。

日本飛機從東面飛來,先兜一個大圈子遠遠繞到蘭州西面,自西向東進入市區後,邊轟炸邊逃跑,丟完炸彈一溜煙向東方飛回基地。

日機每個小編隊三四架飛機,面前一架重轟炸機,兩側和後面有輕轟炸機護衛。重轟炸機上面,左右各有兩個引擎,加上中間駕駛艙,老百姓稱之為「五個頭」;輕轟炸機則為「三個頭」。每批有時九架,有時十二架,快進入市區時便將隊形疏散開來,以機關槍、機關炮構成交叉火力網,互相掩護。

國軍空軍為報上次的一箭之仇,改變了戰法,誓死保衛領空,奮起迎擊。國軍的戰鬥機為單座單引擎,小巧靈活,先在西郊截擊,像燕子一樣在敵機編隊間上下穿梭射擊,非常輕盈靈敏。

突然一架敵機中彈起火,機尾冒出一股黑煙,拖得很長很遠,速度漸漸慢了下來,脫離了編隊。國軍戰機繞著它猛攻猛打,日機漸漸不支,斜刺婼藻V大地,轟地一聲爆炸開來,冒出一大團火光。

我們「跑警報」,隱伏在西郊野山坡上一道壕溝堙A這時看得高興,從壕溝婺鶗X來,拍手狂呼:「打下來啦,打下來啦!」漫山遍野的百姓不顧彈火紛飛,亂跑亂叫。忽聽一陣槍聲,原來是值班軍人在發出警告:後面一批敵機又飛臨上空了。

敵機編隊受到攻擊後不敢散亂,繼續向東侵入市區,實施「地毯式轟炸」。機群均勻疏散開來,也不俯衝,像鋪地毯一樣,把炸彈一排排密密麻麻撒了下來,於是地面上自西向東爆起連綿不斷的點點火光,隨之傳來震耳欲聾的猛烈爆炸聲,大地震顫,轉眼間蘭州城淹沒在一片火海之中。

市區上空由高射炮部隊保衛。高射炮的戰術不要求炮彈直接命中敵機,而是「打空域」。即將天空劃分為若干區域,敵機進入幾號空域時,群炮齊射,只要碰上敵機便可擊傷它。如果擊中要害駕駛艙,或擊中油箱,往往可以一舉將它擊落。

這一天,空軍戰機和高射炮火共擊落敵機九架,二月二十三日又擊落六架,取得了抗日戰爭中可以彪炳史冊的空戰勝利。對日空戰的勝利,換來了一個時期的安寧,社會秩序漸漸恢復正常。

一天我走到城隍廟前,看到許多人出出進進,原來媄銗縝b舉辦擊落敵機的戰利品展覽。進去一看,牆上掛著燒焦了一角的寫有「武運長久」四個大字的日本紅膏藥旗,還有一幅幅「千人縫」。這是長長一條白綢子,日本軍人出發到中國前,他們的母親或妻子拿了這綢帶四出求人,讓每人在上面縫一針,滿一千人就叫千人縫,帶在身邊可以逢凶化吉,性命無憂。只因他們侵略中國,殺人太多,這玩藝兒也保佑不了他們了。

一架敵機殘骸中發現日軍官兵的屍體七具,內有大尉一人。展覽會的案子上擺有他們的遺物頭盔、飛行服、手槍等等。地上則是從敵機上拆卸下來的槍炮,還有許多槍彈、炮彈、大皮靴、降落傘,一直擺到展廳出口。參觀的人無不拍手稱快。

蘭州空戰的勝利,使日本空軍再也不敢輕舉妄動,中國西北戰略大通道至此暢通無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