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公令戰機名稱之由來

 

對於模型飛機的發燒友而言,各年代飛機的型號及內部構造可以說是了如掌指,尤其對於二戰期間,各國所使用的戰鬥機模型,更是製作討論的重點。對有命名的空戰英雄的座機的製作,更是搶手。在中國戰區上最出名的兩架P-40P-51戰機,一架就是名為“太公令”的P-40戰機,另一架是名為“天馬號”P-51戰機。

左:摘自馭風擎空模型網P-40“太公令”模型機   右:摘自模型家族網P-51四大隊“天馬號”模型機

二戰時期中外馳名的照型,是美志願“飛虎隊”P-40戰機加上鯊魚嘴飛翔於中國的戰場上。其中「中美混合團」所使用P-40“太公令”的名稱由來及意思,並無一人知道。在中外有很多書介紹此架戰機,美國方面書就曾以Grandfather's Command來介紹“太公令”這架飛機。至於此機的機身號及尾翼編碼是多少,是由何人駕駛眾說不明,“太公令”三個字的顏色是紅是黃也有不同見解,也有人說是王光復或是徐華江的座機之事,爭論不休。至於“天馬號”是誰的飛機,相信知道的人更是少知又少。此事使我非常的感到興趣。

對於太公令之謎,我心想王光復曾同徐華江伯伯同在七中隊共事過,所以利用一次拜訪機會,我問了徐伯伯想了解一下有關“太公令”的事情,徐老腦筋很清楚應該會知道此戰機的故事。

「哦!你問“太公令”那是我的飛機!」徐老平靜的回答。

我立刻開始興奮起來,終於可以解開此世紀之謎,訪談如下:

在當時,我們中隊的美隊長瑞德少校告訴我,在美國的飛行員都很流行把自己的座機畫個圖案或取一個吉祥名字,一般寫老婆或女友的名字,以思念遠方的親人所帶來的祝福,為何不把你的飛機也取一個好名字,可帶來好運。

在我們中國人的隊上,可從不來這一套的。但當時我心想,也好就把自己的座機取個名。我心就想,如要取名字第一字體筆劃一定不能太多,以免在空中不容易辨別,同時又要有義意。想起了小時候所最喜歡讀的一本小說“封神榜”書堶悸漕C一個人的個性及名字至今依舊耳聞能詳,其中有一位奇人就是姜太公(名為姜尚號子牙)在軍中扶助()武王伐紂,他等於現在的軍中的參謀幕僚長,建立了很大的戰功死後封神,在眾神之間具有很高的權威性,並能領導全眾神下達命令。

又因為姜太公釣魚時只用魚勾不放魚餌的關係,一句有名的成語就是「姜太公釣魚願者上勾,不願者回頭。」“封神榜”是屬於神話的故事,堶掉g得有很多不是真實的東西,是有此段歷史但把人都神化了。

雖是如此我也就把我飛機也神化了,就把我的座機命名為“太公令”三個字。並將這幾個字請機械員,採用黃色的油漆寫上,飛在天空上就非常的明顯了。於是,我座機寫上兩面都寫了“太公令”三個字,並告訴隊員們此名字的由來,中美飛行員都跑來要同我飛機照像,想沾一點眾神的保佑,請我幫他們照了多張相片,卻沒幫自己照一張留念。

我記得三十二中隊也有人幫飛機取名字漆在飛機上叫“小意思”,是誰取的名字我以記不清楚了,事實上,大家都不在意飛機叫什麼名字,只是我知道有這回事。

(美隊員和太公令戰機,奸笑的鯊魚嘴是七中隊的標誌。)

在抗戰期間有不少的美籍飛行人員為自己的座機取名字,其原則是必須有自己的專屬座機。在中國的空軍單位飛機少,飛行員多,根本沒有可能每名隊員都有一架屬於自己飛機,所以只有隊長才有可能為自己的飛機取名字,但戰機還是大家使用。中國名稱,就我所知道取名的戰機有鐵羅漢、千里眼和徐華江老人,所駕駛太公令等幾架飛機,其主人是誰有些就不清楚了。

駕駛“太公令”的兩位老人現都健在,分別為三大隊七中隊第一任中隊長徐華江將軍,及第三任中隊長王光復(目前定居美國)。第二任中隊長葉望飛作戰陣亡時,並非是飛行“太公令”號戰機,而是其他P-40戰機。

徐老說:「當年在七中隊時,我的座機“太公令”非常幸運的好飛機,並曾打下了多架的日本戰機,建立了不少的戰功,就我所知此機也不曾被擊落過。」

“天馬號”P-51戰機也同為徐老的飛機。徐華江伯伯也是在大陸期間,最後一任四大隊大隊長了。

(1947年初徐華江任四大隊大隊長飛行P-51在北平城上空時,由僚機隊友所攝影留念。)

飛機機頭前下方有四大隊(志航大隊)的隊徽,有了上次取“太公令”為名非常的幸運。此次,也將隊長座機取名,其上前一樣的位置寫上“天馬”二字,其名是從“天馬行空 昂昂不群”而來,意思為特立獨行出眾的意思。機身上有紅色三細一粗代表上校大隊長(空軍編制大隊長官階是上校),事實上,當時我只是有中校官階,機尾三圓圈代表四大隊的三個中隊,紅色21隊、黃色22隊、藍色23隊。

(左:民國三十六年四大隊駐防北平時期P-51戰機。 右:四大隊隊長徐華江與其座機天馬號合影。)

「沒有想到這兩個名字,會傳了下來。」徐老最後回答。徐老從頭至尾淡淡的回憶往事,詳細的說明,也沒有激動處,好像是在談論他人的事務。徐老不僅僅是一位戰將,也是一名使人尊敬的長者。這一陣子看著他老人家身體愈來愈差,心中深感難過,那麼多年來的交往,徐老在我心目中的份量也僅次於我的父親,請您一切多保重,敬愛的徐伯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