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峽兩岸的民間團體攜手幫助抗日航空烈屬尋親 

莫仲榮烈士的外甥黃耀基先生不知如何找到了我的電子信箱,寫了一封信給我,希望我能加以協助尋找莫仲榮烈士,陣亡的時間及地點和身平點滴,莫烈士同我父親皆二十八中隊,接到他的來信時,父親才剛去世沒有多久,無法回覆。只有將莫烈士的陣亡資料傳給了對方, 為尋找莫仲榮烈士的墓塚,我馬上和南京航聯會服務的沈紅女士聯絡,請求協助查尋,我倆來回了多封的電子郵件,終於圓滿的結束了。感謝沈女士並寫了一文,來介紹此次的經過,原文摘錄如下:

今年(2008)328日,臺灣空軍退伍軍人協會的理事翟永華先生給我發來郵件,請我幫助在抗日戰爭中犧牲在四川上空的原飛虎隊三大隊飛行員莫仲榮烈士的親屬黃耀基先生查找莫仲榮烈士的墓塚。

(莫仲榮烈士)

莫仲榮隸屬中美空軍聯隊第三大隊二十八中隊之一員,當年犧牲後據說埋葬在成都,家人最後只收到一堆遺物而不得見其墓塚,烽火連天之下,頗為哀傷。抗戰勝利至今為止,由於種種原因,相關資料、物件、相片相繼或毀或失,故此身處華南的家人無法追查其墓塚所在。莫仲榮烈士的兒子,如今已是七十有餘之人,一直寄望有生之年找到父親墓塚所在並前往祭拜。

我一接到臺灣翟先生的郵件,當天就立刻與南京航聯會的劉祥祺秘書長聯繫,劉秘書長告訴我,經過查詢得知莫仲榮烈士的名字已經在1995年就刻在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紀念碑上了。我就在41日將這些資訊發給臺灣的翟先生,並且立刻告訴了莫仲榮烈士的外甥黃耀基先生。 

那天,當黃先生知道烈士的名字已經刻在在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紀念碑上時,激動得哭了。他告訴我,莫仲榮烈士是1944年在四川上空駕機時犧牲的,至今已經64年了,他的親屬都不知到他埋在何處,莫仲榮的妻子為莫仲榮一直守寡了64年,已經於06年去世。莫仲榮的兒子莫熙積已經70歲了,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夠到父親的墳前憑弔祭拜一場。1994年他聽說南京有一座空軍墳,就和妻子來南京找過一星期,但沒找到。只好回廣州了。所以黃先生當即就決定和莫仲榮的兒子兒媳和孫女及莫的侄子一起在五月來南京祭拜先烈。

5月26日早晨,我陪同黃先生一行五人到航聯會道謝、感謝航聯會修建了抗碑,刻上了烈士的名字,讓烈士親屬有了一個可以憑弔烈士的地方。在航聯會開了烈士證明和查詢莫的資料,黃先生和莫仲榮烈士的兒子給抗館共捐了三千元人民幣。從航聯會出來我陪黃先生一行到花店買了兩束鮮花,和他們一起乘計程車到抗碑憑弔。

526日是莫仲榮烈士的祭日,64年前的今天,是莫仲榮烈士遇難的日子,他的後代們選擇這一天來祭拜烈士是很有意義

莫仲榮子莫熙積於南京航聯會

 的。當時的場面非常感人,莫的兒子和兒媳一下車就直奔山上的碑林,尋找莫的名字,莫的名字刻在左邊第二排的碑牆上,突然,莫的侄子大叫:找到了,在這兒!他們五人立即在刻有莫仲榮烈士名字的墓碑前站成一排,將鮮花獻在碑牆前,莫仲榮烈士70歲的兒子在碑牆前老淚縱橫,他張開雙臂撫摸著黑色的碑牆嘴堻銙鉿a說爸爸,爸爸!我想你呀!我們找您找得好苦呀!我來遲了……”莫的孫女雙手合十先是小聲啜泣,爺爺呀,我們來看您了,可是奶奶前年已經去世了,她等了您64年啊……”莫的外甥黃先生抬頭看著莫仲榮烈士的名字邊哭邊說舅舅啊,我們終於找到您了!您走了64年,我們想你呀!您是為我們的國家犧牲的,您是我們家族的驕傲……”這時小聲的啜泣變成了集體的嚎啕慟哭,積蓄了64年的思念在這一刻都迸發出來,在碑牆前盡情宣洩…………我也忍不住掉淚。是啊,莫仲榮烈士為祖國犧牲64年了,他的親人們今天千里迢迢找到他的墓碑,獻上了一束鮮花,終於圓了親人的夢想。

 這是遲到了大半個世紀的祭拜,此情此景的確讓人辛酸!感慨萬分!

左一:沈紅女士和莫烈士家屬在紀念碑合影,莫仲榮烈士的名字刻在左邊第二列的碑牆上。

莫烈士家屬在南京航空烈士公墓

黃先生還發給我兩首七絕詞,是他為這次行程而寫的
 
七絕  悼三舅                                                

              飛虎展翼在長空 ,  
             
英雄怒吼向前沖。  
             
保家衛國身不顧,  
             
英魂融歸藍天中。

 七絕  英名頌

              雄鷹折翅在蜀中 ,
             
英名戰史化為風。
             
拂去塵埃還本色,
             
飛虎英雄立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