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士女萬里尋父墓

 

一個女人,生活至四十多歲,父母健在,子女繞膝,突然發現,她的父親不是她的生父,她生父早在1938年,在抗日戰爭中陣亡了!她才恍然大悟,為什麼她與她現在的父親性格、長像無一相像之處。

193838日,飛行員駱春霆與愛國華僑榮廣成等受命由西安飛往山西風陵渡轟炸敵人陣地。完成任務回航時,在潼關上空遭遇敵機,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駱春霆與榮廣成被擊落。據說榮廣成仍坐在機艙內,屍體已燒成焦黑,機毀入亡。而駱春霆當時尚未亡,只因他決心精忠報國,不作俘虜,舉槍自殺。日軍知此情況後,感動至極,予以厚葬,並立一木碑,上書「中國英勇空軍駱春遷墓」。

1938316日,青島的《新民報》刊登了一則消息,標題是“日軍仗義埋葬義士,講的就是這段事情。

    (駱春霆烈士)       (容廣成烈士)

當時駱春霆的父親駱金銘,在青島看到此段消息,大惑不解,不知為何是駱春遷,而不是駱春霆?他曾寫信去後方查詢,因淪陷區與大後方通訊不便,消息至四月初才傳來,僅說駱春霆失。

駱春霆的妻子馬錦章,在得知其夫殉國後,痛不欲生,她在l938年寫給父母親的信中說:她在朋友勸解下,乃決心重收拾這碎了的心靈來苦鬥,為遠離她的勇士,完成他的使命,受盡這人生的苦辣後,再他吞掉也不晚。當時,她與駱春霆己有愛女駱宜慧。在朋友勸說下,她帶茪k兒,改嫁給駱同窗李廷凱。李先生視此女如己出,改名為李麗玲。

1982年末,李麗玲的生母才告訴他,李廷凱只是她的養父。

李麗玲在得知此事後,力求追出其生父壯烈殉國的英勇事跡,及其遺骸下落,以求到他墓上,獻上一束鮮花及一掬淚水。其時,她在美國已二十多年,嫁給林克文先生,有了六個子女。

1983820日致函西安市人民政府轉革命歷史傅物館要求查詢生父駱春霆之情況,以便前往掃祭,以盡赤子之心。但此信未有回復。

實際上,青島市人民政府,已於l9571029日,追認駱春霆為烈士,並給其母曹佩蘭給予烈屬待遇。除有贈給烈士家屬“光榮人家”的榮譽狀外,尚有民政局致市南區政府的公函。公函稱:曹佩蘭之子駱春霆,1936年在浙江筧橋空軍學校畢業,七七事變後,參加國民黨空軍第十七隊任少尉隊員,於l93838日在山西風陵渡作戰陣亡,特給予駱春霆烈士稱號,給其家屬按烈屬優待等。

駱麗玲同時給台灣空軍司令部寫信,此信由其生父生前好友司徒福轉呈。並於1983126日得到其“人事署長”少將伍廷槐的復信,函稱駱烈士已於抗戰期間安葬於西安飛機場南面之空軍烈士公墓中,駱烈士並已入祀台北圓山“國民革命忠烈祠”中。

1948年國民政主席蔣中正簽發給駱烈士榮譽狀,上書,玆有空軍第十七隊追贈中尉隊長駱春霆於民國二十七午三月八日在華陰抗戰陣亡……特頒此狀永志哀榮等。

駱麗玲女士於8385年,兩度赴大陸查找,在此期間她得到了許多收獲。

(曾經風度翩翩的駱春霆少尉)

當年在西安機場打旗指揮戰機起飛、降落的羅中楊先生,以空軍中將身份退役,現居美東維吉尼亞,他已年屆八旬。據他回憶,他當時指揮飛出十二架戰機,但僅十架回航。戰後,由他監造南京烈士公墓,一天,他突然看到駱烈士的遺體,他說:「小駱,你可回來了!」

駱烈士一位老友林悅雄,也於1982年,給駱女士寄來了一張由他保存了四十餘年的烈士給他寫的明信片,並附一措辭懇切的信,說此明信片是駱烈士於1936年寫給他的,四十年來,他一直珍藏,任何時候,都妥加保管,現終能物歸其所。

駱女士也到了其父陣亡的山西匼河鎮,據說,當年日軍給這位飛行員下葬後,還埋了四顆地雷,以防人掘墓。但193856月間國軍攻占了匼河鎮、把烈士的屍體挖出遷葬至西安。駱女士還找到了當年參加挖掘屍體的一位趙老伯,趙老伯也回憶了當年的情景。

駱女士在大陸看了重建中的烈士公墓後,途經日本返美,在日本期間,突然生病,停留數日。她一位三叔駱為龍,是《北京日報》駐日特派員,三叔肖一個摯友遲先生,是SONY公司對華貿易總顧問。遲先生請駱女士吃飯,席間,談起她赴華尋父一事,遲先生說,他有一位朋友,專門搜集中國抗日空軍將士圖片,叫中山先生,本人是皮膚科醫生,曾著有《中國的天空》一書,他研究航空秘史,搜集了一千多幅照片,因駱女士行程在即,未與中山醫生聯絡上。

(日軍發現駱春霆駕駛被擊落的E-15飛機殘骸)

(日軍為我國空戰烈士駱春霆立碑)

駱女士返美後三周,她三叔從日本來信說是見到了中山醫生。中山醫生一看駱先生的名片,就說,我等了你多年了,協終來了,我這有一樣東西是你要的。中山醫生給駱先生看了兩張照片,一張照片是日本人在山西為駱春霆的墓上書“故中國航空士駱春霆--日本竹野隊為中國航空士造墓。”另一幅圖片,是在河鎮被擊落的烈士E-15飛機殘骸。抗日英雄駱春霆,在南京、台北,都有他的紀念墓、祠,這正表示了中山醫生及全體中日人民的願望:中日永不再戰!
(
轉自19851217日香港文匯報)

駐:

19974月的一天,已從原浙江大學退休在家的吳其軺偶然從孫子那堭o知報紙上的一則尋父“啟事”。原來,美籍華人駱宜慧女士正在杭州找尋父親駱春霆。而駱春霆正是抗日戰爭時期吳其軺在中學和航校的同學。

駱女士在報紙上刊登廣告,希望知道她父親下落的親朋好友看到後能馬上與她聯繫。

這則尋人啟事讓吳其軺十分興奮,當時,年過八旬的老吳在第二天就在家人的陪同下,通過西湖區蔣村派出所找到了駱宜慧,並向她提供了許多真實的資料。

(右一駱春霆和其戰友合影)

據吳其軺回憶:駱春霆,杭州人,中央航校第六期畢業,抗戰時他是國民黨空軍5大隊17中隊少尉飛行員。193838日那天,第17隊隊長黃泮揚與第25隊副隊長袁葆康各率E-15戰機六架,奉命從西安起飛,前往山西風陵渡附近的日軍炮兵陣地執行轟炸任務,在完成任務返航時,在華陰渭南上空遭遇日本敵機,當時敵在我機左上方,其數量倍於我,他們雖然又打下兩架敵機,但他們自己也有兩架飛機被擊中,飛行員容廣成(中央航校第五期高級班畢業) 陣亡駱春霆“失蹤”。

自從1983年駱宜慧從母親那堭o知自己父親是抗日空軍英雄駱春霆,她覺得父親似乎沒有死去,這埵乎有許多疑問,由此她開始了漫長的尋找父親真實下落的行動。

1985年,駱宜慧找到了時在日本任《北京日報》駐東京記者駱為龍先生。

駱為龍先生是駱宜慧女士的三叔。在日本工作的他找到《中國的天空》一書的作者,時為日本濟生會中央病院的中山秀夫先生。

駱為龍記者對中山秀夫說:“我的二哥是二戰中的飛行員,在戰鬥中犧牲。現在,我和他的女兒都在尋找他。您一直研究日中空戰的歷史,您知道駱春霆的下落嗎?”

中山秀夫大為吃驚:“您找的是駱春霆嗎?我這埵野L戰死、飛機殘骸、墳墓的照片。193838日我國空軍駱春霆駕駛的飛機不幸被日軍擊落。

中山先生拿出自己的研究資料說:“當時是中華民國27316日,發現地點是貴國山西省永濟縣匼河鎮。當時,有兩架貴國飛機被擊中,其中一架就落在永濟縣頜河鎮。當時,有一個小隊的日軍前去搜尋,看到飛機殘骸中的貴國空軍軍人,少尉軍官駱春霆已經陣亡。為表彰貴國軍人壯烈戰死、英勇不屈的武士精神,日本軍人列隊對駱春霆表示敬意,並樹碑,供以花果。以表示日本軍人對中國軍人的敬意。其墓碑上寫‘故中國航空士駱春霆之墓’。

吳其軺說:“我和駱春霆很熟悉。我們的中學時代,黃埔軍校時代都在一起朝夕相處。這次,能和駱春霆的女兒相見,又一次聽到關於駱春霆的故事,真是讓人既高興又傷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