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河谷

一九四四年秋天,天候也嚴重妨礙第五戰鬥機大隊的作戰,却使大隊的戰鬥機比日軍損失為重。約伊納(Joyner)少尉、陳海泉少尉、斯賓塞(Spencer)少尉,及俞揚和少尉都在十月間的惡劣天候中損失了他們的P-40,而不得不步行同到芷江。

次一值得一提的任務發生於十一月十一日,那天,雷諾茲上尉(第七戰鬥機中隊未來的中隊長)率領丁十架,P-40對衡陽機場實施奇襲攻擊,攻擊了三十五架敵機,各P-40的飛行員丟下了十八枚破片炸彈,並作了三十七次的俯衝掃射。總共有十七架飛機被毁於地面,另十八架被擊傷。雷諾茲獲頒銀星獎章以酬庸其計畫與領導此次 任務的成功。

次日,一九四四年十一月十二日,該大隊的領導階層發生重大變化。丹寧中校從柔斯上校接掌指揮權,柔斯則返同美國。威爾德少校被任命為大隊作戰官,籃塞(Glyn Ramsey)少校則接替威爾德為第十七戰鬥機中隊的中隊長。在丹寧的領導之下,該大隊將獲得新精神並 採用一個綽號「丹寧的魔力」,丹寧事件請:看戰地風雲篇「人道與謀殺」。

  整個一九四四至四五年冬天,天候始終是芷江地區作戰的一個重要因素。

一九四五年元月是該大隊第一個週年紀念及中國籍指揮官之更迭日期(張唐天少校接替向寇生少校為大隊長)。鄭忪亭少校從第三戰鬥機大隊的第二十八戰鬥機中隊調來接替(王殿弼少校)為副大隊長。鄭松亭少校是一位經驗豐富的戰鬥機飛行員,具有積極進取的個性且曾證實擊落敵機三架。

三月間,在芷江的每一個戰鬥機中隊被分配了一個沿湘江河谷的特別作戰地區。第十七中隊涵蓋岳州(即岳陽),第二十六中隊涵蓋湘潭至衡陽,第十七中隊涵蓋衡陽至桂林,第二十九中隊涵蓋桂陽至湘潭,第七十五中隊(歸第五戰鬥機大隊管制)涵蓋漢口至長陽。 
 
  ( 此文摘自國防部編譯 中美空軍混合團英勇戰鬥紀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