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會長夏功權 熱血愛國真英雄

 

從熱血愛國的空軍英雄,轉型為心細如髮的職業外交官,二戰空軍退役人員協會的前任會長夏功權伯伯(2008)十月十八日過世,享年九十歲,靈堂設於振興醫院,預定於二十五日上午八時三十分在第二殯儀館舉行公祭典禮。享年九十。八時半,黃新平夫人和子女為他在市立第二殯儀館舉行安息禮拜,親朋友好都會去向他最後道別。

夏伯伯去世之事,我並未收到訃文,所以並不知道此事,等我知道時,以舉行過了公祭典禮,無法向他老人家行鞠躬禮,做最後之告別,只能於此祝他老人家一路好走,邁向天國之路,為國家也以盡了最後一份心力了。

民國八年,夏功權出生於寧波世家,父親早逝。他奉母至孝,李太夫人移居北京,他就讀育英附小,不但奠定英文基礎,也學會一口京片子。那時候的中國仍保持許多舊時代觀念,家中如僅有獨子,可免服兵役。但愛國心強烈的夏功權堅決要當軍人去打日本鬼子,夏伯母終於讓他去報考中央軍校。由於他的英文程度超越儕輩,那時抗戰已開始,他轉入空軍軍官學校,畢業於第十四期。

夏功權伯伯曾講過一個真笑話:空軍飛行員第一次單飛成功後,依照同學間的陋規,必須把那只三寸多長的飛行胸章放在高玻璃杯堙A倒入威士忌酒,以淹沒那隻胸章為度然後一飲而盡。

有酒膽而無酒量的功權兄,大醉後回到宿舍淋浴,正奇怪為何塗了半天肥皂卻沒有泡沫,低頭一看,才發覺自己沒脫軍服,肥皂都擦到制服上去了。

畢業後被派到美國受訓,又因為他英文好,被留下作教官。功權兄使盡千方百計,才被調回重慶,加入中美混合空軍聯隊,出過許多次危險任務。直到不久以前,他仍是中國空軍退役人員協會所屬的第十四航空隊中方退役人員協會的理事長。每次美國曾參與二戰時中國戰區的空軍老兵來台訪問,都由他出面接待。

卡特總統與我國斷交後,蔣經國派他為首任駐美代表,叮囑他說,此行「忍辱多於負重」。功權兄不負所託,三年任內兩國關係雖然改善許多,但他永遠只打一條黑領帶,表示無言的抗議。美國人也瞭解他的心情,無人曾加指責。國戰區的空軍老兵來台訪問,都由他出面接待。

外交部發言人陳銘政代表外交部表達遺憾和惋惜,希望家屬節哀順變,外交部將提供必要協助。陳銘政說,夏功權先生為我國資深外交官,在台美斷交後出任駐美代表,對斷交後台美關係的維繫和強化有很大的貢獻。夏功權先生是外交官典範,其過世是外交界一大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