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中的王牌” 埃里希·哈特曼

 

埃裡希·哈特曼Erich·Hartmann)是一位德國空軍的頭號王牌飛行員。對於世界各國空軍中那些立志要當世界頭號王牌殺手的飛行員來說,埃裡希·哈特曼一定是最招他們痛恨的人。因為這位前德國空軍戰鬥機飛行員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以352架的戰績創下世界空戰史上空前絕後的紀錄,這座很可能是永遠無法攀越的高峰迫使哈特曼的後來者無可奈何地永久生活在他的陰影下!

1922419日出生於德國符騰堡地區魏斯紮赫城。父親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的軍醫。戰爭結束後,為躲避經濟危機,於1925年(即哈特曼出生後的第三年)全家離開德國,到中國的長沙開了一家診所。

1929年,哈特曼隨母親和弟弟一同回國,3年後,老哈特曼也回到德國,在魏爾的俾斯曼大街開了一家診所,行醫謀生。

天才少年

哈特曼從小就喜歡飛行,他第一次嘗試飛行是乘坐一架竹子做框。舊布蒙皮的滑翔機從房頂往下跳,落在事先挖好的鬆土坑裡。哈特曼的母親是一位富有冒險精神的飛行體育運動愛好者,這對哈特曼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母親參加了伯布林根機場的航空俱樂部,經常駕駛克萊姆127輕型飛機,哈特曼興高采烈地隨母親一起飛上了藍天,開始有了真正的飛行體驗。母親是對他的飛行生涯產生了重大影響的第一人。

學習滑翔飛行

1932年,由於經濟困難,他們賣掉了飛機。1933年,希特勒上臺,德國掀起了飛行熱。希特勒大力支持建立滑翔俱樂部。1936年,哈特曼的母親在魏爾建立了一個俱樂部,親任教員,招收青年人學習滑翔飛行,正上中學的哈特曼加入了俱樂部。

14歲的哈特曼成為一名優秀的滑翔機駕駛員。1937年底,他獲A級和B級滑翔機駕駛員證書,取得C級後,成為希特勒青年飛行團中的滑翔機教員。在中學裡,哈特曼是不守規矩的學生,履歷表裡填有課間休息時點燃用木炭和硫磺製造的黑色粉末恐嚇同學的記錄。他的學習成績一般,不求上進,考了個及格就心滿意足,但卻醉心於體育活動,一次,他未經訓練就參加了從33米高臺跳下的滑雪比賽,動作竟然相當優美,同學們給他起了個“野母豬”的外號。

報名參軍

193910月,哈特曼看上了一名叫烏爾蘇拉·佩奇,昵稱烏施的女同學,姑娘當時才15歲,哈特曼不顧姑娘家裡的反對而死命追求,日後兩人還真結為了伉儷。

193991日,歐洲戰爭爆發,半年後,哈特曼高中畢業,立即報名參加了空軍,父親反對他的選擇,老醫生希望兒子去從事救人生命的事業,而不是去殺人,而且他認為戰爭會以德國的失敗而告終。母親卻理解哈特曼參軍的志向。老醫生無力阻止他,只好寄希望於戰爭儘快結束,那樣的話兒子在停戰後還能有足夠的時間學醫,繼承祖業。

哈特曼19401015日加入了德國空軍第10訓練團,駐紮在離東普魯士的科尼斯堡15公里的新庫倫地區。19413月,轉入柏林加托夫第2空戰學校,在訓練團裡學的是航空史、飛行原理和發動機的使用、設計和構造、空氣動力學、材料學知識和氣象學等飛行基礎知識。

到空戰學校,主要是訓練飛行。1941324日,入校不到一個月的哈特曼放了單飛,至1014日,基本飛行訓練結束,他轉入第布斯特殲擊機飛行學校,學習駕駛梅賽施密特公司生產的ME109式戰鬥機。在這裡,他遇到了對他的飛行生涯產生過重要影響的第二個人瞿哈根教官,教官是德國有名的特技飛行能手,他對哈特曼也特別賞識,他教哈特曼基本戰術動作和獨自駕駛ME109的技術,還傳授了一些特技飛行的秘訣。

展露才華

19423月,哈特曼順利結束飛行訓練,獲駕駛員證章,並晉升為少尉。在1942年六月轉入空戰和射擊訓練後,哈特曼很快顯示出天生的射殺才能,他特別熱衷於近距離射擊,不喜歡當時流行的遠距離射擊。194263日,哈特曼駕駛ME109D型飛機用機槍對拖靶射擊50發,命中24發,引起教官和同行的注目。

初學飛行的一帆風順,難免使年輕的哈特曼有些得意忘形。

1942824日他在第布斯特表演特技飛行,飛完低空搜索、橫滾和8字飛行後,他意猶未盡,又作了個從好萊塢舊電影學來的驚險動作,從10米低空飛掠基地上空。結果,他受到關禁閉一周的處分,扣發3個月工資,有意思的是,這次冒險救了他一命,他因受罰沒去執行計畫好的一次戰鬥飛行,他的一位同伴駕駛他的飛機代替他出動,不料起飛後發動機出現故障,機毀人亡,死神與他擦肩而過。

對蘇作戰

不久,他告別了父母及女友,開赴東線戰場,加入德國空軍第52戰鬥機聯隊,參加對蘇軍作戰。初戰受挫52聯隊在蘇聯南部戰區作戰,指揮部設在邁科普,哈特曼到達的時候剛巧目睹了一架ME109式飛機迫降時起火爆炸,戰爭的殘酷立即籠罩在他心頭。

哈特曼兩天后被分配到第三大隊,大隊部設在索爾達卡茲卡亞,他到第7中隊任勒斯曼中士的僚機。19421014日,哈特曼和勒斯曼初次合作,駕駛ME109G14式飛機在格羅茲尼一帶作警戒飛行。

忽然,耳機裡傳來命令:“7架殲擊機和3架伊爾-2飛機正在普羅赫拉德尼吉附近掃射街道,命你等截擊”。哈特曼緊跟勒斯曼向目標飛去,高度4000米。15分鐘後,勒斯曼在無線電裡呼叫“左前下方有敵機,靠攏,占位,然後攻擊”。可是哈特曼怎麼也找不到目標,俯衝時,他與長機拉開了30米距離,沖到1800米高度,仍找不到敵機的影子,於是改為平飛,就在這時,他看到了2000米遠處有2架深綠色的飛機。哈特曼的心狂跳起來,他的機會來了,他加大速度,越過勒斯曼,搶佔攻擊位置,在距敵機300米時,他開了火,但所有炮彈都未擊中,為了避免與蘇機相撞,他拉杆規避。然而,他紮入了對方機群中,周圍都是深綠色的蘇軍飛機,哈特曼覺得他快完了,他找不到勒斯曼,於是急轉彎飛進一片小雲塊中,穿出雲後他發現周圍已沒有飛機,這才松了口氣。

“別怕,我在掩護你,在穿雲時,我已找不到你,趕快穿雲下降,這樣我就可以找到你”這是長機的聲音。穿出雲層後,哈特曼看到1500米處有一架飛機直奔而來,他驚慌地向西飛行,一邊下降,想擺脫那架飛機。“向右轉彎,這樣我可以向你靠攏”又是勒斯曼的聲音,此時,那架飛機截住了哈特曼的去路。兩架飛機越來越近時,哈特曼加大油門,再次下降到超低空,向西飛去。向西疾駛時,哈特曼縮著脖子,躲在防彈鋼板後面,等待蘇機的炮彈射來,幾分鐘後,哈特曼發現自己飛到了厄爾布魯士山,燃料卻只夠飛5分鐘了。飛機迫降在一條狹小的公路上,兩分鐘後,德國步兵圍了過來,用軍車送哈特曼回機場,迫降地離機場有30公里遠。馮.博甯大隊長高聲訓斥著哈特曼,一條一條的數落他的罪狀:

1。未經允許擅自離開長機;

2。搶佔長機的射擊位置;

3。擅自進雲層;

4。把長機誤認為敵機(多次躲避的是長機);

5。沒執行“靠攏”的命令;

6。迷失方向;

7。沒有擊中敵機,自己卻受到傷害。

7條罪狀,使哈特曼只好和地勤一起工作3天,作處罰。反思這次經歷,哈特曼從長機那裡學到了許多東西。勒斯曼從不急於攻擊,而認為要掌握時機,有很大的把握才射擊,他講究“觀察和判斷”,慢慢的,哈特曼克服了新飛行員的盲目性和不善觀察的毛病。

第一次勝利

1942115日下午,哈特曼和大隊副官特雷普特中尉率4架飛機在迪戈附近起飛,去攔截企圖攻擊德軍地面部隊的8架伊爾-2強擊機和10架拉-3飛機作戰。

哈特曼第一個發現了蘇機,大隊副官命他組織和指揮攻擊,哈特曼急速俯衝到50米高度,在100米距離以內,但炮彈從蘇聯飛機的裝甲上彈了回來,他發現這樣射擊伊爾-2飛機純屬徒勞,這種飛機的裝甲厚度是出了名的,他想起阿爾弗雷德·格裡斯拉夫斯基過去告訴他的方法——攻擊伊爾-2飛機的滑油散熱器。

哈特曼急速爬高,然後俯衝到離地僅幾米的高度,從蘇機的後下方逼近。60米距離,哈特曼對準滑油散熱器開火,這次,蘇機冒出了濃煙,拖著長長的火焰開始下降,接著,它的翼下發生了爆炸,碎片擊中了哈特曼的飛機——他一直在後面窮追不捨。黑煙從發動機艙下冒出來,哈特曼意識到自己的飛機受傷了。

當哈特曼想方設法迫降在地面時,艙內的濃煙熏的他幾乎窒息,他爬出機艙時,蘇機在2公里的地方爆炸了。步兵把哈特曼救了出來。哈特曼想,擊落敵機也不是天方夜譚,這是他的第一次勝利。

聰明的哈特曼很快悟出:這次勝利是新戰術的勝利,在醫院裡,他想,如果離開敵機快一點,不至於要迫降,但這次比上次參戰沉著,沒有違記,較好的控制了火力,能在緊急情況下冷靜應對。

逐步的,哈特曼弄清了當時流行的盤旋戰術並在遠距離開火並非最好的辦法,這樣容易顧此失彼,他認為最好的戰術應該是:搜索——攻擊——脫離或暫停攻擊,即及早發現敵機,但不忙於攻擊,而是注意判明其他情況,若無別的敵機來襲,再發動突然的攻擊,然後迅速脫離。

新型戰術

第一次勝利的啟示,使哈特曼慢慢獲得了信心,也獲得了新的戰術一種背離教科書的戰術。漸露身手哈特曼被任命為克魯平斯基的僚機,克魯平斯基當時已擊落飛機70多架(戰爭結束時,共擊落197架,居世界第15位),此時,哈特曼才擊落2架飛機,被戰友稱為“娃娃”。

在與經驗豐富的克魯平斯基配合的日子裡,哈特曼的戰術逐步奏效,至1943314日,他共擊落敵機15架,獲得了二級鐵十字勳章。1943年底,他已出動110次,當上了長機,1943525日,哈特曼又擊落6架敵機,一次他與一架拉-6式飛機相撞,憑駕駛滑翔機的能力,把受傷的ME109飛機迫降在德占區,這是他第5次迫降。

事後,中隊讓他回家休假,在4個星期的假期裡,哈特曼享受了斯圖加特家中悠閒自在的日子,但戰爭留給他的烙印並不能完全消除,一天晚上,哈特曼在半夜驚醒,似乎聽到僚機的急促警告:“轉彎!轉彎!”

戰爭的態勢正在逆轉,盟軍日益強大,德軍日陷窘態。英美軍持續不斷的的大規模空襲,使德國不得安寧,哈特曼結束休假匆匆趕回前線。

突出戰績

194375日,哈特曼一天出動4次,擊落5架拉-5殲擊機,這天戰績最大,但他的同伴克魯平斯基因與敵機相撞而受傷,離開了中隊,同一天死去的同伴還有5位,占中隊兵力的三分之一,哈特曼不停出擊,幾乎每戰必有斬獲,戰績急劇上升。

戰場上的埃裡希

817日,哈特曼擊落飛機達到80架,打破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著名空戰英雄曼弗雷德·馮·裡希特霍曼所創造的世界記錄。

9月,他升任中隊長。9月底,哈特曼擊落敵機115架,破默爾德斯創造的擊落敵機100架的記錄,成為新的“空軍英雄”。

1029日,他擊落了第150架,扳平了克魯平斯基傷癒歸隊後於101日創造的150架的記錄。

令人稱道的是,他這150架戰果有148架是在2月底到10月底這8個月中取得的。平均每月打下18架,每5天打下3架。他因此被授予鐵十字騎士勳章,並獲准休假兩周。

被俘經歷

當然,在此過程中他也有敗走麥城的時候,差一點進了蘇聯人的戰俘營。8月下旬,他在一次出動中飛機被擊中,迫降到蘇軍防線後面,兩名蘇軍士兵抓住了他,他急中生智,假裝負了重傷,致使蘇軍放鬆了對他的警惕,他在被押送後方的途中,趁德機轟炸的混亂跳車逃走,最後穿越戰線逃回。

南方黑色魔鬼

哈特曼擊落150架飛機後,得到了很高讚譽,報上常常登出他和52聯隊其他“英雄”的照片。蘇聯飛行員給他起了個“南方黑色魔鬼”的綽號。所謂黑色魔鬼是哈特曼機頭上畫的一個象鬱金香花心似的黑色箭頭。據說有一段時間蘇聯飛行員一見到這個黑色箭頭標誌就躲得遠遠的,哈特曼因此竟無事可做,戰果增長慢了下來。哈特曼改變了策略,他把這架畫有黑色標記的飛機轉讓給沒有經驗的僚機,以保護他,而自己駕著沒有標記的飛機。這樣他又得到了與敵機格鬥的機會。

19441月至2月,哈特曼又擊落飛機50架,平均每個飛行日擊落大約2架飛機。

哈特曼在攻擊中已創造了一套戰術,那就是“觀察——判斷——攻擊——脫離”。但是,在東線的空戰中,德國空軍在數量上已居劣勢,哈特曼必須經常應付蘇聯飛行員的攻擊。於是,他又創造了一套防禦戰術。這兩種方法相輔相成,形成一種守中寓攻攻守兼備的厲害戰法。哈特曼每次在遭到對手從後下方攻擊時,都採用一種向左或向右轉彎下降的路線,迎著對方轉彎,然後擺脫。對方逼近並要進行射擊時,哈特曼鎮靜的在同一水準上飛行,然後側滑等待,讓對手沖前,然後以小速度轉彎擺脫。

“第8中隊的奧伯雷澤爾對別人說,他不相信我擊落飛機的數位。”哈特曼出色的戰績也引起了隊內一些同人的懷疑或嫉妒。同他一起調來52聯隊的奧伯雷澤爾少尉就不服氣,當面說哈特曼吹牛。哈特曼氣衝衝找到大隊長京特·勒爾少校,告了昔日戰友一狀。大隊長揚了揚眉毛:“可我相信是真的!”哈特曼想出個妙招:“我願意和他一起飛行、戰鬥。”第2天,奧伯雷澤爾果然被派來作為哈特曼的僚機。那一天,哈特曼升空擊落2架敵機,奧伯雷澤爾臊的滿臉通紅,啞口無言。

194432日,哈特曼擊落飛機數達到了202架,希特勒授予他和克魯平斯基中尉各一枚柏葉騎士十字勳章。哈特曼少尉和克魯平斯基一起飛到阿爾卑斯山脈的貝希斯特加登山莊。在這裡,希特勒親手給他們授銜。參加授銜的共有16名王牌飛行員和兩名步兵上校。哈特曼在這些人中年紀最輕,軍銜最低,尤為引人注目。

哈特曼順道回家省親。父母為兒子的戰績和勳章感到驕傲。但父親喜中有憂,他端坐在沙發上嚴肅的說:“好,經過考驗表明你是個有能力的戰鬥機飛行員,並且還活著。埃裡希,你要相信,我們已經被打敗了,戰爭失敗了,現在我們得準備嘗嘗失敗的味道了。”父親拿過一張報紙,繼續說:“即使戈培爾那種美妙的堅持到底的說教,也掩蓋不了事實的真相。”哈特曼沉默不語,他無力反駁父親。

傳奇人物

1944318日,哈特曼回到倫貝格前線。他得知已晉升為中尉。這個時候,美國人最新式的P51式飛機投入了東歐戰場,給德軍造成很大威脅。整條戰線,無論是空中還是地面,都籠罩在一種緊張、壓抑的氣氛中。德國空軍被迫隨著地面軍隊不斷向西轉移,且戰且退。

19444月中旬,哈特曼的中隊在齊利斯蒂的澤爾內什蒂作戰,作戰異常困難,大部分王牌飛行員奉命調回國,守衛日益吃緊的本土戰線。哈特曼一直沒走,他要負責培訓那些不斷補充來的新飛行員。他把自己的攻防戰術耐心的向他們傳授。

418日,仍保持著全軍最高勝利紀錄(275架)的勒爾大隊長奉調回國。“現在,小娃娃,我將不在妨礙你了!”勒爾走前留給哈特曼這麼一句臨別之言。

5月初,在蘇軍強大的反擊攻勢面前,哈特曼的中隊狼狽撤出蘇聯,移防羅馬尼亞的羅曼。他們的任務是攔截襲擊羅馬尼亞石油中心的美國B-17B-24轟炸機群,同時,繼續同蘇聯空軍作戰。

5月底,哈特曼又擊落23架飛機。

累累戰果

194471日,哈特曼已擊落250架飛機,成為德國空軍(也是世界空軍)第5個也是最後一個達到這個高峰的超級王牌。

83日,希特勒授予哈特曼一枚劍柏騎士十字勳章,這是頒發這枚勳章以來第二次授予一位中尉。2年前,第52聯隊中隊長曾獲此殊榮。哈特曼成了德國空軍的神奇人物和“民族英雄”。

哈特曼來到了東普魯士的拉斯騰堡,這裡是希特勒的大本營,綽號“狼穴”,他走進用木版搭起的簡陋房屋,看到斑斑的炸痕,720日,一群密謀反叛的軍官在這裡引爆了一枚定時炸彈,希特勒倖免於難。希特勒行動遲緩地出現了。他右耳被炸聾,人們只好沖著他的左耳說話,哈特曼大吃一驚。希特勒說話了:“面對未來我是樂觀的……我相信,720日是命運挽救了我的生命,這樣,我就能夠在這個充滿希望的時刻領導德國繼續前進。”走出“狼穴”是,哈特曼只感到胸前的勳章分外沉重。

8月上旬他回到了日益吃緊的東部前線。蘇聯空軍的數量日益增長,近衛團的紅色標誌飛機,全由尖子飛行員組成。領導近衛團與德國人作戰的,都是象闊日杜布、波雷什金、雷奇諾卡夫等一樣擊落德國飛機50架以上的王牌飛行員。哈特曼繼續不停的出擊,他那已讓人望塵莫及的戰果記錄還在發瘋似的上漲,不久達到了282架,他甩下了幾乎所有的競爭對手,前面只剩下格爾哈德-巴克霍恩了。巴克霍恩攻強守弱,一次出動常常能打下比哈特曼更多的飛機,但自己也常常被打下,負傷住院,坐失戰機。哈特曼攻守平衡,出動機會比巴克霍恩多。憑藉這個優勢,他大步趕上了巴克霍恩。

823日,哈特曼3次升空,打下8架飛機。這時,他擊落飛機總數達290架,終於超過了巴克霍恩。哈特曼成了德國空軍最有成就的戰鬥能手,也是有史以來世界各國空軍中擊落飛機最多的人。哈特曼現在考慮的已不是對付哪個競爭對手,而是攀越擊落敵機300架這座人類從未征服的高峰。

攜槍受勳

1944824日,哈特曼2次升空作戰,擊落敵機11架,從而使他擊落飛機的總數達到301架,這是世界上第一個擊落飛機超過300架的王牌飛行員。空軍總司令戈林元帥親自發來電報表示祝賀。第二天,哈特曼被請到赫拉巴克上校那裡,上校對他說:“年輕人,衷心祝賀您!元首已經向您頒佈了鑽石騎士十字勳章。後天去沃爾夫桑澤報到,元首為您授勳。”

當然,這是無上榮譽。於是,哈德曼就欣然前往「元首」(德人均稱希特勒為元苜)的總部去接受這分殊榮了。

哈德曼是第二次世界擊落敵機最多的一位,三百五十二架的德國空戰英雄;而希特勒則是人的納粹「狂人」,他一手造成了腥風血雨的世界大戰,屠殺了千千萬萬的猶太平民以及活埋了大批波蘭軍官,是不折不扣的魔頭,非但為世人所痛恨,也為一批中、高級陸軍將領所不滿。所以有了一九四四年七月二十日的密謀刺殺行一動,不幸失敗,使希魔得以苟延殘喘,直至戰爭情況失利,在第三帝國土崩瓦解之前纔與他新婚妻子雙雙自殺,結束了他醜惡的一生。

話說當希魔逃過被刺殺的劫運後不久,就召見了當時戰功彪炳(首先打破擊落敵機三百架紀錄)的空戰英雄依力克.哈德曼(Eric Hartmann),要為他的橡葉、寶劍騎士十字勳章加上一顆鑽石,成為最高等級勳章。

豈料希魔自從被行刺之後,加強了警衛措施經過兩度盤查,到達三重警衛,亦即內圍區時,還要執行搜身檢查。不管哈德曼如何解釋,那位負責搜身的軍官就是堅持要解除他身上所佩帶的自衛手槍,惹得這位「金髮武士」(美國前空軍中隊長兼作家托利弗加給他的封號)心中火起,就對著那奉命唯謹的小軍官說:「你去報告元首好了,就說是我講的,假若他信任不過我這個效命前線的軍官,那麼要頒給我的那顆鑽石我也就不要了。」

這真是一派硬漢作風,哈德曼就是這種「士可殺不可辱」的血性男子,由得你是元首也好、國王也好,他就是堅持他的「原則」死也不怕的那種人。(事實證明也只有他這號頂天立地的好漢才有能耐熬過戰俘營中十年半的困苦歲月,被俄國人折磨到幾乎不成人形而始終不屈服,最後終於獲得釋放,光榮歸國,這是後話。)

話說當時的情形下,雙方實在堅持不下,各有各的立場,幸好擔任希待勒空軍副官的貝盧上校適時出現而解了圍。他好言勸慰哈德曼一番,就由得

他免於搜身,並且還堂堂皇皇地佩著手槍進入內間面見元首,依然按原定的安排,接受了德國最高榮譽鑲鑽石、加配橡葉與寶劍的騎士十字勳章,結束了一場小小小風波。

求婚成功

這時,德國空軍戰鬥機司令加蘭德將軍欲調哈特曼到ME262噴氣式戰鬥機試飛指揮部去試飛新式飛機。但哈特曼堅持留在第52戰鬥機聯隊繼續作戰。離開柏林後,哈特曼乘火車趕往斯圖加特。路上,他改變了以前暫不結婚的決定。在火車站月臺上,哈特曼緊緊擁抱烏施,不停地吻她。“我的小寶貝,我們在這個假期裡結婚吧!”“我們不是在上個月約好在耶誕節才結婚嗎?”烏施驚訝之極。“我們大隊許多人都結了婚,並可享受聖誕假期。如果我們不結婚,那我大概就不可能回來了。”哈特曼感到烏施的憂愁,於是俯下身不停的吻她。烏施被他的熱情感動了,眼裡閃著激動的淚花:“你現在是不是想說,我是你的第302個獵物?”她撒嬌似的問哈特曼。“不,不是第302個,而是我唯一的一個。而我又是屬於你的。”

哈特曼在婚後第8天就返回了前線。他在匈牙利戰場上阻擊蘇軍的西進攻勢,為挽救帝國的危局繼續拼殺,戰績增長到了336架。19453月,在加蘭德將軍的一再請求下,他加入了全由超級尖子飛行員組成的“專家中隊”,駕駛ME-262噴氣式戰鬥機作戰。但呆了不久就不耐煩了。月底他又返回了已移防至捷克斯洛伐克的52聯隊。

最後的戰鬥

美國的P51“野馬”戰機等待著哈特曼,P-51的出現,使德國空軍打的非常艱苦。

52聯隊的傑出飛行員在作戰中不斷喪生。哈特曼升任第一大隊指揮官,晉銜少校。他的大隊任務是保衛羅馬尼亞油田。

不久,哈特曼擊落了第一架“野馬”式飛機,並追擊另一架掛有副油箱的野馬式,哈特曼用機炮將其擊傷,迫使飛行員跳傘。但是,第一次與哈特曼交手後,美國飛行員也警惕起來了,他們在空戰中展開大規模的盤旋,使哈特曼的機群常遭損失。第5次與美國人作戰,哈特曼終於捕捉到了機會。戰鬥剛剛開始,哈特曼以14的劣勢與美國人決戰。他以最大的俯衝速度向一架P-51殺去,那架美機正在向一架ME-109射擊。400米,300米,200米,100米,哈特曼用最大速度從P-51的後下方30度角接近,一按炮鈕,P-51當即爆炸了。但是,哈特曼怎麼也打不中另外的P-51。表示油量將盡的紅燈突然閃動起來,美機越纏越緊。飛機快飛不動了,唯一的選擇是跳傘。哈特曼咬咬牙,拉動手杆拋掉艙蓋,然後向左壓杆做了個180度橫飛,轉成倒飛。他掉了下去。大傘張開,徐徐下落。

8P-51好奇地圍住他。哈特曼心裡非常緊張,不知這些美國佬會不會遵守不射擊對方跳傘飛行員的“規則”。正在這時,一架P-51向他飛來,哈特曼絕望了。可是,那個頭帶黃色飛行帽的美國飛行員,怒氣衝衝的朝他打了一個手勢,突然轉彎向西飛。落地後,哈特曼被送回中隊。

在這次作戰中,第一大隊的一半飛機被擊落,兩名機長陣亡,多人受傷。老式Me-109難以應付“野馬”。上司決定,德軍停止攻擊美國人,以保存實力。蘇聯人和美國人的兩線夾擊,使第52聯隊疲於奔命。不久,蘇聯人對布拉格實施轟炸,哈特曼又奉命升空作戰。這次是30架美制A-20與蘇聯波-2一同出擊,上層還有25架雅克-11P-39護航。

哈特曼指揮友機先衝擊“野馬”戰鬥機,然後再打轟炸機。他向最後一架“野馬”開了火,將其擊落。然後又打中另1架美機。這次作戰,哈特曼出手不凡,先取二局。之後,哈特曼又沖向轟炸機群,又打下1A-20轟炸機。與美國人的短暫交手,給哈特曼的戰果記錄上增加了7個數字,全是“野馬”式。

戰後生涯

194558日,德國宣佈無條件投降的這一天,哈特曼從捷克起飛,執行這次戰爭的最後一次任務,偵察一支蘇軍的位置,他沒打算再進行空戰,可是卻撞上了8架雅克-11飛機,他們圍著起火的布爾諾城繞圈。一架位於哈特曼下方的雅克-11無憂無慮地翻了一個斤斗,向地面的紅軍隊伍表示祝賀。哈特曼示意僚機跟上,飛到距蘇機65米處,打下了這架輕敵大意的飛機。這是哈特曼擊落的第352架飛機。回到機場,聯隊長赫爾曼。格拉夫遞給他一封電報:“格拉夫和哈特曼二人馬上飛往多特蒙德,向英軍投降。52聯隊其他人員留在原地向蘇軍投降。航空兵司令官賽得曼上將司令官的意圖是堅決不能讓對蘇作戰的超級王牌落入蘇聯人手中。但兩位指揮官簡單商議後,一致決定拒絕執行這道命令。他們不能丟下自己的部隊自尋生路。他們燒毀了剩下的25架飛機,帶著部屬及家眷共200人從陸上撤向西方。在路上,他們遇到了美軍坦克。

“我是德國空軍第52聯隊的指揮官格拉夫中校。這位是本聯隊第一大隊指揮官哈特曼少校,在他周圍的都是這個部隊的人員和德國難民,我們到這兒來向美國軍隊投降。”但是盟軍高級官員的協議中,捷克屬於蘇聯受降區,在比爾森以東被美國人俘虜的德國人應該交給蘇聯進攻部隊。

1945516日,美國人將哈特曼等移交給蘇軍。打下352架飛機、其中大部分是蘇聯飛機的哈特曼被從23歲起成了蘇聯戰俘。由於哈特曼的“戰績”和他飛過ME-262的經歷,蘇聯人對他進行了多次審問,想瞭解ME-262的有關情況,但哈特曼拒不合作。

194912月,蘇聯法庭判處哈特曼25年徒刑。在監獄裡哈特曼拒絕在礦井勞動。場長是一位上校,他對哈特曼的行為極為憤怒。哈特曼不甘示弱,他居然引用列寧的話來反擊:“上校先生,5年多以前,您的國家打贏了戰爭,我是一個戰敗國的空軍軍官,而不是什麼戰犯。列寧說過,一個國家如果6個月之後還不釋放戰俘,那麼他就是帝國主義國家,是一個墮落的國家。”上校吃了一驚。

為了救出哈特曼,他的母親給史達林寫了一封信。信上說:“史達林元帥:閣下,在當今為世界和平而努力奮鬥的時候,我請求您,我向您的正義心呼籲,希望您能使一個自1949年起就沒有得到自己兒子的任何音訊、十分思念兒子的母親從巨大的悲痛和憂慮中解脫出來……讓我的兒子勞改六年就回來吧!”可這封信沒有得到回音。

1955年,西德總理阿登納又收到哈特曼母親的信,這次,阿登納親自回了信,答應下個月採取措施使哈特曼獲得自由。為兌現諾言,阿登納在莫斯科簽了一個一般協定和一個貿易協定,事先提出了釋放戰俘的條件。蘇聯同意把釋放1945年起關押的戰俘作為協定的一個內容。哈特曼列入了名單,被提前釋放。

195511月,回到西德不久的哈特曼與烏施舉行了宗教儀式的婚禮,這是一個推遲了10年多的婚禮。

為了解決生活問題,34歲的哈特曼又加入了正在重建的西德空軍。

1956年底,哈特曼正式回到空軍工作。

19572月,哈特曼添了一個女兒。不久,哈特曼赴美考察F-104回國後,哈特曼在殲擊飛行學校擔任過一段時間的副校長。不久,改任新德國空軍的第一個噴氣式戰鬥機聯隊第71戰鬥機聯隊指揮官。這個戰鬥機聯隊用德國一戰王牌“裡希特霍芬”的名字命名,裝備F-86MKV1飛機。

 半年後的195810月,第71戰鬥機聯隊劃歸北約指揮的部隊。1968年,哈特曼升為上校。1970930日,哈特曼退出現役。1993920,埃裡希·哈特曼去世。

特曼在戰鬥中傑出的表現是他的對手都不得不承認和欽佩的。道格拉斯.麥克阿瑟稱讚哈特曼是創造史無前例的世界紀錄的任務,並對哈特曼獨創戰術尤為欣賞,稱他是善於與‘舊戰術方法決裂’的偉大飛行員。

(摘自中國的空軍  歐陽漪棻譯及鐵血社區網 德国空军王牌飞行员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