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河口終告陷落

對第三戰鬥機大隊而言,一九四五年頭三個月與前一年同期完全不同,因為在這段期間只飛了八次任務。不過,這段期間以雷諾茲少校最出鋒頭,使他成為此次戰爭中中美 混合團成員中戰績最輝煌的英雄人物,當這位第七中隊的中隊長於五月間調回美國時,他的功績是摧毀地面上敵機二十八架半,及在空中擊落敵機三架(請看王牌)

雷諾茲負責計畫從安康以東約一百哩處之老河口實施作戰,在那堙A第三及第五十一戰鬥機大隊共同使用P-51戰鬥機,第三大隊也使用從安康、梁山、及漢中集結到那堛P-40戰鬥機,基地的位置及P-51野馬式戰鬥機航程之延長,可使所飛行任務深入日軍的後方。

新的一年轟轟烈烈的開始了,先是出了兩次任務,攻擊平漢鐵路線,繼之對徐州機場實施了一次掃蕩,使機場上的日軍的五架轟炸機、十七架戰鬥機,及一架運輸機化為灰燼。

新年度的第一次空戰勝利發生於元月三日,那天,第七中隊的派克斯頓少尉及另一飛行員在對長江的一次掃蕩中均締遘了單獨擊落敵機的紀錄。派克斯頓在爾後兩天中亦迭有斬獲,而使其名列中美混合團的空戰英雄榜。他在中美混合團的作戰生涯於元月十四日被擊落受傷後結束。

對漢口機場所作三次大規模襲擊的第一次發生在元月五日,其他兩次是在元月六日及十四日。在這些襲擊中不下七十一架日機摧毁,五十七架被損傷,其代價是損失了八架P-51。與P-40戰鬥機及四位飛行員。雷諾茲一人便摧毁了地面上的敵機十二架,並使另四架受創。

元月份作戰期間,布萊特(Gil Bright)中校前來接替透納擔任第三戰鬥機大隊的大隊長,潘納則調向美國接受「槍砲訓練」及休息一段時間。布萊特像透納的前任瑞德一樣,也是美國志願大隊(AVG)的老幹部,曾在該大隊任職期間擊落敵機。在早期中國空軍特遣部隊時代,他也在第二十三戰鬥機大隊擊落過兩架敵機,此外尚在第十四戰鬥機大隊任職,飛行於地中海地區。

二月間的作戰仍在熱烈進行,儘管上個月日軍遭受痛擊後,其空中抵抗已顯着減少。野馬式機 取代了該大隊疲憊的P-40,許多中國籍飛行員也輪調到印度去接受新戰鬥機的過渡訓練。

二月間,P-51開始向更東的地方巡弋,本月十日是它們大顯神威的一天,那天,它們飛了一次六小時的任務到達中國東海岸的青島,發現機場上停滿了日本飛機。元月間調到第七中隊的雷諾茲少校及穆諭少尉各摧毀了十架克特型機 (Kate)其他十位飛行員共擊後了另二十五架。

三月間前兩週的作戰情況仍如上月,對河流及鐵路線的目標 實施中途不着陸的直達攻擊,並向東執行更遠的任務轟炸船舶。

三月間唯一與敵機遭遇的一次是在七日對南京執行一項俯衝轟炸的任務時生。雷諾茲炸毀了兩架Ki-44(Tojos),損傷了另一架,而第七中隊的王光復上尉則擊毁了另一架,使他的戰績達到擊落敵機五架半,名列中美混合團的空戰英雄榜。下 旬當葉望飛上尉試圖以機腹着陸法迫降其P-51而機毀人亡犧牲時,王光復上尉被任命為第七中隊的中國籍中隊長。

三月十二目至二十一日因天候關係而停飛,但就在二十一日那天,日軍開始對中美混合團發動一項新的地面攻勢。日軍從黃河向南推進,直接指向他們側翼據點「老河口」。他們大部分運動是在夜 間進行,在僅僅四天之內,便進展了一百二十五哩。

中美混合團建立起堅強的防衛,甚至備用該基地兩架P-61夜間戰鬥機擔任天黑後之地面攻擊,但它們不能從空中固守老河口。二 十四日各飛行員飛了十三次任務,二十五日飛了十四次任務,主要的攻擊日標是日軍的裝甲縱隊、載重車隊、部隊、及補給線。

三月二十五日,在將停放機場等待修理的幾架轟炸機及戰鬥機焚燬後,全部撤離老河口。從撤出老河口的最後一架運輸機上可以看到機場上一片大火,老河口機場陷落於日軍手中。

月底,第三戰鬥機大隊在安康集中,因為大隊部連同第八及第三十二中隊均移駐該基地與第七及第二十八中隊會合。同時,斯崔克蘭中校接替布萊中校為太隊長。布萊特在三月三十 日的一次任務中曾被迫從他的P-51座機上跳傘,返回後並被調到團司令部任職。

四月間,日軍恢復其向渭河上的西安城推進。第三戰鬥機大隊百分之八十的任務都是支援中國軍隊阻止其前進。三十四年四月一 日第三大隊全部飛機作一次遠征上海任務,以配合美軍在}繩島登陸作戰,並牽制日軍之飛機。此役中國飛行員分兩批,一批攻擊江灣機場,一批攻擊大場機場,美軍則在上空擔任掩護任務,江灣方面未發現敵機,大場方面發現日轟炸機四架,均于以擊落,地面擊焚三架轟炸機。

五月帶來了安康的炎熱的天氣,但汽油供應開始減少,因其補給優先是給予防衛芷江的第五大隊。幸而 日軍向西安之推進變得有氣無力,我們也因缺乏汽油減少出擊,對該大隊的士氣有極大的損害。同時在這一個月期間,數千名中國苦力被派到基地來開始延長跑道的工作。

在對日戰爭中,中美空軍混合團最後一次經證實的斬獲是由第三十二戰鬥機中.隊的佛句森(Bob Ferguson)上尉與巴格納(Leo Bugner)少尉在五月二十一日獲得的。他們在徐州機場附近發覺四架維爾(Val)型俯衝轟炸機後,在該機場上空各擊落了一架。

到了六月間,第三戰鬥機大隊,不僅汽油的缺乏依舊,而且天氣也阻礙作戰行動,使得機場上的生活非常苦悶沮喪。所飛的任務主要是對付遠距離的目標。平均每次任務要歷時約五小時,但在全月只飛了二十四次任務。

斯崔克蘭上校留駐中國的漫長歲月,終於在七月間結束,返回美國,由楊斯(William Yancey)中校接替其第二戰鬥機大隊長的職務,楊斯曾是一九四二年在阿留申羣島作過戰的老兵。
( 此文摘自國防部編譯 中美空軍混合團英勇戰鬥紀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