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情報員 趙嘯天

 

空軍官校十期畢業的趙嘯天老師,於民國八十三年七月十三日,病逝於加拿大溫哥華,享壽八十二歲。因為他離開空軍較早,故有關他的生平事蹟一少為人知。他曾經和很多空軍前輩們一樣,於抗日戰爭最艱苦的一段歲月中,駕駛性能遠不如敵人的老式戰鬥機,在空中與敵人搏鬥。座機曾多次中彈,全賴機警沉著與優異的飛行技術,化險為夷。

他和很多空軍前輩們不一樣,曾經被挑選去幹情報員,在地面上與敵人的情報人員糾纏,屢建奇功,但他功成不居,戰爭結束後不久即行退隱。在生前,他不願意將他的生平事蹟公諸於世。然而,人類社一會需要好的典範,藉以啟發和導致正當的思想和行為。在空軍中,前輩們的事蹟正是後輩們學習的教材。故趙嘯天老師的生平事蹟,是應該讓世人知道的。

趙嘯天老師原籍廣東,一九一二年六月二十三日出生於越南,尊翁趙桃之先生是越南堤岸地區的僑領,擁有巨大的房地產業、航行於金邊與西貢兩地的輪船公司,以及一萬多英畝的橡膠園,被推選為當地德城中學的名譽校長。但他不但不領薪水,反而資助貧苦學生。國文孫中山先生奔走革命時,曾多次住在他的家中。他曾捐鉅款,資助革命。國父就任臨時大總統後,曾派專人攜帶專函前往宣慰。現該函仍珍藏在趙嘯天老師家中,經徵得趙師母同意,影印一分隨本文刊出,以饗讀者。

國父致函趙桃之先生信函全文

趙嘯天老師從小就喜愛航空,因此在法國天主教中學畢業後,就考入設於越南西貢的法國航空學校學習飛行,畢業後領有法國政府頒發的飛行執照。當時越南是受法國統治,只有法國人才能駕駛飛機,他是惟一的非法國人飛行員。一般越南人在飛行員面前多不敢抬頭仰視,有一次他長途飛行,在距離西貢很遠的一個機場上降降落,一批越南人偷看到他不是法國人的面孔,都非常的驚奇。

民國二十六年,「七七」事變發生後,趙老師深感到國難方殷,激於愛國熱忱,約同香港華僑數人,回到南京,向航委會申請加入空軍,當即被安排隨陸軍官校十一期受入伍訓練,然後編入空軍官校第十期受飛訓練。他本來已經會飛,所謂訓練,不過是統一操作手法,建立一致的戰技和戰術觀念而已,以便戰時協調合作,相互支援。

因他的飛行時間較多,尚未畢業就擔任教官,曾帶飛空軍官校第十一期的同學。民國二十九年三月十日正式畢業,留校當教官,帶飛官校十二期的同學。因他的航空學識戰為豐富,除帶飛學生外,復奉指派研究空中爆炸彈。另一位參與研究的人名叫閻雷,不幸於試驗時被炸死,研究工作因而停止。

民國二十九年底,正值抗日戰爭最艱苦的階段,作戰部隊急需補充飛行人員,他乃被調往第五大隊二十七中隊任飛行員。當時尚飛的是Hawk III機和老式的E-15式戰鬥機,根本無法與敵人的飛機相抗衡,旋即赴新疆伊犁,接收較新式的E-15III驅逐機。該型機的起落架可以收上,速度此老式的E-15稍微快一點,但整體性能上仍遠不如敵人的飛機。

民國三十年元月,自伊犁經蘭州飛回成都,立即加入空戰。三月十四日「碧山空戰」一役為慘烈,因日機在性能和數量上都佔優勢,空戰結束,第五大隊的大隊長和副大隊長都殉職,十期同學有六位參戰,趙老師的座機亦多處中彈,幸終能安全降落,化險為夷。

自敵人的零式機出現後,雙方戰鬥機的性能愈益懸殊,每次空戰都非常吃力,E-15III只有挨打的分,難得有攻擊敵人的機會,因為速度太慢,即使是對付敵人的轟炸機,亦只有對頭或側上方俯衝進入才有效。然敵人擔任掩護的飛機,亦常於我機企圖佔位之時即進行阻止。趙嘯天老師曾多次企圖攻擊敵人的轟炸機群,均因受敵人戰鬥機的干擾而功敗垂成,且多次幾乎被敵機擊中,全憑優異的飛行技術,擺脫敵機的追擊。

珍珠港事變發生以後,日軍於短時間內席捲東南亞及南洋群島。並於佔領越南之後,以越南為東南亞地區的指揮中心,繼續向緬甸和印度深入,企圖西向與東進的德軍會師。盟軍鑑於局勢嚴重,力圖瞭解日軍軍力及其活動情況,乃廣徵精通法語和越南語的人員,擔任情報工作。

當時我空軍部隊雖嚴重缺乏飛行人員,但為大局計,政府仍忍痛將趙嘯天老師調離部隊,並迅速送往情報單位,施予短期訓練。趙老師憑其毫無瑕疵的法語和越語才能,多次親身深入越南,蒐集情報,並部署情報網。其所獲得的情報,往往較盟軍其他情報人員所護得者多而正確,且憑其身為飛行員的特殊判斷,曾多次勝過盟軍的其他情報人員。譬如美軍第一次擬以八架B-24轟炸機,轟炸海防。趙老師已知雷州半島一帶有敵人的驅逐機活動,建議派驅逐機掩護,不料竟被美軍的情報人員否決。結果遭受大批零式機攻擊,八架B-24只有兩架勉強飛回基地。

其後十四航空隊指揮官陳納德將軍,對趙老師的判斷特別重視,經常與其聯絡,並照其所提供的建議行事。下面兩件事,便是最好的例證。

其一、越南南定工業區,常有日本貨船出入,美軍情報人員以為日軍可能會在該處興建空軍基地,貨船所載的東西,可能是工具和器材,準備派機轟炸。陳納德將軍私下徵詢趙老師的意見,因他對該一地區非常熟悉,他認為該地到區的北邊是城市,南邊是河道,東邊是鐵路,建空軍基地的可能性不大。而西邊一帶新蓋了很多房屋,極可能是軍火庫,建議轟炸。陳納德將軍採納了他的意見,果然不出所料,經轟炸後,堶推x藏的軍火猛烈爆炸,燃燒了幾天才熄減。

其二、河內東北有一鴻基煤礦,經常有日軍的運煤船前往運煤。美軍情報人員建議轟炸前往裝煤的船。趙老師則建議等其裝載完畢,啟航運走時再炸。其理由有三:()船上有煤,如直接命中甲板部位,容易燃燒起火;()如於水線下命中,因船身較重,容易下沉;()船啟航後進入航道,沉下後將航道堵塞,其餘船隻難以出入。陳納德將軍再度採納了他的意見,效果奇佳。

因為他屢建奇功,政府特頒授陸海空軍獎章乙座,當時在

趙嘯天老師於P-40機前留影

所有專業情報人員中,尚無人得過此種獎章。趙老師以飛行員客串情報人員,竟能獲此殊榮,足證其成就非凡,令人欽羨。

後來為掩護身分,政府將其調往空軍官校擔任教官,校址在印度臘河(當時尚無巴基斯坦,臘河屬於印度。)暗中從事情報工作。戰爭結果後,官校遷回杭州,趙老師駕駛教練機飛越駝峰,經昆明,回到筧橋基地。

王叔銘將軍任空軍總司令期間,藉重其外語才華,曾一度任總司令參謀職務。不久即退役改飛國際民航,往來於世界各地,退休後移民加拿大溫哥華定居。趙師母畢業於南京金陵女子大學,賢淑端莊,和藹慈祥,生有三男一女,均已成家立業,且均極孝順。在國外長大的子女,能有如此的氣質,誠屬罕見。

人生際遇,各有千秋。當年日本空軍佔盡優勢,我空軍人員奮不顧身,與其拚命。海外華僑如趙嘯天老師輩,本可不必回國參戰,然基於愛國熱忱,竟放棄在海外的優裕生活享受,不借回國参戰報國。戰爭結束後,復功成不居,毅然引退,此種高風亮節,誠可為世人的典範。

趙嘯天老師全家福

趙老師的一生,多采多姿,且為人謙和,從不誇耀其自己的成就。每次見面,對他從前跟隨過的長官都一再表示欽佩,對官校十期的同學更是讚不絕口:「我的同學某某如何優秀,某某如何勇敢,某某如何多才多藝……。」

趙老師的身體本來並無任何異狀,於八十二年底突感不適,經檢查為癌症,終於不治。如今他該盡的義務已盡,該了的責任已了,夫復何憾!壽逾八旬,妻賢子孝,夫復何求!願老師在天之靈安息!
(
摘自中國的空軍 祖凌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