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頁不為人知的中國空軍漢口大捷之役

 

八年神聖的抗戰中,空軍部分,大家只認為民國二十六年八月十四日,在筧橋上橋以○比六擊落六架日本“木更津航空隊”的輕型轟炸機,為抗戰中的最大戰果。並定該日為「空軍節」,每年逢該日,空軍都要宣揚一番,大事追述當年空軍的種種英勇事蹟,代代相傳下去,讓後輩效法。

談起八年抗戰,前期有蘇援,後期有美援,美蘇兩國確實在我們對日抗戰最堅苦的時候援助過我們。民國二十七年至二十八年間,蘇聯朋友曾伸出溫馨的手,給我們雪中送炭度過難關,低調的將我們急需的戰略物資經由陸路,從新疆伊犁轉陝西蘭州運抵中國各地應急,其中包括汽油、飛機、武器、彈藥和一些有關零件等。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派遣一組龐大的軍事顧問團駐在蘭州、張家口等地指導我方空軍人員組裝飛機、修保飛機、使用武器及飛行轟炸等技能,使我們在短短的幾個月內,就訓練成能夠獨當一面,派上戰場去執行任務的飛行員。

(蘇聯提供的所提供給中國空軍SB-2中型主力轟炸機)

SB-2轟炸機也就是在當時蘇援下撥給我空軍使用的,當時一般尚無一架戰鬥機能夠追上這個飛得高而快的SB-2轟炸機。在蘇聯援助的飛機中,共有。E-15E-16SB-2三種類型,前二者屬戰鬥機,其中E-15型是雙翼式戰鬥機,速度雖然不及日本九六式戰鬥機快,但是運動性好,非常靈活,在空戰時可迅速脫離戰場,而且很難被瞄準鎖定,曾使日軍大傷腦筋。E-16單翼型戰鬥機,木造機身,全金屬機翼,裝有伸縮式起落架,速度雖然比E-15快,亦比其他同時代的戰鬥機快60-75mph,在飛機發展史上認為是當時最優異的戰鬥機。

SB-2轟炸機於一九三八至一九三九年,在蘇聯援助下,曾大量撥交中國中央政府空軍使用,成為當時中國空軍轟炸機部隊的主力機種,一直使用到大平洋戰爭發生後才停用,改由美國飛機代替。

本文是筆者無意中在美國圖書館小東京分館,閱讀日本的原零式戰鬥機飛行員坂井三郎的回憶錄“The Story Of Japan’s Greatest Living Zero Fighter”一書中,第一○四頁「最惡的厄日之往事」文中摘錄整理而寫成的真實歷史,由於坂井當天恰好駐紮在漢口丁家墩機場,中國空軍空襲該機場時,他正好在現場身歷其境,目睹一切並被破片炸傷屁股,血流如注。但仍然同戰友跳上九六式軍機升空追擊,追至宜昌上空,結果因性能懸殊,飲恨而歸。

他在文中強調:「這是七七「中日戰爭」中,日空軍的大敗筆,敵軍〈指中國空軍〉投彈之正確,轟炸之猛,脫離戰場之快,可謂空前絕後,從無如此的乾淨俐落。雖然是「支那空軍」,還是對當天的空襲佩服的五俯貼地,稱讚倒底還是敵軍行,反之我們平常太輕敵而怠慢、狂妄自大. ,才會造成如此的後果。以後雖然中國空軍再三的來空襲,可是並未再次受到如此重大的損害。」

中國空軍此次的輝煌戰果,破了五項抗戰中的戰果紀錄:

一、炸傷日軍官階最高之軍官(塚原二四三海軍中將被炸斷左臂。)

二、炸死最多日軍空軍軍官。(空軍鈴木剛敏少佐為首,多數將校被合場炸死)

三、中國轟炸機群首次出擊施行轟炸攻擊日本基地。

四、擊毀最多日本軍機。(包括全毀及半毀共一百架以上)

五、蘇製戰機首次出現在中國戰場攻擊日軍。

民國二十八年十月三日下午二點三十五分,空軍派了十二架蘇製SB-2中型高速轟炸機以編隊飛臨湖北日軍漢口機場施行奇襲轟炸,由於日本輕視中國空軍的戰力,萬萬沒有想到竟會使用當時性能最優異的高速轟炸機,轟炸停滿二百架飛機的漢口機場,在毫無防備的狀況下,日軍全場震撼、束手無策,很無奈的只有看著龐大的機群揚長而去。

當時雖然有三位日軍飛行員勇敢的冒險就地發動三架九六式機升空追擊,怎奈性能懸殊落後,追到發現快沒有油了,還是追不上,結果無功而回。其一架幾乎進入了SB-2機的火網內,差一點被擊落,最後狼狽而逃回。他們回到基地後,整個機場一片混亂,讓他們最吃驚的是基地司令官塚原二四三海軍中將被炸斷左臂,空軍參謀鈴木剛敏少佐(少校)等多數官兵被炸死,還有多數官兵受輕重傷。設施部分:彈藥庫中彈爆炸,發出轟隆引爆聲,還在繼續爆炸,幾十架排在列線上的飛機幾乎全被炸毀,而且每一架飛機都發出像下雨般的聲音,流下來的不是水,而是汽油,其中也有正在燃燒的飛機。損害可以說是無比的慘重,陸海軍加起來將近二百多架的飛機,經此一次轟炸,幾乎全機覆沒。機場好像一片火海,四處七零八落,像一

場羅生門的修羅地。以後中國空軍還再三的對該機場空襲,可是戰果就沒有像第一次輝煌了。

有關該役的戰果,國人中鮮有人知,空軍戰史上亦沒有顯要的記述。

(塚原二四三海軍中將被炸斷左臂)

筆者問了幾位七八十歲的空軍朋友,都好像不知道有這麼一個輝煌的戰役。本役的大戰果,當時為什麼很少人提起,報紙也沒有顯著的報導,筆者至今百思不解,可能根據當時的雙方協定,蘇聯係在極秘密低調之下進行協助,不願大事宣傳,激怒日方,影響中國戰力之調整。或因日軍因首次受到如此重大損害,不但重傷了基地最高指揮官海軍中將塚原二四三及擊斃了空軍參謀鈴木剛敏少佐等多名軍官員兵,並損失了上百架的陸海軍飛機,無敵皇軍顏面盡失,因此全面封鎖消息,以免影響全國軍民士氣,加緊對中侵略。再者,中方退守重慶,敵後沒有嚴密的情報網探出日軍的傷亡。還有即是SB-2轟炸機機員全為蘇聯軍人,駕機測試性能,對外保密。

我國空軍「漢口大捷」一役。我稱該役為「中國空軍的台兒莊大捷」,指出在戰史中,以一次轟炸殲滅敵機之多,除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珍珠港一役,日機炸毀美機二百三十架以外;遠遠超過一九四四年六月二十一二日,德國空軍夜襲波塔瓦機場,炸毀炸傷美國B-17轟炸機七十三架的一役,漢口之役在二次世界大戰戰史中,高踞第二把交椅。

當時我國空軍飛SB-2轟炸機的部隊為第二大隊、第六大隊、第八大隊,還有蘇聯志願隊。根據空軍總部的記載,漢口一役領隊為蘇方庫力申闊上校。那是一次應該是中蘇雙方的聯合作戰,蘇聯人員為飛行員,在中國領土上,作長途飛行,航炸員自應以中國空軍軍官為宜。

「漢口大捷」一役,楊秀然先生奇怪「當時為什麼很少人提起,報紙也沒有顯著的報導,筆者至今百思不解。」拙文則提出,當時十月四日重慶的「大公報」、「中央日報」、「新華日報」與上海的「申報」報導了那次作戰並非一無報導。對真實情況,由於日軍保密成功,不知道實際戰果,只能保守地宣稱「殲滅敵機五十餘架」。

至於當時及後來,我國對那次戰役例以很少提及,揣想雖則是中國空軍與蘇聯志願隊聯合作戰,但領隊是蘇聯空軍將校,為了面子,不宜提及。但仔細研究,縱令飛行員為蘇方人員,但是志願隊來華作戰,支援他們的地勤、供應、修護等後勤工作,尤其是作戰策畫所倚的情報、領航,不都是我國官兵。

國軍以及近代史史學家,對「漢口大捷」諱莫如深,主要在於三十八年政府遷來台灣後,基於「反共抗俄」國策,戰初期的俄援歷史一筆抹煞。而中共方面研究抗戰史,自認抗戰是他們所領導,對抗戰中的「國民黨空軍」作戰,幾近隻字不提。同時,當時漢口大捷的部隊長並非筧橋嘀系出身,當然一心只有以戰鬥機「六比○」勝利的八一四了。因此「漢口大捷」便成了近代史上的又一個盲點,也成了中國戰爭史上的第二個鎮南關。

它一直沉在歷史的壺底中,從未見天日,我們有義務也有責任將這個中國空軍史無前例的偉大戰果,和對抗戰中所付出的偉大貢獻為文傳誦給後代,才對得起當時為抗日流血流汗的空軍將士們。

(摘自傳記文學479480 作者楊秀然、黄文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