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空軍第一位空戰王牌?

 

「誰是中國空軍史上的第一位空戰王牌(Ace)?」這個看似簡單而且重要的航空史問題,多年來卻一直沒有具體的答案。

照一般的說法,空戰王牌是指在空戰中擊落五架敵機以上的空戰英雄。雖然這個問題尚未見到中文的答案,但在若干國外的著述中,卻有一些記載。例如在「Fighter Aces 1915-1974」和「Aces High」兩本書中,都提到袁葆康是中國空軍的第一位空戰英雄,並說他在一九三七至一九三八年的服役期間,一共擊落了八架敵機,其中七架是在兩個月內擊落的。對此記載最詳細的是另一本「Air Aces」,書中說即使日軍擁有強大的優勢,但袁葆康是交戰雙方的第一位王牌(註一),他的第一架戰績是在八月十六日擊落一架A3N(九○艦戰鬥雙座教練型),到八月底又擊落了兩架,九月十及二十一日在南京各擊落一架;也就是說,他在一九三七年的九月二十一日成為空戰王牌。之後他在長江擊落一架水上飛機及另一架飛機,一年多之後,一九三八年十二月,他駕駛著新接收的俄製I-15戰鬥機打下了他最後一架戰果。這樣的記載可說非常詳細具體,然而對照中文方面的資料,卻有相當大的出入。

袁葆康上尉(第二次世界大戰最終階級,本文以下同)畢業於航校五期,在開戰時是第五大隊二十四隊(註二)的飛行員,駕駛霍克三型機,該隊在隊長劉粹剛上尉(擁有擊落七架的紀錄)的率領下,在戰爭初期有著英勇的表現。按照「空軍抗日戰史」的記載,八月十六日上午七時三十分,大隊長丁紀徐自揚州機場率十五架霍克三型機起飛,每機攜帶五百磅炸彈一枚,轟炸虹口一帶日軍兵營。當我機投彈時,有一架單浮筒水上飛機,偷襲史昌齡的二四○九號機,史機立刻爬升,但因上升過猛導致上翼折斷,袁葆康的二四○四機適在上空,趕向敵機射擊,不數分鐘即將敵機擊落於楊樹浦附近,而二四○九號機則勉強飛回基地,因此袁葆康的第一架獵物並非是A3N,而可能是「九五」式水上偵察機。

「空軍抗日戰史」其他關於袁葆康的記載如下:八月二十一日五時十五分,日軍轟炸機兩小隊進襲揚州機場,我空軍起飛六架霍克三型機迎敵,袁葆康的二四○四機將敵第二小隊第三機擊落。八月二十三日七時三十分,五大隊劉粹剛率四架霍克三型機,自南京出發掩護友機轟炸吳淞口登陸之敵軍及運兵艦;八時四十分在瀏河上空與日軍驅逐機(戰鬥機)遭遇,「有一架正擬上升為我袁葆康所駕之二四○九號機衝下襲擊,即見冒咽」,惟文中未確實指出是否擊落。九月二十日,「第二十四隊隊長劉粹剛駕二二○二號機,率袁葆康之新二號機與信壽巽之一二○九號機,向敵轟炸機攻擊,擊傷其最後一架,同時有敵輕轟炸機九架成半圓型將劉等包圍,復有敵水上驅逐機兩架尾追,經我機猛力衝擊,結果劉粹剛與袁葆康兩人各擊落一架」,但未說明是擊落轟炸機或水上機;「劉粹剛傳」則記為擊傷、擊落轟炸機各一架。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十一時二十分,敵機空襲南京,「此際劉粹剛與袁葆康及岑澤鎏三機為一小隊,遭遇敵機時,劉、袁兩機即向敵轟炸機俯衝攻擊,至敵發出黑煙始行脫離…..。」此役劉、袁兩人擊落兩架,袁機主油箱被擊穿。

之後袁葆康曾接任二十六隊隊長,是航校五期同學中第一位當上隊長的,但是後來患了肺病退出了戰鬥行列、袁葆康在空軍史上著墨並不算多,前述外文資料從何而來不得而知,因此也只能等待進一步的資料驗證。

另外在「Air Aces」和「Fighter Aces 1915-1974」兩本書中還提到,緊追在袁葆康之後的是一位,Chen Chi-Wei中尉(一九三七),說他在一九三七年的十月十七和十九日兩天,共擊落了五架敵機。在中山雅洋的「世界戰鬥機隊」中,也在表列中列出一位陳其偉中尉(Chen Chi-Wei),有擊落五架的成績。然而在空軍戰史或忠烈傳記等中文資料中,僅第五大隊二十八隊,有一位陳其偉少尉的名字最接近,他在民國二十七年二月二十三日陣亡當天,創下擊落一架敵機的紀錄,獲頒一星星序獎章,追贈中尉。由於資料並不符合,而且外文資料中連他服役的部隊都沒有說明,因此這可能是一個訛誤,並且以訛傳訛。

當然,空戰的真相往往很難去考據,交戰雙方所宣稱的戰績也經常有所出入,筆者僅是依據飛行員所獲頒的「星序獎章」來認定,因為這代表國家公認的擊落數字。

再回到正題,在中文資料中,最普遍被提到的空戰王牌當屬劉粹剛,劉粹剛是遼寧省昌圖縣人,航校二期畢業,上海八一三開戰時擔任第五大隊二十四隊隊長,並活躍於戰爭初期於一九三七年十月二十六日,駕機飛往太原時候過晚又缺乏導航設備,飛機撞燬在山西省平縣西南角城門上的魁星樓殉職,年僅二十四歲中山雅洋在「世界的戰鬥機隊」中劉粹剛的戰績列為十三架(不確定);「劉粹剛傳」一書中記載為擊落九架,擊傷兩架,但本文仍以劉粹剛獲頒「七星星序」為準,即使按照「劉粹剛傳」中所記載,劉員在一九三七年八月二十三日擊落其第五架戰果,成為空戰王牌,比外文資料提出的袁葆康早上一個月,但是劉粹剛仍非第一位空戰王牌。

就在劉粹剛達到第五架戰果的前兩天,第四大隊的樂以琴率先達到這項紀錄。樂以琴是四川省蘆山縣人,生於民國四年,航校三期畢業,開戰時任第四大隊二十二隊分隊長。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五日七時,日機三十四架(「空軍抗日戰史」記載可能是「九四」艦機)分批自錢塘江口往杭州飛來,我機陸續欄截,光是四大隊即宣稱擊落十六架,其中樂以琴連續擊落四架。「空軍忠烈錄」中記載:「烈士駕二二○四號機,當先衝入敵機群陣內,一次擊落兩架,墜於半山之麓,仍緊追其餘敵機不捨,直到曹娥江上空又擊落敵機兩架。」在一次空戰中擊落四架敵機,似乎在中國航空史上也是空前絕後的。

樂以琴的第五架紀錄並沒有等太久,「空軍忠烈錄」中記載:「同月(即八月)二十一日烈士復奉命飛滬轟炸敵航空母艦,再於滬西上空擊落驅逐艦機一架」。「空軍抗日戰史」也於當日記載樂以琴奉命轟炸航空母艦,於滬西朱家宅擊落驅逐機一架。樂以琴後來升任第二十一隊副隊長,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二日,日機進擊南京時,隨二十一隊隊長董明德兩機起飛攔截,於戰鬥中陣亡,追贈少校。樂以琴生前獲頒「五星星序」,空戰王牌的身分亳無疑問,而且他比劉粹剛早兩天,成為可考據的資料中,最早的空戰王牌。

只是奇怪的是,在「空軍抗日戰史」中卻記載在九月二十一日,「樂以琴駕四大隊一號機(IV-1)追敵至鎮江以西,擊落敵轟炸機一加架」,這看來應該是第六架的戰果,但樂以琴只獲頒五星星序,所以他的戰績也並非全然沒有疑問。

總結來說,就現有的資料當中,樂以琴的第五架紀錄創於八月二十一日。由於僅距八月十四日空戰開始不過短短七天,幾乎不可能有人比他更早達到五架的紀錄,那麼中國第一位空戰王牌的殊榮應該歸於樂以琴,而劉粹剛極可能是第二位。

中國空軍在裝備、數量都遠遜於日軍的情況下,能在開戰十天之內誕生兩位空戰王牌,實屬難能可貴。

(註一):日本海軍的第一位空戰王牌是Kiyoto Koga,出現在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日本陸軍直到一九三八年三月八日纔出現第一位王牌Kosuke Kawahara比起中國空軍要晚上許多。

(註二):我空軍大隊下轄「隊」的編制,至二十八年八月一日始改制為「中隊」。

(摘自中國的空軍 作者:傅鏡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