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空軍祖母 權基玉的故事

 

在大韓民國的權基玉女史,向被韓國人尊稱為「空阿爾嬤妮(老奶奶)」而不稱其名。遠在民國十二年,她便完我國雲南航空航校學習飛行。知曉的人,無不咋舌。她那永遠為理想而奮鬥的勇氣,贏得千萬中、韓人士的敬仰。她那多彩多姿十的生涯,充滿了傳奇,彷彿史上女傑的化身。

權基玉女史於一九○一年生於朝鮮半島的平壤。方其幼年,正是李氏朝鮮國難方殷之時。原來一八九五(甲午),大清帝國為日本所敗,簽訂馬關條約,日本勢力進入朝鮮。嗣於一九○五年,俄國也敗於日本,樸茨茅斯條約明訂「俄國承認日本在朝鮮的政、經特殊利益」。至此日本乃完全佔據了朝鮮半島。一九一○年,更公然宣佈合併,設總督行殖民統治。惟韓人生性剛強,受壓迫心輒加反抗,於是抗日運動,乃不斷發生。

「日鮮合併」的翌年,中國革命成功。此一消息予韓人極大的精神鼓舞。一九一八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美國威爾遜總統叫唱「民族自決」,更激發了韓人獨立的願望。終於在一九一九年三月一日,利用光武帝出殯的機會(李朝光武帝死後,日本總督命令王位不得再嗣),韓人在漢城寶塔公園集會,發表獨立宣言,而後作大規模的遊行。在日軍的槍砲之下,死難者七千餘人全韓先後參予三、一獨立運動者,凡一百三十萬人。權基玉女史那時以一個十八歲的弱女子,也毅然參加了此一韓國近代史上的壯舉(其實此前她已因反抗日本而遭監禁多次),並入獄六月。獲釋後賴友人之助,乘帆船渡海來到了中國。

(大韓民國臨時政府職員於民国元年十月十一日在上海成立合影。)

「三、一」獨立運動失敗後,韓國的愛國志士乃紛紛移往海外發展。更以中國為大本營,在上海法租界成立「大韓民國臨時政府」,以李承晚為大統領,金九為國務總理。權基玉女史抵上海後深感已身為弱女子,縱然是從於地下抗日工作,也難以有所發揮。如能學習航空,由空中去攻擊敵人,其威力將無以言喻。主意既定,當即要求韓國臨時政府出函介紹其進入雲南航空學校學習飛行。

唐繼堯將軍(與蔡松坡將軍共同發動護國討袁之役)時為雲南督軍。賞時之創辦航空,真算得是開風氣之先。一九二三年,權基玉女史沿海道經越南輾轉來到了昆明。她原以為唐蔣軍叱咤風雲,必是赳赳武夫的模樣,曾面後才如道他非常懦雅。唐繼堯將軍看過介紹信後頗表詫異,當即問她:「為什麼要學飛行?女孩子家怎麼可以幹這一行!」芳齡二十二的權小姐娓娓訴說了她航空報國的宏願。唐將軍聽畢大為讚賞,乃囑持其手札前往航校。不料航校校長閱信後大驚,連連的說:「不行!不行!姑娘家怎麼能擊飛行?」當時的中國女性多半是裹着小腳繡女紅,全世界的女性學習飛行者也難作第二人想。幸校長身旁的一位先生打圓場說:「既然是督軍的命令,我們最好還是讓她入學吧!」

於是,雲南航校趕忙修蓋女主宿舍,而貝還僱了女傭來照料這位萬里負笈的韓國小姐!

美國的萊特兄弟於一九○三年發明了飛機,不過早期的航空工業却是法國佔先。且說雲南航校於民國十二年成立後,聘請了法國空軍上尉阿爾彼得做航校的顧問,聘請了少尉弗南茜斯和准尉馬爾丹任航校的教官,並且還請了十二個越南籍的技術員,前來主持飛機修理廠。雲南早先的航空大權,其實是落在法國顧問的手堙C買的是法國的教練機(高德隆式和布利蓋式兩種)。學生一面擊習駕駛,一面還要學習如何修護。權基玉女史所屬的第一期,有學生二十名。本軍耆宿晏玉琮將軍便是她的同班同學,李懷民將軍還晚她一期哪!

(高德隆式教練機)

(布利蓋式教練機)

雲南航空學校,先後辦了四期飛行班,兩期機械班,共培養了飛行員和地勤人員二百多人。值得稱道的是:雲南人還培養出了全國第一批女飛行員夏文華、尹月娟、吳瓊英、李若芝等人以及韓國女飛行員權基玉。

(權基玉的雲南航空學校畢業證書和任命公函) (左:權基玉在校學習時與法國教官、同學合影。)

民國十四年二月二十八日,權基玉女史學成畢業,却是英「雌」無用武之地。那時節中央勢力僅僅廣東等地,中國會飛的人也屈指可數。(我國最早習飛者,南有厲汝燕先生,北有沈德爕先生。至於獨臂將軍石邦藩先生,則是沈德爕先生的高足。南方另有譚根先生係僑居美國時学飛的。)不久西北軍買了飛機,權基玉女史便接受了馮玉祥的邀請,曾多次出動去轟炸張作霖大帥的東北軍呢!西北軍的航空隊不久便在綏遠解體,權基玉女史乃去到北平。那時,國民革命軍正誓師北伐,大軍分三路北進。滬上友人函邀權女史參加中央空軍,共襄盛舉。她乃欣然應允赴滬,並且一方面函邀雲南航校同學,一方面親自去杭州,把孫傅芳所散留的航空人員和飛機,一同邀攬到滬,共同參予北伐之役。民國十六年北伐成,全國底定,政府遷都南京,權基玉女史便以陸軍少校飛行員的身份,正式加入中央空軍。

權基玉女史自從加入我空軍之後,或任務、或訓練,她的一切表現,絕不因身為女性而絲毫有所遜色。她先後共計飛行一千二百小時。後來改調到軍令部所辦的將校訓練班去任教(那便是陸軍大學的前身)。春風化雨,遍植桃李(我國建國六十年慶祝活動,她以中韓友好褂會副會長的身份,來華參加活動時,下榻於晏玉琮將單寓邸,常有我方陸軍將領去探望她,傾談起來,原來都是昔日的學生呢!)直到民國三十四年八月日本戰敗投降,韓國光復,中國空軍服務二十年的權基玉回到了韓國, 權基玉女史便返回祖國的懷抱,並參與創辦了韓國空軍

經歷過亡國慘痛的人,深如國家獨立的可貴。經年在海外流亡的韓國愛國志士們,多麼渴望着去重建自己的家園!誰知戰後的韓國,依然是困難重重。首先是雅爾達密約,寫下了韓國南北分割的悲劇。其次是美軍軍政府的冷漠與不諒解,也阻礙了復原計劃。包括權基玉女史在內的軍人們,無不傾全力於建軍工作。可惜受客觀環境所阻,成效甚微。

國家處在逆境中,國民怎能有順境!一九四八年八月大韓民國政府終告成立。未幾美軍撤離,南韓頓成武備的真空,引起了韓共的覬覦。韓戰突然爆發,戰火延燒了三年零三十三天。韓戰停火後,滿目瘡痍,民生凋敝。權基玉女史該是含飴弄孫的歲月了,但是她却孑然一身,只有雄心與壯心。她缺少一個幸福美滿足以頤養天年的家庭。

權基玉女史檔案:一九○一年出生於朝鮮平壤。

一九二三年考入雲南航空學校一期飛行專業,一九二五年二月十八日畢業。

一九二六月加入雲南航空處任航空員。之後到北京加入馮玉祥部航空隊。

一九二七年加入南京中央航空隊 一九四○年服務于國軍空軍飛行大隊,空軍中校軍銜,駕駛運輸機飛行于柳州——桂林航線。

一九四五年抗戰勝利後返回韓國,為中國服務達二十多年。在韓國參與創辦韓國空軍,功勳卓著對於韓國空軍之建軍,籌劃良多,因而贏得了韓國「空軍祖母」的雅號。

一九八八年去世,享年八十七歲。

回憶民國十六年,她曾遇一位研究史籍的某君(後來在軍中官拜少將),由相愛而結縭。婚後無子女,其夫君於民國三十七年謝世。婚配二十一年却是會少離多!

一個天生的鬥士如權基玉女史者,那裡有時間去顧影自憐!她要奮鬥!韓戰後不久,她孤軍奮戰的去編纂「韓國年鑑」。這可不比什麼回憶錄之類,資料之蒐集與編印,皆非易事。出版後又要親自奔波着去銷售。她從沒想到自己的老邁,事實上她的健朗堅毅與工作精神,也的確使後輩愧作。權基玉女史的信條「生活必須要有目標,而且要不斷的努力去達到這些目標。」

權基玉女史繼續在編纂「韓國年鑑」,她也是國防委員會的專門委員,又是中韓友好協會的副會長,她一天到晚忙得不亦樂乎。在國際姑息逆流高漲的今天,她最大的願望是要她的國家和她的第二祖國中華民國,攜手合作,共同開創新的境界!讓我們虔誠的為這位偉大的女鬥士祝福!
(
摘自中國的空軍 作者盛良瑞  感謝網友柳作民先生補充資料及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