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虎將軍郭汝霖病逝

 

事實上當初去住院之原因也就是人會暈旋,人躺下沒事站起來就頭昏,住院檢查一住就是一個半月,原本都要準備要出院的,結果可能是體力差,在醫院染上了急性肺炎,九月七號,郭媽媽就很難過的打電話告訴了我母親,郭伯伯已經不行了,住在美國的兒子媳婦正在趕回中,母親聽了非常的驚訝,郭伯伯不就是去醫院檢查暈旋,為何會病危了呢!

民國九十八年九月十一日中午,我母親又接到了郭媽媽打來的電話,掛了電話後紅着眼告訴我:「郭伯伯在今天凌晨病逝在榮民總醫院。」惡耗終於傳來了,郭伯伯還是不能活着離開醫院。

郭汝霖伯伯安徽省太和縣人,民國九年農曆十二月十日出生於太和縣之界首鎮,今年剛好九十歲。

郭伯伯同家父是同期同學,兩人交往的也比較其他同學更深,從近入空軍官校開始,學生隊編排定為兩飛行班,每班再分若干組,每組學生原則上有五人,從初級班開始兩人就分在一組,留學美國後兩人還在一組,幾經初級、中級、高級班和

郭上將汝霖玉照

OUT戰鬥訓練都未被淘汰,美國鹿克航空學校43-C學員班畢業。美國畢業後返至印度,在印度新成立的“中美空軍混合聯隊”時又同派至三大隊二十八中隊服務,直至台灣因職務的調升又曾於一大隊一起同事了一段時日,一甲子的交往兩家人交情深厚。母親也以“師兄”來稱呼郭伯伯。

有關郭伯伯之史資,請點閱下面郭汝霖將軍之連結介紹。

兩年前郭伯伯郭媽媽也常和我父母親一起在台北“沅臨街”的一家小餐館吃中飯,飯後兩位媽媽去附近商店逛街,二老在餐館內喝咖啡談天。逛完了街回到餐館服務人員說:這兩位老人家一直在笑咪咪的談論他們在受訓時候的趣事,心情非常之愉快。

家父去年二月病逝時,郭伯伯身體還很好,常可以去打高爾夫球,同郭伯伯郭媽媽一起吃飯,我也接替了我父親的位置,同我母親一起去,還是四人一起吃飯談天,如今二老都以不在了,本月十七號在台北善導寺做頭七法會,看着郭伯伯的遺照真令人感慨萬千。

善導寺的靈堂內左右擺放著成排的白色蘭花,隨著和尚有規律的送經聲中,非常的莊嚴樸素,空軍司令部副司令代表一行十餘人前來行禮致敬,在會場上也看到了一些做輪椅,頭髮花白的老人家大都是當年的空軍袍襗下屬,其中有比較眼熟的就是前行政院長唐飛和國防部長陳肇敏二位,郭伯伯十四期的同學來了兩位分別為陳柳廷夫婦及施之溥夫婦,關振民伯伯、王松金伯伯皆因身體不好不能前來,他們同學也所剩無幾了,施之溥伯伯記憶力也不行了,陳柳廷伯伯身體好現在還能爬山,兩人也同母親談起他們一起在學生時期的陳年往事,對他們這群老人而言,當時之事就忘了,但對於抗戰那段艱苦作戰期間之點點滴滴,還是很念念不望,在此也祝福這二位老人身體徤康、長壽。

郭伯伯將於二十七號將出殯,安葬於五指山軍人公墓。此刻,我人將代表學會在南京參加「南京抗日航空紀念館」的開幕儀式,無法隨同送行,也有一些遺憾。他們這一個時代的抗戰熱血青年,昔日的飛將軍英雄人物都將漸漸步入歷史中,真使人百感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