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大陸探訪之旅

 

自從接到了南京航聯會王堅會長邀請我参加「南京抗日航空紀念館」開幕儀式,我就開始了這段旅行的行程安排,南京方面九月二十五日報道,二十六日上午開幕儀式,二十七日就解散,在整個的行程上時間很短,專門坐飛機前往南京太貴了。難得出一次遠門自然要多安排幾天才行,因此在多方E-mail聯絡大陸友人之後,因十月一日為大陸六十年國慶放大假,三日又為中秋節,大批台商返國慶中秋,早於一個月前直航票以買不到了,因此從香港轉機,成都入上海回。

行程的安排如下:九月二十日飛成都--二十五日飛南京--二十七日搭動車至杭州--二十九日搭動車至上海--十月一日至江蘇昆山--二日返台。

首站,成都市,簡稱「蓉」,別稱「錦城」、「錦官城」,自古被譽為「天府之國」,是中國四川省的省會,成都市位於四川省中部,地處四川盆地西部的成都平原腹地,中國中西部地區重要的中心城市,行政級別為副省級。

全民對日抗戰以後,為了逃避戰火,分分撤至後方,空軍各級學校除「空軍官校」遷往昆明外,餘均空軍軍校集中成都附近,有專收大專畢業生的機校高級班,及收高中畢業生的機校、通校正科班、器材班、油彈班等軍官班,飛行士校及機校士官班。另有空軍幼年學校、空軍子弟小學等等,空軍自戰時遷入四川,歷時八載,與當地同胞相處日久,水乳交融,對空軍人員來說,早已視四川為其第二故鄉了。

成都市是中國開發最早、持續繁榮時間最長的城市之一,為國家歷史文化名城稱號。有詳細史料可考的成都建城時間是公元前三百一十六年張儀築成都城,至今已有兩千三百多年。而依據成都市境內如金沙遺址等文化遺迹推算,成都市出現高度發達文明的時間至少已有四千年。

而此行成都最主要的目的是希望看視陳學波伯伯(七期)和張義聲伯伯(十二期),及在成都最有名全大陸最大的建川博物館為主。

在成都的兩位好友都是因對二戰空軍這段歷史有興趣而相投之士,每個人有自己的研究領域。劉小童先生原為成都「都市報」記者,現為《時代週報》記者,家在長春為了研究此歷史,轉來成都工作以十餘年,為了收集史料又不能誤了工作,坐飛機跑遍大陸各地花了六年多的時間採訪口述老人,內容全為中方飛行人員的故事,以往的書籍皆為美方人員,如今是填補了中國抗戰史航運方面空白之處,終於二○○五年出版了「駝峰航線」一書,此次前來很高興的告訴我,之前出版四萬冊書售完,如今又要增加兩萬冊,真為他感到高興,並希望與他合寫明年出版的「中國飛虎」一書簡體版也能有此好的成績。

另一位原是成都電視台攝影記者,現為成都電視台行政人員的李肖偉先生,他也是花了七、八年的時間去研究當年駐防成都新津機場“美國陸軍二十大隊”B-29重轟炸機大隊在中國的情形,書名為「超堡隊 B-29 IN CHINA」此書也是很厚重己經出版了三冊,第四冊也在做收稿的動作了,此君更厲害,不但收集文史資料寫作,還多次自行或組探險隊帶了工具上大山找飛機,找到了B-29飛機遺骸,除了照相記錄下飛機所有資料,並切下一段飛機起落架及其零件下山(現存建川博物館),努力的結果是找到了全機組人員的姓名和資料,並盡可能聯絡該機組人員的遺眷,其行為另人敬佩,好像對這段抗日戰史有心研究的人都必須有一鼓傻勁,全靠個人長期的投入時間和金錢去做這些沒名也沒利的工作,而無厭言。

二十日中午時分飛抵成都,劉小童先生以在機場等侯,我們叫了計程車前往我下褟的旅館“賽家樓時代酒店”在路上就請他代為訂購二十五日前往南京之機票,進了旅館才沒十分鐘送機票的人就到了,真是快速又有效。

此行成都劉小童先生以將我旅館的住宿費都以付清,吃飯搶着買單,還花了兩天時間陪我,有着東北人的豪爽與熱情,真覺得很不好易思,深覺打擾太多了。 「賽家樓時代酒店」位於紅星路四段和東大街的十字大街,是很熱鬧商業區,正對面是百貨公司鄰立的步行街,晚上有時出門走走逛逛也很不錯。

(入住成都熱鬧地區的賽家時代酒店)

(酒店附近一家很“牛”的西餐館門口的銅牌寫明)

我在房間休息了一下,就前往賽家時代酒店附近一家賣電訊行,買一手機門號,以供我在大陸期間使用,但使我不能理解的為什麼不能打國際電話(要三百塊錢押金和拿証件去登記才行),我東莞的認何一家小店買的手機門號都可以打國際電話,成都也是一個大都市,是為何原因管制,使人不得其解?

酒店不遠處有兩三家西餐館,其中有一家很“牛”的西餐館,門口掛有一招牌「恕不接待日本人」,使我感到很有趣,可惜正逢午休時間並不開門,不然真很想進去喝一杯咖啡,看看老板到底是什麼樣“橫”的人物,己經都是什麽年代了,還在仇恨日本人,和錢在過不去。後來卻忘了此事,現在想想真有些可惜。

二十二日行程之安排,和李肖偉先生相邀十一點他開車來旅館接我,一同去看陳學波伯伯一起吃中飯,飯後前往建川博物館參觀,晚上去看張義聲伯伯。

雖然李肖偉去了多次但開車到了陳學波老人家附近時又迷了路,問了五、六個路人才找到,找到陳伯家以快一點鐘,兩點鐘左右有一位统戰部的領導要來拜訪陳伯伯,所以由陳伯伯之女帶我們前往附近的一家餐館用餐相談,並代上徐華江伯伯的問候,陳 伯伯九十三歲了看上去身體還很不錯,除了耳朶載着助聽器之外,還能慢慢步行,腦筋及思為都很清楚,相談愉快,到底吃什麼菜色都不記得了,不過這是我在成都唯一的一次全不辣的一餐,合小童在一起他知道我不太吃辣,叫菜時特別說“小辣”上面都漂著一層紅油,如此也好少吃一點,看能不能減肥!兩點送陳 伯伯回家領導還未來,陳伯伯現在同女兒、女胥、孫子同住,生活起居有人照顧,愉快的安享晚年生活,我們小坐一下後就趕往「建川博物館」。

       (本文作者與陳學波伯伯在餐館留影)                 (攝於陳學波伯伯家中(左)好友李肖偉三人留影)

「建川博物館」聚落,為房地產商樊建川先生所建立,占地五百畝,坐落於國家級歷史文化名鎮安仁古鎮,現有藏品八百餘萬件。聚落內將建設抗戰系列、民俗系列、紅色年代系列三大系列二十五個分館,是目前國內民間資金投入最多、建設規模和展覽面積最大、收藏內容最豐的民間博物館之一。

建川博物館聚落二十五個博物館分兩個主題廣場,抗戰文物系列陳列館,建設有中流砥柱館、正面戰場館、飛虎奇兵館、不屈戰俘館、川軍抗戰館等分館及抗戰老兵手印廣場和中國壯士群塑廣場。

紅色年代系列,設有瓷器陳列館、生活用品陳列館、章鐘印陳列館、宣傳畫陳列館、票證陳列館、鏡鑒陳列館、音像品陳列館等分館。

民俗系列,設有老公館傢俱館、三寸金蓮文物

(中國老兵手印廣場,呈V字形,寓意勝利共有四千餘名抗戰老兵的手模)

館、老七十二行館等分館。

建川博物館聚落匠心獨具地突破了傳統意義上的單純的博物館的概念,不僅超乎想像地在國內第一次將多達二十餘個博物館彙集在一起,而且還進一步將各種業態的配套如酒店、客棧、茶館、文物商店等各種商業等彙集在一起,讓這些配套設施呈現亞博物館狀態,形成一個集藏品展示、教育研究、旅遊休閒、收藏交流、藝術博覽、影視拍攝等多項功能為一體的新概念博物館和中國百年文博旅遊及鄉村休閒度假旅遊目的地。

(中國壯士群塑廣場所有壯士造像陣式二百一十五尊都放置在一個“V型下沉式的空間環境中。)

我們自行開車走高速公路約一個半小時的路程,到達「安仁古鎮」以快四點鐘,他們五點半關門,時間很趕,因此我只看正面戰場館、飛虎奇兵館兩個館,樊館長人不在,但李肖偉和館內的主管很熟識,自然就不用花錢買門票了。

此次來大陸想做一些學會的紀念杯送人,但中途要轉兩次飛機帶着瓷杯又重又怕破,原本想請劉小童先生在成都做,但對方要至少五十個才行,如此一來就算了,誰知「建川博物館」有在做紀念杯、紀念T恤、紀念包、書籍…. 等小店,如此一來先去做杯子,將放在隨身碟的檔案交給對方訂製十五個,而後在去參觀。

(正面戰場館外面提槍的中國戰士,內部有蔣委員長高呼抗戰到底的相片)

(圖左:展館一名頭載M-35盔的中國戰士大海報,軍服和臉部份貼滿了瓷貭帽徽,個人覺得看上去好像日本武士臉上之盔甲,使人不解為何如此,如貼在鋼盔上比較立體也比較好看。圖右:李肖偉送我相同的帽徽,是建川所挖到的真品,可見當年鐵皮非常的缺少,以土陶瓷來大量製作帽徽,如今看來深感當年抗戰之艱苦。)

(飛虎奇兵館外館及右為飛V紀念亭就坐落在飛虎奇兵館入口旁邊,組成形的是抗戰期間墜毀的援華美軍飛機的起落架,抗戰中美軍的飛機殘骸,兩具起落架墜落深山已經六十四年了,為李肖偉等人尋獲)

(「飛虎奇兵館」,主要收藏美國陳納德將軍領導的飛虎隊戰績圖片和生活用品。)

由導覽車先遊園區一圈,在户外的中流砥柱館下車看看在至“正面戰場館”和“飛虎奇兵館”兩個館參觀,其館內服務人員皆穿著二戰期間的淺色藍軍服和打綁腿,很有易思。可惜“飛虎奇兵館”大都為美國空軍為主,中國空軍不多也以相片來展出,其展出的物品有不少是李肖偉他們從山上搬下的飛機零件,這兩個館但都有一個問題,對收藏物的歷史不了解,也許樊先生的館太多,又忙於事業,無暇固及展出品的內容及資料,為此李肖偉也曾提出不對之處,但未見改善是有些無奈。

來得太晚只能走馬看花的逛了一下(原本當晚想住在當地,但肖偉沒那麼多時間,第二天還要上班,所以必須當天返回),眼見五點半了,怱忙回到做紀念杯處,她們還未完工又等了一下完成,最後在店長的要求下,留下了“中美空軍混合聯隊”徽章的圖案檔案,如此他們又可印在杯上賣錢了,也算是給建川的一點貢獻吧!

趕回成都以七點多,兩人怱怱找了一家小店,吃了碗「龍炒手」(餛飩),就前去看視張義聲伯伯,張 伯伯是官校十二期生因生病留下成為第三批留美學生,和先父一起受訓,兩人很熟,此行成都是一定要前往拜訪看視 。

(與張義聲伯伯閒話家常,老人行動不便常躺在客廳休息,小餐桌上放著電話與要常吃的藥品。)

伯伯雖兒女孫成群,但屋中也只有二老同住,白天由顧用的阿姨燒飯,晚上回去。張媽媽前來開門,走進客廳見到張老先生躺在竹椅上半睡半醒,見到我們的來訪高興萬分,送上才出爐的紀念杯,老人也高興的細看一番,人立刻又有了精神,少不了舊事從提,在此同時我也拿出了我畫筒中的飛虎隊簽名海報,此海報為好友林國裕中校所繪製二○○七年前往美國參加十四航空隊聚會給在場來賓簽名留念後帶回,在請台灣飛虎隊 伯伯簽名,是很有意義的一張海報,我請張義聲伯伯也在上面簽名,此海報將轉贈予南京抗日航空紀念館收藏,李肖偉也拿出了他將要完稿的「超堡隊 B-29 IN CHINA」第四冊請張伯伯提幾個字,好像是超堡雄風之類的字(記不太清楚了),張義聲伯伯筆化流利順暢,但老人一下不滿意自己寫的字,一下不滿意自己的簽名,很認真的寫了好幾次,終於滿意完成提字。

我曾在二○○五年來成都相聚過一次,此時可以覺得張 伯伯的身體變差了不少,如今也不良於行,桌上放滿了各式藥品,真是感歎歲月不留人。快十一點了,離去時張伯伯依依不捨,要我明天在來,一定要請我吃飯,看他老人家如此的行動不方便,我也實在不便打擾太多,請他多加保重,此次來去匆匆,看老人送行至門口,全都是九十餘歲的老人,不管命運如何,都有着不同的病痛纏身,這次也許是最後一次的會面,忍不住在回頭多看了他老人家一眼,在暗夜的路燈下看着他舉手說再見的人影,使我有些感傷,回手說「再見」。

小童說:成都的人們,步調很慢及悠閒,到處可見的茶館可見一般,夜晚的河岸兩邊都有露天茶館,也坐滿了人。不管是茶樓或露天茶館都是十元一杯茶,不管你愛座多久都成。小童知我單身,在我來成都之前以寄來多張女子相片要我選,此行來玩非長住,而未理他,但他還是介紹了一位來自烏魯木齊的漢人女士給我,相約在茶樓談天,晚上吃飯其經過….,嗯!就此一筆帶過。

外出旅行曾有多次参加當地旅行社所辦的旅遊不愉快的經驗,事實上我本人對於名川大山、千年古佛萬年寺也興趣並不高,此次來成都時間長先買份地圖,畫上旅館的正確位置,在拿張旅館的名片,分幾個口袋裝些銀兩,就可以到處亂走了,實在迷路了還可以叫車回旅館。

小童告訴我來成都就對了,看到美女能不回頭的就是在成都了,主要是美女太多不必回頭再看一眼。使我興奮半天,經我多日仔細研判之下此話太誇張了,路上見到稍具有姿色之女子,看其服裝及打扮就好像是在酒店上班的樣子….,純屬個人之猜疑,特此說明請別誤會,決非看不起成都女士,請多包含。

通常我喜歡先做地鐵或公車到一主要地方逛,在看着地圖往回走,見到有趣的小巷小弄就往內鑽,看看老舊房子居民生活,小小的弄堂邊,放張小桌有幾位老人打麻將、玩紙牌,也探個頭進去瞧瞧,我也比較喜歡一人獨行,不用和同伴討論,走累了,不想逛了就叫車回旅館休息,這就是我喜歡的方式,對我而言名勝古蹟永遠會在那,而當地的老社居、舊房子,會随着時代的進步而拆遷改建,也將永遠的消失了。

為了必免引起他們工作上的不便,我都自己到處走動不用人帶。出來時就上網找成都市內玩的地方,成都是個老城,古玩市場為全中國排名第三多而大,其中送仙橋古玩市場很有名氣,自然要去走走逛逛,早年空軍在此地有很多訓練單位也是空軍駐防地,希望能找到一些相關的文物,逛了大半天決得毛澤東他的肖像和其文革時期的物品還真有不少在出售,人都去逝了幾十年,至今還能為商人創造不少的商機,使人奇怪百姓好像都望了文化大革命所帶來的傷害及陰影。

成都的另一個特色就是有綠色環保概念,路上有很多脚踏車及電動自行車,無聲又速度快,有幾次在路上走突然從後方快速竄出嚇了我一跳,另外就是天然氣「氣車」,李肖偉就是開「氣」車,行李箱中有一大圓桶裝氣,加氣也很方便,每個加油站都可加氣,李肖偉說這是公家車,一個月有六百元的油費,使用汽油是決對的不够,加氣還會有剩,真是便宜又環保。還有就是計程車的數量少,每次我們等車都要等很久,聽小童說計程車牌就值五、六十萬,我離開旅館前往機場時,小童一定要找朋友開車送我去機場,我認為自行叫計程車就可以了,他說這方面他太有經驗了,上午上班時間半個小時都不見得叫到車,成都的塞車也是很有名的,為了保險還是有人送最好,實在太感謝他對我的這份友情。

下一站前往此次的重要行程南京,南京市,別稱金陵,南京是“中國四大古都”之一,有“六朝古都”之稱。南京位於長江下游沿岸,是長江下游地區重要的產業城市和經濟中心,中國重要的文化教育中心之一,也是華東地區重要的交通樞紐。

一九一二年一月一日,孫中山在南京建立了「中華民國」,一九三七年七月,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八月,上海爆發淞滬會戰,南京開始遭到日軍轟炸。十一月,上海淪陷,國民政府和在京的學校、工廠等陸續西遷。十二月初,日軍進攻南京。十二月十三日南京城陷之後,日軍對平民和戰俘展開長達六個星期的大規模屠殺,約三十萬人遇難,史稱「南京大屠殺」。一九四0年,汪精衛在南京成立漢奸政府。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戰敗投降。九月九日,中國政府代表何應欽作為中國戰區代表在南京接受侵華日軍的無條件投降。一九四六年五月五日,國民政府從重慶還都南京。一九四九年國民政府敗退台灣,後現為中華民眾共和國江蘇省省會、副省級城市。

依理來講南京的“抗日受降地” 因該為重要的景點,但李肖偉告之“抗日受降地”現為軍事地區不對外開放,他曾以記者身份入內參觀,內

部保持原樣並有何應欽將軍等人的蠟像陳列,南京民眾不能看到實為可惜。

二十五日,上午原本是搭十一點二十分起飛的東航前往南京,約一點五十分到達,心想到了旅館放下行李還能出門溜溜,辦好了手續在十一號登機口等候登機,結果飛機延遲 不知時才能登機,一下又改到七號登機口,座沒多久又改到八

(抗日航空紀念館 正義之神簡介,抗日戰鬥機“展翅翱翔”這是一個代表著正義的紀念場館,館前“正義之神”雕塑是最好的詮釋。高達八.一四米的雕塑三頭六臂,神情堅毅,騎在飛虎之上,手持弓箭奮力向上射去。據了解,雕塑取意“後羿射日”的神話傳說,採取西方藝術表現形式創作而成。“三頭”代表了中、蘇、美三國的航空將士,“飛虎”代表飛虎隊,底部的雲彩則代表藍天。)

號登機口,看着窗外並無飛機心想這下可好了,不知何時才能起飛,登機口的旅客和服務人員吵成一團,打電話至南京承辦人告之飛機延遲,請接機人別太早去。好不容易十二點半坐上了飛機,以為要起飛,等了半天居然推出餐車,開始供起午餐,這下可好起飛時間就更不清楚,直到兩點多才開始滑行,成都機場為起飛降落都同一的單跑道,直到輪子離地又過了半個多小時,到達南京以快五點了,可憐的接機人兩點就守在機場,此時也才知,有一對住在成都的夫婦(烈士遺屬)同機,此時我們還未能回旅館,要等另外一架飛機的來賓,在停車場等近約一小時之候,又接到了兩人前來,原來是來自昆明的高麗良阿姨(高志航之女)和她女兒同行而來, 二○○五年前往昆明,到醫院看視躺在病床上的高阿姨,她一定要由她的小看護陪着出醫院,請我去一家昆明有名的餐館吃雲南過橋米線,至今未能忘懷,如今見她以八十歲的年紀依舊身體硬朖,由女兒陪同前來參加活動,兩人相見真是份外的高興。

旅行車離開機場在高速公路行駛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才下高速公路,轉入山區在單行道上七歪八拐才到了「國際大酒店」,以後我才知抗戰紀念碑、抗日航空紀念館、美齡別墅及國際大酒店都是屬於中山陵園管理局的財產。報道完,回到房間放好行李,來到了酒店自助餐廳以快八點了,在餐廳見到了南京航聯會的沈紅、南京航聯會主管會計黃泳寕女士及中國名畫家呂玲女士(呂女士為抗日陣亡將領呂旃蒙將軍之女。沈紅我兩早以熟識,很高興又見面了,她原本以用完餐了,見到我來又留下了,沈紅直叫近來又胖了很多,但為了陪我聊天又犧牲了一下,又再去拿了些甜點….

(圖左:國際大酒店占地很大入口處。圖右:與沈紅大姐在旅館大廳報道處的歡迎看板合影)

飯後由沈紅代領去見她的會長王堅先生,此行前來也是由王會長出面安排的,在他房間談天的還有高麗良阿姨同女兒及北京航聯會副秘書長温有祥先生在內,正好可送他們紀念杯留念,此杯對高阿姨來講更是愛不釋手,大概對於空軍的軍徽有一種說不清的感情在內。

二十六日,於餐廳用完早餐後,九點集合於大廳門口搭成兩部大巴士一起出發前往「抗日航空紀念館」,入口處以擠滿了來觀看的民眾和記者先生小姐,其中來自新加坡的何永道伯伯(十六期中美聯隊一大隊一中隊),頭載飛虎帽,夾克上有飛行章臂上有中緬印徽章成為了記者們追訪的交點 。

(講臺上先各級的領導 一一上台致詞。右圖:臺下前右一為蘇聯大使,一口標準的北京腔,作者右邊為穿蘇聯軍服的館員。)

館外搭建好了開幕式的臺子,下方的椅子都寫上了來賓的名字,我坐第二排右邊為一來自美國的女士,左邊四位為駐南京的蘇聯領使館的人員,各領導上台 致詞後,一名蘇聯大使上台,用標準的北京腔致詞,引起了台下的來賓一陣輕微的驚呼,後來才知座在我身旁穿蘇聯軍服的帥氣年青軍人中文也講的很棒,參觀時有不少少女、記者、民眾圍在他身旁打轉同他照像。

(臺上留影左一二高麗良母女,右三何永道伯伯、沈紅、温有祥先生。有來賓帶了一架霍克三模型到場,正好抱起留影。)

此次原本也邀請了陳香梅女士,但以八十多歲的陳女士因身體的關係無法來,依舊被請為名譽副館長,另一位名譽副館長為中共退役中將韓德彩將軍。此次 ,比較奇怪的事為何沒有美方使館的人前來參與開幕式,晚上向沈紅尋問,原來在航空紀念館破土時,美俄兩方的使館人員 都有人員到場,此次美使館並無派一人前來參與活動,不知為何事,只有館方的人才知了!

           (抗日航空紀念館一、二兩館外觀)                         (抗日航空紀念館三、四兩館外觀 )

「抗日航空紀念館」主要由鋼架和玻璃幕棳c成,分四個展館一、二兩館相連為一個整體,三、四兩館相連一個整體,分上下兩層,可一館入經地下層由二館出。一館“奮勇抗敵”、二館“國際援華”、三館“壯志淩雲”、四館“緬懷先烈”。

一、二號館為,主要講述了當年抗日空戰情況,其中包括“八一四”空戰大捷、南京保衛戰、武漢大空戰、奇襲海南島等重要空戰,以及“駝峰空運”等場景。形象展示中外空軍血戰長空、英雄殺敵的豪氣與壯舉。

    三、四號館為另一個整體,主要講述航空烈士的具體事跡。這堻怳j的看點是文物資料,有很多航空烈士遺物陳列。

(兩層樓建築,地下一層可見一比一尺寸的E-16模型機一架。右圖:重慶空戰模拟場景。)

(左圖:蘭州空戰模拟場景。右圖:十四航空隊展區陳納德將軍雕像。)
(一、二館內文物很少,展示館內大都為圖片和簡單的文字說明。)
(徐華江伯伯所贈送紀念館中四項文物中的兩項。圖右:館內與穿蘇聯軍服帥氣的大使館武官合影。)
(兩館外一處放有一架的霍克戰機及五位烈士雕像,高麗良阿姨祖孫三人與高志航雕像合影留念。)

三、四號館為另一個整體,主要講述航空烈士的具體事跡。這堻怳j的看點是文物資料,有很多航空烈士遺物陳列。

 沈先金介紹,為了能讓參觀者更好地了解當年戰鬥實況,紀念館採用了聲光電的手段,並配上了音像資料,參觀者只要點擊某一空戰具體名字,便有音像片說明。當然,文物是歷史的最好證明,紀念館首次展出的百多件文物中很多都是首次“曝光”,參觀者可以從這些文物中體味航空將士們的“壯志淩雲”。

圖左:(左起:抗日航空紀念館館長、本文作者、高麗良阿姨、北航聯温友祥副秘書長、陝西航聯常耀常務副會長,於館內一起合影留念。)
圖右:(從新加坡趕來的原飛虎隊華僑、九十歲的何永道伯伯突然發現了中美混合聯隊第一轟炸機中隊,華僑飛行員合影這張照片,他指著照片中左邊的第二人激動地說,看啊!這就是六十六年前的我呀!)

    看展時間太短,只能走馬看花,我還沒有細看,就有館方人員來通知我十一半點開車,急忙趕回車上,全車的人都到了就少我一人,上車時大伙都看著我,真不好意思,坐定後馬上開車回旅館。

回房間拿了要捐的畫筒及相片,回到樓下,旅館一個主廳排放了十幾個大桌,查看桌上名條,我坐的桌有新加坡前來的何永道及方守義夫人、兩女兒及隨員,方守義伯伯(十七期)是新加坡有名的富商,對於「南京抗戰記念碑」和「抗日航空紀念館」各捐贈了一百五十萬人民幣,對於兩處的貢獻真功不可莫,方守義也同李繼賢伯伯同在五大隊一起同隊過,兩人交情很好,何永道伯伯也很熟三人常通電話。可惜方伯伯以於去年病逝,無法前來參加開幕式,由他的妻女和部屬代表参加。飯後我將畫請何永道伯伯簽名後同老相片一起捐出由王堅會長接下,將放入航空紀念館內做永久展示,賓主盡歡。

(何永道伯伯同方守義夫人及女公子一起在午宴後合影留念。)

(飛虎隊簽名海報由南京航聯會會長王堅先生收下合影留念。飛虎隊簽名海報請何永道伯伯簽下大名及部隊番號。)

(中山陵園管理局為此次參與開幕之來賓送的紀念牌,尺寸還不小直徑為7.5公分。)

中午和沈紅相約想至抗戰紀念碑參觀,同行的還有從美國前來的遺屬拿著鮮花一同前往,尋問之下才知館方並未做此安排,我們八人只好分坐兩部計程車前往,抗戰紀念碑和抗日航空紀念館相連在同一處地點,和我們同行的還有一位南京航聯會理事,也已八十餘歲,這位老先生叫張汝英,是參加兩航起義的老飛行員,對紀念館非常熱心,因上午行程太匆忙沒有細看,想在去看一次,因地處行車少,只好請計程車在門口等我們,可惜下午抗日航空紀念館不開放,老 先生無法入內參觀,又有計程車等我們,所以我們花了約四十分鐘的時間去了抗碑走走祭拜了先烈返回 。

(不知為何不開放,航空烈士公墓大門深鎖,必須從航空紀念館進入。圖右:樂以琴烈士姪女從美國前來祭拜先烈。)

此抗碑也不過成立了十年的時間,不明為何有很多黑色的花崗岩破裂,石碑相叠之處留下了一條條白色像石灰般的物質,沒人清理非常難看,整個的石碑看上就好像有了一甲子之久 ,為何如此。

沈紅很無奈的回答:「我也不清楚,當初南京航聯會 為了建抗碑,花了很多的時間去收集史料及經費所建成,抗碑及紀念館皆為免費開放,如今看到抗碑缺少維護,我也很難過。」

我看到旁邊有工人在那修剪整理花木,附近整理的很美觀,代表是有管理,但對神聖的抗戰烈士記念碑無人維修維護,實為不解。

我們還是分兩輛車回酒店,因那位年紀大南京航聯會理事住南京,我們車就分開走,繞遠一點送老先生回家在回酒店,這下可好,山上的單行道可能有些事故塞車很常,司機換了三處上山都塞,只是最後這一條多走了一些路後被塞住,司機說:「離酒店很近了,大約前方兩百米就到了。」我們想想也好,天氣很舒服走走也好,付錢下車,我們三人(一美國來的女士)結果走了大約有兩千米都不止,經過了美齡別墅也不想近入了,因為上方有一告示牌寫着「國際大酒店前方六百米左轉」沈紅氣得差點抓狂,我笑說多好的森林浴啊! 享受芬多精,沿路還可以聞到桂花香,這是小事一件,妳還沒有踫到在高速公路上被趕下車的情況呢!

(慢步於山林步道可聞陣陣桂花香,來得正是時候,中央分隔島上「桂花盛開貴人來」和慶祝國慶六十年布帆。)

原本想至南京夫子廟走走,但離酒店較遠且做車不方便,因此晚上去拜訪早以相約好的呂玲女士,我贈送她一本「中國飛虎」她並贈我一幅畫作,及她編著的「我的父親呂旃蒙」和「我的老師張悲鷺」兩本書,之後接到高阿姨的電話找我,原來是她從昆明帶來的一盒月餅要送給我,那麼多重要貴賓在此,我是何德何能來接受這份禮呢?她老人家太看得起我了。接著去拜訪温有祥先生,向他報告徐華江老人之近況,他對徐老非常的關心,從言談中可見一般。最後去拜訪陝西航空聯誼會的常務副會長常耀及副祕書長揚蔚林先生(他的父親為航校一期,忘了記下名字)也贈送副會長一本「中國飛虎」和紀念杯,希望他們能更了解這段中國空軍抗戰歷史,談了快十一點才回房,此次受邀來此參加活動,我代表台灣二戰空軍老兵,在此為了宣傳中國空軍抗戰史而盡一份力,如此才不算白來玩一趟。

下一站杭州,杭州簡稱“杭”,是全國重點風景旅遊城市和歷史文化名城,長三角副中心城市。古時杭州曾稱臨安、錢塘、武林等。

杭州位於浙江省北部,處杭嘉湖平原南緣,擁有約一千五百年的建城史,是中國六大古都之一。西湖、錢塘江以及周邊丘陵構成了杭州的山水風景。自古以來,杭州的經濟和文化比較發達,素有“上有天堂,下有蘇杭”之諺。活躍的多元化經濟和發達的文化教育使杭州成為浙江省政治、經濟和文化的中心。

其中西湖東靠杭州市區,其餘三面環山,西湖被評選為首批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中國各地以“西湖”命名的湖泊有數十個之多,通常認為杭州西湖是其中最著名的湖泊。但此行之目的並非遊“西湖”,而是拜訪吳其軺伯伯而來。

二十七日上午送我到火車站,搭程十二點二十七分由南京至杭州的動車,之前也不知動車是什麼車,也是在台時網上查到的,一天只有一班,四個小時就可到,別的車要八至十六小時,在台灣時就請他們代訂動車組一等座。名為「協合號」的“電動”車,漂亮的流線型的車頭,等我進了第一節車箱才知,一等座原來就等於飛機的商務艙,車廂內很寬,一排四位座椅,椅子大間隔也大而舒服,二等座就五人一排的普通艙了,行車速度很快又安靜。途經三、四站昆山、上海等大站,小站不停,可惜車上的飯菜是用微波爐加熱,這點就比老火車差了,老火車上有厨房,菜色不是很好,但確是熱炒,這一點就比新車好了,但如有機會在搭乘還是帶包方便麵上車最實在。在我感覺大陸方面硬體的建設是愈來愈進步 。但軟體部份個人的素質和硬體相比,還是有更進一步的空間。

快五點時分,拉著行李才離開了火車站出口,就見到了約一米八五大高個子的吳緣和顧歲榮先生(其父為空軍第二大隊下士顧夢飛烈士)在等我,很高興同他們打招呼,再一注意嚇一跳,一旁有電視台的人,扛著攝影機就在一旁對我攝影,心中感到很奇怪。車行吳緣家中時,告訴我這二位是「浙江杭州電視台」的記者,想要做吳其軺 伯伯的專輯,以經追踪採訪一個多星期了。其實吳其軺伯伯(官校十一期,中美聯隊五大隊二十六中隊)其抗日戰史,以有太多的媒體報導過了。居然離他住家步行二十分鐘的浙江杭州電視台」,不知道有這麼一位飛虎老人住在杭州,如今知道了當然要做一部專題來介紹,我的到訪自然也成為專題的一部份。

進了吳家大門就看見了客廳坐在輪椅上的吳其軺伯伯,立刻前往看視,吳伯伯今年也九十二歲了,聽吳緣講他父親四年前中風後就半身不遂,生活無法自理,他現在也不工作了,全天的在照顧他父親的生活。吳家對我的來訪也是全家出動,吳媽媽身體健康,在房子內走來走去招呼着我們,吳緣的大哥、大嫂在厨房忙於煮飯切菜,他們兄第的兩個帥氣高挺的兒子也來了,其中一位還帶著女友,一家子合樂融融。此次來大陸我的飛虎隊海報一共帶了兩張來,一張送給了南京航空抗日記念館,另一張是請飛虎隊伯伯簽名後帶回自己保留,我拿出海報請吳伯伯簽名,吳緣先拿張白紙給他父親簽名看看,可惜吳伯伯以寫不出自己的名字了,只好請吳緣代為簽名,杭州電視台的攝影師於一旁忙着攝影,小小的客廳擠滿了人,簽名後在贈送紀念杯給吳伯伯,看着他開着嘴笑,沒牙的口中也不清楚的說什麼,但老人右手大指姆一豎,就知他老人家很喜歡這個杯子,我也很高興。

(手持飛虎海報右為吳緣,左為他大兒子同吳伯伯、伯母合影。與杭州電視台左:俞哲鵬(編導)右:倪寧(攝影)合影。)

吳緣的大哥忙得在厨房炒菜,衣服都濕透了,晚上菜色豐富,桌上還有顧歲榮先生帶來的大甲蟹,我們吃飽飯後,吳緣要餵他父親吃飯,我不敢相信吳伯伯胃口如此之大,兩碗飯量放入大盆中倒入高湯及一些菜用湯匙用力攪拌成泥狀,另外又加上一大碗蒸蛋,在客廳看他用湯匙一口一口的塞入吳伯伯口中,不到十分鐘吃完,吳緣看我不敢相信的眼光說:我父親一向胃口大吃得多,一天可以吃一斤米。

如今這個家除了吳伯伯吴媽媽住之外,還有吳緣和他另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兒子一同住。要我晚上留下有房間,但我此行杭州還有另一項工作,我的三哥(人住美國)三嫂在台灣照顧他父親,他們在杭州買了新房子,才住了一個月就離去,如今以過了一年都沒時間回來看看,臨出國前將大門鑰匙就交到了我手中,必須前往看看,因天色以晚其住處又屬於杭州郊區的房子,路程較遠,顧歲榮先生擔心我找不到,要陪我一同前往,此屋在是杭州市的余杭區內,小區名為的「新明半島社區」,此新社區計程車都不清楚,一路停下問路人才找到,房子在小區內的「夢泉軒」大樓林立、門衛深嚴,先到小區管理處尋問,我哥以 打電話同管理人員說明我要來,由他們帶領在十幾棟大樓中七歪八轉的找到我們那棟上了七樓,再請他們幫忙打開電門、水總開關,終於看到內部的裝潢,約一百二十平米很不錯的房間隔局,雖然門窗緊閉,地上還是一層灰,好在沙發、飯桌及床都蓋了布沒有弄髒,馬上打開全部窗户和冷氣透風,在此情況下,只有不好意思請顧先生委曲一晚,一切明天再說了。

第二天在陽台上才看到了此社區環境真的很好,到處種滿了花木又安靜社區服務也好,退休來此是很不錯的地方,到管理處請他們派兩名鐘點清潔工來房子打掃,兩位女清潔工忙於清理地板上之灰層,花了一個半小時的時間清理完畢,鎖門離去。

(顧歲榮先生合影於小區管理處大門,小區內到處種滿了花草且修整的乾淨,很不錯又安靜的社區。)

此地雖環境優美,但交通不便,吳緣己打電話來要我們去他家吃中飯,我們搭程社區巴士離開,不在回來,今晚就住吳緣家了。

今天的中飯和晚飯都是吳緣下厨,他們兄弟兩的手藝都不錯,實應當年的苦生活所磨練出來的。

昨日就以約好今天中午到浙江杭州電視台」訪問,主要的也是在為吳其軺 伯伯專輯所準備的一部份,我也樂於能參與攝製工作。吳緣帶我走小街小巷不到二十分鐘就到了,杭州電視台的幾棟大樓做什麽和領導都熟,他也曾在此處的一棟四層樓的房子廣告部門工作了八年之後離職,自己開廣告公司生意很好,也還是租用同一棟樓做辦公室,現工作交由別人打理,在家照顧老父,有事可隨時到公司看看,兩面都照顧到了。

(前往浙江人民廣播電台接受訪問。右:吳緣家都是大個子,養得狗也大但很温順,舒服的躺在我腿上,黏著我不放。)

我們同攝影師在新大樓的大廳訪問,和編導面對面以聊天方式,談了約二十分鐘左右完成錄影工作,整體完成後會寄上一光碟給我,現就等待吳其軺伯伯的專輯了。

天上下起了毛毛細雨,遊西湖原本就不在我的行程表在內,所以返回了吳緣家就不想出門了。吳緣說:「我父親現在記憶力很差,很多事都不記得了,但黃埔軍校和空軍的校歌至今未望。」

吳緣唱起了個頭:凌雲御風去,報國把志伸….就看到沒有牙的吳伯伯精神也來了,比手劃脚打拍子口齒不清「嗚啊嗚….. 」的隨著唱起來,看來可笑,但我確笑不出來,反而感到心酸,這兩首歌以經刻在腦子堣F,忘也忘不了。大陸淪陷後二十年的牢獄之災,放出來後無人敢顧用,騎了六年的三輪車討生活,在如此的艱苦環境下,並未改變這位黄埔軍人的高尚的氣節 。

伯伯被平反後服務於杭州大學,做一名圖書館員,將圖書館內之中英文書籍分類編號全用手寫,英文能力之好連教授也佩服,吳老還有一專長就是在外放服勞役其間,無意中在修路時打碎的石子中發現了古生物的化石,為此開始研究,吳家去探監時花了大錢買這些古化石方面的書送進去供他參考研究之用,而成為專家。在杭州大學退休後,曾帶領兩位副教授花了一年的時間跑遍各地挖化石,之後杭州大學不讓他跑遠門了怕出意 外,因為此時吳伯伯以七十九歲。

吳緣搬出兩盒化石,化石都不大,分了很多小格排放,有的像三葉蟲,每個都有編號和中英文名稱,可見吳伯伯真花了很多的時間投入研究。

晚餐又見吳緣餵了他父親一大碗麵,味口真好,快十點幫他父親洗澡換衣送上床,吳伯伯每天都要洗澡是習慣也可以活血,如此完成了一天的工作,真的要不是吳緣的服侍,他母親或大嫂都沒有半法做。

剩下我兩在客廳聊天,吳緣告訴了我他悲慘的童年,父親被關他們兄弟兩成為黑五類在校是被鬥被打的對象。吳緣指着頭說:我頭上有很多疤就是小學被打的,那時我哥六年級我四年級,同學說你們每天要挨打,自己講打那一個,我哥老實因此我出面,每天下課在學校的大榕樹下被同學圍着打,常常頭破血流的回家,母親一面掉淚一面幫我上藥,此情況一直到我哥上初中離開了這個學校,我就開始報仇,每次打架就往死里打非要把對方手脚打斷不可,校長見狀趕來阻止一不小心被我一拳打掉四顆牙,害我媽賠了幾百塊錢,從此我在學校以兇狠出名。

後來政府上山下鄉計劃,我兩兄弟必須一人下鄉,我決定去如我哥去可能無法活著回來。我和知青一起下鄉種田,鄉下人見你是黑五類都可以打,完全沒有法理可言,有次走在路上,就被對面而來的一年青農民用裝了四顆大電池的手電筒,一句話不講就打在我右胸上,又黑又紫腫起了一大塊,當時我沒作聲,晚上就帶了隊上的知青一群拿火把要去燒他的房子,在屋外被隊長阻止,火燒屋是大事不好交代而作罷,那小子躲了我一年,以為沒事了,有次農村放電影那是大事,村人都到了廣場看電影,那小子出現被我打了個半死,抬到了醫院,我在放話“事情還沒完”,第二天她的母親來到隊上當這大家的面跪在我面前不起來,心軟而作罷。為了自保也只有比狠才行,在隊上也是出名的沒有人敢欺侮我。在當地幫派分子二十多人來警告我,別狂妄自大,我拿出收藏的日本三八式刺刀,不說一句話,拔刀就向前砍人,一面追一面砍,那個領頭的回去背上縫了二十多針,最後派人來,要請我喝酒合解,但不能帶刀前往,就怕我三句話不投機拔刀就砍人,最後要我加入他們幫派做大哥,我沒答應,我並不想做流氓,在那段無天理的日子中,我也決不欺人太甚,玩兇鬥狠,所有的一切都只為了自保。

吳緣淡淡的談的他的過去,他的家人所受的痛苦,還有很多不在此說明了。雖然我曾在書中見到了文革時期的亂像,沒有法律,誰都可以對黑五類動私行,對家庭和個人破壞及傷害,如今聽到了吳緣的親口講述真使人不寒而慄。使我想到剛入門時,吳緣介紹我來自台灣時,吳伯伯有點不安的表情,吳緣在一旁說沒有關係時,才放心下來,可見當年的陰影還一直存在老人的心中。此時以午夜一點多了,我帶著不安的心情,互道晚安回房間。

二十九日上午一早吳緣就幫我買了去上海的火車票,中午在他家吃完了中飯送我到火車站,搭程的火車還是「協合號」電車,速度很快一個半小時就到了上海,原本是對上海很熟習的一個地方,七、八年前曾一人到上海租屋住了一個月,每天拿地圖搭地鐵、輕軌,大街小巷的走透透,如今在次來上海坐在記程車上往我大哥的住處徐匯區的辛耕路(以後才建的路)有些許陌生,主要很多老建築都改建大樓了。

此小區樓每棟高三十層,屬精華區不遠處百貨公司、餐館、飯店林立,大哥大嫂退休後台北上海兩頭住以三年多,我第一次來看他們住的房子在八樓,內部裝潢簡樸有兩間客房,來上海之親友不怕沒地方住,也因為餐館很多我住的兩天都吃外食,此次時候不對每天都下雨加上人有些感冒身體軟軟的,所以除了吃飯都不想出門,姪女和他先生住浦東開車來看我,居然開了近四小時,可見上海的交通是如此之擁擠。

十月一日,陰雨天,正好在家看中共建國六十年國慶電視轉播,看中共各軍種方正大閱兵場面真的很偉大,不由得想起來和我國的閱兵相比較,中共的踢正步時,槍用背帶固定於胸前手抱住,腳踢約三十度,而我國軍踢正步需單手九十度托槍於肩上,腳踢約三十五度左右比較高,兩者相比,我國軍齊步踢正步的難度較高,也更具有震撼力,使我想起我當年軍校訓練時,踢正步的痛苦和勞累,但至今回想起回味無窮。

吃完中飯與兄嫂開車前往江蘇昆山,看我二哥二嫂,我二哥在昆山的一家科技公司任總經理一職,因老板不管事所以必需長時間在昆山工作,二嫂因此也過來長住,他的老板王九全先生,早以不管此科技公司的一切事物,現全心投入了觀光農場的工作,在七百畝田地,把台灣風格的觀光農業搬到大陸。

王九全引進台灣先進農業技術、邀請兩岸農業專家,到當地政府與合作打響品牌,王九全全身心地投入。名為星期九農莊,“星期九取自王九全名字中的字,更有意思的是,他自己挖河道引入陽澄湖水,成為第一個養活大閘蟹的臺商;遊走日本、美國、歐洲,引進數項農業專利。四年的時間,這塊田地上崛起了目前內地規模最大的星期九農莊。

我們此次前來正好他回台北沒踫到面,我二哥又帶我們免費的參觀農場,農莊就連區域也分成九個,由九條河道分割而成:生態餐廳中獨家美食風

(左起:二哥二嫂、大哥大嫂逛星期九農莊”農場。)

味十足;動物王國讓人近距離接觸孔雀、獺兔、野雞、鴯鹋;在這裡可以體會到風吹草低見牛羊的自然風光,也可以體驗親手採摘蔬菜瓜果的趣味;檸檬茅草、 迷迭香、桑葚、百香果、木

……熱帶植物觸手可及,香草夢工坊、生態養生館讓人體驗DIY樂趣。除了各式花果,居然還有馬和駱駝在內。

晚飯在星期九餐館享用海鮮大餐,此餐館也是全昆山最大的一家,用餐處好像在森林內到處可見花草、山洞、樹林,也算不屈此行,飯後至二哥工廠宿舍坐坐聊天後回上海,到了上海家以快十二點了。

十月二日,早起床收行李,此時天氣也放晴了就同大嫂步行到百貨公司林立的「美羅城」走走,中餐吃了碗日式拉麵,就回家拿行李去機場搭機返台。

此次大陸旅行,很高興無拘無束的到處跑,可惜兩次來大陸旅行,都美中不足帶了感冒回台,除此之外一切順利,腸胃也沒有問題,算是很不錯收獲豐富的一段旅行, 如下次有機會再來大陸,也還希望能在這樣自由自在到處跑了,雖然有些累人……但還是很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