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庭簡伯伯病逝

 

中華民國九十八年十月三十一日,上午七時二十分壽終正寢,距生於民國九年三月八日,享壽九十歲。黄伯伯於十一月十二日舉行公祭後隨即發引火化,靈骨安奉於五指山軍人公墓。

又一位飛虎隊的老人走入了歷史,黃伯伯於生前我們曾有過多次的交往,為人非常隨合,之前尚能以手仗支撐行動,參加協會聚餐活動,往後就少出門了,到他家看視時以他行動不方便的身體還要接待我,要我在他家吃飯,隨着身體的老化以無力在行走每日的活動地方也止於睡房及客廳,他老人家每次見到我來都會高興的稱呼我:「永華老弟你來了!」此情此景回想起來歷歷在目。

公祭之時陸軍官校能來的有三位,空軍官校的同學也只有胡志昌伯伯和伯母二人,他們這一代當年的空軍英雄都將步入歷史,使人感慨萬千,在此介紹黃伯伯的生平事略以供後輩追憶:

黃庭簡,本名朝鑑,生于世代耕讀之家。民國二十六年抗戰軍興,年方十七尚就讀河兩開封黎明申學,即投筆從戎。在參加國軍汽車駕駛訓練兵團後,直接編入國軍砲兵第十一團,這是當時全中國僅有的兩個機械化炮兵團之一。此後參加武漢保衛戰,及長江江防作戰/屢次表現領導才能。民國二十八年以戰功嬴長官推薦進入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十七期第二總隊,民國三十一年陸軍官校畢業,因成績優異獲選入中央航空學校(空軍官校)第十五期,並赴美國亞利桑那州接受基礎及轟炸飛行訓練,自美返國後,立即加入中美混合聯隊,進行對日軍空中作戰、以梁山為基地,光後參加轟炸武昌、漢口、日軍在大陸東南地區之作戰及後勤各基地,以及黃河鐵橋、廣水鐵橋等日軍炮兵陣地利劃要交通設施。累積二十餘次作戰任務。並曾因需機戰損而負傷,抗戰勝利後獲須勝利勳章。

戡亂時期,先父先後參加太原、濟南、上海保衛戰運補;徐蚌會戰時戰地偵察,掩護部隊於雙堆集突圍,四川成都及海南撤退的任務。來台初期,先父駕駛螺旋槳機由新竹基地出發,擔任大陸沿海偵巡,內陸情報收集,及空投大陸任務達十九次之多,可謂出生入死。

離開作戰部隊後,調往空軍官校擔任三十二期至三十六期學生隊隊長,隨後調升空軍指揮參謀大學作戰科主任教官,作育空軍英才。

民國五十七年奉調回空軍官校,擔任基本組飛行主任教官,直至民國六十三年以空軍飛行上校官階榮退。

黃伯伯服務軍旅三十七年,戰功彪炳,榮獲勝利、復興、忠勤、雲龍、宣威、懋積、雄鷥、彤弓、楷模等勳獎章十餘座。所教授的學生申,日後出任行政院長(唐飛先生)、空軍總司令(黃顯榮將軍、陳肇敏將軍),另有不少中將、少將出任空軍各重要軍職,可謂將星如雲。

黃伯伯退役之後,仍以救黨復國為職志,在因病不良於行之前,仍積極參與黃復興黨部的各項活動,於黨於國可謂俯仰無愧。